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无敌柴刀

第八十五章 爱恨情仇最伤人 步步危机漫兵城

    ,

    spn    相见争如不见,最苦涩的滋味莫过于怀念。

    辛吉斯感到嘴里尽是苦涩,天机图就像一剂有着致命吸引力的毒『药』,让他欲罢不能。如果不是天机图,他绝不会跟乔娜相见。

    尽管如此,他还是背向乔娜,装作观看厅墙上那副巨大的壁画,他实在不敢面对变成今日这幅模样的乔娜,昔日三『色』谷的公主,天机十三子中最受师尊宠爱,倍受他们十二个师兄弟喜爱的天机公主。

    “辛吉斯,你是不是已经拿到了漠城四图?你跟我说句实话?”

    乔娜山一般臃肿的身体将身下座椅压得咯吱做响,悠然喝着巴特送上来的香茗,淡然问道,她的眼光根本就没往辛吉斯身上瞧过一次。[

    “咳咳,你以为我会这么傻,冒天下之大不韪,从青花家手上要到漠城四图,把自己置于受天下人攻击的险地?乔娜,我是希望得到天机图的奥义,我脱离天机门加入戚门,也是为了这个最高的目标,你怎么记恨、诋毁我都所谓,师傅当年真要是告诉了你天机图最大的秘密,你说与不说,全在于你,我不一定非要听,也不会求你!”

    辛吉斯沉声说道,尽管每次提及“师傅”两字,心口便隐隐作疼,但疼的次数多了,神经便已经彻底麻木。

    “住口!你不配说“师傅”两个字!你们七个狼心狗肺的叛徒,勾结欲海门派,暗害了师傅,背叛了天机门,拱手把三『色』谷献给我天机门斗争了近万年的仇敌作为晋身之物,你们都不得好死!就你们,也配拥有天机图的终极奥义,也配拥有天机图?罢了,你这样的人我实在已经提不起心思骂了,你想知道天机图的秘密,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做到一件事,我便把秘密告诉你一个人!”

    乔娜怒气冲冲地把茶杯摔得粉碎,咒骂了一番后语气减缓下来。

    “你又想耍什么花样?乔娜,你自己心里清楚,他们六人恨不得将你囚禁拷问获得秘密,要不是我将你留在漠城,你能安然活到现在?若不是我替你瞒住另外那些虎视眈眈的城主,就算咱们七人不动你,你敢保没人能动你?我劝你还是安分守己,咱们现在的合作状态就很不错了,我不想横生枝节。”辛吉斯冷冷应道,目光森寒如刀,似乎想将壁画重新雕刻描摹一遍。

    “哼,合作?你要挟雾岛和菸楼为你服务五十年,却一直暗中挑唆两人明争暗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将雾岛和菸楼送入青花家,到底想做什么?难道你想让他们为你解密四图?你是存心想让他们遭反噬身亡吗?你就是个自私自利的小人,一头野心勃勃的饿狼,永远不知道满足!”乔娜怒斥道。

    “我是小人我承认,但你乔娜这些年又做了什么?你一直想恢复修为,恢复容貌,你百花楼毒害了多少个女子,你这又算什么?咱们其实都是一样的人,说到自私自利还真是半斤八两,嘿嘿。没我辛吉斯的照应,你百花楼能开遍长乐七城?你以为就凭你训练出来的那些个没用的黑暗刺客,就能帮你解决一切问题?乔娜,你醒醒吧。天机门已经不复存在了,你要学会接受这个现实。”

    辛吉斯身体微颤,想了几次,最终还是没有转过身去。

    “打住!辛吉斯,你那点小聪明小伎俩别在老娘面前显摆,没用!是的,我是终于凑齐了七个黑魂力女子,是将她们训练成了黑暗使者,所以,老娘即便是只能呆在漠城,也能洞悉天下事,你呢?你还不是希望坐享其成,日后直接掳走她们,你还不是一直在从老娘这里获得情报?告诉你,你们就算知道黑暗刺客是揭秘的一个重要环节,也是没用的。你不答应我那件事,小心老娘一气之下杀了那几个丫头,让你最后一点希望都失去!”

    乔娜威胁道。

    辛吉斯长叹一声,终是转过身来,一脸愁苦地看着乔娜问道:“说吧,你要我做什么事?”

    乔娜眼珠一转道:“你莫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就算得到长乐二十一图,解开了奥义也是用的,你不过是想拿获得的奥义跟某个人做个交换,对吧?”

    “你!你怎么知道这个秘密的?”辛吉斯身躯一震,厉声喝道,一股浅绿『色』的杀气透体而出。

    “哼,你以为奥尼尔是一个瞒得住秘密的人?他那智商只配喝老娘的洗脚水!你们七个叛徒,都在处心积虑地想将自己所在位面的天机图奥义揭开,拿获得的奥义跟别人交换。你们七个既然当初能背叛天机门,现在你们便同样会为了天机奥义背叛你们投靠的欲海门派,这便是你们七人的本『性』使然。只要你们答应我,七人共同签下血契,在获得奥义之后,把三『色』谷完整损地归还我,我便告诉你们如何利用天机图揭开终极奥义,怎么样?”

    辛吉斯倒吸了一口凉气,眼前的乔娜虽然修为跌落到觉醒之下,但是心机却比昔日深沉了数倍。

    乔娜的确说中了他的心思,也说对了其他六人的心思,这或许是他们七个天机叛徒的最大秘密,没想到还是没能瞒过乔娜。

    如果乔娜不是唯一一个知道那个秘密的人,辛吉斯绝不会允许这样一个巨大威胁多存活一刻。

    “血契?三『色』谷?这件事只怕得从长计议,再者说,我们七人碍于规则所限,不能在大陆见面,只有再等几年,共同返回欲海再相机而动了。乔娜,我希望你不要自误,不要企图耍花样,你了解他们几个的秉『性』,绝不是像我这么好说话的人。至于他们同意与否,我现在也不知道。”辛吉斯淡淡应道,似乎并未对乔娜的话太过在意,其实内心中已经在不断思索,莫非三『色』谷还藏着什么惊天秘密不成,难道跟天机图有关?

    乔娜霍地站起身来,转身就朝外走,却在门口留下一句话,让辛吉斯暗暗吃惊了半天。[

    “告诉你一个消息,最近其他六城都在争夺刀城、剑城两位大师,到底有什么目的,不用我多提醒你吧,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这个消息,黄金千两,一个时辰后我就要看到。”

    乔娜终于离开,辛吉斯感到后背竟然沁出了一层冷汗,尤其是乔娜最后一句话,让他感到长乐的局势似乎越发紧张起来。

    长乐四个大师,他长期钳制着雾岛和菸楼,但现在雾岛基本已成废人,软硬不吃的菸楼多半不会死心塌地地再返回来为他效命,甚或是替他揭秘天机图,那么刀城的风行者大师、剑城的雪马大师归属问题就至关紧要了。这两人都是最有希望进阶到宗师的人,天机图的揭秘非宗师不能进行,想到这里,辛吉斯心情变得十分糟糕起来,他可不敢把希望寄托到青花商队身上,尽管他吩咐过蒙扬。

    “不行,得赶紧去见见菸楼这只老狐狸了。科尔达!”

    “大人,车驾已经准备好,随时可以出发!”科尔达的声音在门外传来。

    “科尔达,你进来!”辛吉斯冷冷吩咐道。

    科尔达像一个幽灵一般出现在门后的虚影处。

    “你速速前往刀城、剑城,监视那两位大师的动静。你去之后,先跟当地的眼线取得联系,如此这般布置下去,然后快速赶往兵城,我总是不放心赛斯和耶罗,你去盯着点。”

    “那属下这就动身,属下告退!”

    科尔达闪身之际,辛吉斯蓦地扬手丢出一件物事,“这是两粒辟谷丹,若救你于危难,小心谨慎!”

    半个时辰之后,城主府护卫巴特亲自驾驶一乘马车抵达青花堡,青花家几个重要人物进阶出迎,竟是城主大人亲临。

    约莫三个时辰之后,城主的车驾才离开青花堡。

    这件事瞬间传遍了漠城,人们终于知道,青花家崛起之势已成定局,漠城青花的时代业已来临。

    ******

    兵城,百花楼某个豪华的包厢,十几个只用薄纱遮住要害部位的妙龄女子,围绕在九个锦袍老者的周围,给他们斟酒,捏肩捶背,原本该很旖旎的场景却给人一种气氛凝重的感觉,其时夜已深沉,因为人开口说话。

    九个老者正是兵城三大世家中实力最强的魂武王,他们已经聚集在这里超过了三个时辰。

    米萨奴家族的耀武、耀威、耀扬三兄弟,米利托家族的迪达、迪拜、迪克,米尔纳家族的土司、土库、土鲁,这九个兵城强者此刻的注意力根本没放在身边环绕的美女们身上,一个个面带忧『色』。

    “耀武,你确定斯科拉还留在城内?我派出了数百人进行搜索,也一所获,他还能去哪?”迪达终于打破沉默,眨着老鼠一样的灰『色』小眼睛问道。

    米利托家族中人,都长着一双老鼠眼睛,已成为其家族的显著标志。

    耀武连连摇头,看向一旁的土司三兄弟,长得白白胖胖一脸富态的米尔纳三个话事者均摇头不止,显然他们家族中人也进行了搜索没有收获。

    “诸位,那青花商会竟公然将要人的信函送到我家,简直没把我米萨奴放在眼里。那信斯科拉也是看过的,我猜想这厮定然以为他失去了火狼帮,对咱们而言没有了利用价值,我们很可能会真的将他交出去,所以才会离开我家城堡,潜伏下来。这事不妙啊!”一向极有智计的耀威叹息着道。

    “哦,火狼帮被灭,我们只是起了波助澜的作用罢了,斯科拉难道还因此记恨我们不成?”土鲁白胖如婴儿的手轻轻在一个女子丰满的『臀』上抹了一把,漫不经意地道。[

    “诸位,话虽如此,你们莫忘记了,斯科拉之所以能纠集到几千个亡命的魂武师,在兵城跟咱们分庭抗礼多年,最大的依仗是什么?你们难道”耀威急道,狂灌一杯酒。

    “啊,你是说他那个强大的叔叔?那个大师?”迪达三兄弟竟齐齐开身边的女子,惊道。

    “不错,据说风行者大师正在冲击七珠的瓶颈,算算时间,若是顺利的话,恐怕现在已经是八珠强者了。八珠武技,指间,便能灭掉咱们几人。斯科拉跟他这位叔叔关系极好,若不是他这位强大的叔叔罩着他,他岂能横行这么多年?你们也不想想,咱们的城主大人为何一直默许火狼帮在兵城搅风搞雨,还不是因为风行者大师的缘故?”耀威继续分析道。

    “嘶!”

    一屋子的强者齐齐倒吸一口冷气,都想到了一个可怕的结果。

    唯一不受大陆规则限制的只有制器大师或制甲大师,若是惹怒一个八珠的大师,那后果绝对超乎人们的想象。

    现在若是不及时找到斯科拉,这厮只需在其叔叔面前随便搬弄下是非,就足够他们三个古武世家喝一壶的了。

    而最烦忧的还要数米萨奴家的三兄弟,他们忽然有种引狼入室的极致后悔感产生。现在这种情况下,避让那个大师都来不及,偏生前段时间他们鬼使神差地派人前去请大师前来他们家族做客,现在想来,简直是自找麻烦的举动。

    土司挥手让一屋子的美女们散去,这才沉声对众人道:“诸位,事到如今,咱们必须抛却成见,抱成一团,并做好最坏的打算,准备迎接那位大师的雷霆之怒。当然,若是在这之前,咱们能顺利找到斯卡拉,对其许以重利,将其稳住,这件事就还有回旋的余地。咱们还是抓紧时间派人探寻为好!”

    耀武霍地站起身来,焦急地张望了一下,低声道:“诸位,事情不妙,怎么现在还没有消息传回来,这都过去几个时辰了。往日百花楼的行事作风可不是这样!难道”

    迪拜眨着小眼睛镇静地道:“再等等,百花楼的手段我还是信得过的,这么些年什么时候让我们失望过?”

    蓦地,敲门声传来。

    一个红裙金发『妇』人门而入,面『色』凝重,尚在门口便急急开口说道:“诸位尊客,你们别等了,行动失败了。这是你们的订金,我双倍退还!”

    六块手指大小的金条放到众人的面前,一干强者瞠目结舌。

    “这青花商队到底有什么妖孽,百花楼从不失手的黑暗刺客出马,都失败了?”

    九位兵城大佬还在惊骇中沉『吟』,那美『妇』冷冷道:“诸位尊客,请回吧,以后跟漠城青花有关的任务,百花楼一概不接了!”

    说罢,摇曳着风韵犹存的身姿而去,留下一屋子香风和一干呆若木鸡的大佬。

    小说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