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我是废物

    ()男人与退在一旁受伤颇重的张诚在模样上有着几分相似,眉宇凛然,暗藏战意,无论是气势还是风度,都将身为纨绔子弟的张诚,毋容置疑的甩在了身后,这种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男人,甫一出现,便引起了周遭花痴少女的无数媚眼,与之形成相得益彰之势的是他身边二十左右的女孩,一身皓白如雪的连衣裙,一条束缚腰部的黑se绸带,一头乌黑如瀑的长发,当她一步一步走来的时刻,那冰冷的神情,那无怒自发的气势,那雍容高贵的风度,都令无数的yin男为其痴迷悱恻,不可自拔。这种女人优雅而凌厉的碎步就像是走在众人的心坎间,当她来到张诚的身旁时,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屏住了呼吸。

    “二姐,是他!”

    张诚握住肋骨断裂的胸膛,指着人群zhong yang还没离去的萧晨,半带愤怒半带敬畏的控诉道。

    “一定是你先动手的!”

    张琳画,云台市张家公主,对于张家这种以武至上的古武家族而言,她的一切都是一个谜,一个令人想要解开却又不敢触及的谜!当她淡淡开口时,语气明显带着些许厌烦和无奈。

    “二姐,你的意思是不帮我了喽。”

    张诚踉跄站起,这点伤其实对他来说还不算什么,但他就是不想咽下那口气。连续两次都被名不见经传的家伙欺负的无还手之力,于一个意气风发刚刚踏入古武世界的古武者而言,实时一种羞辱,奇耻大辱!这次见二姐没有帮助的意思,张诚假装虚弱的走向女人身边的男人,“大哥,不要告诉我,你也不想帮我?!”

    “三弟,自己惹的祸,自己承担。”

    张华军挑了挑眉,古井不波的脸se在看向萧晨之际,闪过一丝不可遮掩的战意。

    似乎在他的眼里,只有强大的武者,才配引起他的注意。

    “大哥,你不帮我也可以,可是你不想见识见识那家伙的厉害吗?”

    张诚将张华军的表情变化收入眼底,眯着乌黑眼珠,指着情况也不是很好的萧晨,咧嘴邪笑。

    “也是啊!”张华军就是一个直肠子,闻言,便无视二妹张琳画的喝止,迈向萧晨,微微一笑,“小子,你很厉害!”

    “谢谢!”

    萧晨嘴上淡然应付,心里却是打定了十二分的注意,眼前的男人,实力不俗,至少相比那个纨绔子弟强了许多。

    “那我们来比试一番!”张华军,挠了挠后脑勺,“我这个人,没有什么爱好,我这个人也很简单,谁能打败我,谁就是我的朋友,你打伤了我的三弟,按理说,你算是我的仇人,但只要你能打败我,你便是我张华军的朋友,谁若是敢欺负你,我张华军第一个不放过他,但如果你输了,对不起,你便只有死路一条了,这社会,杀杀人,其实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你懂吗?”

    “是吗?”萧晨怒不可赦的斜了一眼抱着看好戏姿态的张诚,剑眉飞扬,一股莫名的气势无形挥洒,端是夺人眼球,“张华军,如果你不是有一个纨绔不化的弟弟,我倒真愿意和你这样的人成为朋友,但我知道,这已经是不可能了。”

    那声“不可能”刚刚发出,萧晨便起步攻来,所掠之地,平自生风,这种只有在武侠电视剧中看到的打斗,让在地的所有观众大呼过瘾,当然也包括不远处暧昧观望的一对男女。

    “林般若,你说萧晨能打败那个人吗?”

    自从见识了林般若那变态的武技,董小卿对于这种远超科学的神奇能力已经免疫,这次见到萧晨远远比上回更加厉害的身手,除了有些惊讶外,更多的还是担忧,出于朋友之间的担忧。

    “不能。”

    林般若与董小卿并肩站在一起,毫不犹豫的回道。

    “为什么?”

    董小卿一边乐此不疲的抗拒林般若的调戏,一边也不生气的继续询问。

    “还差一个引子。”

    林般若用一个习以为常的动作捏了捏极为好看的眉心,突然望向白云浮浮的天际,淡淡一笑:“皇天后土,皇天的力量是需要女人来激发,同样后土的力量也需要男人来激发,我不知道萧晨是不是皇天之子,我只知道,这小子要发挥出真正的实力,没有女人是不行地…”

    “林般若,为什么你张口闭口总是女人呢?”

    董小卿颇感恶寒的白了林般若一眼,随即将目光盯在了闪电拳影横错交叠的两人身上,疑似摆脱林般若接下来夹带猥亵xing的轻佻眼神。

    “因为我是个花花公子嘛!”

    林般若撇了撇嘴,表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砰砰砰——

    拳腿互击,凌厉生风,无形而出的气劲刮得在场之人颇感疼痛,为了远离不必要的危险,那些抱着看好戏姿态的群众,不得不将围挤出来的空地一点一点的腾出,最后约莫篮球场大小。本是空旷的街道,此时因为不断涌来的人们,而显现的有些热闹喧嚣。张琳画,木然的扫了他们一眼,冰冷如画的柳眉微微蹙起,瞅向在张家有着武痴之称的张华军,冷冷道:“速战速决!”

    速战速决!

    张华军,变幻拳脚时,微微颔首,嘴角勾开一个阳光而自信的笑容,“小子,我开始动真格了。”

    “狂龙灭世!”

    话音刚落,张华军,双臂齐长,双腿微开,整个人仿佛被一股奇特的力量勾进空中,随后,朝着萧晨站立之地,双腿后摆,双臂前甩,仿佛游架于空中的飞龙一般,相比于张诚使出的“狂龙灭世”,这招夹带的气势明显更足,明显更具灭世的力量,当他眼光定格萧晨喘着粗气的真身时,因为重力加速度而正要从空中落下的身体仿若一支极速的箭矢,奔向了那个睁大眼孔,伸手格挡的男孩。

    嘭嘭嘭——

    萧晨站立下的石块顿时化为波纹般断裂,烟灰弥漫,实是祸及了离他们比较近的观众。

    下一刻,烟灰散去,一切尽归平静,张华军,拍了拍身上的尘灰,布满阳光笑容的脸上毫无任何受伤的迹象。而那个遭受攻击的男孩则没那么好的下场,此时双腿跪在地上,身上的衣物已尽数破裂,嘴角正小口小口的吐着令人震撼的血丝。

    “虽然能打败才三级战士的张诚,但你的力量距离战师,还是差了不少。”张华军张扬转身,意气风发,“配与我作战,已是你的荣幸,小子,你败得不冤,若不是因为这是上海,我可能早就取了你的xing命,你很幸运,真的,我张华军第一次对人手下留情。”

    “哥哥,走,我们快走!”

    相比于张华军傲视天下的气势,不远处的妹妹张琳画明显没那么多的自信,也不知她感觉到了什么,烟眉刹时一片肃穆,甚是震撼人心。

    “妹妹,不用这么急!”

    张华军,咧嘴一笑,表示不以为然。

    “你这句话说了两遍。”

    张琳画,嬗口开启,眉宇间的肃穆更深了。

    “什么两遍?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啊?”

    张华军颇感疑惑的询问道。

    “你这句话又说了两遍!”张琳画在渐渐走散的人群扫了一眼,目光霍地停留在了正对方走来的一对俊男美女身上,“哥哥,你被别人控制住了意念。”

    “什么?意念?”张华军愕然转身,瞳孔收缩,突地抱住脑袋,跪倒在地,朝着仿佛黑暗王者般一步一步走来的林般若,低下了高贵的头颅,然后像一个僵硬的机械木偶一字一句念道:“我是废物,我是废物…”

    ps:对于断更,真的很抱歉,多说无益,只有用行动来表明,会慢慢还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