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纳兰王族

    ()三个面试官,面面相觑,空间定格了半晌,最后还是那个着装得体的眼镜男率先打破了安静,“小姐,你确定吗?以你的容貌气质,我认为完全可以应聘一下其他的职务吗!”

    他的开口,立刻得到了其他两个面试官的附和,毕竟这么漂亮看起来不超过二十岁的女孩,去干公司最为苦逼的调查员,简直就是人力资源的浪费嘛!

    更关键的是此女长得极像总裁,指不定就是浪莎的某位“皇亲贵族”,故意来浪莎“扮猪吃虎”来了,不然为什么啥都不做,偏偏去干整个公司薪水最少,时间最多,工作最不稳定的市场调查员呢?这种人要么是来混ri子,要么是脑子被驴踢了。所以综合这种考虑,他们更愿意相信前者…

    “不用了,我只应聘兼职市场调查员。”

    李尺素一锤定音,如果换做以前,她倒很愿意在这家世界五百强的珠宝企业发展下去,但现在,她没有多少时间在这里耗着了,当然其中也不乏自己被jing方通缉,身份证被扣押的缘故,所以撇去愿不愿意,她也只能干这种没有任何要求的小兼职了。

    “好!你现在到十楼的市场部报道去,明天就可以正式来上班了。”

    “谢谢!”

    李尺素微微颔首,道了声谢后,便踩着凸显优雅的碎步离开了。终究是女人心xing,李尺素在外面逛了一圈,才匆匆回家去,所谓的家只是一间形似地下室的小房子,不到三十平方米,但由于价格便宜,李尺素也不在乎这yin暗简陋的住宿条件了。

    甫一开门,一个低沉虚弱隐隐透着某些苍老气息的声音传来,李尺素眼中一凛:有人!

    “你叫李尺素!”屋里那人开口了,微弱苍老,李尺素没有嗅到任何危险的气息。

    “你是哪位?”

    知道自己的姓名!李尺素眸中悄然迸发一丝杀意,这如前几ri面对林般若是相同的心境。

    “看来,你对我很有戒心啊!”屋里那人笑了笑,“今天是你二十四岁的生ri,我给你送了一件礼物。”

    生ri?有多少年没过生ri了!

    李尺素自嘲一笑,这些年为了妹妹的学费,为了病重养父母的高价医药费,自己起早贪黑,同时干着好几份兼职,早已忘了生ri的那种意义非凡的感觉了。

    然而,现在这却不是李尺素最为纠结的事,她眸光冷冷打量坐在自己床上的那位黑影,“你到底是谁?为什么知道我的姓名?为什么知道我的生ri?你来此有何目的?!”

    “你把灯打开,一切就都明白了。”

    苍老虚弱的声音中透着几分莫名的慈爱,李尺素蹙了蹙眉,但还是依言打开了yin暗地下室的灯光,只见映入眼帘的是一位满脸皱纹穿着黑se夜行衣的老婆婆和一位躺在床上静静不动的花样少女。

    “羽落!”

    李尺素娇呼一声,当下奔到床边,绝美脸蛋上的兴奋难以抑制。

    这是自己的生ri礼物?

    李尺素抱住被医学诊断为植物人的妹妹,珍珠大的眼泪簌簌而落,颗颗滴在花样少女苍白如雪的美丽脸颊上,丝丝幽暗的光线打在上面,隐隐泛出些许朦胧的光泽,倒是别具一番魅力。

    “我妹妹不是在云阳医院接受治疗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经过这些ri子的磨练,从小du li的李尺素又成熟了些,所以很快从伤悲且喜的情绪中回复过来,质问着坐在床尾的老婆婆,语调已没有先前那般气势凛然。

    “你以为你逃走,你的妹妹便会安全吗?”说着,老婆婆浑浊枯槁的眼睛掠过一丝璀璨光芒,“张家的实力遍布云阳,你把张家纨绔捅死后,为了抓住你,你以为他们不会想到用羽落来逼迫你就范吗?”

    “所以,是你,将羽落从他们的手中救了出来!”李尺素,余光撇到老婆婆肚子上汩汩而出的鲜血,两条纤细婉约的双眉立时萦绕着浓也不化的感激和担忧,“你没事!要不要我给你找找医生?!”

    “不用了!张家的那些狗腿子已经追来了,你现在找医生很有可能招致他们的注意。”老婆婆闷哼一声,“这点枪伤,算不了什么,休息几天,我自有办法痊愈。”

    “那好!谢谢你,婆婆!”

    李尺素双眸晶莹,这个老婆婆和自己素不相识,却甘愿冒着生命危险把妹妹从张家的手上救出来,除了感动,李尺素已没有其他可供言表的心情了。

    “为你们,我牺牲一切都值得。”老婆婆摆了摆手,声音越发虚弱了。

    “老婆婆,你就是那个背后一直支撑着我们的神秘人?”李尺素挑起眼角,她的气息和纳兰王的气息极像,她的气息也和背后那个神秘人的气息极像,他们都是同类人!

    她依然记得自己和妹妹小时候因为家境困难,总是缺乏学费、生活费…但总有神秘人将一袋装有不少钱财的包裹放在自家阳台上,直到有一次,自己半夜没睡,恰巧目睹了那个神秘人的所有行动,也了解自己的贫困家庭一直以来有一个神秘人不求回报的支撑着,而那个人穿着黑衣,无论身形还是气息都和眼前的老婆婆极为神似,再联想她一眼认出自己换了皮囊的相貌,并且不顾生死的将危境中的妹妹带了过来,李尺素脑子豁然明亮,当即就明白了一切原委。

    “尺素,既然你已经猜出来了,我也不隐瞒了,其实是我没有脸面再隐瞒了啊!”老婆婆叹了口气,“当得知羽落被张家纨绔逼迫成植物人的那一刻起,我就没脸面隐瞒了,作为纳兰王族的守护人,连羽落的生命都保不住,我真是该死,若不是担心你,我早就自刎谢罪去九泉之下见老主人了。”

    “纳兰王族?”李尺素皱起莹莹如玉的琼鼻,眉宇间充斥着浓浓的疑惑,“我从来没有听过!”

    “你们是纳兰王族的公主,名扬天下的纳兰王便是你们的二叔。”

    那一天,从局子出来后,林般若被章缁衣趾高气扬的嘲讽了一番。

    那一天,退婚之夜,林夕妃从复旦退学,于林家大院重掌大旗。

    那一天,林般若离开上海,踏上了飞往伦敦的客机。

    那一天,遭到了恐怖分子,林般若义无反顾的从高空耸身而下。

    无休无止的坠落,无边无际的黑暗!

    林般若依然记得那一天,那一夜…上方星空点点,下方黑洞垠垠,无边的漆黑包围着自己,有的只是无穷无尽的坠落和看不到底的婆娑世界,自己期待着能稳稳落到柔软的地面,自己期待着脆弱的生命能够保全,自己在生死瞬间虽不至于大彻大悟,但也明白人生的意义并不是走马观花那般潇洒。漫漫虚空里,隐约有一点一点的白光浮动,圣洁飘渺,在自己凝神去看之际,这些白光忽然又浮动着变幻开来,满空开阖,原来是一条条白se的绸带随风翩跹,上面吞吐着光亮,忽聚忽散,绚丽无比。

    林般若看呆了,直到身体被无数力量十足温柔缱绻的白se绸带挽住即将坠地的身形,方才回过神。当林般若的手接触到白se绸带,柔软而凛然,宛如金铁铺就时,他知道自己活了下来。

    “林般若!”忽然间,林般若听到一个虚无缥缈,来自九天之上的声音。谁?是谁?

    林般若惊诧得几乎脱口而出,与此同时,白se绸带在黑暗中齐齐裂开。

    林般若直直跌落在地,但并不显疼,林般若站起身,借着月se打量着漆黑包围的四周:一片茫茫无尽的森林,粗壮的枝干显示它的年龄不同凡响,几米之外听闻可见的潺潺流水声,让这个年代颇有些久远的地方多了几分古朴干净的气息,触目可及的花花草草在清丽的光照下闪耀着生动的光辉,几处异鸟惊叫,平添一丝活泼热闹…

    “林般若!”

    那个圣洁仿若仙子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林般若四处搜寻着神秘人的影子,再一次在心中问道:她认识自己,她是谁?

    “林般若!”

    第三次叫唤,林般若终于看到了天籁之音的主人,一位倾国倾城,圣洁飘渺的神仙女人,踏着烟笼雾绕的夜se,仿佛从天宫走下,一举一动都彰显的无与伦比的高贵气息。

    “你…是…谁?”

    林般若目光痴迷,心中涌现阵阵难以抑制的颤动,却因为那铺天盖地的纯净气质露出不可遮掩的自卑神se。这是身为花花公子的林般若,第一次向芳华绝代,倾倒众生的神仙女子展示自卑;这是身为纨绔子弟的林般若,第一次对戴着面纱宛如九天玄女,月宫女神的神仙女子不敢生出任何渴望…因为他知道自己不配,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那种相匹配的能力,因为他知道这个女人是神,整个世界,整个江山,都没有谁配?!

    这一刻,那所谓上海四大美女之一的章缁衣,见鬼去!

    林般若,此时整个脑子里全充斥着她的身影,这对于见惯美女的林般若而言,她是第一位达到100的神仙女子,妖孽女子!

    “想知道我是谁,就跟着我!”

    神仙女子,幽幽转身,月光照耀她的袅袅仙姿之上,倾泻下了一地的繁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