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无敌柴刀

第九十章 美艳公主化蛇蝎 金马横空一滴血

    ,

    spn    乔娜已死,准确地说,三色谷中那个艳惊天下的天机公主早就死去。

    没有不可治愈的伤痛,没有不能结束的沉沦,所有失去的,会以另一种方式归来。乔娜对此深信不疑,她总觉得失去的青春美貌会以轮回的方式重新出现,赋予她新的生命,因为这些年来,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一具失去了灵魂的走肉行尸。

    世上哪有海枯石烂也不会改变的誓言,哪有天长地久的爱?所有的甜蜜回忆、美好期许,在追求成仙得道面前是如此脆弱,不堪一击,破碎后便再难拾取粘合,就像水晶包装着的一个美梦,总有水晶破碎回到现实中来的那一刻。

    成仙得道,真的比世上一切加起来还要重要吗?乔娜数次问,可是谁能给她答案,问心,心早已不在,问魂灵,魂灵早已沉沦。

    乔娜相信自己的心只是丢失在某一个地方,相信真有轮回,相信总有一天心会带着灵魂归来,所以她从未放弃过努力。[

    在天机门失去三色谷的时候,在师尊仙去天机门分崩离析的时候,在魂腔破碎失去修为沦为废人的时候,在多次遭遇伤害、背叛、欺骗的时候,在最为看重的青春美貌也一去不复返的时候,乔娜没有哭,一直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只是灵魂随着心的破碎从此陷入边黑暗,她知道乔娜再不是昔日那个快乐的天机公主,乔娜已死。

    乔娜被仇恨折磨着,她恨不得苍天震怒,降下灭世的雷霆,把这个世界彻底毁灭。这样的话,一切的痛苦,都将烟消云散,她终得到解脱。

    她恨师祖天机子,恨师傅布莱克,恨背叛天机门的天机七子,恨苟延残喘地继续苟活着的那些师兄弟,恨欲海中那些神通广大的人,恨天下人都被**控制,恨自己昔日太过天真。

    一切都是缘起于那个秘密,天机图的终极奥义,乔娜恨自己成为世上最后一个知道秘密的人,因为师尊布莱克抛弃三色谷撕破虚空仙去之后,她便成了众矢之的,失去了太多太多她曾经比珍惜珍视的东西。

    因这个秘密,乔娜梦碎神伤,也因这个秘密,她还苟活着,活到今日,却生不如死。

    “七色重聚日,世界终结时,只有毁灭,才能消我心头之恨,你们等着,我会让你们一个个付出百倍千倍的惨痛代价!”

    漠城百花楼,乔娜呆呆地看着台上那一盆陪伴她多年的紫罗兰,咬牙切齿地骂道。

    蓦地,她瞳孔一缩,看着房间黑暗的一角厉声道:“歌莉娅,兵城还没消息传回?”

    黑暗中声息地出现一个黑裙少女,垂首恭敬禀报道:“主人,耶莉雅接到主人的密令,潜入聚贤楼夜探青花商会,至今杳音讯,想来已是凶多吉少。”

    “什么?”

    乔娜身下的结实座椅噼里啪啦一阵爆响,变成了一堆碎屑,她长身而起,怒气滔天的脸上厚厚的脂粉不断往下洒落,“只要不是碰到贾思迪,区区一个兵城,什么人能让耶莉雅失手?这青花商会还真是颇多诡异,值此紧要关头,可不能有任何闪失,歌莉娅,你立即传我密令,命洁莉亚、苏莉亚火速感到兵城,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找到耶莉雅,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姬辞(重生)。另外,让她们警告一下那三个不识好歹的世家,敢泄露半点我百花楼的秘密,我让他们灰飞烟灭!”

    “是主人,我这就去办!”

    黑裙少女歌莉娅声息地隐没在黑暗中。

    乔娜双拳捏得格格作响,少顷,似乎做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喃喃道:“看来,还真的要亲自去一趟青花堡才行。那两个废物究竟在搞什么鬼,至今没有一点动静?”

    “我就是要搅动这一池子浑水,看你们手忙脚乱!谁想得到,带给你们毁灭的是我这个丑八怪废物女人,哈哈哈哈!”

    乔娜一脸阴狠,似乎想到什么得意处,纵声狂笑起来,脂粉四处横飞犹不自觉。

    科尔达没想到自己接到大人的命令,就赶往刀城,结果还是慢了一步,在秘密据点接到安插在刀城的眼线回报,风行者大师一日前就成功进阶到八珠,动身去了兵城。

    科尔达赶紧吩咐将这个消息传回漠城,并叮嘱眼线密切关注剑城雪马大师的动向,也随即动身前往兵城。

    虽然已经乔装改扮,但科尔达还是小心翼翼,既然已经追不上,那就以正常行进速度前去,尽量不惊世骇俗。[

    低调,是辛吉斯对他们四个精英护卫行事的要求,科尔达、巴特、耶罗、赛斯四人中,科尔达是最受辛吉斯倚重的,每一次行动,从未让辛吉斯失望过。

    科尔达骑着一匹角马,沿着官道向西,官道上人来人往,有步行者,也有马车、车队、骑士队伍,尽量收敛着七珠强者的气息,科尔达匀速前进,并未引起行人的注意。

    这些年跟在大人身边,科尔达早没了那个最初的执念,大人如一座永难超越的高山,让他望而却步,他知道穷自己一生,哪怕是进阶到了八珠巅峰,也休想挑战胜过大人取而代之。

    他就像巴特三人一样,早已经失去了做城主的执念,一心一意追随在大人身边,为他处理一些不方便出面做的事情。

    六城城主的眼线处不在,他们一向把辛吉斯大人视作眼中钉,头号敌手,自然处处严加防范,连带着他们四个追随辛吉斯的精英护卫每一次出行都得乔装改扮、加倍小心。

    科尔达对长乐七城都相当了解,以他的最快速度,若是使用魂器赶路,顶多五日,他就能从漠城抵达最北边的位面传送阵入口。他一直希望,有朝一日,能跟随着大人踏遍**大陆七个位面的每一座城市,他骨子里还是喜欢接受万人膜拜的目光注视,不轻易在人前露面只是出于有利于为大人更好效命的需要罢了。

    或许,会有那么一天的,以大人的实力,说不定真能一统长乐,进而一统整个大陆。

    大人心底深埋的**,科尔达懂,他能清晰感应到,在得知风行者进阶八珠之际,科尔达感到此次任务压力倍增。

    若是大人能将风行者和雪马两位大师收至麾下,一统长乐将不再遥不可及。

    没有高品魂器、魂甲在身的武者,就像没有牙齿的老虎,空有一身蛮力,根本伤不了人。这个道理,科尔达比谁都清楚,自然懂得这两个大师的归属去向关乎大人的计划成败。

    这些年,六大城主没少暗中派人企图接近科尔达,开出比优厚的条件,希望科尔达改换门庭,科尔达全都不予理会网游之战斗在美女工作室。

    虽未曾习练过修身养性的功法,但科尔达的自制能力一向很强,他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他感激辛吉斯对自己的信任,知遇之恩最难消受,唯有抛头颅洒热血以回报。

    青花蒙扬向大人提出的计划,科尔达是知道的,也是四大护卫中唯一的知情者,为此他激动了好几天。

    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想尽办法将风行者和雪马大师带回漠城,为此他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角马飞驰,边界石墙已经遥遥在望,蓦地前方官道上传来一阵争吵喧哗声,随即有激烈的打斗声响起,似乎发生了什么。

    出了漠城境,所谓的三大安全区早已经名存实亡,长期行走在长乐各地的科尔达早已经司空见惯。

    尤其是在兵城、海城这两个地界内,官道更成为了杀人越货谋财害命的最佳场所,科尔达并不想管闲事,也不怕麻烦找上自己,策马继续前行。

    少顷,前方一群人激战正酣,官道上人影闪动,尘土飞扬,兵器撞击声、呵斥叫嚷声不绝于耳。这群人将宽敞的官道完全阻塞,科尔达只得勒停角马。

    只看了片刻,科尔达便大致分析出前方是什么状况。

    官道边上停着十架马车,不用去看,科尔达都知道马车内装载的是什么人,这是专为百花楼运送姑娘的车队。

    这些马车周围的地上躺着的护卫尸首,都是护送这支车队的人,有男有女,一地的血泊,满眼残肢断臂。

    看样子,这群护卫已经折损了大半,还剩下七男两女,被二十几个带着金色头盔的,穿着二品魂甲的人围攻,处境堪舆。[

    七男两女魂甲破损,暗淡光,个个身上带伤,虽奋勇反抗,却形不成有效的杀伤。虽然她们个个修为都是双珠魂武师,围攻他们的人中只有五个是双珠魂武师,其余的都是普通魂武师,却仗着人多势众,魂甲完整,杀得七男两女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五颜六色的魂力光点在眼前烟花般闪烁,科尔达却心如止水,冷漠得像一块冰块。

    百花楼老板娘虽然是个普通武者,却跟大人渊源颇深,大人虽然口头上没有针对百花楼做过什么明确的指示,但只要百花楼遇见大事难事,大人总会派科尔达或是耶罗他们暗中为其解决、处理。

    按理说,这支被围攻的车队遇上劫匪,科尔达根本需插手过问,毕竟马车里的姑娘们尚未成为百花楼的人,科尔达大可以当做没看见。

    可是,当两声惨叫中两名男子被劫匪砍翻在地,瞬间被斩成几块时,科尔达心中蓦地升起一股怒气。

    “住手!”

    如平地里响起的一声炸雷,科尔达翻身下马,大步走向战团,爆吼了一声。

    话音刚落,便在激斗的两拨人终于分开来之际,科尔达便深深地后悔了。

    他知道自己这次犯了一个错误。

    放着正事不去做,此刻做的纯粹是多余的管闲事举动,这不符合科尔达的行事作风。再者,这伙劫匪虽然实力不强,却训练有素,进退有据,极有章法,显然是个组织较为严密的存在,在没有弄清楚对方的来历之前,贸然出面干涉,这是自找麻烦上身的举动。

    但世上从没有后悔药,科尔达对自己做过的事从来后悔没有持续超过三分钟的,今次也不例外。

    “阁下,识相点赶你的路,这不是你管得了的事情江湖遍地是奇葩!”

    劫匪中,一名手拿三股叉的男子将叉遥指着科尔达,厉声呵斥道。

    此时,幸存下来的五男两女赶紧退到马车边,简单地相互进行包扎,并取出芝片吞服,恢复力气。

    科尔达瞳孔一缩,森然道:“我不管你们是来自哪里的势力,既然我撞上了,就见不得你们在这里杀人越货,趁我没发火之前,赶紧滚!”

    令人意外的是,那个劫匪头目竟狂笑起来,旋即冷哼道:“阁下,你未免太狂妄了一点,七珠强者就天下敌了?放亮你的招子,看看我们是什么人,免得你等会儿后悔都来不及!”

    杀意凝聚在科尔达周围,引而不发,他这才注意到这伙劫匪身上的魂甲都有一个金色的马蹄印,心底不由的惊呼道:“金马帮?”

    科尔达心中一凛,高声问道:“你们是金马帮的人?”

    那头目傲然道:“不错,看来阁下真不愧是七珠强者,这点见识还是有的。我们正是金马帮的人,阁下想必很清楚我们金马帮的规矩,还请赶紧离开为好!”

    科尔达不知道今日自己到底哪里不对劲,若是换做平时,他此刻一定会上马离去,可是那头目说话之际,他蓦地看到一脸绝望之色地倚在马车旁的那几个男女,瞬间心神便被左右。

    “南火狼,北金马,你们金马帮一向只在北方四城活动,这里可是兵城、海城交界处,你们越界了!”

    科尔达不紧不慢地说道,竟随即轻轻朝前迈出一步。

    那头目手中三股叉骤然生出一道红光,依旧遥指着科尔达,其他的二十几人已经悄没声息地分散开来,竟已对科尔达形成了包围。

    “阁下,不知你效力于那座城主府?难道,你真要趟这趟浑水,引火烧身么?”那头目竟一点也不畏惧科尔达的样子,厉声喝问道。

    科尔达冷笑道:“就凭你这等小角色,也配知道老夫的来历?趁早滚回北方四城,不然等下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是强者的规矩!”

    那头目狂笑道:“你充其量不过一奴才而已,也敢妄称强者?你以为你吃定我们了?”

    轰!

    一句奴才将科尔达身上的杀意引爆,潮水般漫向四周,蓦地,一股极其强烈的危机感袭上心头,让科尔达一瞬间激活了许久未使用过的四品魂甲“黑龙鳞”!

    黑气一霎间将科尔达的身躯包裹,隐约间一条狰狞的黑龙在他身上盘旋,七珠强者的气势一刹那便攀升到顶峰,但那二十几个带着头盔的劫匪却一人被科尔达气势慑服,反倒是齐齐手按在魂甲那个马蹄印上,金光便在他们掌间飞起,迅速在这群人头顶交织出一匹金色奔马的形状。

    一场不经意的管闲事举动,竟遭遇到如此巨大的危险,科尔达只感到满口苦涩。

    “金马横空!”

    金马帮纵横北方四城,威震天下的组合武技,金马横空!

    二十几个魂武师联手施展出来的“金马横空”,其威能堪比一名装备了四品魂器、魂甲的八珠强者,这个瞬间科尔达的心简直就像沉到了冰窟之底。

    打死他也不敢相信,随便撞上的一群金马帮劫匪,竟然能施展出金马帮大杀技金马横空,科尔达有种肠子都要悔青的感觉。

    科尔达当机立断,以指甲刺破眉心,深黑色的一滴血便闪电般飞入那条黑龙的口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