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被诅咒的凤凰

    ()“林般若,你怎么能随便踹人家房门?”

    董小卿回首剜了林般若一眼,随即就要掩上房门,准备不做打扰。

    “进去看看。”

    无视美少女的指责,林般若颇显尴尬的摸了摸鼻,接着便抓住董小卿皓白如雪的手腕,破门而入。

    “林般若,踹门已经是不对了,现在又不经过主人的允许硬闯了进来,你的这种莽撞行为,秦老师会很生气的。”董小卿撅着粉唇,嘴上虽对林般若极尽呵斥,但水汪汪的眼眸却对这家三室一厅的时尚结构进行全方位的打量。当然,得出的结果除了三间布置温馨的卧室摆放整齐之外,这彰显着女xingse彩的淡雅房子没有半个人影。

    也就是说,秦老师不在!

    董小卿蹙了蹙眉,看来,今天是白来一趟了,指不定秦老师自己去医院了。这样想着时,眼角的余光瞅了下伫立在秦君秋卧室中的邪魅男孩,竟蓦然发现这厮皱着眉头,展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诡异神态,甚是叫人生疑。

    “林般若,你发现了什么吗?”

    顿了顿足,董小卿走到他的身边,歪着娇俏可爱的瑧首,愣愣发问。

    “秦君秋刚走不久。”

    林般若夹带暗示的端起摆放在书桌上的一杯散发蒸腾热气的汤碗——里面盛满着不知名气味的粘稠液体,递在唇鼻间轻轻嗅了嗅,似是察觉到了什么,那弧形优美的剑眉顿地绽放出了一抹诡异至极的笑意。

    “这是什么?”

    相比于林般若的判断,董小卿更好奇林般若手里氤氲出中药气味的汤碗。

    “毒药!”

    林般若邪邪一笑,便将汤碗放下,脸上虽波澜不惊,但内心实则掀起了惊涛骇浪,这女人,看来,真的相信了自己。只是这层带着某些何se彩的相信中,林般若也知道其中未必没有包含她自己的绝望。

    “什么毒药啊?”董小卿如此询问时,脸上的震惊不可名状。

    “水银,砒霜,生巴豆,斑蝥青娘子,蟾酥…样样俱全!”

    “你骗小孩子呢?”董小卿怔了怔,旋即嗤笑出声,“照你这么说,秦老师是要自杀喽。”

    “你还不笨嘛!”林般若说着离开秦君秋的卧室,脸上的笑意渐渐敛去,取而代之是一股深深的凝重,“看来,是她们带走了她,不行,我必须赶到她们之前,把她夺回来,她是生是死,由我林般若来决定。”

    “喂,林般若,等等我,哼…”

    听到邪魅男孩发些不知所以然的感慨后,董小卿正要质询缘故,却不想邪魅男孩已经启动脚步,心神转念间,便消失的无影了。对于这种背叛小伙伴的行为,董小卿是予以坚决鄙视。

    —————————————

    “君秋,君秋,君秋…”

    一声声仿佛来自遥远又抑或是近在咫尺的呼喊传来,躺在祭祀台上仅着一件单薄粉白睡裙的成熟女人,在万众瞩目的眼光中慢慢睁开了涧水双眸。

    “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

    秦君秋撩起遮住额角略显枯槁的闲乱碎发,揉了揉黯淡无神的眼瞳,扫了一眼祭祀台下神眉缓缓蹙起,交相辉映出一丝别样的风情。这个不经特意古怪打扮的成熟女人,在原生态完美五官承托下,今始彰显出了一股特属于倾世美女的古典气质。

    “君秋,你醒了。”

    祭祀台下的人群走出一个白发苍苍jing神却异常矍铄的老者,他拄着一根龙头拐,步履蹒跚的走到秦君秋的面前,眉宇间挂着浓也不化的忧伤和无奈。

    “爷爷,这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秦君秋想要起身,却发现四肢都被祭祀台上诡异出现的铁锁牢牢箍住了,无法动弹分毫,当她意识到了某些不对后,朝着来到身旁的老者,立时问道。

    “孩子,这是凤凰遗址。”

    白发老者,jing察世家的家主秦沧澜,此刻,全无往ri那对待敌人的威风赫赫,面对承载期望最高的孙女,一脸慈祥。

    “凤凰遗址?你说什么?我不懂!”秦君秋,一边开口质询,一边打量着周遭的环境,只见,这夕阳照亮的地方,除了透着某些不知历史的古朴气息,便是一些断壁残桓的凄凉装饰。

    “孩子,这么多年,我一直欺骗了你。”秦沧澜深深叹了口气,朝人群的方向招了招手,不一瞬时,便有两个女人与一个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举止优雅的走了过来。

    “欺骗我什么了?”

    秦君秋脸上早已遍布惊愕之se,不经意扯动了四肢上的铁锁镣铐,平地生出的镣响让xing格古怪的成熟女人突然感觉自己就像一颗被人安排的棋子,一举一动都无法左右。

    “其实一直以来,你都没有生病,其实一直以来,你每次发病都会感觉剧痛难忍,孩子,那是诅咒!”白发老者指着行至身旁的中年男子,眉目染上一层哀se:“这便是知叶先生,当年的病情,便是我安排他欺骗你的。”

    “知叶先生,我爷爷说的对吗?”似是听到了普天之下最大的谎话,秦君秋当即呆滞在场,僵硬了会,转过瑧首,凝视着风度不凡的中年男子,充满期待的问道:“其实,我没病;其实,这么多年,我都被你们忽悠的过着朝九晚五的老师生活;其实,我完全不需要从jing察界退下来。是吗?知叶先生!”

    “或许!”知叶先生摇了摇头,“你虽然没病,但每月一次的剧痛,显示着你的身体比病患更加可怕。”

    “什么意思?”

    “因为你是被诅咒的凤凰。”

    秦沧澜的目光在老大秦郡衣,老二秦珺虹忧伤密布的脸上掠过,扑闪的无奈让人有些心酸。

    “被诅咒的凤凰?”秦君秋先是一呆,随后哈哈大笑,笑中带泪,“爷爷,难道我姨妈之死也是来自凤凰的诅咒吗?”

    “算是,也算不是。”秦沧澜,微眯着眼,望向虚无的天空,“你姨妈和你妈妈都是来自凤凰,所以你和郡衣,珺虹都有凤凰血统,而这诅咒代代遗传,上一代的诅咒在你姨妈身上应验了,而这代的诅咒却附身到了你的身上,孩子,你妈妈和爸爸便是为了帮你解除诅咒勇闯凤凰之地,以致现在都没回来,孩子,你的人生注定是这个结局,爷爷也无能为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