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章 水月流水宗,柳生清月

    ()013-10-16

    何珠曼惊呆了,张着嘴,咿呀了几句什么话也没有吐出,揉了揉眼睛,发现林般若确实安然无恙!

    三年的时间,到底是什么把一个走马观花行一身风流的纨绔变成了拥有绝世武功的魔鬼?何珠曼不懂,何珠曼一点也不懂!

    当然林般若也不会告诉她,不然为什么在那厮即将说出自己另一层身份的时候,果断以杀封口,微微扫了一眼已陷于呆滞的苏幕遮姐弟,林般若启动步子,来到他们身旁,嘴角绽放一抹慵懒轻佻的笑容,“我们现在可以去见龙王了!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坚持的住?”

    “龙王,他谁都不见,你们走!”

    忽地一个成熟沧桑带着些许飘渺的女声传来,林般若把目光投向来人的身上,一个穿着白se和服宛如古墨画中走出的绝美女子!

    三千黑白互融的如瀑发丝倾泻在两颊,典雅,沧桑,飘渺,一展无遗,纤纤玉指在黑白相间的发丝轻轻拨弄着,那动感摇曳的和服浪出万种风情。

    “柳生清月?你就是十年前在西子湖畔和七公主孤山交战,提酒对酌的柳生清月?”

    似是认出了来人,林般若下意识嗫嚅道,这个传奇人物,他曾经去ri本诛杀山口组第六代组长时有幸见到过。

    柳生清月,水月流宗前代宗主柳生十郎的女儿柳生清月,七岁提剑,十岁杀人,二十岁成圣,三十岁遁世......对于这种和神仙姐姐齐名的传奇人物,林般若还真做不到淡然如水,这不,说话的语调明显带着一种难以自制的颤抖。

    “你行事太过杀戮,你为人太过歹毒,你城府太过深沉,你活得太累了!”柳生清月淡淡扫了一眼场中血腥可怕的断手伤员,看不出年纪的那张美绝人寰的脸庞古井不波,仿佛隐遁深山看破流年的侠客,看向林般若的目光透着点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悯天忧人。

    “难道你活得就不累吗?流水有情,落花无意!”

    上下打量着站在对面淡然如素的柳生清月,林般若眉宇爬起一抹同情的神se,心底对多情却又绝情的纳兰王悄然生起一丝愤恨:这么漂亮绝顶的女人放着不,偏偏追求那行踪缥缈的云中仙子,不是脑袋被门夹了,就是眼珠子瞎了。

    “你错了,在我的心里,纳兰王一直以来只是我的哥哥。”柳生清月双眸外的睫毛微微眨动,提起“纳兰王”这三个字的时候,古朴平静的眼神确实毫无异彩。

    “是吗?那为什么你不呆在你的水月流宗,跑这里搀和什么?”林般若捏了捏眉心,右手微微扭动左手大拇指上的红木扳指,随着淡淡的红光攒动,乌黑的眼珠闪过一丝慑人魂魄的jing芒。

    果然不下于龙榜上的顶级高手,自己的jing神力还是无法借着长生扳指窥破她固若金汤的心境,更谈不上去控制。林般若收回jing神力,像她和神仙姐姐这种级别的高手,若不能在jing神力上打败对方,便只有死路一条,但现实是那种顶级龙榜高手,心境岂会弱小!所以林般若这种算不上弱小但也绝对称不上强大的jing神力或许可以借着长生扳指和虎榜高手以及龙榜上的初级高手有一拼之力,但面对龙榜上的顶级高手实则胜算不大。

    似乎捕捉到了林般若偷偷袭来的jing神力,柳生清月的眸子闪过一丝异样,不过仍然用一种平静的有些沉闷的语调回答道:“我来此是为了一个女人,当然也顺便还却某个人情,所以,你走!我不允许任何人来见龙王。”

    “难道你不知道龙王现在有危险吗?或许你知道,但你却仍自选择在这里阻止我们,我很好奇什么人会有如此惊天本事为了对付龙王,竟然接连请动了詹台教和水月流宗?!”

    林般若皱着眉问道,弯弯上扬的嘴角勾出了一个诡异之极的迷人弧度。

    “他是生是死?都与我无关,我要做的便是在这里阻止龙王口中所谓的后手,不管你们是不是,但请立刻离开!”

    “你这是命令我?”林般若微微挑眉。

    “算是!”柳生清月冷冷回应。

    “如果是十年前的你,我或许会离开,毕竟形势比人强不得不低头嘛,但现在的你封剑归隐,没有剑你的能力去了八成,试问,你还能阻止我的脚步吗?”

    林般若好整以暇的凝视着总是一副古井不波与世无争的柳生清月,用一种挑衅的语气说道。

    “那就试试!”

    淡淡的声音,清冽如雾,飘渺如水,很好听,很勾人!

    “那就试试!”

    林般若耸了耸肩,学着柳生清月的口气也重复了一句。语毕,林般若便毫不留情的动手了,足下使力,身子如闪电一般瞬地就攻到了柳生清月的身边。

    而柳生清月仿佛早已洞穿林般若的出招轨迹似的,娇躯往后微倒,整个人猛地升在半空轻而易举的躲过了林般若鬼影子般的攻击,当然林般若也不会就势而至,只见他一跃而上,跳的比柳生清月更高,随后借着重力加速度握紧手里对他而言只是一根普普通通的杀猪针,朝着柳生清月的瑧首当空刺下。

    杀猪第一式!

    林般若使出了神仙姐姐教给自己的杀猪七式。

    三年的时间里,神仙姐姐教给了自己拯救苍生的悬壶医术,教给了自己无所匹敌的杀猪七式,教给了自己神鬼莫辩的易容神术。

    对于林般若而言,实是杀猪七式更为适用!

    伴随着chao水似的刺劲奔涌袭来,柳生清月不动神se,竟对着那十厘米左右的杀猪针伸出了芊芊玉手。

    “滋!——”柳生清月足下木屐摩擦着油漆公路踉跄退了三步,层层柏油顿地如飞沙凭空卷起,一条触目惊心的凹槽就地产生,被某种强大乃至变态的力量顿住身形的林般若,看到女人双指并拢稳稳夹住自己这把去势汹汹的杀猪针,霎时愣住了:闻名不如见面,见面不如动手,如果不是封剑归隐,如果不是看破流年,这天下,这江山,这世界,谁还能轻易问鼎?

    毕竟是对手,虽然仰慕她,但当务之急还是要打败她,输了半招并不代表彻头彻尾的失败,林般若继续展出自信满满的笑容,握在杀猪针上的手也不自禁的开始发力了。

    杀猪第二式!

    这一刻,林般若用一种诡异的身法,诡异的力量,诡异的速度,朝着柳生清月的修长娇躯肆无忌惮的挥动着手中气势腾腾的杀猪针,刹时无数的针影交汇在一起宛若上天降下的恢弘大网把柳生清月笼罩的严严实实,毫无缝隙!

    这一刻,林般若能得到想要的结果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