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 0最难消受美人恩

    ()013-10-14

    “小子,我真佩服你,你可是第一个敢说我老姐蠢的男人。”

    被何珠曼用枪指着的家伙,无视自己的危险处境,在大姐投来的杀人目光中,很勇敢的向林般若伸出了大拇指。

    “臭小子,轧车,我可能不是你对手,但是打人,你就要好好掂量掂量自己的筋骨,有些话是说不得的。”

    苏幕遮满脸寒冰,作为一个习惯了高高在上的骄傲女人,怎么能允许平ri最看不起的男人来贬低自己呢?这不,说话的语气中明显带着一股杀气腾腾的威胁劲。这要是换做其他男人,早就被苏幕遮一个撩腿放倒在地,林般若之所以还能坚挺,还不是这厮在轧车上胜了苏幕遮,以至于获得了能和她对话的资格。

    但是现在,林般若却肆意践踏这所谓的对话资格,话里话外都极尽嘲讽,“蠢女人,蠢到如今还不自知,难道你以为咱们漂亮的女jing同志真的是因为所谓的高速飙车,穷追不放的来抓你们的吗?难道她有必要和我冒着生命危险和你在这未名山轧车,单单是为了堵住你们吗?难道你以为她们jing察会和章家联合在一起,故意来针对你们吗?你太蠢了,你看轻了jing察,看轻了章家,也看轻了你们青龙帮!”

    谁都没发现,林般若说这话的时候,左手大拇指上的红木扳指悄然泛起一丝淡淡的红光,看起来端是邪魅之极。

    “臭小子,你什么意思?”

    苏幕遮两条微微画着淡妆的柳眉紧紧皱起,柔软无骨的小手握成威风凛凛的拳头,嘎吱作响,作为青龙帮血染堂堂主,没有一股摄人魂魄的毒辣,是无法服众的,所以她生气的时候,苏幕阳叹了一声,“那小子的末ri快到了!”

    遭林般若继续“侮辱”的苏幕遮,已经到了发飙的临界点了,或许只要林般若再出言不逊,立时血染当地。

    而林般若的眸子也并不躲避苏幕遮锐利般的杀人眼神,整个身体反而朝苏幕遮靠了靠,以至于两人之间的距离不到一尺,彼此间的呼吸,清晰可闻,一股淡淡的桂花香气沁入心扉,林般若情不自禁的缩了缩鼻,接下来的话语温和了许多,“其实,咱们的漂亮女jing不辞幸劳,不顾危险的真实目的是来拯救你的,你应该感谢她,而不是一根筋的讽刺她。”

    林般若挑了挑眉,朝不远处愣愣站着的何珠曼眨了眨眼,那意思似乎在说“咱在给你解围”。

    “他,他在瞎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是为了救......”猛地瞥见被自己用枪拿住的那家伙伤心戚戚的脸庞,何珠曼马上住口不语,她可不想拆那个男人的台,既然他这么说,就一定有他的理由,而自己要做的就是无条件的相信,之前,自己不是一直这么做的吗?所以,不用担心,他一定能替自己扭转jing察在他们青龙帮眼中的形象,这对于上海市的整体局势非常重要。

    这样想着,何珠曼清丽皓白的小脸蛋又恢复了先前作为jing察而展出的英姿飒爽,那种足以令某些女jing控yin男迷恋不已的表情。

    苏幕阳感觉自己很受伤,真的很受伤,他正是那某些女jing控中的一员,曾经为了追求上海市第一jing花秦珺虹一掷千金,可惜被她无情拒绝了,之后,因为他的傻逼行为,身为监护人的苏幕遮无情的没收了他的妞资金和生活费。

    而此刻,他发现自己很感兴趣很有希望能上的漂亮女jing,竟然对那个有点痞气有点邪魅的男人有些意思,观人惯了的苏幕阳从他们彼此之间的表情已经看出大概来了,但关键是那小子有了章倩若一个绝品美女已经够了,为什么还要再霸占这位很合自己胃口的小女jing?

    靠,这个男人,还真是女人的克星,男人的魔星!

    承认自己很不如他的苏幕阳,很不爽的冲着林般若的身影很嫉恨的吐了口唾沫。

    对于林般若的回答,苏幕遮隐隐捕捉到了什么,但还不是很清楚,这让苏幕遮微微生出一丝期待,拳头中的杀气不经意的敛去,“你能说的再明白一点吗?”

    林般若淡淡一笑,目光在四周转了一拳,右手捏着眉心,“难道,你没发现,咱们轧车的盘山公路,竟连一辆车都没看见,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嗯?”

    苏幕遮脸皮一跳,未名山的别墅,宾馆,酒店,娱乐场所应有尽有,平ri来往车辆虽算不上有多拥挤,但也可以媲如车水马龙,可现在这里的盘山公路却连一辆汽车都没看见。

    匪夷所思!匪夷所思!!

    难道未名山上发生了什么事吗?不好,老爷子还在上面,今天是他的六十寿辰,正和青龙帮的各方堂主在未名酒店摆宴庆祝,他千万不要出现什么意外啊!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谁要是敢动龙王?她苏幕遮绝对让他永远堕入六道轮回。

    作为龙王的义女,苏幕遮,在林般若的暗示下,似乎知道这个未名山一定发生了什么,至于是好,是坏,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谁伤害她的亲人,她就用十倍,百倍,乃至千倍的手段去报复。

    “喂,你干嘛去?”林般若拉住她阮润娇腻的手臂,嘴角自始至终都浮着令女人无法抗拒的笑容。

    “我要去看看老爷子,他是我们青龙帮帮主,他不能有事!”苏幕遮冷着脸,轻而易举的甩开了林般若的手臂。

    “晚了,晚了!”林般若摇了摇头,皱着眉道:“知道这里为什么一辆汽车都没有吗?因为在这里死了人,就没人发现,他们是要在这里杀人,你知道他们要杀谁吗?是你,是你!”

    “谁要杀我?”苏幕遮,峨眉凛冽,氤氲的水眸杀气迸现,“我苏幕遮,绝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他们既然想在这里布局杀我,说明山顶上的龙王老爷子也不安全了,我就算死也不会让他们伤害老爷子,我的命是他捡回来的,现在是我报答他的时候了。”

    “真是一个傻女人,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你执意送死,那我也不多说了,你走!”林般若撇下苏幕遮,牵起章倩若的乖巧玉手,走到漂亮女jing何珠曼的身边,咧开雪白的牙齿,“jing察同志,既然人家不领咱们的情,就放开他们,任由他们去送死!”

    “喂,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未名山顶真的会发生什么事吗?”

    何珠曼咬了咬唇,收回抵住苏幕阳的手枪,盯着林般若深邃汪洋不见底的乌黑眸子,喃喃问道。

    “虽然我这人平时说惯假话,但是认真起来的时候,你不用质疑。”林般若打开宝马x6的车门,朝何珠曼招了招手,“快进来!”

    “我想跟他们一起去。”何珠曼顿了顿,清丽的脸se浮起一丝坚定,“我是jing察,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我就更不能任由她们陷入危险而不管不顾。”

    “又是一个傻女人,我们又没有什么关系,随你便!”

    林般若淡淡的回答,启动车子,调整方向正要离开,却听到苏幕遮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请问,阁下是谁?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为什么会跑来这里想救我?”

    苏幕遮已经走到林般若的窗前,咧开皓白如雪的贝齿,“我想在死之前,弄个明白,你不介意!”

    “我叫林般若,仅此而已。”

    说完,林般若打转方向盘,白se时尚的宝马x6立刻如一阵溜烟嗖的一下就不见了。

    掌圣门密令,晓姓名,探年龄,明事为,知祸福......

    林般若之所以知道苏幕遮有危险,正是因为他刚才用真气开启了手上的长生扳指看透了苏幕遮的所有信息:苏幕遮,女,二十五岁,从小被青龙帮帮主龙王抚养长大......今天午时三刻将会在未名山盘山公路三连弯左一百米遭到黑衣人的袭杀......

    宝马x6依然用一种高速漂移经过三连弯,好像是为了赶时间似的,这一次的速度竟然比上山的速度还快。

    林般若很顺利的把宝马x6行驶到了山下,随即毫无征兆的踩下刹车,后轮在油漆公路猛地行成一段蜿蜿蜒蜒的胎迹。

    “般若,为什么停下了?”

    章倩若娇软如水,偎依在林般若的怀里,妩媚如玉的脸蛋霎时绽放一抹灿然的笑容,似是知道了林般若的想法,她此刻化成了全世界最名贵最乖巧最粘人的波斯猫,用温热娇腻的香舌隔着衣服轻轻舔舐着林般若的胸膛。

    “停车坐爱枫林晚,倩若,先欠着。”林般若,右手插进章倩若柔顺如瀑的三千发丝,嘴角上扬,一丝yin荡的笑意挂在上面。

    “般若,去!那两个傻女人需要你。”章倩若在林般若的怀里蠕动了会,便果断的推开车门,走了出去,“我会等你的,等你的,直到地老天荒!”

    “倩若!”林般若低喃一句,看了看站在车外乖巧柔顺的章倩若,一股无法言状的暖意席卷全身,“最难享受美人恩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