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章4 亵渎

    ()013-10-17

    柳生清月神se平静,抽出束缚在腰间的一条可有可无的黑se腰带,整个人仿若凤凰飞天,腾跃而起,和煦的阳光倾泻在她婀娜绰约的娇躯上,那无形中散发的圣洁气质把她渲染的仿佛降世的仙女,风华万千!

    “水中月,镜中花!”

    伴随一声清冽的吟唱,那条黑se腰带被她顺势甩下,顿地化出一道道剑劲,犹若奔腾不绝的长江之水,将尽数来袭的针影顿时化为无形。

    哪怕是全世界最无所睥睨的神器,在碰上这条看似普通实则诡异的腰带时也会化成水中月,镜中花。

    林般若愣愣的面对着眼前的一切,所有jing心准备的攻势全然土崩瓦解了,看来封剑后的柳生清月的实力并没有降低到自己想象中的程度。

    短暂的惊愕后,林般若很快又恢复如常,畏首畏尾不是他的作风,打破恐惧的最好办法是征服恐惧!

    杀猪第三式!

    横握着银针,此刻的林般若蓦然如暴风雨中走来的杀神那般,一举一动,自内而外,让人不由自主的生出一丝匍匐在地的冲动。

    林般若动了,身子宛如一支高速飞行的箭矢携带着黑云压城城yu摧的力量直冲着柳生清月驻足的地方奔袭而去。

    柳生清月神情终于开始浮现一丝凛se,迎着林般若速度和力量都越来越盛的身体扑了过来。

    针影弥漫,身影交错......这是一场力量和力量的碰撞,这是一场高手和高手的较量,这是一场男人和女人的搏斗。本是杀猪刀法的招式现被林般若用一根细短的银针挥洒的淋漓jing致,这一瞬间,两人如闪电一般你来我往,狭小的三连发夹弯,顿地扬起了层层砂砾。

    在旁观望的何珠曼,苏幕遮,苏幕阳似乎从来没有见过这等境界的高手交战,脸庞上的惊愕出奇的达成一致,嘴巴齐刷刷张开,几乎都可以吞得下一个中等大小的鸡蛋了。

    “爽,好久没有这么爽了!”

    也许过了一分钟,也许过了一小时,两人分开后,林般若踉跄的保持身体站定,大口喘着粗气,全身衣物虽略显凌乱,但干净俊朗的脸庞却满是兴奋难抑的神se。

    “你很强了,这么小的年纪!”

    柳生清月虽然也微喘着气,但面se相较林般若而言更加红润,更加自然,好像刚才的战斗并没有对她造成什么伤害似的,“把你所有的压箱本事全都使出来,我们尽快结束战斗!”

    语气遽变,隐约带着似有若无的轻视。

    “柳生清月,你会为你的轻视付出代价的。”

    林般若嘴角微微上扬,一丝若有若无的邪笑泛起在上,如果说前三式仅是提高力量和速度来进行试探,那么第四式,林般若开始动真格了。

    杀猪第四式!

    林般若双眸微闭,与此同时将银针甩向天际,待到那根不知用何等神奇材料制成可深藏口腔上颚的诡异银针即将落地的时候,林般若双眸猛然睁开,那根银针莫名静止在了离地面还是一尺的地方。

    这是神玄第七针,和自己心意相通,融于血肉的神玄第七针,她不是针,她也不是任何神器,她只是一个既可杀人又能救人只受自己控制的灵!

    而现在,自己需要她,她该醒了!

    “破!”

    林般若低吼一声,那根静止的银针,仿佛受到了某种控制似的,径自飞至柳生清月的上空,立刻诡异所思的分离出了无数细小凌厉的银针,每根看起来绝不超过一厘米,但每根的气势相比先前绝不逊se。刹那间,无数银针,携带着更强大的力量,携带着更逼人的气势,携带者更耀眼的速度,极速坠落,倾泻而下,仿佛倾盆而下的暴雨那般淅淅沥沥,无孔不入!

    梵,花,落,尽!

    他和七公主是什么关系?

    柳生清月眉目紧锁,这么多年,她封剑归隐,她遁世凡尘,还是第一次被一位后起之辈逼出了潜藏已久的战意。

    只见她双手猛然下拉,攻向头顶的那些被林般若冠名为杀猪针的杀器仿佛受到某种强大变态的力量牵引般一根根转过方向霍地向着地面插去。

    “cao!”林般若暗骂一声,这个女人也忒强了!余光瞥向柳生清月气se不好的美丽脸蛋,心里微动,“这么多银针实则耗力许多,看来,她已是强弓之末了!”

    果然没有剑,就无法激发她已封印的力量!

    这样一想,林般若自信心又再度泛滥了起来,双手如鬼影般递出,趁着柳生清月抵抗银针无法分神之时,朝着柳生清月算不上非常饱满但也很娇挺的酥胸抓去。

    “流氓!”柳生清月冷冷丢了一句,下意识的伸出粉藕天成的手臂格挡,哪知林般若的双手突然变向,在她来猝不及防之际,猛地箍住柳生清月莹莹不堪一握的玉柳腰身,隔着滑腻如绸缎的和服劲装,林般若清晰的感受到了女人平坦如玉紧致弹xing的素背肉感,伴随柳生清月雪白如酥的脖颈传来阵阵扑鼻的幽幽体香,目光掠过柳生清月如弯月一般jing巧如勾弧形优美的唇瓣,林般若鬼使神差的含在了上面。一股浓郁馥郁的桂花糕香气随着唾沫吞入肚中,那的一吻,让林般若永世难忘!

    什么水月流宗?什么第一剑客?什么看破流年?......

    哪怕你是神仙诸佛,当被我林般若亵渎的那一刻,就做好坠落人间的准备!

    “啪!——”

    一声脆响,林般若的右脸重重的挨了一记。

    “你是七公主的弟子,这一次我饶过你,但你记住,你亵渎了我,下次若是再让我碰见你,哪怕是七公主也休想保住你!”

    “啪!——”说完,又是一记。

    当林般若从痴迷中回过神后,那个被自己夺走初吻的水月流宗宗主柳生清月已经飘然离开了。

    轻轻摩挲着两颊上的红印,林般若咧嘴冷笑,“柳生清月,本来真不想和你有什么交集的,既然你侵犯了我林般若,那么就做好献身的准备!我林般若要你这次中国之行是有去无回!”

    未名酒店。

    木然望着一个个被诡异恐怖的金黄火焰吞噬惨烈的青龙帮弟子,龙浮国目眦yu裂,回头扫了一眼只剩寥寥无几跟着自己一起打拼十几年的兄弟,那坚定而无畏的神情让龙浮国心中温暖的同时生出一丝不可抑制的内疚。

    都怪自己遇人不淑,收容了这个具有狼子野心的混蛋,才会导致上百弟兄无辜丧命。

    这个寿辰过的一点都不好,不是吗?

    龙浮国突然将手中的砍刀丢下,他从未想过放弃,但如果他的放弃,可以让残留的弟兄继续活着,那么他愿意破例。

    “老大,你不能放弃!”

    跟着龙浮国从起于乡野到成长为一方诸侯的丁虎诧然愣住了,当看到老大的这个举动后,这位刑法堂堂主怎会不明白他的良苦用心。

    “我不放弃,你们就会没命!”龙浮国苍老枯槁的脸庞没有一丝血se,他何曾想到自己的寿辰会变成自己的葬礼,自嘲的笑了笑,“我龙浮国已经达到花甲之年,对这世界已没有什么留念,你们都还年轻,我还不至于自私到让你们没有享受到生活的快乐就和我这个糟糠老头子一起下地狱!”

    “老大,我宁愿和你一起堕入六道轮回,也不会苟延残喘的活着,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丁虎蹦着威严赫赫的一张黑脸,将龙浮国丢下的砍刀又递到他的手中,粗大的眉宇间写满独属于他的忠诚和豪气。

    “好,好,好!”龙浮国热泪盈眶,目光掠过为数不多的兄弟,知道他们都抱着必死之心,渐渐熄灭的杀意瞬时腾腾升起,“兄弟们,杀一个,赚一个,宁愿死,不投降!”

    “杀一个,赚一个,宁愿死,不投降!”

    近十个核心成员齐声呐喊,在这一刻,人心所归的气势渲染到了极致。

    “一群傻逼,你们连黑兵卫的衣服领子都碰不着,还妄想杀掉他们,笑话!”

    唐鹰嘴角牵起一个嘲讽的弧度,悠闲的喝着刚才还没入口的八二年拉斐。

    今天过后,青龙帮的帮主将是我唐鹰了;今天过后,我唐鹰将成为黑兵卫的卫主了;今天过后,我唐鹰将不再是当年任人呼喊的马仔了。

    余光斜了一眼这群武力如此变态的异能者,唐鹰眉梢泛出了无法掩盖的兴奋,“妈的,有这些人在,老子干掉章流河也不是什么难事啊!只是这小子真的甘心会把黑兵卫交给老子?”

    心怀异心的家伙,无论去哪里都难改本质!

    与此同时,龙浮国和手下十数人已经向布成一排的黑衣人,毫无畏惧的冲了过去。

    这一去,必死无疑!

    但他们有选择吗?或许有,但他们确实这么做了!

    领头黑衣人,轻蔑的看着奔袭而来的龙王,“找死!”

    说着,手掌合拢,口里默念有词,顿地一团金黄慑人的火焰从掌心冒出飞至半空越滚越大,越集越盛!

    “詹台圣火,吞噬天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