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欠你的,我会用一生来还!

    ()走过了时光的平平仄仄,跨越了许多沟沟坎坎才明白,原来我们一直在走一条单行线,所有的遇见,也只是一种擦肩,回首,看到的都是背影,再回首,看到的是茫然。而我们极力渴求的得失,只不过是一场过眼云烟,或遇见,或停留,最终都会在风尘中走散,而一路的辗转并没有改变什么,最后还是徘徊在当初的起点…

    林般若很喜欢这段伤感的句子,正如他此时的心情——人生若只如初见!

    把林夕妃送到了公司,林般若便来到了陌生而熟悉的小柳巷。

    总是莫名想起三年前的往事,总是感到若有若无的心痛…

    柳冰音,那个集合上天宠爱的天才少女,那个一梦千年都挥之不去的钢琴少女。

    庭院深深深几许!

    一脚踏进去,一对忙碌的母女转过了身形。

    “小锋!”

    “锋哥!”

    “干妈,琳琅!”林般若整了整两颊上的红木土鳖眼镜,走到她们的面前,咧嘴一笑:“神玄第三针,今天,我会把冰音从荒凉的地狱拉回灿烂的人间,三年前,我没有抓住冰音的手,三年后,我再也不会放开!”

    “真的吗?”

    异口同声,方丽芸和柳琳琅先是愕然对望了一眼,随后眸子汪洋,夺眶而出的泪水渲染了整片饱含风霜的脸颊。

    惊喜来的太快,让她们还没有做好该有的准备,现在,她们除了流泪,流泪,再没有其他的表情来发泄此时的心情了。

    三年的时间,仿佛走过了一个世纪。

    无论是方丽芸还是柳琳琅,抑或是换脸而来的林般若,都知道这其中的意义,所以大家站在原地,等待着最原始的哭泣将潜藏已久的感情抒发出来。

    “小锋,走!”似是哭够了,似是哭累了,想起主要,方丽芸颤抖抬步,开始带着林般若,柳琳琅,走去了那间独属于柳冰音的闺房,“第三针!小锋,你要是救醒了冰音,我方丽芸哪怕是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的恩情。”

    施加了第二针的柳冰音,此刻看起来,红润娇丽,宛若天成,冰肌玉骨,雪肤晶莹…一头乌黑似是经过梳洗的长发,懒洋洋的披散在倾国无双的脸颊边,一件洁白轻盈的连衣裙整齐的裹住虽称不上魔鬼惹火但也浮凸有致的身材上,相比前几ri枯槁瘦弱的女人形体而言,今时今ri的柳冰音看起来仿佛一个沉睡在古堡长达千年之久的睡美人,闭目璀璨,沧桑微显,夺天地之造化,集ri月之jing华,此时的她,总而言之,就是一个即将凤凰涅槃的仙子,正等待着最后一次重生的机会了。

    踏进房间,看着三年后的佳人,林般若的眼眸又不知不觉的湿润了,自从突破了战王之境,他知道自己的心境变得更加柔软了。

    自己终究是人,不是神,也不是魔,终究还是具有人的七情六yu。

    自己,距离神仙姐姐,距离柳生清月,还是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干妈,琳琅,还是那个要求,你们能出去一下吗?好了,我会通知你们的。”

    擦了擦眼梢挤出的点点泪光,林般若用一种欢快的语调说道。

    正事要紧!

    第三针了,柳冰音今天必须苏醒!!

    “好的,小锋,有劳你了。”

    已对林般若充斥盲目自信的方丽芸,再一次深深的端详了林般若一眼,便拉着同样面露期待的柳琳琅,毫无转身的出去了。

    林般若,现在是柳家赘婿,林般若,现在是这个女人掌家的主人,他的任何一句话,对于方丽芸和柳琳琅而言,都是一件不容置喙的圣旨了。

    这就是事实,林般若用实力证明的事实。

    “柳冰音,我林般若会牵住你的手,不放开,一辈子!”

    “自从三年前你决绝跳下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林般若的生命里埋下了一颗名字叫柳冰音的种子,待到你苏醒的那一刻,这颗种子将为你绽放最倾世的美丽。”

    “柳冰音,欠你的,我会用一生来还!”

    三年前的那一夜,不是毁灭,而是重生!

    林般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从随身携带的土黄se布袋里抽出那根救人的神玄第三针。

    “第三针,还你以倾城!”

    淡淡的热雾在手掌上产生,挥发的气势无风自动,氤氲的红光从眸中一闪而过,左手大拇指上的红木扳指在这一刻散发出了夺目光华的红芒,端是显得鬼魅至极。

    “借神之力,涅槃重生!”

    一股股绵绵不绝的力量从红木扳指渡入体内,捏着银针上的手掌上的热雾愈来愈蒸腾,愈来愈浓厚!

    “柳冰音!”

    轻柔喃喃了一声,林般若将银针,再一次插进了柳冰音的百汇穴。

    百汇穴,主人体jing气神。

    光雾越老越璀璨,周围的一切仿佛受到某种匪夷所思的力量牵引了那般,诡异四she的浮动了起来。与此同时,林般若和柳冰音的脸颊都越来越苍白,汩汩而出的汗珠混合在一起,不分彼此!

    林般若,林般若,林般若…

    你毁了我,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我恨你,恨你…

    轻轻呢喃,苍白的睡美人口里不断吞吐着…

    林般若,林般若,林般若…

    你毁了我,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我恨你,恨你…

    林般若跟着重复了一句,辅以苦涩一笑,第一次露出了与平ri云淡风轻,慵懒轻佻的脸se不匹配的落寞。

    那个夜晚,那个房间,那个男人…

    无边无际的思绪,无休无止的画面,床上的睡美人似乎看到了什么,伴随银针渐渐深入,双手猛地抱住脑袋不断摇摆,似是在发泄无穷无尽的痛苦,又或是驱散潜藏已久的恐惧。

    也不知时间过了多久,或许是一瞬间,又或许是一辈子!

    直到脸se宛若白纸的林般若轻轻喝了一声,“柳冰音,你该醒来了!”

    闻言,不断滚动着满心伤痛的睡美人刹时睁开了眼眸,凝望着床边戴着红木眼镜露出期待表情的男人,下意识的喊了一句,“林般若!”

    “林般若?”

    林般若眼皮一跳,难道她认出自己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