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无敌柴刀

第四十一章 战

    ,

    spn    和玄金星的情形一样,原本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天玄、仙魔修行者,在灵区封印解除天地元气回复之际,便摇身一变成为了令所有当地人恐惧的天神恶魔一般的敌存在。

    龙一一行人、明少一行人、以及醉月胡思思一行人,皆在玄火星、玄土星、玄草星分别遭遇到这些挣脱禁制枷锁重得修为的修行者。

    这些修行者,就像失去了理智一般,在修为恢复的瞬间,不但彼此间大打出手,还根本不顾及俗世人一般的当地人死活。

    跟玄金星不同的是,这三颗星球上的外来修行者人数较少,在一番紧张的战斗之后,这些修行者便被尽数镇压。

    只有玄土星上的醉月和胡思思留下了一个活口,那是一个胡思思的熟人,也是胡思思的同门师兄。但论胡思思怎么问,她这个师兄只字不提为何到灵区来的原因与目的。[

    说起战斗,龙一曾在曲夏山有过与蜜儿等女的交手经验,一干铁血团战士也相当给力,战斗结束得干净利索。明少等人更是轻车熟路,轻松惬意解决战斗。

    只怕他们都想不到,修为最强大的书生,却遭遇到最为强大的对手,并陷入到一场异常艰苦的战斗之中。

    那两个女子在关键时候,拿出的树枝正是文冠木,对书生使用的攻击手段正是音波功,配合坚不摧的“骸骨之刃”,使得书生的处境立即变得险象环生。

    其实,这两名女子的修为实际上已经达到了古月六重境界,只是她们被困在玄金星,迟迟未能进阶而已。真正她们的神魂修为比胡思思强上一筹,却堪堪接近九难八阶的地步。

    两人合力起来,却恰好跟书生的神魂修为相当。

    骸骨之刃是月神殿的特制兵器,非有大功劳者不得或赐,像胡思思便没有。

    骸骨之刃据说是月神殿和两大教的强者们,利用当年那些神孽们的骸骨以秘法炼制而成,锋利比,大多数时候甚至能视各种防御,直袭人的脏腑、神魂,近乎坚不摧。

    在仙魔人的心中,骸骨之刃不亚于神兵。

    书生哪里知道这些?

    他哪里知道他实际上遭遇到的是精神法则范畴的音波功攻击?

    何况,他不想龙一、明少、醉月等人,都有过跟仙魔修行者交手的经验,他只是听明少介绍过而已,但很明显这两名女子的攻击方式根本与明少介绍的大相径庭。

    好在,他起初发出的力士搬山,对周围天地元气的禁锢做得不错,两名女子的攻击实际上受到了不小的干扰,即便如此,只是三个呼吸的时间,他用于防护的那一式力士搬山掌影,便被两半弯月挤压得只剩下淡淡的一层!

    如山的幽冷压力透体而来,书生勉强运转真气抗衡着,怒喝一声,奋力分臂左右一,却蓦地感到两只手掌似乎被千万根尖针同时刺中了一样,那种疼痛令得他的神魂都为之激烈震颤!

    书生感到两件奇怪兵器就像一个分开的枷锁,正在合拢,只要被它们合拢,说不定他便会被制住!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

    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

    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

    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

    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

    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

    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吾谓之曰:五行道法。

    危急关头,神魂中五彩识海井蓦地放出万丈五色毫光,五行道法内容化作一个个梵音突兀地神魂空间中空旷寂寥地奏鸣,书生忽然感到感官中的世界立即变换了模样。

    天地间五行元气像受到莫大的感召一般,风起云涌地朝着书生的身体不要命地聚集过来,在两件骸骨之刃即将靠到书生身体之前,把书生的身体包裹得严严实实,如一层厚厚的五彩茧子!

    两名仙魔女子,不知道天地元气忽然发生了什么诡异的变化,更不知道眼前这个男子使用了什么手段,却不顾一切地催动真气,令手上的骸骨之刃刺过去。

    可是,以往往而不利的骸骨之刃却像是碰到了铁石一般,刺在那层五彩茧上,险些断折!

    怎么回事?

    与此同时,两女竟有种错觉,似乎天地元气都在朝那个被茧子包裹的男子身上聚集,以致于她们周围的天地元气越发稀薄,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起来。

    但她们一向不依靠这类天地元气,并未过于惊惶,多番尝试果之后,她们索性收起骸骨之刃,专注于手上的圣树之上,开始了齐声的诵念。

    “咿呀易丽谷”

    一大串晦涩难听的字句诵念完毕之后,两根树枝吸收了她们音灵树中大部分的能量,变得青翠欲滴生气盎然,被她们祭到书生的头顶。

    两根树枝就像两根神威不容侵犯的神物一样,骤然发出万道青光,照耀在茧子一般的书生之上!

    两女的眼神与两根树枝之间似乎有一根看不见的细线,紧紧牵扯着,她们的眼中似乎只有两根树枝,她们的心神似乎已经全部浸透到树枝上!

    青光沾上五彩茧,就像水花遇上海绵,不声不响地被吸收进去,五彩茧子开始剧烈地震颤,两女的身体也在不住地颤抖,两根树枝发出的青光色泽不断加剧,两棵音灵树的虚影颤动得越发厉害!

    这是一场看不到真实境况的战斗。

    但这却是书生遭遇到的一场最凶险的战斗,因为战斗发生在他的神魂世界。

    他只是谨守本心的空明,将自己置身事外一般,不断地反复观想着《五行道法》的真要,维持着神魂世界中五行道法要领幻化的梵音不断绝地鸣响,除此之外,他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

    似乎,他已经化身成为了诸多五行元气的一份子,又似乎不在这处空间之内,飘渺着虚浮着,没有半点依仗。

    但是嗔喜,观想着五行道法真要的他,却分明感到心中最深的执念竟慢慢化作两个影子,被穷尽的梵音包围,那是他和冰玉儿的影子。

    所以,书生觉得就这样拥着爱的人,在五行中飘荡也是一件比幸福幸运的事情![

    他并不知道,其实他的神魂世界中,正在发生着一场比激烈堪称惨烈的战斗。战斗的双方便是五行识海井与侵入他神魂的青光。

    书生的五行识海井其实就是他识海的形状,虽跟蒙扬的识海之珠外观不一样,却效用一致。

    只有修行者的神魂进不到一定的程度,其神魂空间中才能显现出识海的外观,被修行者本人看到,再发展到一定的程度,甚至开辟出单独的空间,也就是识海空间。

    并不是每一个修行者都有机会在神魂中显现出识海,不是每一个修行者都有机会将识海修炼得形成识海空间。

    蒙扬,只是一个例外中的例外而已。

    即便是炼化符灵形成的五彩识海井,书生的识海其实也还没能形成单独的空间。

    若是他们都有着强大的先人指引,定知道唯有达到九难巅峰者,才有一成的机会在神魂中显现出识海的形态,他们已经算是幸运中的幸运者。

    因为,蒙扬以及他身边这些人,都是一直在摸索中前行,从未得到过任何人任何形式的指引。

    尤其是他们习练的许多功法,都被蒙扬改动得面目全非,再原来的样子。就连丹神传给蒙扬的《抓仙三式》,得自镇龙塔的《万龙诀》、以及许多得自魔神的功法都是如此。

    但所有人获得这些功法,不曾产生过任何怀疑,便径自不辍地修炼下去,这是他们对蒙扬的比信任,其实也是蒙扬对自己的领悟有着超强的信心!

    因为,每一部功法的糅合与改动,他都是经过神魂数次的反复演算、试验、检验,最终他感到非常满意,才会传授给众人修炼。

    所以,说蒙扬以及他身边的这些人其实是在开辟一条从未有人走过的修炼之路在畏地前行,一点也不为过!

    这一刻,发生在书生神魂中的战斗,实际上是他在观想五行道法之际,催动了五彩识海井护主,调集了天地间的五行元气密集地保护着他的身体,与此同时,五彩识海井中放出万道五彩毫光,与侵入进来的青光激烈地厮杀着!

    青光实际上便是音波,而毫光则是识海凝出的精神力量,同属于精神力量的范畴,所以二者才能斗得旗鼓相当,难解难分,不分上下。

    不过,若是此刻蒙扬在这里,定然会说,这场战斗从一开始,便注定了两名仙魔女子的失败。

    因为,书生此刻心随意动,随心所欲地调动天地间的五行元气,化作五行识海井的补充能量,可谓元气不绝,精神力量永不枯竭,而两名仙魔女子则完全不同。

    首先,她们的音波攻击并不属于她们自身的力量,她们只是给实施音波功攻击的文冠木树枝提供能量来源的一个载体而已。

    她们以神识附在文冠木之上,灵种化作音灵树,调集月华真气听过神识传递给文冠木树枝,使其维持音波的释放。

    试想,她们的真气哪能穷尽?

    除非这里不是玄金星,而是月华之能遍布世界的仙魔大陆,她们或许可以在身体最大承受能力的允可下,多坚持一段时间而已,但要想做到书生这样,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再有就是,文冠木树枝一旦超过了它们的使用极限,也会在真气尚未断绝的情况下自行崩碎毁去,这也是一个致命弊端。

    说到底,两名仙魔女子施展的只是一种音波攻击秘术而已,仅仅属于一种法术攻击,但书生的神魂却像磐石一般坚固,任你风吹雨打,他自岿然不动!

    草原三十里范围之内,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靠近,这个范围内,天地元气在疯狂地涌动,风云色变中,这处的异常早引起了冰玉儿以及诸多留守猫女战士的警觉。

    不断从各处传回救世者大发神威,格杀凶魔的事情,冰玉儿迟迟未见到书生,便倍加担心起来。

    冰玉儿决心去异动最凶猛的那处地方看看,若是她的夫君遭遇到莫大的凶险,她想要跟他站在一起共同面对。

    数姐妹们丝毫不惧怕地坚持要跟着她一同前往,同时愿一同前往的还有发肤已变成正常人形态的两名守护强者和数百五行战士,这些日子他们一起采集赤铜矿,彼此间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尽管采矿的工作很辛苦,因为赤铜石都是深藏在赤金石之中,极难发现,也难收集到。但他们从没有一个人退缩或是叫苦过,七天时间下来,她们收集到的赤铜石已经接近三千斤。

    一行千余人,浩浩荡荡地奔行,翻过郁郁葱葱的高山,穿过猛兽密集的树林,淌过河流,终于来到书生和仙魔女子战斗的那片草原。

    草原的中央,隐约可见一大团五彩的祥云,熠熠生辉,使人顿生膜拜之念。

    冰玉儿带着众人不顾一切地向草原中心奔去,她感应得到,他的夫君就在那里,她能感应到他的气息!

    可是,奔跑了几十里之后,天地间似乎有一道看不见的强大屏障阻碍着他们前进,他们只能停在距离五彩祥云大约三十里不到的地方,干着急,却任何办法!

    一名猫女忽然福至心灵地跟冰玉儿耳语一番,悲伤焦急到几乎站立不稳的冰玉儿顿时精神一振,当即按照那名猫女战士的指导,指挥所有人在草地上按照某种奇怪的方位盘膝坐下,然后,那名猫女战士便高声地吟诵起来。

    “死生、存亡、、富、不肖、、渴、寒暑,是事之,命之行也。日夜相代乎前,而知不能乎其始者也。故不足以滑和,不可入於府。使之和豫,通而不失於。使日夜,而物春,是接而生於心者也。是之才全。”

    这正是那日胡思思布置《清心明志连环阵》诵念的经文,此刻这名猫女战士将其诵念出来,传授给在场不会的诸人。

    于是,在这个草原上,一个奇特的《清心明志连环阵》形成,千人齐诵古老经文,诵念声交汇成一道神奇的音律,夹杂在五行元气中,慢慢汇聚到包裹书生的五彩茧子之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