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比恶人更恶!

    ()013-10-21

    “自大是需要资本的,你有吗?”

    被林般若的温柔湮没,何珠曼都差点忘记自己其实是一个坚强du li有些较真有些高傲的人民jing察。而在被这个外表斯文内心实则禽兽夹带的男人挑衅时,潜藏的较真和高傲再度被激发出来了。

    “资本?三套房产算不算?两部豪车算不算?虽然这在上海其实并不算什么,但总比你口中念叨的那位强的多!对于一个连房车都无法提供给你的丝,他的资本又在哪里?”

    汤宗京撇了撇嘴,语气中尽展嘲讽。

    “曼曼,真正的男人,是必须有房有车的,就像宗京,标准的青年才俊!跟着他绝不会像妈妈天天累死累活的上班加班。”

    何梅也开口对汤宗京进行言语上的支援。

    这个金主,可是她在上班的酒店遇见的,风度翩翩,出手阔绰,对于一个做梦都想女儿嫁给豪门的贫民窟妇女而言,这个有钱男如果能成为自己的女婿,无疑是了却了苦苦坚守二十年的心愿。

    只是她并不知道,面前这个家产数百万的“青年才俊”,却只是抱着一种玩玩的心态来见她口中所谓的漂亮女儿。

    “难道在你们的眼里,只有金钱才能代表幸福吗?”

    何珠曼娇艳的唇瓣勾开一个略显嘲讽略显无奈的笑容,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人人都喜欢把房车当情的标准?或许是自己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或许自己太过理想,但自己愿意坚守心中那涓涓细流宛成的不被世俗污染的纯洁爱情。

    “何珠曼,金钱不代表幸福,但没有金钱一定不能幸福!”

    汤宗京发现自己是越来越喜欢这个有点纯洁有点严肃的清丽女孩了,放眼自己整个“波澜壮阔”的猎艳人生,但凡被自己征服的女人无一不是被自己用金钱砸到床上来了,而眼前这位叫何珠曼的女jing却对自己的财产嗤之以鼻,这让他感觉尊严遭到蔑视的同时生出一股强烈的征服yu。

    “啪”的一声,正当汤宗京向躺在床上婀娜尽展的女孩发出很荒谬的宣言时,门被某人一脚踹开了,门口站着一个yin沉着脸的俊美男孩,一双怒目死死盯着房中的汤宗京。

    “你是什么人?”那个男孩快步走到何珠曼的床边,不待汤宗京询问,直接劈头盖脸道:“不管你是什么人,都离珠曼远点,她不是你能奢望的,懂否?”

    “你脑子有病!宗京,有房有车,不能奢望的人是你!滚,滚出去,你的脸皮还真是厚啊!怎么赶都不走。”

    何梅看到刚刚离开的林般若转身又回来了,整个人仿佛打了鸡血似的,骂街的战斗力直线飙升。

    “妈,你怎么能这样和般若说话呢?”何珠曼伤心母亲对情郎的反应,气咻咻的忍痛下床,一下抱住林般若英挺修长的身躯,痴痴的美眸望向和汤宗京怒目相向的林般若,嘴角弯成一轮朗朗明月,“般若,你能为我吃醋,我真高兴!”

    林般若收回怒se,似是为了挑衅何梅和汤宗京,反手抱住何珠曼,将她亲昵的搂在怀里,一副温柔切切的表情,“傻女人,难道只有吃醋,才能让你感受到我的爱吗?”

    说着,林般若搂紧怀中娇柔女孩,脑袋拱在何珠曼酥香雪白的脖颈,一双深邃汪洋的黑眸悄然透出某种yin谋恻恻的jing芒。

    “臭小子,放开何珠曼,你难道还没搞清自己的状况吗?不能奢望的那个人是你!该滚远点的也是你!”

    被人肆意挑衅也就罢了,就连自己预订的女孩也被人肆意亵渎,这让汤宗京大为光火。

    “汤宗京,是你还没搞清状况!他是我的男人,该滚远点的是你!”

    “你,你,何珠曼,我可是你妈妈预定好的女婿,我有必要守护在你的身边,这家伙,今ri我是无论任何也要把他请出去。”

    “你敢!汤宗京,我告诉你,我从来就没有答应过你什么,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你不要再自作多情了!”

    只有偎依在心爱男人的胸膛,何珠曼才会无所顾忌,哪怕这样的行为会让妈妈很生气,但比起自己的幸福,不过而已!

    “曼曼,你怎么能这样和宗京说话?快向他道歉!”

    一旁的何梅见事情越来越糟,不由瞪着何珠曼,拿出平时作为母亲的威严。

    只可惜,何珠曼满心都是林般若的身影,对于母亲何梅带着怒意的命令充耳不闻。

    “妈,我知道你为我着想,我也知道你想要我幸福,这么多年,我不是一直按照你的意愿那样生活吗,但现在,我突然觉得幸福触手可及,如果我不努力抓住,这辈子或许就在回忆里度过。那种感觉,你懂吗?”

    何珠曼说着,珍珠般的泪珠瞬时湿润了林般若的胸膛。

    “所以,这一次,我要反抗!”

    反抗!

    妈的,该反抗的人是老子!

    汤宗京已经愤怒溢胸,这家伙,到底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能让这个令自己一见钟情的女孩如此迷恋?

    嫉妒的火焰,越烧越旺!

    “臭小子,你行,我汤宗京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被林般若成功激起无可遮掩的怒火,汤宗京抄起床边一个不大不小的木凳,朝着林般若的脑袋凌空砸来。

    “来的好!”

    林般若嘴角扯开一个yin谋得逞的弧度,眸中频闪,一只脚从何珠曼盈盈夹住自己腰部的双腿间,踢了出去,正中汤宗京的小腹。

    力量极大,汤宗京连着手上还未砸出的木凳一起飞了出去,装在了门边的墙皮上方,来不及惨叫,就听“啪啪”几声,这家伙蓦地失控了。

    大便小便齐相奔涌了出来,臭味尿味交融在一起让整个房间异味熏天,可怜的汤宗京俊脸涨红,只觉无限的羞耻萦绕脑中,似乎只要给他一根木绳,上吊自尽也不是啥事!

    “臭小子,我汤宗京记住你了。”

    忍受着剧痛和羞耻,汤宗京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夺门而逃之前,向林般若甩出了一句几乎听腻的所谓狠话。

    “随你!”

    林般若邪邪一笑,刚才那一脚,他可不是随便踢的,在递出去的同时,他还是利用真气封住他全身的穴道,而且踢出的力道并不大,不然他还能正常的站起吗?

    所以,林般若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让这家伙丢脸。对于一个将颜面看的比天还高的上海金领,自己刚才那一下实是让他在心仪女人面前狠狠的丢了把脸,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恐怕这家伙都无颜来sao扰何珠曼了。

    这就是林般若,比恶人还恶!

    ps:抱歉,昨天状态不好只传了一章,这是补上昨天的,还请大家能继续支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