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为伊画眉,相伴生死!

    ()三年前,红袖添香,那种独属于神仙姐姐的体香,自己是一生一世都决计不会忘记,哪怕是闻着馥郁刺鼻的梅花,自己也能从残余的皮屑上感受到神仙姐姐那与众不同的味道,这或许就是超脱灵魂所谓的心灵感应!

    将手中的花瓣重新洒入泥土,林般若重新打量着周围似是经过整理仿佛世外桃源般的静谧世界:剑气掠过的枝干冷意分明,不染尘埃的地面阵形密布,石桌,木椅,一杯淡茶,一盘乱棋,一架古琴…这一切的一切都和琉璃山顶的布局一般无二,原来,她,跟着自己来到上海,就没打算再离开;原来,她,是要与自己相伴生死了。

    双手负立背后,林般若站在庭院正中,闭上了足以叫无数女人为之神醉的乌黑眸子,静静的感受着神仙姐姐曾留下的点点滴滴。

    脑海中零零碎碎的浮现出某些剑影缭绕,倩影翩飞的画面,那些无法用肉眼看清的剑招,那抹凌厉的几乎灭世的剑气,那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心境——静音梵唱,莲心通明,大道无形,气守虚灵,一股无法言喻的忧伤感觉自心头泛起,林般若睁开双眼,凝着右手腕上的那根寄托无限感情的红绳,那块象征着无限神秘的玉佩,刹时泪光闪烁,盈眶而出…

    “神仙姐姐,原来,这就是你口中令我林般若一辈子都难忘的礼物!”似是想到什么,林般若双膝跪了下来,脸上的泪水流淌的更急,“宁叫天下人负我,休叫天下人负你,我不会让你独自去承担那一切,我不会再让你挡在我的身前,神仙姐姐,你的般若,他长大了,你的般若,不需要你送给他加冕的礼物。若有来生,还君倾城…这个妖娆世界,这个婆娑江山,你的般若不需要你为他除下一切不该有的荆棘,如果这个世界,这个江山没有你这位女主角,这处演绎的独角戏还有什么意义?”

    在心底呐喊,在心底朝着深藏灵魂深处的神仙影子呐喊,林般若神se戚戚,双手撑在地面,随着他脸上的泪水湍流的急促,周遭数米之内的梅花仿佛受到某强烈磁场的吸引般凭空朝着林般若所跪之地尽数飞掠而去,数秒兼便形成了一个巨大漩涡,一个用花瓣堆积而起将他牢牢包围的诡异漩涡。

    若有来生,还君倾城…神仙姐姐,这份礼物太珍贵了,可我林般若想和你一起分享…为伊画眉,相伴生死,洛水,在这一刻,你不是我的姑姑,你是我最心爱的女人,林洛水!

    想知道我的身份就跟着我…想知道我的身份就跟着我…

    自己本该早就知道神仙姐姐的身份,林洛水,林洛水…原来神仙姐姐就是林洛水,原来神仙姐姐就是我的姑姑。

    洛水,不要以为你把这块玉佩还给我,你就可以心安理得的离开,你就可以无所顾忌的为我扫平一切障碍,我不会让你独自一人,记住,这个世界,不止你一个,我不会让你独自冒险。

    当你把这条红绳,这块玉佩送给我时,我就应该知道你斩断了和林家的牵绊,我就应该知道你再无阻碍的和我许下了三生情缘,只是我需要你与我一起分享,而不是让我独自回味那空头无味的感觉。

    为伊画眉,相伴生死!

    洛水…洛水…

    “彭彭——”

    仿佛感应到了林般若那决绝的心境,梅花花瓣堆积而成的诡异漩涡四散而开,仿若炸开的璀璨烟火,留下了倾世的繁华。

    缓缓站起,林般若睁开依然锐利如往的眼眸,眉头微皱,深深平复了一口略显紊乱的真气,朝着虚空颇为古怪的喊了一句:“阁下,无须藏头露尾,出来!”

    “林般若?”娇美女声,应地而出,透着几分清冷。

    林般若转过身,凝视着毫无征兆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女孩,咧嘴一笑,“原来是柳生十兵卫!难道,你没有陪柳生清月离开上海?”

    柳生十兵卫,出现在林般若面前正是柳生清月口中守护柳生家族至死的柳生十兵卫!

    冰冷俏脸皓白如雪,两弯细眉轻柔伸展,明亮深邃的涧水双眸如一汪碧水柔情四she,小巧的鼻子若一个白玉翡翠雕饰按上娇面犹如凝脂。小小的嘴轻微翘着,两片湿润薄唇散发出有人心弦的魅力。典型的女式武士服开了个低胸领口,隐约可以窥见凸起的优美锁骨和两座饱满高耸的山峰一角,飘逸青丝梳起脑后,露出晶莹若玉的光泽额角。魔鬼腰身盈盈一握,丰满浑圆的美臀高高挺翘,束缚在粉白相间的武士服中,足以吸引无数男儿的火辣眼球。

    但此刻在神仙姐姐借以居住的地方,在无处不萦绕着神仙姐姐体香的地方,林般若对这个也算美人胚子的柳生十兵卫毫无任何兴趣,这对于一位自诩高等se狼的林般若而言,很荒谬却又很正常!

    “主人说你是下一任家主,按照族规,我需要守护你。”

    依然清冷的声音,古朴无波的回答,但相比第一次那不可遮掩的杀气,还是好了许多,林般若知道肯定是自己刚才那深情缱绻的模样,让她有了些许动容,有了些许改观!

    “我没听错?”林般若捏了捏下巴,摘下改变相貌的yin阳眼镜,嘴角弧度上扬更甚,“就凭你的本事,也想守护我?”

    “你瞧不起我?”柳生十兵卫,握住别在腰间的自制木剑,双眉蹙起。

    “难道不是吗?”林般若眼梢含笑,“柳生清月,还真是‘用心良苦’啊!让你这个美女来接近我,美其名曰是来守护我,真正的目的,其实是来监视我,什么柳生族族长,什么守护…柳生十兵卫,你不过是她留在上海用来考核我的棋子而已!”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只知道在我的世界里只有‘守护’和‘杀戮’。”

    大脑简单的柳生十兵卫滚动着氤氲朦胧的美眸,对于林般若一阵见血的言语充满着茫然和疑惑。

    ps:不好意思,这个星期天有重修考试,更新不是很稳定,望大家见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