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手掌天罚,与神为敌

    ()“金婆罗华,十年不见,你的实力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

    独属于章家特se的别墅内,一个jing神矍铄的老头,穿着笔挺潇洒的老成西装,坐在一架凸显优雅的钢琴架前,璀璨辉煌的灯光打在他看不出年纪的脸上,那无形流露的惊讶,让人知道这位章家家主只有在面对真正的高手时才会显现凡人的姿态,哪怕手掌在黑背相间的琴键上多么云淡风轻的走动,哪怕美妙宛若箜篌的突起音乐多么引人入胜,那都不过是他为了掩饰内心渐起的惊惧与无奈强自玩出的踌躇罢了。

    “彼此而已!”

    金婆罗华,并不愿多话,她不是不会说话,只是觉得有些话没有必要,有些话没有意义,有些话只有在在意的人面前才会毫无原则,看着同属于天神审判所的诸神之一,蒙着面纱的圣洁脸庞依然飘渺恍惚,没有展出任何可供遐想的表情,或许真的只有成神了,才能这般古朴淡然,古井不波!

    “我,老了!”西装老头,停止手上的动作,缓缓站起,眯着貌似枯槁实则jing芒无限的眼眸,拄着一根不知用什么材料制成的拐棍,“十年了,你得到了神鸟凤凰的传承,而我因为卷入世俗的纷争,也已忘了自己的职责,这样的人生轨迹,注定咱们这两位天神审判所的所谓天神,一个向东,一个向西。”

    “十年时间,十杀之条,你身居的高位,皆是你踩着无数尸骨上去的,你早已忘了天神审判所建立的宗旨了,虽然我已经退出了组织,但别忘了,天罚还在我手上,我仍然有权力取缔你们与罪恶为舞的生命。”

    “金婆罗华,如果真的要取缔,那么该取缔的也是我们的天神审判所,你看看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十年前的那场神魔之战,难道你都忘了吗?”

    西装老头,也便是章家家主章风猎,拿起拐棍在地板上狠狠敲着,“十年前,我选择你,结果落得无家可归,十年后,我选择了真主,所以我骄傲的活着了,金婆罗华,我不是你眼中的小喽啰,我是真主选定这个世界的代言人,我注定会骄傲的活着,如果跟着你受尽屈辱,那么我宁愿摆脱神格,立地成魔。”

    “什么是神?什么是魔?或许我从一开始创办天神审判所便理解错了。”金婆罗华微微叹了一声,“手掌天罚,与神为敌,让大地重生,永远都是从毁灭开始,我从不杀人,我只杀神,只杀触犯罪恶的神,既然你已被开除了天神审判所,那么你现在只是一个人了,我不杀你!”

    “你不杀我?那你来此有何意?”

    这个世界,只有自己知道眼前的神仙女子有多么的恐怖,如果她要杀自己,绝对不费吹灰之力,他之所以号召那么多人来对付她,也不过是为了摸清她的实力所做的牺牲而已,真正的后招还未开始。

    “我来告诉你,因为你是人,所以自然便会有人来替我解决这个棘手的难题。”

    金婆罗华,淡雅转身,她想杀他,这里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阻拦的住,但她不想这么做,因为般若曾经说过,他不想再依靠自己;般若曾经说过,他想依靠自己的力量来守护该守护的一切,所以为了满足那个小男孩的梦想,金婆罗华也只有决定把这家伙留给般若自己解决了。

    这就是爱,无言的爱!

    “他是谁?”

    章风猎有点不屑一顾,整个上海除了眼前的女人对自己有威胁外,其他的人对自己而言连狗屁都算不上。

    “林般若!”

    神仙女子说完,便将天罚负于背后,翩然离去。震慑达到,便没了滞留的必要,一切的一切便只有等到那个渐渐成长的男孩来完成了。

    “林般若!”

    章风猎悄悄呢喃,是那个屠灭了黑长兵卫的纨绔子弟吗?不,不可能,他无论是实力还是心计都较流河差了不少,他还没有那个资格!

    “般若,你真的愿意陪我去见我的父母。”<情无限微微透着某种成熟的俏脸羞红密布,仿佛沾染了一层最上等的胭脂,端是显得明艳绝伦。

    “你已是我的女人,见见未来的岳父母很应该!”

    林般若把章倩若拉起,让她跨在自己的大腿上,掀起她的雪纺衫,因为司机是个女同志,所以林般若便少却了很多顾忌,推开娇媚少女包裹胸前的蕾丝镂空文胸,逮住那两颗粉嫩晶莹的葡萄,戏谑的挑逗了起来。

    “谢谢你,般若,嗯…啊…般若…不要。”

    胸前传来一阵难以抑制的酥麻,刚被破了身子,尤其敏感,章倩若,双手勾住林般若的脖子,将两座挺拔雪白的玉女峰挤上林般若的口鼻间,晕红密布的俏脸娇滴滴似能挤出一湾泉水。

    这世界,最恶毒的女人,是最美好的也是女人。在女人一阵阵“不要”的娇嗔声中啃咬良久后,林般若又将舌头卷入章倩若柔软温热的口腔,贪婪而无赖的享受着琼浆美液的醉熏滋味。

    “世风ri下啊!”

    出租车的女司机是一个处于虎狼之年的妇女,通过化妆镜看到后排略显大胆略显恩爱的香艳场景,嘴上很不满的嘀咕,与此同时下面的内裤里也不由自主的开始分泌**了,身子上的难受,让这位虎狼司机打定注意跑完这一趟就回家找老公在床上好好干一架。

    出租车行驶到陆家嘴金花园小区。林般若抱着行走不便的章倩若下了车,出示了一切章倩若提供的证件后,林般若走了进去,夏天刚刚过去,周遭的凉风微微显寒,林般若紧了紧怀里的少女,以一种无言的方式为她驱散冰凉。

    十年了,和章倩若认识了十年,林般若也说不清自己对她是什么感情,为了报复章家,抑或是为了自己成功道路上的一环,林般若破坏了章倩若的贞洁,林般若知道自己的做法很混蛋,但如果那样既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又能为满足章倩若ri积月累的痴情,那么这些所谓伦理上的炮轰,又有什么意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