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无敌柴刀

第五十八章 身陷杀阵

    ,

    spn    仙魔大陆所有人类,都是草木虫兽进化而成,即便未能觉醒获得灵种迈入修行大门,血腥和杀戮却是见惯不惊的。

    几个执法者平日里在马栏山山脉这一带作威作福,什么样的冒险者没有见过,就连古月教进来历练的修行弟子也没少见,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举起砍伐巨斧的瞬间,蒙扬整个人的气势变得杀气腾腾、摄人心魄,几个执法者各自看到了同伴眼里的少许惊惶。

    杀气夺体,这得杀过多少人才能凝聚出此等威猛的杀意,未曾出招,先夺人心、惑人魂、锁气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屈居在二元帅的伐木工坊做一名砍树的工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窝囊废?

    几个执法者虽然心有惊惧,但他们有五人,对方仅仅一人而已,又是在禁地边缘,他们胆气一壮,短暂的慌乱之后,便对蒙扬形成了合围之势,更是直接张口把蒙扬定性为混进来的奸细。

    但蒙扬身上的服饰以及那把巨斧,都是马栏山伐木工坊所有,只此一家别分号,以他们的眼力,岂会看不清楚?[

    蒙扬是第一个在马栏山干公然对抗他们权威的人,这人不除掉,执法者威严何在?此人不除,若是其他人纷纷效仿,执法者颜面何存、执法又怎生继续下去?

    当一个执法者高声喊出“奸细”一词的时候,蒙扬知道,这几人俨然便这么草率地宣判了他的死刑。

    杀心一动,覆水难收,也不知是因为暗地里对未曾蒙面的大姐头的极度失望,还是什么缘故,蒙扬觉得满腔的怒火使得鲜血在血管中咆哮沸腾,他只想以手中巨斧,扫清挡路的一切障碍,那大姐头是什么来路,他已懒得去关心,他相信他以斧头硬生生杀到她行宫前时,她不可能还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吧?

    是敌是友,今日何不掀开伪装的面纱,说个清楚?

    修为受制又如何,淬炼到今时今日的仙灵之体,若是连化形人都没法子对付,这幅躯体拿来何用?

    双眼一片冷漠,淡然扫过五个执法者,让他们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

    蒙扬心神中开始默默运算,他想要追求的是一斧头下去,便格杀面前这五个人,他做得到么?

    心算和神算,毕竟是两回事,要不是遇到砍伐月桂树的难题,蒙扬至今还不会使用心进行演算,他一贯太过依赖于神魂和感知。

    只不过两三息之后,蒙扬便有了十成的把握,可以随时挥出一斧,斩杀这五人。

    不过,骤然想到躲在暗处的二元帅,蒙扬决定做戏也要做足,高声喊道:“你们若是非要阻拦我去为我受伤兄弟求药,那就莫要怪我手下情!”

    喊出这句话之后,蒙扬身上的杀意忽然间消失得干干净净,五个执法者顿时心情一松。

    本来,他们就很好奇,看眼前这个小子本是一棵杨树化形,为何身上的竟有这般强烈的杀意,敢情这小子只能以此唬唬人,哪里是什么杀气夺体,分明是外强中干昙花一现罢了。

    一个执法者冷漠地冲其他人打出一个极其隐蔽的手势。

    第一次,五个执法者同时出手攻击一人,一个来自伐木工坊的窝囊废,这要是传出去,马栏山可就热闹了。

    执法者手中的铁鞭,是大姐头着意特制,执法鞭也是很厉害的兵器,这点,生活在马栏山的人都很清楚,可蒙扬哪管这些?

    决意开始强势崛起的蒙扬,冷眼看着五条铁鞭带着穷的寒意和呜咽的劲风,封死了他所有能闪避的线路,这几人一出手便根本不打算要他活着!

    躲在暗处的二元帅觉得心惊肉跳,因为或许一直关注着蒙扬的他才注意到,不是蒙扬身上的杀机消隐,而是真正的启动,糟糕,那五个讨厌的家伙凶多吉少!

    二元帅还在犹豫,自己是不是该出面制止这场争端,毕竟他是伐木工坊的头领,蒙扬惹出事端来,说不定大姐头一样会降罪于他。

    可也就在二元帅犹豫的须臾,蒙扬手中平举的巨斧忽然动了,铺天盖地的强大杀气让二元帅的心都为之一紧。[

    好强的杀气!

    蒙扬整个心神好似已经跟手中巨斧交融,砍伐月桂树时那种玄妙感觉再度降临,急速狂暴攻击而来的铁鞭,他闭着眼睛都能准确误地把握到它们的运行轨迹,而且当神魂那点微弱的感知和心神第一次交融之际,蒙扬似乎听到身体中某处忽然传出一声轻微的“咔嚓”声,就像有一层什么膈膜被撑破了一般,隐约觉得自此他的神魂和心神之间似乎凭空多出来一道隐晦不清的联系,使得神魂的感知能自如地加入到心神的运转行动中来。

    这是?

    五根铁鞭以及五个执法者的动作,被感知准确地反馈到心神中,似乎蜗牛一般缓慢,蒙扬轻易地便把握到它们最致命的缺陷处,于是,念随心生,行随念动,巨斧划出一道绚烂瑰丽的弧线,闪花了五个执法者的眼睛,也差点惊得暗处的二元帅发出讶然声!

    这是有多快的一斧啊!

    也就在二元帅一闪念的瞬间,五条血淋淋的手臂连同紧握的铁鞭一起飞上半空,五个执法者顿时发出惊天的惨嚎!

    砰砰砰

    电光火石间,蒙扬手中巨斧翻转,以宽厚的斧背狠狠敲在五个执法者身体之上,立即传出骨骼碎裂的破响,五个执法者哀嚎惨叫着飞跌出老远,浑身是血,在草丛中翻滚不停,彻底丧失了战斗力!

    而蒙扬似乎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手中巨斧再次闪电般朝前斩落下去。

    轰!

    禁地一棵水桶大的巨树被这一斧硬生生斩断,轰然倒下!

    如果说重创五个执法者尚未惊动禁地的禁制,那么蒙扬这一斧头,便像是一根竹竿捅在了马蜂窝上!

    蒙扬没有停下动作,一步便跨过树桩,正式迈入禁地之中。

    二元帅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因为,蒙扬身上可没有通行令牌,这样贸然闯入禁地,只怕是凶多吉少!

    禁地的凶险,二元帅是十分清楚的,多少自认为力量强大的冒险者,闯入这里,都在禁地中迷失,尸骨存,甚至到死哪一刻也没见到广寒殿到底是什么样子!

    不行,蒙扬不能出事,大姐头的大事还需要这小子去卖力气呢,二元帅顿时打定主意,看见蒙扬一步跨入禁地,身影消失,便立即闪身而出,卷起一股腥烈的罡风,出现在那五个忙着骨断筋残,挣扎着处理伤势的执法者面前。

    二元帅的脸像被雷烤焦的一样,乌青漆黑,叫人看一眼都觉得不寒而栗。

    “这是止血丹,诸位还不赶紧服下?”

    二元帅出几颗丹药落到那几人面前,随即也不做停留,径直跨入禁地这片树林。

    一个面色最为凶恶的执法者恨恨地吞下丹药,有气力地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却几次都颓然失败,蒙扬敲碎了他身上多处骨头,想要就这么站起身来,谈何容易?

    他眼中闪烁着比的仇恨光芒,嘶声嚎道:“各位兄弟,这小子闯进了禁地,咱们还不开启灭杀阵更待何时?”[

    说着,用仅剩的那只手哆嗦着从怀中掏出一块鱼白色的小石块,其余四人也一样,从怀中掏出一块一模一样的石块来。

    若是蒙扬此刻看到,定然会奇怪,这种小石块,他可不陌生,因为刚进入马栏山森林之时,带路的二元帅所过之处,便会出现一条由这种小石块铺设成的石子路。

    若是胡思思此刻在这里,定会比讶异地喊出一声:“月牙石?!!!”

    胡思思曾给蒙扬和希尔详细讲解过,仙魔人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觉醒之后获得灵种及修行功法的修行者,九成九都是两大教的弟子;一种是法觉醒的化形者,他们终生不能修行,因为对月华之能法感应到,就像天玄人法产生气感一样,这种人只能通过各种各样近乎残酷的手段,淬炼肉身,强化肉身力量,这种人便成为了各地的冒险者。

    至于连冒险者也比不上的普通化形者,根本如草芥一般,只能沦为各种家族势力的奴隶,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丧失了最基本的自由和权利。

    仙魔人死去之后,也分几种形态和境遇。

    第一种,死去后尸体会化作血光和一块月牙石,血光融入到冷月岛月神殿中的神池,月牙石则沉入月湖底部,月牙石被月神殿列为大陆第一圣物,据说,月牙石内还藏着死者不灭的魂灵,只有觉醒获得了灵种的修行者,将身心虔诚地敬献给月神者,他才能在死后享受到这种虔诚信神者的特殊待遇。

    月牙石自动飞入月湖底部,能悄悄进入月湖打捞到月牙石之人,莫不是身手高强且敏捷比的,因为月湖深千丈,更有穷尽的凶猛海兽隐藏其中。

    两大教每年都会举办一场由祭师做仲裁的比赛,同时双城里的大小家族也会派出家族最好的子弟参加,比赛的内容便是进入月湖七天,比谁猎杀到的海兽魔晶更好更多,比谁拾取到的月牙石数量更多。

    月牙石用途十分广泛,可以用于和月灵石配合布置防御法阵,可以通过铸造师的巧妙手段铸造出武器、防具,通过制符师的巧手雕琢镌刻,制作成各种护身符。更有人说,某种契合自身属性的月牙石,在修炼时佩戴在身上有着宁神等各种妙用。

    但蒙扬这些日子,却见到这片森林里的大多路径都是由月牙石铺成,有时候,一颗拇指大小的月牙石甚至能在双城的材料铺中卖出上万的天价,在这里却仅仅被拿来当成铺路石,错非蒙扬至今尚未发现这些铺路石是什么石头,否则断然不会如此冲动。

    第二种便是冒险者和普通化形者,他们死去之后,最强大的人才有机会,精血化作血光飞入神池,据说可获得转世轮回的机会,也就是说,还有新生的机会。至于没能化血入神池者,死则死矣,便彻底堙没于人世间。

    人们尊崇月神和月神殿,尊敬月神的使者月神殿大小祭师们,或许正是想博个好印象,希望自己身死之后,能获得一个新生的机会吧?

    这是前些日子,听完胡思思的讲解之后,蒙扬和希尔的想法。

    一步迈入禁地,身体周围的那些不知名巨树,蓦地像活过来一般,开始发出耀眼的白色光芒,生出一团强烈的气旋,就要将蒙扬拉扯到某处未知的凶险之地!

    这是什么情况?

    蒙扬惊怒之际,忽然发现他全力运转力气,堪堪能跟那股气旋力道持衡,谁也奈何不了谁。但是那一棵棵原本纹风不动的巨树,此刻却开始不断地闪烁变换着方位,拉出一道道纷繁复杂的虚影,蒙扬直看得一阵头晕目眩!

    天,这些巨树竟然可以自己移动,这分明是异常强大的法阵才会拥有的异象啊!蒙扬惊叹着。

    难道,这些巨树便是那个大姐头在她的行宫周围,布下来的一个防御法阵么,这些移动的发光巨树,跟阵旗有什么区别,根本就是一个格调,只是外观形态不同罢了!

    蒙扬顿时明白,自己那一斧头,砍倒了一棵巨树,再跟着闯进来,根本就像是捅在了马窝蜂上,引动了这个禁地的防御法阵,随之而来的可能绝不止气旋拉扯这么简单,否则,大姐头也不可能盘踞在这里,跟月神殿、古月教分庭抗礼这么久!

    法阵只是符道的升级而已,所谓法阵不过是将符的原理利用各种材料搬到天地间来摆布罢了,这是蒙扬潜心研究过得出来的结论,所以,此刻他反倒不是特别惊惶。

    任何一个法阵都有阵眼,都有规律可循,都有其独特的手法原理,只是需要陷入阵中之人独具慧眼,去观察琢磨,去想法子破解而已。没有什么诀窍可言,不过是考验陷落者的神魂力量、观察运算能力、符道的精研程度而已。

    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咬定青山不放松,这是破阵的总要,蒙扬谨记着这句话,心神高速运转,神魂仅能使用的那点微弱的感知在获得规则树的滋养后变得壮实了少许,此刻也在蒙扬意念的驱使下,融入到心神中。

    闭上双眼,本意是既可以避开那些巨树惑人的光芒,又能使心神更加宁谧专注,没想到就在蒙扬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他仿佛置身到了一个奇异玄幻的天地之中。

    蒙扬发现他好像身处在一片云遮雾罩的虚空之中,四下里白茫茫一片,而他则正站立在一面巨大的白色镜子之前,让他心醉神驰的是,这面镜子似乎就是一副古色古香的画卷。

    于此同时,奔进禁地中欲搭救蒙扬的二元帅却惊恐地发现,禁地的杀阵似乎忽然开启。

    四下里杀气肆虐呼啸,让人心惊胆寒,更有数凶猛狂暴的兽吼声不断出现,这不是杀阵开启的征兆是什么?

    没有通行令牌,进入禁地也十有**会迷失在穷尽的幻境里,何况现在已经开启了杀阵,蒙扬不过是一个肉身力量稍强,头脑反应比一般人活泛一些的冒险者而已,他贸然冲入杀阵中,哪有活命在?

    二元帅激发了通行令牌,身边的穷幻象瞬间消失,而他也再度现身在那几个此刻正露出狰狞残忍表情的执法者面前,恨恨地哼了一声,不再停留,径直返回伐木工营地。

    在二元帅看来,蒙扬已经陨落在杀阵之中,断生还的可能。

    他心中充满懊恼和惋惜,只是决定从此以后,要好生善待蒙扬的兄长,也就是那个同样能砍倒月桂树,一身烈焰虎霸气的希虎。

    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些而已。

    但愿,这件事以蒙扬的身死便宣告了解,更不要惊动大姐头,这是二元帅心中最大的希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