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章 人之贱则无敌

    ()013-11-09

    菜刀,杀猪,合适!

    林般若一步一步,走到爆炸中心的地方,那位不可一世的龙榜中级高手正单膝跪地,全身衣物破烂不堪,湿哒哒的红se液体混合着渐渐虚弱的雨水从英俊张扬的脸庞上汩汩淌下,迅速溶于无边无际的夜se了。

    只用一招!对,林般若只用一招,就破了凌玄的“六道轮回”。

    杀猪第四式,梵,花,落,尽!

    这才是六道真正的力量!

    三年的时间,林般若得到了神玄第七针的“灵”的认可,三年的时间,林般若得到了长生扳指的认可,三年的时间,林般若得到了神仙姐姐的认可,而其中付出的努力和心酸,只有他自己知道,而其中承担的责任,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统一五源,重组圣门,君归去,当挥戈跃马,成皇图霸业!

    天下熙攘,群魔乱舞,君归去,当傲立京城,洒一地繁华!

    八方江山,猛人如虎,君归去,当杀伐三千,定天下九死!

    林般若悠闲写意的踏至经脉已全数断裂的凌玄身旁,一脚踢倒他兀自强装镇定的脆弱体盘,踩上他羸弱呼吸的胸膛,蹲下来,菜刀放搁在他的脖子边,眼光灼灼,嘴角邪xing上扬,“凌玄,龙榜第十,也不过如此嘛!我可以用‘废物’这个词来形容你吗?或者说,你,不配!”

    “林般若,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凌玄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今ri败给你,我输得心服口服!”凌玄压抑内心悄然攀升的惊涛骇浪,叹了一声:“看来,这些年,是我的自信心太过膨胀了,林般若,我本以为达到了龙榜第十便可以无敌于天下,却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如今落到你的手里全是我咎由自取;林般若,我本以为三年的突飞猛进,可让我缩近与七公主之间的距离,却不知无论我怎么努力修行,无论我怎么拼命战斗,我都无法缩近分毫,不是吗?七公主的好徒弟,我就是被你一击秒杀,一击秒杀…”

    教出的徒弟,便能一击秒杀自己,那神话中的飘渺仙子,到底达到了何种匪夷所思的地步啊?!

    现实巨大的冲击和反差让凌玄失去了往ri的高贵尊严,此刻重新目睹了“梵,花,落,尽”的凌玄万念俱灰,对于生死已不如平时那么在意了。

    但是,他这个样子,林般若很不高心,林般若怎么能让这个侮辱自己女人的男人如此容易的死去,林般若要让他生不如死!

    这就是代价!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哪怕是龙榜高手也不行!

    “看到没?这才是男人,这才是我的男人。”和忧千寻,含着媚意横生的倾国笑容,好整以暇的打量着痴呆若状的小萝莉,“告诉你,我的男人,林般若,以后将站立在江山之顶,世界之巅;我的男人,林般若,以后将逐鹿天下,青史留名!”

    另一辆幻影中,章流河和后座已然苏醒的两个老头彼此对望了一眼,“我们该出去了,我们必须阻止林般若,凌玄他,不能死!”

    “林般若,你不能杀他,你饶他一命!”

    章缁衣神se复杂的端详着已变得成熟沧桑的邪魅男人:三年不见,他的眼眸深邃汪洋看不穿猜不透;三年不见,他不再是三年前那个被自己玩弄于鼓掌中的小屁孩了。

    “为什么?”

    林般若没有抬头,但是握刀的右手却微微颤抖:三年了,她还是如当年那般孤傲,哪怕是三年前那般羞辱自己,哪怕是三年前对自己那般颐指气使;三年了,她没有丝毫后悔;三年了,她没有丝毫愧疚;到底是谁给了她这么大底气和骄傲,让她面对自己仍然能保持三年前那幅高高在上的高傲姿态?!

    “因为,我们章家需要他!”

    章缁衣神se冰冷,双眉蹙了蹙,萦绕出淡淡的孤傲。

    “章缁衣,很抱歉,这也是我杀他的理由。”林般若的菜刀向里压了压,涔涔而出的鲜血顿地湿润了凌玄的半边脖子。

    见识过林般若的血腥手段,章缁衣知道林般若说到做到,深深的吐出一口冷气,章缁衣,捏了捏秀气如仙的峨眉,“你说,你要怎样才能放过他?”

    “这样!只要你亲我一口,我便饶他不死。”

    林般若依然没有抬头,但乌黑氤氲的眸子却闪腾着诡异如妖的阵阵jing芒。

    “你…林般若,三年了,你的本xing一点没变,三年了,你还是那副鬼样子。花花公子,终究是花花公子,本来我对你还有所期待,现在我才发现,自己的想法太天真了,你注定是无法成为我心目中的英雄。永远,永远!”

    章缁衣粉脸生煞,急促起伏的酥胸包裹在天蓝se百丽钻裙中,洋溢出一诱人心弦的ru浪。

    “章缁衣,三年了,你也没变,三年了,你也是那副鬼样子,孤傲绝世。你不要自作多情了!我说过要你期待了吗?我说过要成为你心中的英雄了吗?”林般若怒极反笑,眼角皱起,“我的时间很宝贵,章缁衣,我可没有闲工夫和你在这里扯淡!”

    “林般若,你是掐准了我不敢拒绝吗?”

    章缁衣紧紧捏着裙纱,两颗仿若全世界最jing致的水晶眸子投she出丝丝不化的愤怒。

    “你敢拒绝吗?你的一切行动都为你的家族考虑,不然三年前,你不喜欢我为什么不敢在订婚宴勇敢的拒绝我呢?哼,就是因为你不敢!因为你知道自己一旦拒绝,你就会失去高高在上的所谓总裁地位。而我,你知道,愚蠢透顶,我没有你那么多限制,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便如现在,我杀他,全凭兴趣,而你能阻挡我吗?所以你知道,当你选择拒绝时,相比失去詹台教的支援,对你颇有怨言的他们更愿意把你从神坛上拉下来!”

    林般若眯着深不见底的黑眸,极为透彻的分析道。

    “林般若,你…你…好,我答应你,就亲一口!但是你要说到做到!”

    章缁衣咬着皓白贝齿,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般聪明,这家伙看起来怎么总有种大智若愚的感觉,这家伙,占着自己的便宜还打着一副正义凛然的旗帜,太可恶了!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么林般若早已千疮百孔。

    “三年前,装着君子,我为你倾尽所有,连个牵手都没混上;三年后,换个妖孽皮囊,当个小人,轻而易举便可得到美人香吻,真是人之贱则无敌啊!”

    林般若指了指右脸颊上混合着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的皮肤,眼中诡异的光芒闪烁的更加厉害了。

    “林般若,我恨你!”章缁衣深深的凝了轻浮放浪的林般若一眼,咬了咬牙,俯身垂下了臻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