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无敌柴刀

第七十三章 弃儿?宠儿?妖孽?

    ,

    spn    如同惊涛骇浪中随波浮沉的一叶扁舟,蒙扬周旋在斯文和两个石像人的凶猛围攻之中,逐渐占据了一点点上风。

    斯文既要留神蒙扬对他的攻击,又要分神指挥两个石像人,好几次险象环生,伤在蒙扬手上。

    时间一点点流逝,斯文焦躁起来,他自身的力量消耗得只剩下一两成,而石像人的能量也即将耗尽,要是再不能将蒙扬制服,这样耗下去,不但他要用到夏花赠与的那颗回复性丹药,很可能还会让两个石像人真正的受到巨大损伤。

    这两个石像人是大姐头恩赐与他的,整个特殊工坊只有他才有,这是一份难得的殊荣,也曾是斯文最为骄傲的事情,可现在这份荣耀就像一块千钧巨石沉甸甸地压在他的心头。

    斯文啊斯文,枉你自诩马栏山高手,枉你得到大姐头的信赖和期望,枉你还痴心妄想有朝一日成就会超过夏花俘获她的芳心,枉你踌躇满志准备去接受新一轮的最终考核以能脱胎换骨彻底踏上强者之路,枉你盘算计划了多少个不眠之夜做了多少个报仇雪恨快意恩仇名动古月的美梦,如今看来,你不过是一只井底之蛙,用尽最为得意的手段,众目睽睽之下却连一个新人也对付不了,你有何资格妄称高手,有何资格登上排行榜,有何面目去见大姐头?[

    废物,你骨子里就是一个废物,注定是个失败者,注定要接受世人的唾弃和欺辱,注定默默闻地湮没在天地弃儿的洪流中悲惨地死去,你不如去死,不如去死······

    斯文百感交集,各种复杂的念头纷至沓来,齐齐汇集在他的心神之中,像千万只凶狠的蚂蚁叮咬着他的五脏六腑和神经,顿时间,斯文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惨嚎,张口接连喷出几口黑血,双眼一片赤红,状若疯癫,竟不顾一切地主动扑向蒙扬,采用的竟是只攻不守两败俱伤的招式!

    斯文的两手分别亮起最为绚烂刺眼的白光,闪电般没入两个石像人身上,石像人就像回光返照一般忽然大发神威,也如同斯文一样,疯狂地扑向蒙扬!

    三人如三座移动的山丘,狂猛地朝着蒙扬碾压过来,眼看三人就将合拢在一处,将蒙扬生生挤压致死,夏花暗道不好,十指连,点点金黄色的微光飞速地飞向战团,可是她也知道心智散乱的斯文此刻状若疯癫,只怕她这些清心丸也产生不了多大的作用。

    出丹药的瞬间,夏花脚尖点地,飞身掠向前方的时候,双臂一震,两条如灵蛇般灵动的淡青色水袖矫若游龙地卷向蒙扬,她只希望能抢在斯文和石像人之前,将蒙扬带离险地。

    但夏花忽然感到双袖就像探入到一团团飞快旋转的刀片之中,竟顷刻间碎裂成一片片碎布,飘散在甬道各处如一只只翩跹起舞的青色蝴蝶!

    糟糕!

    斯文这是要同归于尽?我水火不侵的流云袖也被气劲卷碎,蒙扬身处其中,岂能幸免?

    大姐头啊大姐头,你就责罚夏花能吧!夏花奈地止住了身形,援救失败,此刻即便是她处在蒙扬的位置,生死都还两说,谁知道斯文竟然会失去神智,作出这等惊人之举呢?

    轰轰轰!

    剧烈的爆破声传来之际,正是两个石像人与斯文同时撞到蒙扬的时候!

    可是,也就在那瞬间,夏花惊骇地发现,漫天的肆虐气劲消散痕,场中的情况却让所有人如见鬼魅。

    蒙扬并没像人们想象的那样,被斯文和他的石像人碾压成齑粉,他面罩寒霜,一只手掌直直地按在斯文的眉心,这只手掌就像有千万斤力量一样,让斯文如同呆滞一般保持着前冲的姿势,停在那里,停在距离蒙扬不过两尺的地方!

    那剧烈的爆破声又是从何而来呢?

    此时人们才得以看清楚,两座石像人似乎在间不容缓中忽然改变了俯冲的路线,竟是相互撞在了一起,难怪声响会如此剧烈!

    整座植物园,一片死一般的沉寂,人们几乎连呼吸都已经停顿下来,呆若木鸡地看着这一切。

    忽然,一阵淅沥哗啦的声响中,两个高大威猛的石像人毫征兆地四分五裂,顷刻间化成数暗淡光的石块,在蒙扬的身边出现老大一个石堆。

    石像人被毁了!

    原本呆滞的斯文忽然喉头发出嘶哑的呜咽,双手胡乱却力地挥舞了一下,仰面倒地。[

    斯文败了?

    植物园第二高手就这么败了?败得这么惨?败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可耻新人手上,这个新人来了植物园三个月,这还是第一天正式呆在植物园,便摧枯拉朽般地战胜了斯文?

    人们至今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蒙扬拍拍手掌,微笑着冲不知所措的夏花道:“首领明鉴,不是在下要找茬子,而是他们缘故要寻我晦气,责不在我。再有,此人心神错乱,若不及时医治,恐落下癫痫之疾,还好我及时稳住了他的心神气血,接下来只能麻烦首领给他用药治疗了。感谢首领适才的援手,在下铭记在心,如没有其他事,在下想回房休息了。”

    夏花魔怔一般地点点头,眼睁睁看着依旧生龙活虎毫发损的蒙扬施施然走回一号房间。

    夏花毕竟非比常人,很快回复了一些镇静,冷冷地吩咐几个呆看的人道:“你们几个,将这些石屑清理干净,放到实验房间,你,你,将斯文好生抬回他的房间。”

    夏花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看样子有些焦急,有明白人知道定是夏花急着去配置治疗斯文的药物去了,很快斯文被送回房间,甬道被打扫干净,一切又恢复了平静,似乎从未发生过什么一样。

    可是,在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前,许多人不自觉地把眼光投向一号房间,从今日开始,一号房间便不再代表可耻的新人,而是一种至高的荣耀,蒙扬充分用他的拳头和实力捍卫了植物园的规矩,只是这是验证还是颠覆,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功夫不大,很少露面的白鹤儿总管忽然驾临植物园,他并没有去见一号房间的蒙扬,而是带走了晕迷的斯文,随行的还有背着一个大包裹的夏花。

    人们回到房间,很难平息内心的震动,他们知道,或许接下来的日子里,植物园的平静与格局将会彻底打乱,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谁也不清楚,他们都很忐忑。

    以他们的实力,没有谁能胜得过斯文,也就是说,自现在起,一号房间那个狠人,随时都可以号令他们,或者让他们上缴三宝,或者让他们做事,或者让他们搬出现在的房间,降到低级房间去。

    还好,一号房间始终没有什么动静,众人忐忑的心才算稍稍安定了一些。

    但随即,人们注意到,蒙扬就像没事人一样,径直走到甬道的尽头,进入了一个实验房间。

    怪人,这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怪人!

    娜姐心中喜忧参半。

    石像人竟被蒙扬以什么法子毁去,这是让她既心疼又震惊的,这说明石像人根本还不完善,还存在许多缺陷,可是,唯一有此雕道天赋的斯文却心神俱损,还不知能不能复原。

    夏花的丹道造诣已经颇为深厚,若是连夏花都素手策,那她恐怕只能冒险使用乾坤镜一试了。

    如今,仙魔大陆的形势已经越发严峻,对她极为不利,能节省一分神力是一分,她还是希望夏花和白鹤儿联手之下,能将斯文治愈过来。

    说实话,蒙扬还真是个让她欢喜让她忧的人物。

    不说别的,单凭蒙扬神奇地破去了斯文的“天地囚笼”,当时娜姐心中就闪过一个比狂喜的念头,这家伙有没有可能像窥破月桂树玄妙那样,堪破马栏山禁制的玄奥,破掉加在她身上的强大禁制呢?

    当然,娜姐也觉得这个念头非常理想化,属于妄想。

    马栏山大阵,这些年来,她按照她的破阵思路,不断地进行着尝试,始终没有触碰到大阵的关键所在。譬如砍树,譬如挖矿,这些都是娜姐试探阵法玄妙的手段。可惜,至今没见到什么成效。[

    再者说,她原本对阵法类术法研究颇少,这要不是被困住,赶鸭子上架,她岂会耐心地一边学着一边做尝试?

    至于白鹤儿,通过终极考核的他,其实力顶多相当于古月教古月六重左右的弟子,三宝将其肉身淬炼,血煞气息又在他身体中开辟出单独的行气经脉,就像以月灵石在石像人身体中虚构出经络血管一样,白鹤儿倒是能像修行者一样,颇有一些神通。

    可是,只有娜姐心知肚明,白鹤儿体内凝集的只是单一的精神力量,不能吸收月华之能,便没有真气产生,光有脆弱的精神力量就是只能吓人的纸老虎,没什么实际的杀伤力。

    白鹤儿能做到这一步已经不易,娜姐根本不指望他能拥有仙资,那样她便可以将一些基础的精神规则法门传授给他,只要白鹤儿习练有成,娜姐完全有理由相信,只要不是撞上月神殿的大祭师或者两大教的尊者,白鹤儿可以在仙魔大陆横着走!

    在没有恢复力量之前,能找到白鹤儿这个贴身护卫,娜姐其实已经感到很满足了。

    可是,种种迹象表明,那个新人蒙扬简直神秘到了极点,娜姐不知道这人会不会在三圣请神之前带给她最大的惊喜,但是她却认定,或许蒙扬就是她摆脱命运束缚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于是,娜姐决定找蒙扬好好谈谈,要是这人再不对她说老实话,她绝对不介意让白鹤儿使用精神力量,对其进行压迫式拷问。

    当娜姐纤手抹开乾坤镜,看到植物园实验室房间中的情景时,竟激动得手足措,欢喜地大叫着:“白鹤儿、花花,你们快来看看!”

    虚空氤氲闪过,白鹤儿跟夏花一起出现在娜姐身后,垂手静立,不知道大姐头何事这么惊喜。

    等到他们看到乾坤镜中的画面时,也立即变得跟娜姐一样,激动莫名!

    三人喜滋滋地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那意思不言而喻:蒙扬哪里是什么天地的弃儿,这小子简直倒像是天地的宠儿,不折不扣的妖孽啊!

    此刻,要是斯文是清醒的,要是斯文也站在这里观看,他一定会比大姐头三人还要激动百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