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章 十步杀一人不,千里不留行!

    ()013-10-16

    突地,一声急刹破空传来,一辆疾驰的宝马x6来了一个梦幻般的漂移在所有人匪夷所思的目光中跨过了三连发夹弯,随即又来了一个梦幻般的滑行在所有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又停了下来。

    “会是他吗?”

    熟悉的宝马x6,熟悉的梦幻漂移,何珠曼绝望枯萎的心又渐渐复活了,哪怕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纨绔富二代,哪怕他刚才还信誓旦旦的无情离开,但都无法掩盖他其实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他回来了,他来拯救自己了,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放弃自己!

    何珠曼眸中含泪,晶莹剔透,多少次午夜梦回,她梦见自己“身陷囹圄”,某个骑着白马的王子总会风度翩翩宛若天神般降临在面前告诉自己,“凡事由我!”

    而现在,那个骑着白马的王子和开着宝马的林般若完全重合,何珠曼彻底落泪了,原来他早已是心中注定的那个男人。

    何珠曼双手合掌,面se朝天,“老天,如果我们今天能够活着离开,无论般若是个怎么样的男人,我何珠曼都会无怨无悔的守护着他,直至六道轮回!”

    “林般若?难道这个贪生怕死的家伙又回来了吗?”

    苏幕遮双眼盯视车门,柔软雪白的玉手用尽残力紧捏着丝质裙摆,咬着苍白没有一丝血se的唇瓣喃喃念道。

    只是这次,他还能像轧车的时候以一种王者般的姿态,站在顶峰,俯视一切吗?

    苏幕遮和弟弟苏幕阳对望了一眼,彼此看到了那一抹身在黑暗中,身在绝境中看到的一丝光明,一丝期待!

    似乎吊足了胃口,在众人不耐烦的半晌等待后,车门终于缓缓打开。

    “各位,请允许我做个自我介绍,我怕等下你们就没机会知道了。”

    依然带着某种邪魅迷人的磁力,依然带着某种玩世不恭的语气,林般若双手插进裤兜,用一种看似优雅却很随意的步子,慢慢走到领头黑衣人的面前,深邃汪洋而透着几许轻佻的眸光投向苏幕遮,何珠曼,“老婆,你们怎么都坐在地上了?”

    说着,径自走了过去,两只手分别抱起一个美女,嘴唇在各自洁白无瑕的脸蛋美美的香了一口。

    “林般若,你!”

    异口同声!

    不同的是,一个是带着某些甜蜜的娇嗔,一个则是带着某些不甘的怒叱。

    “要叫我老公!”林般若不理会两个美女的反抗,双手在各自线条分明弧度优美的蜂腰肆无忌惮的婆娑着,揉捏着......侵占着足以令无数yin男魂牵梦绕的女人便宜。

    “般若,好痒......嗯......啊!”何珠曼微红着脸,似是忍受不了林般若带点暧昧的挑逗,斜靠在他宽阔安全的胸膛发出纯情少女才具有的生涩呻吟。

    “林般若!”苏幕遮感觉自己快被林般若气疯了,一双玉足气咻咻踩着林般若毫无反应的脚背,话说这家伙到底是来救自己,还是来故意撩拔自己的?要不是自己双手使不出力,这家伙早被自己送进深宫了,“王八蛋,死流氓,臭yin贼......”

    “靠,这个叫林般若的家伙,有了章倩若和那位漂亮小女jing也就够了,哼,现在还想打我老姐的注意!”

    躺在地面还有一口气的苏幕阳在心里为姐姐苏幕遮打抱不平的喊道,“不过,老姐可是上海市赫赫有名的石女,这厮要是能上,我还倒挺期待我老姐那副为男人要死要活的模样,哈哈哈......”林般若这个将来的小舅子突然又很没立场的jian笑了起来。

    “这是你们俩欠我的,一个是我替你追上了飙车党,一个是我给你算出了大凶之兆。”林般若撇了撇嘴,很温柔的放下被自己很不温柔搂进怀中的两个美女,随即用一种极其认真极其霸气的语调说道:“凡事有我!”

    这一瞬时,何珠曼和苏幕遮,看着林般若俊美无匹豪气迸发的模样,傻傻的痴了。

    “咱们,继续刚才的介绍,我叫......”

    林般若转过头,走到领头黑衣人的面前,豪气迸发的表情已然敛去,取而代之还是先前那惹女人迷恋男人讨厌的玩世不恭。

    “管你叫什么,傻逼!”

    领头黑衣人早就不耐烦了,还没等林般若这货说完,便一个闪电的拳影毫无征兆的袭来,领略其中厉害的苏幕遮和苏幕阳脸皮一跳,大声喊道:“当心!”

    可提醒还是晚了一步,领头黑衣人的拳头还是稳稳打中了林般若的胸膛,咯吱一声骨裂,何珠曼,苏幕遮,苏幕阳三人瞬间傻眼了。

    这家伙不会就这么被秒杀了!

    “啊!——”

    一声尖嘶,发出杀猪般咆哮的却不是意料之中的林般若,反而是那个袭偷袭得逞的领头黑衣人。

    奇怪!奇怪!!

    苏幕遮和苏幕阳对望一眼。难懂,林般若这家伙真是个高手?

    此刻,领头黑衣人砂锅大的拳头已经凹陷一片了,若不是碰上了比它更强大百倍的力量,怎会如此?

    “你达到了战师的境界?”

    领头黑衣人,退后几步,目光中隐约透着些许恐惧。

    “你和我过几招,不就知道了。”

    林般若摊了摊手,整个人就像一个狡猾的老虎,不断诱骗着对面的蠢猪一步一步走进自己布下的陷阱。

    “上,你们给我上!”

    能单单利用身体便抗住了自己作为五级战士的强大攻击,这厮的实力绝对在战师之上!

    领头黑衣人才不会傻得用自己仅仅达到战士境界的身体去和战师级别的高手过招,除非是不想活了,于是朝手下摆了摆手,整个人悄悄退后,准备遁逃了。

    “詹台教怎么出了你这么个败类,竟然选择牺牲同伴的生命来获得所谓的逃跑时机。”林般若早就看穿了领头黑衣人的身份,咧嘴冷笑,“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我林般若告诉你,你是逃不掉的!”

    说着,从口中抽出那根用以杀人的银针,迎着齐将扑来的黑衣人,冲了过去。

    屠杀,单方面的屠杀!

    林般若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己一个表演艺术的杀猪屠夫!

    而他也确实这么做着......

    每个人攻击的双手同时落地,每个人的断手之处在同一地方,每个人仿佛受到某种匪夷的力量控制一般毫无征兆的跪在地面仿佛仰望暗夜的君王充满无限的恐惧。

    不一瞬时,他们都以这样的方式被林般若折倒在地,呆愣目睹这一切的苏幕遮和苏幕阳彻底僵住了,他们脸se煞白,呼吸急促,看着随处可见的断手,鲜血浸染的地面,涔涔惨叫的黑衣人,饶是已背过不少人命的苏幕遮和苏幕阳也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呕吐的冲动。

    而何珠曼真的吐了,吐得一塌糊涂,林般若这番比魔鬼还魔鬼的行为已经彻底颠覆了他在漂亮小女jing心中的形象。

    如果那个领头黑衣人是魔鬼的话,那么林般若绝对就是比魔鬼更魔鬼的妖孽!

    何珠曼粉脸煞白,强压着又要呕吐的冲动,紧紧掐着细腻如水的肌肤,心里喃喃:般若,如果你真是恶魔,我想我还是会和你一起堕入十八层地狱,只因为那一年的初见,你驻在了我的心田!

    林般若踩着彷如地狱来的步伐,踏行到领头黑衣人的身边,从口袋摸出一张洁白的手帕,缓缓擦干银针上的血丝,打量着领头黑衣人“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这句话,你懂吗?”

    “懂!我......我懂!”领头黑衣人结结巴巴的应道,他发誓只要今天能够离开这,他绝对不会放过这家伙。想到在教中地位丝毫不下于孔雀的主人,领头黑衣人眼里悄然掠过一丝复仇的气息。

    “你要是觉得你懂,就滚!”

    说着,林般若转过身体,朝苏幕遮,苏幕阳,何珠曼三人眨了眨眼,那神情似乎在说“我搞定了,咱们上山!”

    “般若,小心,后面!”

    喊出这话的正是眼尖的何珠曼,当她看到林般若身后的领头黑衣人双手结出了一团诡异恐怖的金黄se火焰正朝林般若的后脑勺奔去,略有一丝血se的脸庞刹那间苍白无比,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生机。

    “去死!”

    詹台圣火,吞噬天下!

    领头黑衣人嘴角弯弯上扬,得意洋洋的笑容挂在上面,哪怕这小子达到了战师之境又怎样?只要卸下了防御,还不照样是一条被圣火吞噬的贱命。

    这一偷袭,势在必得!

    但现实真的是这样的吗?

    只见身陷詹台圣火中的林般若不急不慢神se淡定的伸出左手,那些越集越大铺天盖地慑人魂魄的金黄se火焰,竟然匪夷所思而又难以置信的被那货左手大拇指上的红木扳指吸收了,而且还被吸收的干干净净!

    “你,你是谁?你怎么有长生扳指?你是......”

    惊骇交加的领头黑衣人还没说完,便被林般若一针封喉,瘫倒在地,当即嗝屁了。

    林般若蹲了下来,缓缓抽出长约十厘米的银针,玩世不恭的嘴角溢出一丝邪魅的笑容:“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原来这个道理,你不懂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