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慈航门,言静庵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

    十年前,还是八岁的自己,站在神玉山上,站在那个上书“慈航门”三字的庙宇门堂里,听着那位圣洁飘渺一如神仙姐姐的世外高人念唱着不知名的佛经道文,自己那时什么都没记住,但却惟独记住了四个字“上善若水”。

    那时,那景,那梵,花开正盛!

    “你叫什么名字?”那人问。

    “我叫林般若!”

    “般若?三界之内,六道之外,你这名字是谁取得?”那人再问。

    “是我姑姑,从未见面的姑姑!”

    “金婆罗华?神杀世界,天意难违,孩子,你命途多舛!”那人望着虚空,忽然叹了一声。

    “姐姐,什么意思啊?我不懂!”

    “不懂最好!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我告诉你,未必会改变,我不告诉你,未必会发生,林般若,并不是所有的路都是上天安排好的。”

    “姐姐,你说的我虽然不懂,但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

    “林般若,你很有慧根,既然你我有缘相识,我言静庵看破凡尘,也没什么礼物相赠,今ri,便送你四个字‘上善若水’,老子《道德经》里的‘上善若会’。如果你能领悟其中的真意,或许可以令你逃脱‘天道命格’的控制,或许可以令你走向一条上天无法触及的道路。”

    那人笑了,笑的倾世红尘!

    “上善若水!”

    “上善若水,慈航门,佛教沙丘,言静庵!”

    没有道别的林般若离开了小柳巷,此刻正徜徉在南京路古街里,俊脸,眉宇,都洒满不可遮掩的疑惑。

    “上善若水!”

    林般若轻声呢喃。

    上善的人居住要像水那样安于卑下,存心要像水那样深沉,交友要像水那样相亲,言语要像水那样真诚,为政要像水那样有条有理,办事要像水那样无所不能,行为要像水那样待机而动,这是三年前,自己所理解的上善若水——上能建功立业,打造商业帝国,泽被后人;下能除暴安良,扫平一切罪恶,还世清白!

    但现在,林般若知道自己错了,自己仍旧没有领会出“上善若水”的真正含义。

    因为这个世界不乏救世主,但那个人绝不是自己!

    自己是小人,不是圣人!

    “上善若水!”

    是武学境界吗?<。

    那个熟悉的男人,还在茶馆的最角落,悠悠哉哉的品着西湖龙井。

    看破流年,纳兰王,龙榜第三!

    林般若这次,没有急着走上二楼,而是调过脚步,走到他的雅座对面坐了下来。

    依旧不修边幅,依旧气势内敛,只是眼中相比初见时多了几分落寞伤感。

    “十年痴情,只为伊人,值得吗?”

    林般若淡淡一笑,两指夹起茶壶,依着摆在自己面前的青花瓷茶杯缓缓倒下。

    “小兄弟,你爱过人吗?”

    纳兰王,没有抬头,含了一口龙井,语气中透着几分若有若无的伤感。

    “爱过,而且不止一人!”

    林般若嘴角上扬,邪魅的弧度自然而出。

    “那是爱吗?”纳兰王,捏了捏微微发皱的额角,摇了摇头,“正如你面前这个茶杯,茶水倒满了,就会溢出,而爱便是如此,当你真心爱上一个女人时,你的心房全是她的身影,不可能再有空隙装上其他的女人了,这才是真正的爱!”

    “茶水倒满了,就换另一个杯子,你执着了!”林般若夹起另一个茶杯,摆在面前,很快就又倒满了。

    “你看,每个茶杯都装满了龙井,正如你的心,分成一个个茶杯,每个茶杯都装上一个女人的身影,这又有何不可?”

    林般若摸了摸鼻,然后左右端起茶杯,一咕噜的全灌进了口中。

    “香,真香!”

    “小兄弟,这个世界的真爱大致如此,每个人都可以为自己的行为标榜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我说不过你,但我知道,如果你遇上那个神仙般的女子,你会发现凡尘间没有一个女人能及得上她千分之一,你会发现什么才是‘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你会发现自己现在的借口会是多么的荒谬?!”

    说完,纳兰王缓缓抬头,锐利的目光凝注在林般若那张戴着土鳖眼镜的清秀脸颊上,那隐隐包含的伤感和落寞都凭空敛去了。

    “是吗?”林般若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角上的残留,“你说的可是前朝公主龙井七,如果是,我认可!”

    “小兄弟,多情不滥情,风流不下流,滚滚红尘,这样活着,其实也挺好,那种神仙般的女子,你最好还是不要去渴慕,不要去企及,到头来,万千手段用尽,也不过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到头来,万千法相皆成空,人生就此浑浑噩噩,像我这般只为佳人而活,这很可怜,但却能令我幸福,不过,这种幸福,我还是劝你不要去触碰,真的!”

    纳兰王说着,抛弃一切天生的儒雅,毫无风度的握着茶杯,朝着喉咙猛烈倒去,“如果这是酒,该多好!但是她的一句不喜欢,已叫我十年滴酒不沾了,爱到这般,卑微,卑微!”

    “卑微?可是你甘之如饴,不是吗?”林般若捏着眉心,突地似有所悟,“我或许,真的还不懂爱,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女人为我付出,我林般若何曾为自己的女人认真付出过?!”

    “林般若,原来,你就是三年前那个臭名远扬的林家纨绔啊!”

    丢掉茶杯,纳兰王大声狂笑了起来。

    “对,我就是那个败坏家门的林家纨绔,我就是那个欠下无数风流债的花花公子,那么,你是不是该拿起你的剑,刺死我这个社会渣滓呢?”

    为了呼应对坐看破流年的剑客,林般若亦是狂笑无二。

    “且不说你是不是真如传闻那般无恶不作,也不说你的实力我能否一剑秒杀,单说我十年前的誓言,你就应该知道,你很安全!”

    “听你这么说,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七公主呀!若不是十年前你追随她一起遁世海外,我是不是可以说,以你纳兰族替天行道的秉xing,我这个垃圾是不是早就死于你的木剑之下?!”

    林般若捏着下巴,乌黑的眸子掠过一丝诡异的jing芒。

    ps:怎么感觉,激情戏,很少啊!看来,需要……

    “十年痴情为伊人,当今天下,唯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