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秦家三姝

    ()“大姐,二姐,爷爷说的都是真的吗?”

    秦君秋摇摆着瑧首,两条粉白手臂各自扯住身旁的两个成熟美女,神se戚戚的喃喃问道。

    “嗯!”

    秦郡衣与秦珺虹点了点头,和秦君秋约莫几分相似的成熟脸蛋都透着不可遮掩的浓浓哀伤。

    “荒谬!”秦君秋大声呵斥,依然残存锐利的目光在秦家众人的身上一一掠过,“就因为这个所谓的诅咒,你们想要杀死我吗?”

    “君秋,我们也是没有办法。”秦沧澜知道孙女已经看穿自己当前的处境了,皱了皱有些枯槁苍白的眉毛,浑浊无光的眼神瞬间急如闪电般激she出来,“因为你受到了凤凰的诅咒,所以需要经历九九八十一次肌肤之痛,而此痛每月发作一次,每次较之上次更加惨烈,每次也足以令人死去活来。当经历完整后,如果按照一般的凤凰族人的轨迹,你的涅槃重生或可进入凤组,但你是一只被诅咒的凤凰,你的涅槃重生,带来的不是福泽,你带来的将是毁灭,你懂吗?这么多年,我一直阻止你进入jing察界,便是不想让你将体内的黑暗力量激发出来;这么多年,我不仅欺骗着你,也一直欺骗着自己,当我发现今ri是你最后一难的期限时,我知道,我要阻止你重生,我知道,阻止你的唯一办法,是把你当做祭品献给凤凰女神。”

    “不,不…我不要。”

    听到爷爷那不可思议的话语,秦君秋疯狂的摇着脑袋,乌黑朦胧的眸子悄然透she出阵阵嗜杀三千的恐怖jing芒。

    “点火。”

    似是察觉到了秦君秋的眼神变化,秦沧澜握着龙头拐的右手突然发力,语气颤抖冲着伫立在祭台四周的秦家家仆,毫不犹豫的命令道。

    “是!”

    一声令下,走上前的四个家仆,相向对望了眼,便拿着火把将祭台四个位点里面某种材料炼制的灯油点燃,然后将一把剑柄上书曰“凤鸣”的利剑交到了白发老者的手中。

    “爷爷,一定还有办法的,不要啊!”越是在危急时刻,姐妹深情才会被激发出来,秦郡衣与秦珺虹平时虽然和那个xing格古怪的妹妹有些生疏,但是在这种生死悬于一线的时机,她们还是果断的站了出来,挡在了秦君秋的面前,望向秦沧澜的目光皆是噙满祈求。

    “君秋,必须死!”秦沧澜叹了一声,扔向右手中的龙头拐,盯着渐渐暗淡的苍穹,“我是凤凰的特使,我肩负的责任,让我必须大义灭情,这是命格,我一生都无法改变的命格,没有办法,没有办法…”

    “我懂了,原来一直以来,我都是不祥之人,原来一直以来,我都只是一个人。”

    秦君秋青丝披散两颊,落寞的神se配上苍白如雪的绝世脸容,那不经意挥发的芳华虽不足以魅惑众生,但也能叫一干男儿为之痴迷悱恻。

    孤独,寂寞,这么多年,我都只是一个人。

    秦君秋小手握住铁锁,不断激she出杀气的眸子,仰视着浩瀚苍穹。

    这就是你们给我安排的命格?我不!

    来自心底的呐喊,脱口而出。

    秦君秋感觉丹田里产生的绞痛越来越剧烈了,仿佛完整的灵魂遭受撕裂一般,让她苍白若纸的脸庞瞬地就沁出了豆大的汗珠。

    “最后一难了!”

    目睹孙女表情变化的秦沧澜目眦yu裂,眼睁睁的看着孙女眸里的杀气越来越浓烈,眼睁睁的看着孙女手臂因为挣扎而让铁锁陷进了肉里,身为她的爷爷兼秦家家主的白发老者,顿感无力,便如这般,本打算将手里象征着凤凰神祇的凤鸣剑刺进孙女的心脏,却又因为血浓于水的亲情,而在距离心脏三尺处停下了。

    “生则嗜杀天下,死则尽归尘土,君秋,爷爷,对不起你!”

    “不要啊!”

    ———————————————

    秦家算是一个jing察世家,缘于家族多人在公安部为官,这个平ri低调的家族其实也有着不为人知的实力,当然,实力的具体量化,却是无人知道,因为这个家族的家伙们无论在商界还是政途都保持中立,不结党营派,不贪污受贿…所以,与他们来往的大家族便很少很少,所以,自然而然,了解他们真实实力的也很少很少了。

    而此刻,便有一个俊美男孩,站在秦家的一个比较偏僻的小庄园外,嘴角咧着诡异莫名的笑意。

    “她的气息,我嗅到了。”

    俊美男孩双手插进裤兜,一步一步走到大门口。

    当然大门口也有jing卫阻拦,只是那些jing卫还没触碰到俊美男孩的身体,便一个个的倒在了地上无法动弹,但身体却没有丝毫痛苦。

    “我来的挺及时嘛!”

    穿过无数曲曲折折人工植成的树林,俊美男孩看到小庄园中心的广场,有一个只有在电视上才能见到的古代祭台,而在这古代祭台的上面躺着一位透着几分病态几分雍容的娇媚女子,这位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俊美男孩的班主任兼童年仇人秦君秋。

    “君秋,爷爷终究还是无法下手啊!”

    这边,秦沧澜一剑刺在秦君秋的身旁,刺空之后,似是割舍不掉骨肉亲情,秦沧澜将凤鸣扔下,神se萧瑟无比。

    “既然你无法下手,那我自己来!”

    秦君秋忍着足以撕心裂肺的剧痛,将凤鸣拿起,持在手心,对准自己的肚腹,咧嘴一笑。

    “既然这个世界只有我一人,与其顺着所谓的命格活着,倒不如痛痛快快的死去。”

    说完,在所有人凄凉叫喊的目光中,朝着自己的肚腹狠狠刺去。

    但是下一刻,诡异的事情出现了。

    无论秦君秋如何用力,那把五尺来长的凤鸣停止在了距离小腹不到一厘米的地方,再也无法前进分毫。

    “这是怎么回事?”

    秦君秋呆愣当场,眸光在大姐,二姐,爷爷的身上掠过,当看到同样惊愕的表情后,她越发的疑惑了。

    “秦老师,是我!”

    一个有些轻佻有些慵懒的声音破空传来,秦家三姝乃至所有人都循着声音的源处转头望去。

    “林般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