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无敌柴刀

第六十三章 神卯双园

    ,

    spn    “小的希虎参见大姐头,愿大姐头仙福永享寿与天齐!”希尔匍匐于地,拍着马屁。

    “天,你这臭老虎从何处学到的油嘴滑舌?跟你那兄弟可完全不一样,希虎!”娜姐隐在乾坤镜中,蓦地拔高声线比威严地喝道,吓得希尔不自觉地颤抖得更加厉害。

    娜姐心道:“看来,这家伙真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胆家伙,也不知蒙扬怎会跟他结拜成兄弟的?两人的脾『性』相去甚远啊。对了,这家伙看来胆子很小,不妨连哄带骗,从他口中掏出点蒙扬的底细。”

    “小······小的在,静听大姐头吩咐。”希尔声音颤抖,似乎害怕到了极点。

    “我问你,你跟蒙扬是如何认识,又是怎么来到马栏山的?从你们认识之前的事情细细说起,不得有半句谎言,否则,立即把你丢到森林上空喂那群巡山火凤,定叫你尸骨存,知道了吗?”娜姐声音冰寒刺骨。[

    “是是是······小的这就说,不过小的跟我兄弟的事情甚多,一时半会儿怕是说不完,还请大姐头勿要嫌我啰嗦,”希尔精神一振,似乎听到娜姐是问这件事,内心的紧张消除了许多。

    “休得饶舌,叫你说你就说!”娜姐嗔怒道。

    “是!”希尔匍匐在地上,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这才慢慢说了起来。

    一边听,娜姐却轻轻蹙眉,因为希尔所说的跟蒙扬大同小异,基本没有什么出入。唯独是希尔的讲述中,明显带着自我吹捧味道,不像蒙扬说得那般平实。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希尔终于说到了他们来到马栏山的事情,娜姐不耐地打断他的话问道:“希虎,既然你和蒙扬都得到了那位天玄修行者传授符道,为何蒙扬第一次砍伐月桂树,三斧头就砍倒一棵,而你却不行,他一直在不断地指导你?”

    希尔面孔一红,略显尴尬地道:“嘿嘿,其实,小的一直很笨,要不是这些年兄弟不厌其烦地教导我,我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哪来现在这般聪明伶俐?说实话,我那兄弟学什么都很快,若是他能觉醒,我敢说,那些古月教、水月教的天才根本就是个屁······”

    说到这儿,似乎想起自己在娜姐这个大美人面前爆粗口甚为不雅,忙伸手使劲地掩住嘴。

    娜姐终于明白,所谓师傅引进门,修行在个人,希虎和蒙扬正是如此。

    同样得到一个人完全相同的传承,但蒙扬的进境却比希虎高出数倍,这就是资质的优劣表现了。可惜,这两个家伙都算是颇具灵『性』,却不能觉醒,法修行,要是······就好了。

    娜姐默默地想着心事。

    希尔久久听不到娜姐的说话,便悄悄地略微抬起头来,正好看到乾坤镜中的娜姐风华绝代,正在托腮沉思,她身后那棵巨大的月桂树分外岔眼,还有树身最下端那把嵌入一尺深的巨大砍伐斧头,都让希尔如遭雷亟!

    如果不是蒙扬与他之前的谨慎商议,如果不是希尔早就听到“广寒殿”三字倍加警觉,说不定他早就嚣张忌地『露』出了破绽。

    怕引起娜姐的察觉,希尔慌不迭地欲收回目光,余光却发现了一丝丝极其隐晦的乾坤镜气息,顿时吓得魂不附体,蓦地想起了面前这件宝物的来历,以及这个娜姐有可能的可怕身份,吓得紧闭上双眼,周身颤抖如筛糠一样,这一次,却不是伪装,而是真真正正地被吓坏了!

    娜姐注意到希尔的异常,轻蔑地笑道:“瞧你这点出息!也罢,今日就给蒙扬一个面子,谁让你是他最在意的大哥呢?我现在赐你护身仙符,保你在马栏山范围不受到意外伤害。不过,你要切记,只要你生出异心,护身的仙符也会立即要你的命!现在,你去特殊工坊找你的兄弟吧!好自为之······”

    说罢,娜姐打出护身仙府没入希尔的身体,赐予他一面令牌之后,希尔便突兀地出现在真正的广寒殿门口。

    等希尔到达“神卯工坊”时,已经是蒙扬进入地底神卯工坊三日之后了。

    坐在石径最后一步石阶上入定之后,顶多一个时辰之后,他坐着的石阶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一片氤氲的白『色』月光,飘渺又凝实,但蒙扬却端坐如初,身体没有任何晃动,也没有被惊醒过来。

    规则树舒缓地吞噬着月华之能,让他如同沐浴在轮回血海中一样自在惬意。

    只是,不像在血海中修行那么清醒罢了,实际上他此刻的状态,是一种另类的空明,是一种心神全部集中在规则树上达到物我两忘的空明。[

    没有神魂奏响的梵音,心神也法奏鸣,因而不存在什么功法自行运转的说法。

    他只是像一个冷艳旁观的局外人,静静地看着规则树吸收着月华之能,看着它的一点点变化,看着那几根枝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变粗变壮,那唯一的一片叶子更是长大了许多,甚至颜『色』更深沉,深沉得几乎能让蒙扬看到叶片上的细微纹路和脉络!

    蓦地,蒙扬感到身躯一震,感到似乎有一声炸雷在耳边响起一样,将他硬生生从玄妙的入定状态中惊醒过来,同时间,规则树吸纳月华之能的动作也戛然而止,蒙扬暗叹可惜。

    这才注意到,不知何时,对面左边的木屋之门已经开启,一个满脸络腮胡须皮肤黝黑双眼如豹眼般圆瞪着的黑大汉,正冲他说话。

    蒙扬尚未意识到自己身下的石阶已经消失,慌忙站起身来,抱拳道:“这位大哥,小弟蒙扬,奉大姐头之命,前来找四元帅报到!”

    黑大汉伸手一指,蒙扬到木屋之间那片氤氲白『色』月光便左右一分,亮出一条石径来,这条石径却宽阔许多,不下两米。

    蒙扬没有急着走过去,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处,果然那黑大汉似乎对他这种表现很满意,粗声道:“我就是特殊工坊的总管,有人叫我四元帅,有人叫我白鹤儿,随你怎么叫都行,只要你有本事在这里呆的下去,又让我敬佩的本事,我叫你爷都没有关系!你叫蒙扬?”

    蒙扬忙点头重新施礼道:“小弟正是蒙扬,参见白鹤总管!”

    “说实话,大姐头传来指令,说有新人过来,我浑不在意。小小地考验了你一下,发现你还真有些与众不同的地方,仅仅这份耐『性』便非常人所能及。你算是勉强通过了我的第一步考核。先过来吧,我带你参观一下咱们的特殊工坊,你再自行决定留在何处。”

    白鹤儿招手示意,蒙扬这才大步走过去,眼睛余光见到他所过之处,那石径瞬间消失不见,再度被稠密的月光遮蔽!

    这神奇的法阵真是玄妙比,至少比蒙扬以前见识过的阵法都要精妙,他对仙家妙法更是充满了穷的向往。

    白鹤儿指着他身后的工坊道:“大姐头设下的特殊工坊,向来只招收天赋异禀之人。这座工坊一左一右分为两园,我身后这座是动物园,右边那座是植物园。其实,这两个分类是根据大家的本『性』而定的。”

    “你是聪明人,想必明白大姐头这么做的原因吧?”白鹤儿一边说着,却问蒙扬,并没有立即将他带进去观摩的意思。

    蒙扬心道,这也是考验的一种么?难道是考验被选来之人的灵识强弱,也就是智商的高低?

    不过,这个问题忒过简单了点吧?

    心里腹诽,蒙扬嘴上却恭谨地答道:“小弟大胆揣测,大姐头这么做不外乎一个原因。这世上之人,要么是我这样的植物化形成人,要么便是飞禽走兽化形成人,分属植物和动物两大类。再者说,据说进入这里之人,没有一个是觉醒者,但也许工坊所做之事必然牵涉到灵识的强弱,灵识开化程度低微者怕是没有资格入选吧?大姐头这么做,必然是想让入选者在各自熟悉和适应的环境中,充分发挥出自身的潜能,不知小弟胡『乱』揣测得接近真相么,还请白鹤总管明示!”

    白鹤儿倒吸了一口冷气,忍不住重新打量了蒙扬好几眼,暗道,这次大姐头选来的这厮灵识还真不是盖的,两座园子加起来不下百人,何曾出现过将这个问题分析得如此透彻准确的人?

    白鹤儿心中赞叹,病暗暗窃喜,面上却毫表情,不咸不淡地冷哼道:“跟我来吧,先带你看看动物园。至于大姐头的心思,咱们做属下的哪敢妄自揣度?谁知道她当初是怎么想的呢?”

    说罢,转身走进木门,蒙扬跟在他身后暗暗腹诽,这厮嘴巴真硬,看来真是个死不认输的角『色』,明明自己说中了,他偏不肯承认,还硬拿大姐头来压人,不过,这倒是很有趣。

    一进门,蒙扬却立即愣住了!

    说这里是工坊,那倒真是名副其实!

    表面看,这所木屋似乎很狭小,其实不然,这里边简直是别有洞天,哪里看得出来这是一座木屋的内部?[

    地面和墙上、天花板都是用清一『色』的莹白『色』石头砌筑而成,一一进入这里,便感到精神饱满,精力充沛,儿规则树却不自觉地躁动了好几下,似乎按捺不住想要做什么一样。

    蒙扬暗暗惊疑,但他感觉不到这里有月华之能存在,那规则树为何躁动呢?

    这间没,木屋被一条两米宽的甬道分割成两半,每一边都是一间间紧密相连的独立屋子,需细看,蒙扬都知道,这些屋子之间都有着极强的禁制,定是娜姐的布置疑。

    再看屋子之内,一间屋子内只有一人,或老或少、或男或女、或美或丑。

    有的人在悠然看书,还不停地那笔在纸上写写画画,有时欢喜,有时愁苦,有时甚至状似疯癫抓狂,焦躁不安,似乎遇到了莫大的难题。

    有的人,在堆满各种『药』草的桌前,时而轻嗅,时而还去品尝,似乎在体验那些『药』草的『药』『性』,蒙扬粗看了几眼,发现这些『药』草显然是仙魔独有的灵『药』,他没有一种认识的,但以他独到的眼光看去,却发现那些灵『药』品相很差,没有一株的年份接近千年,拿来炼制黄级丹『药』都甚为勉强。

    只是他不想想,不是谁都有一个逆天的轮回血海,谁都有一个识海开辟成『药』园,不是谁都能转瞬间培植出天材地宝级别的灵『药』来!

    白鹤儿见蒙扬看得入神,也不惊扰他,缓缓领着他走完了这条甬道,看遍了五十个房间。

    蒙扬这才惊觉过来,不知不觉他已经看完了甬道两旁的五十个房间,不多不少刚好四十二个房间内都有人,空余的房间是八个。

    再看甬道的尽头,却又是横向的一排密封一般的房间,不知道是什么所在。

    白鹤儿这才淡然道:“这里便是实验工坊了。每个人按照自己的喜好,选择自己要钻研从事的工种,平日里在各自的房间内研究,需要实践时便到这里来。铸造、炼丹、制器、雕刻、培植、制符、冶炼,什么样的实验房间都有!”

    天啊,蒙扬讶然失声,一脸震惊。

    方才他看过的房间,里面那些人的确是做什么的都有,娜姐这个工坊简直是把世上凡是跟修行有关的行业全部囊括,她让这些不能觉醒者在这里做尝试是为了什么?难道,她以为一个不能觉醒者,一个没有真气存在的人,可以制作出修行者那样的强大符么?

    小说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