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章 还君明珠双泪垂

    ()013-10-10<稚气的女声喊住了。顺着声音源头,一辆被人群包围的时尚宝马x6和一位娉婷玉立婀娜尽显的美女立时映入眼球。

    “章倩若!”

    “你这是特意在等我吗?”

    林般若嘴角泛起一丝邪笑,在众人的惊讶乃至喟叹声中走到白富美的身边。

    一些刚刚将章倩若升级到心中女神的yin男马上就不淡定了......

    靠,这小子是谁啊?难道是女神的男朋友?哼,不就是长了张小白脸,一定是个吃软饭没本事的家伙!

    而有些在篮球场见识了林般若那超神般球技的少女们,当看到浑身散发偶像风采的男生再度出现后,即刻犹如二十一世纪追星的狂热粉丝那般纷纷冲了过来,说的都是一些索要签名其实趁机揩油的话。

    林般若不想纠缠,牵着章倩若,显示名草有主,然后打开宝马车门,一屁股坐了进去,人红是非多,这话一点不假!

    <痘的脸蛋不时僵硬一片。

    “你知道丁王越吗?咱们榆树高中十年难遇的篮球天才丁王越吗?”

    一男一女,各戴着鸭舌帽,出现在那个yin男身边,这男生身高将近两米,挺拔魁梧;这女生身高不到一米六,娇小玲珑,典型的萝莉身材。

    而此刻说话的正是这个英俊魁梧霸气十足的男生。

    “我知道啊!榆树高中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篮球少年,听说他明年将直接跳过大学直接登陆cba进行磨练。”

    yin男整了整鼻梁上的眼镜,言语之中似乎对于丁王越这个名字极为熟悉,极尽佩服。

    “那么我今天告诉你,你口中的这小子,就是比丁王越更恐怖更强大更有资格登陆cba的篮球少年,甚至说他是中国篮球的希望也不无可能!”

    英俊魁梧的男子,好像不愿被人看到真实模样似的,故意拉了拉遮住眉檐的鸭舌帽。见被自己震住一言不发,他咂了咂嘴继续道:“从明年开始丁王越不会去cba了,因为他要跟随这小子,他知道自己还需要很多东西需要学习,而这些东西只有这小子能带给他!”

    “你怎么知道丁王越不会去cba?”

    没想到自己口中的“这小子”会有这么大的来头,yin男怔住了,当然不止是他,他的身边那些对于林般若同样颇有嫉恨轻视之意的学生也都怔住了。

    但关键的是,这个高大魁梧的同学怎么知道丁王越会放弃cba而选择跟着这小子呢?

    “因为,我就是丁王越。”

    说完,丁王越轻轻一笑,便和妹妹丁豆豆,在众人愕然痴呆的目光中渐行渐远,直到消失不见。

    “丁王越,丁王越,他就是咱们学校的篮球天才丁王越!”

    “既然,他都这么说,那这小子还真不是个普通人!”

    “怪不得能有这么漂亮的白富美女友,哎,咱们都是一群丝的命!”

    ......

    “哥哥,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离开了校门口,行走在人流繁华的街道,穿着粉红雪纺衫和洁白连衣裙的小萝莉突然眨巴着可爱水眸凝视着丁王越英俊早熟的脸庞,娇声问道。

    “哥哥什么时候说过假话啊?”丁王越盯着这个可爱单纯的妹妹,粗大的豪眉爬出一丝对未来充满朦胧希冀的神se,喃喃道:“他不简单啊!锋芒内敛,深藏不露,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这些年,我太过执念,为了能够进入cba,太过苛刻自己,太过追求完美,虽然现在已经具备了登陆资格,但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如今当我看见他的出现后,潜意识里我知道我想要的东西就在他的身上,所以我才选择跟着他,希望能借着他找到我缺失的东西。没有这个东西,就算进入cba,我也不会成长为真正的王者!”

    丁豆豆憨憨的点了点头,无论哥哥说什么,她都百万分百的相信。

    开着宝马x6,穿过闹区,章倩若把车子停在榆树高中附近比较偏僻的地方,这里人流不多但大都打扮古里古怪,手臂上各自纹了一条触目惊心的龙身,栩栩如生,腾腾yu出,他们是青龙帮的人!

    林般若皱了皱眉,现在整个上海的局势已经发生大变,曾经的上善若水分裂成上善会和若水会,上善会偏安一角苟延残喘,若水会则已取代曾经的龙头老大青龙帮成就霸主地位,对于现在已经盘踞大半地盘的若水会,林般若知道如果不联合青龙帮,现在的上善会还不是若水会的对手。

    看来当初还真小看了章流河这小子,短短三年时间,便能打败借着青帮余荫统治上海几十年的青龙帮,如果自己不回来,这个男主角,他岂不是当定了!

    “林般若,你还记得十年前的那一夜吗?”

    一直沉默不语的章倩若,突然开口,打断了林般若的思绪。

    “十年前?那一夜?”

    林般若轻轻摩挲着轮廓分明的下颚,乌黑细长的眸子she出点点慑人魂魄的jing芒,那抹jing芒中隐约透出的杀气,无可抑制,刻骨铭心,前所未有!

    十年前的那一夜,是他一辈子都无法忘却;十年前,天下大乱,群魔乱舞;十年前,姐姐背着他,在大山里一夜百里;十年前,四家崩溃,万民流浪。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章倩若眸光湿润,素白柔软的小手紧紧捏住顶级丝制的裙摆,温柔的凝视着林般若有些动容的脸庞,“十年前,那一夜,深山野狼,是你不要命的从狼群中救回了我,十年前,那一夜,孤崖寒风,是你把仅有的棉袄披在了我的身上,十年前,那一夜,庙宇裹布,是你锲而不舍的呼喊把从我从死神的手上抢了回来,十年前,你没有放弃我,十年后,我也没有放弃过你,哪怕三年前你做过什么错事,哪怕三年前你被所有人误解,我都知道那个在我心里,在我梦中,站在灯火阑珊处的少年,他一直没变!他一直是那个肯听我哭,肯听我笑,憨憨傻傻不要命的大哥哥!”

    “所以,当听到你和姐姐订婚的消息时,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吗?当听到你离家出走的消息时,你知道我的心有多苦吗?”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现在林般若是姐姐的未婚夫,而自己又即将成为白流芒的未婚妻。

    章倩若痴痴的抱住林般若宽阔而安全的胸膛,汩汩而出的泪珠已经湿润了大片。

    ps:仓促赶出来的,明天再修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