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婆罗女

    ()一身剪裁得当只及膝盖的湖绿se旗袍裙,一件深黄se彰显雍容的貂皮大衣,走动间,柳腰款摆,顾盼生姿,然而夺人眼球的却不是她黑丝包裹的xing感**,不是她魔鬼至极的黄金曲线,也不是她上海滩旧社会典型的贵夫人髻,更不是她娇媚xing感魅惑众生的成熟脸蛋…而是她永无止尽,汪洋如海的妖娆眸子。

    她的眸子,是林般若见过最具妖气的眸子;她的眸子,仿佛能看穿世间万物;她的眸子,蕴含着一切男人想要追寻却又不敢靠近的味道。

    这个女人,真是个妖魅,极品妖魅!

    哪怕是全上海最xing感的宋梵神,哪怕是天生媚骨的和忧千寻,与她相比也隐隐输了些身为女人需突出的**魅力。

    白兼人!婆罗女!

    林般若嘴角噙着笑意,眼中闪着jing芒,眉间泛着异se。

    一九八七年十月十三ri凌晨两点出生于中国上海市白公馆…十七岁加入黑暗国度,十八岁手刃阿拉伯猎人之王,十九岁斩杀美国第一骑士,二十岁屠灭ri本忍元会,二十一岁退出黑暗国度,嫁入蒋家蒋宋明。

    新旧两代杀手王相遇了,在黄浦江上的豪华游轮相遇了。

    林般若挑了挑眉,电光火石之间,他出手了,身形游动间,那些持枪指着他的家伙悉数倒在了地上。

    后背,永远不会允许敌人存在!

    这是作为杀手,恪守不变的准则!

    嗷嗷嗷——

    尖叫声传来,林般若的腿影从他们身上一一走过,留下了满地的血红。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威胁自己的下场,哪怕有杀手界前任至尊撑场,林般若也照杀不误,但毕竟姐姐在这里,林般若那几脚仅仅踩断了他们的胸骨…死,还不至于!

    “林般若,你不要过来!”

    瞅到林般若眼中一闪而逝的杀机,白流芒心中一凛,看见恰巧出现的姐姐,转身就要逃走,却不料,林般若的身形已如鬼影子般掠至面前,不见他有什么动作,白流芒的身体直接拔地飞出,越过栏杆,噗通一声,掉进了黄埔江内,刹时,所坠之处立时被一片范围不大的血红点染了。

    “林般若!”踩着稍稍急促的碎步赶来,穿着复古旗袍倾泻满目雍容的高贵女人凝望着表现一副人畜无害笑容的男孩,轻咬唇瓣,表情淡然,淡然的仿佛世界末ri。

    “你谁呀?咱们很熟吗?”

    虽然已经猜出了她的身份,但林般若却故意装作不知,目光在她足以魅惑众生的脸蛋稍作停驻,便落到了她身后的一个貌似保镖的男人脸上。

    这个男人,年纪三十许,高大魁梧,铜铃大小的狰狞眼眸很不协调的挂在黝黑粗糙的两颊上方,整个人完全可以用丑陋来形容。

    “阿木,下去!”

    对于林般若的回答,白兼人微微扑闪了下妖娆的眸子,余光斜睨着游轮下方的血红之处,看也不看身后的丑男,便做命令。

    “是!”

    如闻惊雷,丑男跳进江中,只用短短数秒,便把那位奄奄一息的贵公子白流芒捞了起来。

    “阿木,清场!”

    “是!”

    从江中凭空跃起,两手轻松扛起所有的伤者,大摆离去,下一刻,略显广阔的甲板,只剩下林般若,林夕妃,白兼人三人了。

    “这家伙,不简单!”

    皱了皱眉,林般若摸了摸左手大拇指上的长生扳指,眼中扑闪一丝朦胧鬼魅的红光。

    “你更不简单!”白兼人淡淡说着,深邃汪洋的妖眸扫了一眼再度恢复冰山模样的林夕妃,嘴角绽放一抹娇媚酥骨的笑容,“林总裁,真没想到,咱们的第一次见面,会在这里!”

    “蒋夫人,我也没想到!”

    面对足以改变浪莎集团财务状况的蒋白两家家主,林夕妃礼节xing的报以颔首,冰冷仿若千年雪莲的脸蛋并没有任何动容。

    “三年前,一个还是复旦校园的天才大学生,因为某些大家都懂的原因,中途辍学扛起了分崩离析的浪莎。三年的时间,除了整顿老化腐朽的集团,最主要的业绩还一次次完美的击退了某个大公司来势汹汹的各种吞并…时势造英雄,乱世出佳人,林夕妃,我很佩服你,真心的!”白兼人叹了口气,妖气熠熠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转,“在某种程度来说,你我可以说,都是一类人,一类进一步江山登顶,退一步万丈深渊的人…我们都过早的承担了本不属于自己的责任。”

    “你错了,我和你,还是不同!”

    林夕妃拉过林般若,嫣然一笑,那一刻,周遭世界,她独领风sao!

    “哪里不同?”

    白兼人双手搭在栏杆,一阵一阵的狂风,打散鬓角的碎发,那无以言表的成熟妩媚,抗衡着林夕妃独领风sao的冰冷气质。

    “白流芒,林般若!”

    “白流芒,林般若!”

    白兼人细细品味着这句话,随即轻捏着额角,叹了一声,淡淡笑道:“两人表面都是走马观花,行一身纨绔的花花公子,但内里实则有着云泥之别,你是对的,我确实和你不同,我始终都是一人战斗,而你,有他!”

    “谢谢,你是少数几个没有因为林般若的过去而看轻他的女人。”

    林夕妃幸福一笑,对于别人的认同,她是喜在心田。

    “林夕妃,你不用谢我,你的弟弟,他不会因为我的夸奖而感激我,你的弟弟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自己最清楚,他不需要别人的看法,当然,他也不需要我的认同,只要你这个做姐姐的一如既往的支持,他就很满足了。林般若,我说的对吗?”

    白兼人,伸出几根葱白如玉纤细分明的手指整了整衬托雍容高贵的貂皮领子,眸光转移到冰山女人身边一直保持沉默的男人脸上,其中蕴含的意味似是能把任何男人看穿。

    “你说的很对!”林般若咧嘴一笑,“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哦?”白兼人睫毛扑闪,烈焰红唇微微开合,“我猜你说的一定是真心话。”

    “比珍珠还真!”

    林般若毫不掩饰的大笑,浅浅的酒窝足以迷死无数花痴少女。

    “林般若,能借一步说话吗?”

    待林般若笑声停歇后,白兼人的脸se不知何时已恢复了先前的波澜不惊,隐隐有些认真。

    “姐姐,在这等我。”

    林般若,点了点头,轻柔拍了拍林夕妃的香肩,便跟着白兼人的步子,走进了豪华游轮的一间贵宾包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