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第章 黑兵卫

    ()013-10-15

    未名酒店,虽及不上香格里拉那种五星级豪华酒店,但也能算是一个中层阶级消费得起的娱乐场所。到此处消遣的白领工作者抑或是家财万贯的暴发户,大都是看重这里俯瞰都市,秀se可餐,面朝天空,脚踏山峰的清雅环境,本来一切都可以正常欢乐的进行,而现在他们不得不后悔这种有点文艺范又有点小装逼的选择......

    只见未名酒店,乃至未名山的所有娱乐场所,全都被身份不明的黑衣人包围的滴水不漏,没有一个人能够大胆走出来,如此庞大的组织,像极了曾经让无数美国佬闻风丧胆的恐怖分子,但令人惊讶的是这些黑衣人似乎只是想控制未名山上的人员流动,倒并没有显现杀机。而在被黑衣人“重点照顾”的未名酒店,此刻刚刚包下场子庆祝六十寿辰的青龙帮帮主,道上号称“龙王”之名的龙浮国正和部下把手言欢,饮酒作乐,嘴里时不时的冒出一句,“幕遮,幕阳,怎么还没到啊?”

    苍老中仍透着一股英气的脸庞在提到他们姐弟俩的时候,毫无遮掩的写着浓而缱绻的慈祥和挥之不去的疼爱。

    “老大,放心!两位苏堂主很快就会到的。”说话的是丁虎,憨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庞,一边咬着油腻腻的猪蹄,一边灌着整瓶的二锅头,那傻呆的神情根本就看不出来这厮是一位杀人不眨眼的刑法堂堂主。

    “老大,我听说你今天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宣布?这件事似乎还和苏幕遮这对姐弟有关!”

    坐在偏僻宴桌上的一个长相有些清秀有些正经又有些yin沉的中年男人,咧着嘴发出嗤嗤的笑意。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青龙帮四堂口之一的天地堂堂主唐鹰,一人之上,万人之下!

    “嗯,算是!”龙浮国微微颔首,端起一杯红光铮亮的葡萄酒一饮而尽,嘴角扯出一个无奈的苦笑,“时至今ri,我已经六十岁了,这把身子骨已经经不起折腾,也是时候该退位让贤了。”

    “听你的口气,这帮主之位,莫非是要传给苏幕遮,或者苏幕阳?”唐鹰冷着脸,面se隐隐有些不悦。

    “幕阳太年轻,缺乏锻炼,幕遮xing格果断,头脑清醒,武力卓越,应该可以独当一面,把帮主之位传给她,也不算是埋没了她的才能。”龙浮国捏了捏干瘪的下巴,微笑说道。

    “龙浮国,你不觉得你说的话,很让人寒心吗?”

    唐鹰,龇着牙,面对身为帮主的龙浮国,已没有先前的礼貌,整个人气势十足,隐有夺主之态。

    “唐鹰,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曾经未必没有考虑过你和小虎,你能力虽强,但xing格急躁,头脑盲盾,骄傲自大,若是传位给你,以后恐怕难以服众,而小虎则和你正好相反,也是传位不得,我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幕遮比你们更适合帮主之位。”

    龙浮国放下葡萄酒杯,脸se肃穆。

    “龙浮国,我唐鹰可是与你一起打拼天下的兄弟,论资历,我最大,论能力,我最强,论势力,我最大,你宁愿把帮主传给一个刚刚入道的黄毛丫头,也不愿让给和你同甘共苦,同生共死的兄弟,龙浮国,你真令我寒心,说这么多借口,无非因为那个丫头是你初恋情人的女儿,说这么多借口,也掩饰不了你对兄弟的无情。”

    怨恨极深,由来已久,唐鹰和龙浮国早就貌合神离,两人因为青龙帮的发展产生了分歧,龙浮图认为当下应该联合上善会的聂小刀誓死抵抗若水会,而唐鹰则认为识时务者为俊杰,他们应该归顺若水会,这样金钱名利依然可以保住。由于唐鹰资历最大,且掌握着青龙帮最大的堂口,天地堂。是以龙浮国哪怕对他有再大的意见也只能听之任之。

    “唐鹰,你听好了,现在我还是帮主,我有权力决定帮主的人选,请你和你的天地堂注意,任何胆敢以下犯上的叛逆之徒是没有好下场的。”

    龙浮国双眼she电,严肃而苍老的脸庞在那么一瞬间激发出了无人匹敌的杀气。

    “龙浮国,既然你不仁,休怪我不义!”唐鹰拍了拍手,嘴角弯弯翘起,顿地一群身份不明的黑衣人气势凛凛的破门而入,把在座的所有青龙帮外围弟子包围了起来。

    “唐鹰,看来你早就预谋好了,你想造反?!”龙浮国微眯着略显枯槁的眼神,寒着脸一字一句道。

    “多少年,不都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吗?所以,你说是就是!”

    唐鹰说着,挥了挥手,那群已将青龙帮弟子牢牢包围的黑衣人,手中竟凭空出现一把灼灼燃烧的金黄火焰,随着唐鹰的一声“上!”,那些人口中默念有词,随即双手合掌,各自手中的焰苗“噗”的一下飞到半空,然后汇成铺天盖地的火云,如天雷降世一般,在青龙帮弟子的惊骇嘶叫之下,仿佛肆意玩弄底土上的蝼蚁似的,把可怜兮兮的他们燃烧的干干净净。

    这就是超能力和凡人的区别!

    龙浮国和丁虎等几个核心成员不可思议的目睹着眼前惨不忍睹的画面,饶是背过无数人命心智已磨练坚定的龙浮国也不由生出一丝淡淡的恐惧,这些拥有超能力的恶魔明显是和主人龙井七来自同一世界,想起十年前以复国为己任而造成天下大乱的神仙般女子,龙浮国眼中悄然闪过一丝仰望的神se,但也只是转瞬即逝,现在他要面对是这个叛徒,这个利用超能恶魔屠杀上百无辜生命的叛徒,“唐鹰,就是因为我没传位给你,你便对我们青龙帮弟子如此狠下下手,请问,你还是人吗?”

    “龙浮国,至于我是不是人,等下你去了阎王,让他亲口来告诉你!”唐鹰嘴角浮着一丝得意至极的笑容。

    “哼,早就告诉你,我们青龙帮不是若水会的对手,你偏不信!你知道这些人是谁吗?他们不是别人,他们正是若水会的黑兵卫,所向睥睨令无数男儿闻风丧胆的黑兵卫,咱们青龙帮拼不过人家实属正常,可你这家伙竟然仍选择负隅顽抗,难得你不知道什么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吗?难道你不知道只要我们投降,荣华,富贵,我们样样不会少吗?而且章流河还承诺,只要我选择投诚,融合青龙帮后我将成为若水会的五大卫主之一,但你这家伙屡次阻挠我的投诚计划,无奈之下,我不得不和章流河想出这个完美计划,利用寿宴,利用黑兵卫一举歼灭你和你的所有的死党。”

    “狼子野心!”龙浮国狠狠吐出一口唾沫,面对即将到来的死亡,毫无畏惧的苍老脸庞挂着一丝轻蔑至极的嘲笑,“这么多年,你还是如此急躁,盲盾,愚蠢!他章流河分明是把你当成了炮灰,当成了可有可无的炮灰,你以为我青龙帮当真如此不堪一击吗?你以为我青龙帮当真这么容易就栽倒你的手上吗?我青龙帮也是有后手的,不然他章流河早就亲自率领黑兵卫踏平了我们,还需要用的着你吗?他这一招分明是想利用你来试探我龙浮国留下的后手,他这一招分明是想让你作为一个废棋送死来着!”

    “龙浮国,你能有什么后手?苏幕遮和苏幕阳吗?哼,恐怕他们未必能活着出现在你的面前了!”

    听到龙浮国口中的所谓后手,唐鹰心里先是一跳,但想起这么多年,自己在他身边鞍前马后,从未听说什么后手,再联想这老家伙狡猾无比的脾xing,唐鹰顿地恍然大悟,这老家伙一定是在恐吓自己旨令自己知难而退。

    哼,休想!

    “唐鹰,你把他们怎么了?”

    龙浮国闻言,脸部上的愤怒和杀气已经达到极点了。

    “如果我今天心情好,不想杀你的话,那么不出意外,明天你便可以从你喜欢的都市报上看到一则飙车坠崖的新闻。”

    看到龙浮国如此反应,唐鹰越发笃定了心中的猜测。

    “你说幕遮会飙车坠崖,不,不可能,她可是上海市黑市赛车冠军,是,是,一定是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由于愤怒,龙浮国已经支支吾吾的扯不清言语了。

    “没错,我派了黑兵卫去未名山盘山公路的三连发夹弯截杀他们,在加上我已经驱散了所有的来往车辆,只要杀死苏幕遮,然后抛尸下悬崖,这假的也会变成真的了!”

    想起独属于自己的“杰作”,唐鹰咧开嘴露出蜡黄的牙齿,哈哈大笑了起来。

    “唐鹰,今ri我若不死,来ri定当十倍报之。”龙浮国咬牙切齿,深深吸了口气,说完把目光转向身后跟着自己拼杀了十数年的核心成员,皱着眉一字一句道:“今天有可能是我龙浮国最后一次拼杀了,你们愿意跟着我再疯狂一回吗?”

    “愿意!”

    回答他的声音齐刷刷仿佛经过事前训练似的,这就是人心所归!

    “谢谢你们送给我寿辰的礼物,我龙浮图感谢你们。”

    十数年没有流过泪水的龙浮国在这一刻留下了动容的泪水,在这一刻,人心终于齐了!

    主人,如果,你的寄语是真的话,新任的门主,会解救这支已经陷于生死存亡之际的雄兵吗?

    新任的门主,真的会成为我青龙帮的后手吗?

    ......

    两千年前,五源同属一门,号称圣门,一千年后,圣门分裂三门五源。其中便包括长生门,yin阳门,合欢门。

    其中长生门门主林洛水,yin阳门门主龙井七,林洛水乃bei jing林家公主,龙井七则乃旧朝公主,爱星觉罗后裔,两人实属同一人,但知道这个秘密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龙井七的家仆龙浮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