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无敌柴刀

第一百七十五章 困龙幽境

    百十条比水桶还要粗的黑漆漆的海兽触手,紧紧扣住龙舟的船舷,正在拼命把龙舟往海里拖拽下去。

    尼加拉瓜借助一件圆盘碟状的秘宝托衬,升上半空,正手持一把金光闪闪的大锤跟一头巨大的章鱼激战。

    耆宿低声道:“黑海海域内,即便是我们一族中的翼龙也无法飞行,金鹰人也不能,而且在这片海域内,神识是无法动用的。”

    若依这才恍然。

    敢情是这个原因,她一直很奇怪,兽王哈达威为何没有征服黑海中的海族,原来是这个缘故。看来,海族中也不乏哈达威那样实力的圣级强者,不然兽王岂能允许这么大一片地盘被别人控制?

    这条章鱼的身体根本看不见,似乎隐藏在海水深处,不但用百十根巨大触手拉扯着龙舟,还分出几十根触手抵抗着尼加拉瓜的攻击,奇特的是,每一根触手都在喷射一种漆黑的毒液,尼加拉瓜不得不用斗气形成护罩抵挡毒液,而每一根被他的重锤击中的触手,虽很快萎顿下去,转眼间又卷土重来,甚是难缠。

    几十个暴龙战士,则在船舷附近,拿着各种兵器对那些触手进行攻击,同样他们受制于触手喷出的毒液,也仅仅只能让那些触手拖拽船舷的进度迟缓一点点而已。看来,他们的攻击都很难给章鱼触手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反倒是那些个被封印了真气的铁锤兽奴,勇猛地拽住那些触手,撕扯着,似乎他们的肉身防御力极其强悍,根本不畏惧毒液的侵蚀。正是因为他们的牵制,本来一点点下沉的龙舟开始缓缓上升,若依不由得眼前一亮,“铁锤人还真是天赋异禀啊,要是······”

    正思索间,半空中的尼加拉瓜暴跳如雷地大吼道:“则呼呼,你特么的疯了吗,我暴龙一族从未伤害你的人,你为何要跳出来跟老子作对?”

    海水冒起几个血红的水泡,一个浑厚的男音响起:“尼加拉瓜,受人所托,今日请你去龙宫走一趟,你最好识相一点,别逼我下重手。”

    尼加拉瓜狠狠一锤轰在三条触手上,爆吼道:“是谁要你对付老子?他出多少,我出双倍!”

    章鱼怪笑着并不作答,但触手的攻势却越发凶猛起来。

    尼加拉瓜浑身闪烁着暗红的斗气,忽然有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散发出来,冷笑道:“则呼呼,你再咄咄逼人,休怪老子用秘宝伤你。”

    说话间,一颗暗红色的珠子虚虚浮在他眉头前,散发出摄人心魄的强大气息。

    章鱼忽然惊呼道:“烈焰珠,你那死鬼爷爷居然舍得把这件秘宝给你!哼哼,你以为有烈焰珠,你就能走得掉?”

    蓦地,龙舟四周的海水中,忽然冒出来一个个头大如斗的海兽,它们嘴上长着一根米长的尖锥,随着章鱼则呼呼的一声令下,这些海兽忽然闪电般飞跃出水,嘴上的尖锥竟一下子深深扎进船板!

    若依立即变了脸色。

    这些尖锥海兽,能用尖锥洞穿龙舟的船身,可见那些尖锥之锋利。

    要知道,若依观察过,这艘龙舟船身上至少覆盖了一米厚的精炼金属,若是被尖锥海兽打穿,无需章鱼用触手拖拽,他们这艘龙舟也会慢慢沉陷入海,登时开始犹豫是否该出手帮尼加拉瓜一把。

    尼加拉瓜暴跳如雷地跳回甲板,怒不可遏地道:“则呼呼,你敢用锥虾精兵毁我龙舟,就休怪我出手无情,烈焰滔天,四方轮转,起!”

    那颗烈焰珠蓦地飞起,刹那间,放射出滔天的火焰,则呼呼的触手似乎也极为忌惮,慌忙收回,毒液被火焰焚烧,约有十几根触手被火焰引燃,章鱼则呼呼痛呼惨叫。

    那些锥虾见火焰生起,慌忙跳回海水,但是仍然有二三十个闪避不及,在海面被引燃,顷刻间化作一团灰烬!

    若依无比惊诧,她看到此刻龙舟完全被烈焰包裹起来,就连海水似乎都在燃烧。难怪,那些跳回海中的锥虾也没有逃掉,照旧被焚烧至死。

    尼加拉瓜得意洋洋地道:“则呼呼,你被我火焰珠所伤,没有我秘制的疗伤药剂,三五十年也休想痊愈,还不给老子滚蛋!兴许老子心情好,赐你一滴药剂。”

    漫天火焰被烈焰珠收拢,尼加拉瓜冲手下和铁锤兽奴们吼道,“还不快去修船?”

    暴龙战士和铁锤兽奴们便忙碌起来,好半天才将龙舟船身上的洞修补完毕。

    若依看到,修补的过程中,那些铁锤兽奴展示了他们高深的冶炼技艺,不借助任何工具,便从熔炉中把滚烫的精铁溶液抓起来,填补到那些孔洞之中,好像他们的手掌根本不是肉身一样。

    若依的心越发热切起来,看向铁锤兽奴们的眼神也越发意动。

    尼加拉瓜收起烈焰珠,得意洋洋地极度不屑地看了耆宿和若依三人一眼,自顾自返回船舱休息。

    若依注意到,铁锤兽奴们虽然能跟人正常的交流,但是似乎没有多少自主的意识,而且在他们的意识里,似乎把尼加拉瓜这些暴龙一族当做了真正的主人,不敢违逆他们半点意思。或许这就是兽奴的特点吧。

    若依总觉得尼加拉瓜暗地里在打什么坏主意,暗暗留意,想到突然来袭的章鱼则呼呼,能跟三星境界的尼加拉瓜大战得不分上下,其实力可想而知,也不知这片黑海中像则呼呼这样的海兽到底有多少,也不知在抵达黑龙岛之前,会遇到多少海族的袭击,心中越发担忧。

    “大哥跟提提花独自前来,他们是不是也曾碰上海族的袭扰?如今大哥到底在做什么呢?”

    耆宿和科利福不敢打扰若依,就陪着她站在船舷处,忽然,海水中传来一股浩大的拉扯之力,就像龙舟忽然驶入一个巨大的漩涡。

    耆宿脸色大变惊呼道:“不好,是海族圣级强者动手了!”

    话音未落,另一边的一个船舱哗啦啦碎开,尼加拉瓜冲天而起,依旧是仗着那件秘宝停在半空,前后不过三两个呼吸的瞬间,腥红的海水便把龙舟完全淹没。

    耆宿似乎根本无法抵御海水中袭来的令人窒息的怪异气息,摇晃了几下,就要被血红海水卷走,此时,其余的血奴战士们纷纷冲出船舱站到若依身后。

    血怒战士们纷纷运转斗气、魔力,在身体形成能量护罩,倒是丝毫不受海水影响,科利福一把将耆宿扯进自己的护罩中,耆宿忙道谢,脸色已经无比苍白。

    若依脚下生根一般牢牢粘在甲板之上,只见那些暴龙族战士和铁锤兽奴们全都晕厥过去,旋即被一个个血色的漩涡卷走。

    满眼所见,尽是腥红的海水,再无他物,也不知出手的海族到底长什么样子。

    忽然,一道森冷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咦,风蛇族,怪了,你们竟然没有晕厥,不错。”

    话音刚落,海水忽然翻涌起来,瞬间形成了百十条手臂粗细的血色绳索,竟直接破开了若依等人的防御护罩,如灵蛇缠绕一般,将众人紧紧捆缚。即便如此,除却耆宿晕迷过去之外,若依以及五十血奴个个都意识清醒。

    但他们同样被绳索拉扯着涌入一个巨大的漩涡中,就好像进入了一个奇诡的传送甬道,几个呼吸之后,他们发现,竟然身处一个没有血红海水的美丽陆地空间中。

    在他们周围,站着各种形态的海族人,为首的一个面如巨蟹的老者,正目露奇光地瞪着他们,一脸吃惊的神情。

    若依看了一眼,顿时发现此人实力深不可测,绝非一名简单的圣级强者,正在此时,那老者随手一挥,点点金光落到若依等人身上,若依等人骇然发现,自己的气珠赫然已经被封印起来。

    “都带回去,一群奇怪的风蛇族人,有趣,有趣,还真是不虚此行呢!”老者哈哈笑道。

    随即,那群海族军士便押解着他们往一片山谷走去,若依忽然发现,虽然被封印了气珠,但她现在的神识反倒能够使用了,默默释放出神识,若依忽然心中一沉。

    因为,方圆一里内,她看到了无数的龙族人,正被海族鞭打着呵斥着做着各种苦工,看情形,海族俨然把龙族当做了兽奴!

    “这是什么情况?”若依无比惊讶,但随即她的注意力就被这片奇异空间内的稀奇物事给完全吸引住了。

    各种奇异植物比比皆是,有千年的珊瑚,几百年的海参草,各种灵药灵草,随处可见,几十丈高的一块块珍奇矿石,天啊,若依张着嘴,瞠目结舌,这里简直就是一个遍地是宝贝的世界。以若依的见识,哪怕是占据这里几十亩地盘,都绝对会超过白龙帝国一些伯爵的财富。

    但若依看到,海族的兵器装甲十分简陋,甚至可以说是粗俗不堪,而所有押解他们的海族军士,无不用**裸的贪婪羡慕眼神,盯着他们在看,她忽然意识到,这些海族军士看上的其实是他们身上的装备。

    若依那颗极其不踏实的心忽然安稳下来,她收回神识,留心那些押解他们的海族军士的谈话。

    “这些都是风蛇族人?天,他们拿着的是什么兵器?还有他们身上的盔甲我怎么从未见过?”

    “你别痴心妄想了,这些人可是谢雄大人的战利品,不过,我就奇怪了,怎么风蛇族人会跟暴龙一族走在一起的?”

    “哼,听说这次谢雄大人是因为则呼呼将军受伤才出手的。没想到,那个尼加拉瓜还真是厉害,居然能从谢雄大人手上逃脱。”

    “你知道什么?那尼加拉瓜可是暴龙一族的天之骄子,他那个爷爷的实力听说跟陛下实力相差无几。谢雄大人也不好对他下死手,要不是则呼呼将军带去的精锐锥虾军全军覆没,他自己也灵魂受创,谢雄大人哪里会亲自出手?”

    “哇,发财了,这次一条龙舟,还有几十个暴龙族战士,咱们定然能索来一大笔赎金吧?那些铁锤蛮子用来做苦工,倒是比龙族有用得多。”

    “这些身材瘦弱的风蛇人怕是没什么用了,也不知大人会怎么处置他们。哎,则呼呼将军听说是被火焰珠伤了灵魂,也不知涂乙大师能不能治好他。”

    “放心吧,涂以大师是我们海族最有名的药剂大师,要是他都治不好则呼呼将军,谁能行?”

    “吗的,老子真想杀上黑龙岛,在蚕沙城里大肆劫掠一番,再不济,也要掳回几个有用的魔铸师、药剂师,这都多少次了,一个有用的人都抓不到。”

    “······”

    若依不动声色地听着,心中渐渐有了计较。

    “守着宝山而不能利用,这就叫做落后啊,落后只能挨打,看来海族一心想要强大,却跟兽王水火不容,似乎很稀罕魔铸师、药剂师,这会不会是我的一个机会呢?”

    “海族跟兽王哈达威处在同一个结界里,应该对蚕沙城有相当的了解。耆宿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双头龙族,所知有限,看来,我得找机会从海族口中获得更多的有用信息才行。”

    正在此时,一个海族战士的一句话让若依又惊又喜。

    “你们知道吗,我猜想谢雄大人定然是想从这些风蛇族人口中得到那个人的消息,难怪这些风蛇人的装备兵器如此古怪,我看多半跟那个大师脱不了干系!”

    “你是说蚕沙城那位风蛇族的大师?”

    “是啊,听说为了争夺那个大师,蚕沙城四大家族斗得相当厉害呢······”

    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一片山谷的入口,若依抬眼便看到一块晶莹水玉巨石如石碑一样矗立在山谷入口处,上面写着四个大字。

    “困龙幽境”。

    为首的那个谢雄抬手一挥,山谷中就涌出一条玉石铺成的石阶,隐约可见,这条石阶直接通向山谷中那座雄壮巍峨的金碧辉煌的宫殿。

    随着那些海族军士踏上石阶,只是一眨眼,一个恍惚,若依就发现脚下的石阶消失不见,而自己正站在那座宫殿前面的空旷广场上,一股沧桑古老的森严气息从那座宫殿中弥漫出来,让人心生无穷敬畏。

    宫殿大门之上悬挂着一块水玉匾额,上书:“幽境龙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