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章 仙子问情

    ()013-11-07

    “我不相信,对,我不相信,没有亲眼所见,没有亲耳所闻,我始终无法相信三年前的那个纨绔子弟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与和忧千寻并肩站在一起,章缁衣撩起额角上的纤细碎发,两颗孕育无限复杂jing芒的宝石眸子透过玻璃橱窗,打量着屋外淅淅沥沥的暴雨世界,电闪雷鸣之间,她的心湖悄无声息的此起彼伏…

    “我也不相信。”章流河挑了挑眉,夹起滚热的咖啡,一口饮下,兀自苍白的俊脸刹时涌出点点chao红,“如果,林般若真有你们说的那般妖孽,那么三年前就不会因为点点挫折便选择离家出走?如果,林般若是个王者,就应该勇敢的站出来;如果,林般若是个王者,就不应该懦弱的逃离;如果…”

    “三年前的那些事,你也好意思说出来,章流河,我真替你感到脸红。”和忧千寻打断了章流河为了满足自信心而深情抒发的长篇大论,眼梢含着轻蔑至极的笑意,“你们章家在里面充当了什么恶心角se,我和忧千寻一清二楚,还有你章缁衣,为了自己那所谓高高在上的尊严,就可以肆无忌惮的侮辱一个你眼中没有任何价值的废物吗?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莫欺少年穷,三年前,林般若配不上你,三年后,他不会为任何女人停留,哪怕是你也不行!因为,你没资格了,章缁衣!!

    和忧千寻,说时,媚意连绵,顾兮盼兮,饱含无数的秋水眸子悄自闪耀着一丝不可遮掩的无限柔情。

    砰砰砰——

    突地,包厢门外传来了一个急促湍急,毫无节奏的敲门声,很不合适宜的打断了所有因为林般若而各有所思的众人。

    “谁呀?”章流河亲自过去开门,眉宇挤出一丝不满。

    “会长,大事不好了!”一个气质不凡的男子恭敬低头,不敢走进来,站在门口,脸se忧心不已,“刚刚得到情报称,咱们长兵卫卫长庞人美和他手下三将,还…还有百十弟子,全都被人杀害了!”

    “什么?”章流河剑眉瞬时拧起,波涛汹涌般的愤怒从乌黑深邃的眼眸投she而出,“凶手是谁?”

    “听那些逃回来的家伙说,那个人叫…叫…林般若!”

    “林般若!”

    “林般若!”

    房内七个人异口同声的重复了一句。

    轰——

    林般若抬头仰望着已经略微有些漆黑的苍穹,静静站立在街道口,嘴角上扬,任由瓢泼大雨无情啪啪啪的打响脸颊,最后沿着下颚滴滴归于地面,涤荡出一曲充满自然魔力的悦耳篇章。

    “是他吗?”

    不远处,两个倾国倾城的白衣仙子,并肩站在偏僻的角落,不约而同的将目光停驻在林般若潇洒不羁的脸上。其中穿着粉白和服看不出任何年纪的绝美女子,撑着和衣物极其搭配的油纸伞,质询的语气朝向身边露出缱绻柔情的七公主,两颗宛若世界最漂亮的水晶眼眸下正扑闪着某种异样难明的光芒。

    “嗯…”

    七公主点了点头,手中洁白的油纸伞,情不自禁的抖了抖,洋洋洒洒的雨滴不小心的洒到了她的那件皓白胜雪的裙身,瞬间便化为雾绕袅绕的蒸腾水汽,即可虚无!

    “他叫林般若,我见过他!”

    柳生清月叹了口气,看来自己没猜错,这个男孩,果然和七公主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看到七公主那从未展出的动容,心里一动,“这个男孩,指不定并不是徒弟那层关系这么简单!”

    “我知道。”七公主拢了拢垂在胸前的三千青丝,圣洁飘渺的气息足以教所有驻足凝望的男人深深痴迷其中,难以自拔,“我还知道,他,强吻了,你!”

    仙子问情,意味浓浓,此刻圣洁飘渺,古井不波的七公主蓦然多了一层尘世间的烟火气息,仿佛谪落人间的天女那般,看起来,不再是那么高不可攀了!

    “是他告诉你的?”柳生清月烟眉皱起,“因为他是你的徒弟,所以我饶了他一命。”

    “你对付他,无需顾虑我的感受。”七公主伸出宛若璞玉一般的完美玉手,递出伞外,嘈嘈切切的雨线击打在上面,五指弯曲,拢成了一湾动荡不平,波光流转的水涡,“再说,你也未必是他的对手。不过,如果你愿意,我想他也可以助你突破现今进退维谷的难关”

    “难关?说实话,我自己都不知道现在到底在追寻什么,现在到底在磨练什么?!”

    柳生清月自嘲一笑,成熟氤氲的脸庞,泛出一丝淡淡低沉的失落和颓废。

    实力和心境的差距,让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离七公主越来越远了!

    如果这世界非要有一个神话,那么七公主,当仁不让!

    “这个世界大体都是情关难破,yu极于剑必先极于情!”

    狂风袭来,七公主两颊的三千青丝随风起舞,翩跹如神,月桂花的香气由此流淌,四散开来,渲染了一片的倾世。

    “yu极于剑必先极于情!”柳生清月闻言,目光重新将林般若的身影笼罩在内,呢喃嗫嚅道:“他…他真的能帮我?”

    “林般若…”

    一个清冽振萧的女声从背后传来,享受着暴雨洗礼的林般若转过身,打量着举起一把尼龙伞如美人图中走出的古典美女,咧开雪白的牙齿,两条杀意朦胧的双眉缓缓舒展开来,一丝若隐若现的柔情泛起在上,“宁雨涵,想好了吗?”

    “我来给你送伞了!”宁雨涵走到林般若的身边,把尼龙伞高举在林般若的头顶,苍白的脸se已经隐隐有些红晕了。

    “你是来送人的!”林般若盯着宁雨涵由于害羞而微微别过瑧首的半边倾城脸颊,邪魅一笑,“为了你的哥哥,你很勇敢的走进来我的世界来,宁雨涵,当你发现爱上我后,你能承受那种痛苦吗?”

    “林般若,我不知道,你什么都不要问,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宁雨涵颤抖的娇躯向林般若的身体下意识的靠了靠,“甚至,连我自己为什么要跑出来给你送伞,我都不知道,你说,这是病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