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 春光无限好(求个收藏啊!)

    ()013-10-10

    这些英语试题,如果没有六级的英语水平,如果没有两个小时的答题时间,想要一个高中生在半个小时完成,这个女人,还真不厚道啊!

    林般若,咂了咂嘴,随即执起笔在上面沙沙划响,如果这位高中生三年的时间一直和各种各样形形sese的外国美女打交道,那么这种所谓的不厚道,不过是他扮猪吃虎的伪装而已。

    “嗯......”一声低哼,一声很轻带着某种抑制的低哼,蓦地传进了林般若的耳朵里。这个声音除了这间屋子里和自己如同孤男寡女相处的秦君秋,还会有谁?

    对于这位暴力女王,林般若本来是不予理会的,但要是客串一个悬壶济世的医师会发现那虚弱声音中隐隐透着微不可查的病丝。

    救人有时候和杀人一样,看见不爽的也会忍不住的......

    所以,林般若放下了钢笔,目光落到正伪装坚强,坐在圆木椅上捂着小腹哼哼唧唧,发出细如蚊蚋般痛苦呻吟的暴力女王。

    “喂,你有病!”林般若伸手抓住她捂住小腹有点柔软有点弹xing又有点冰冷的小手,眉头微皱,一本正经道。

    “你才有病。”秦君秋一把甩开林般若的手掌,两条紧紧拧起的香汗柳眉萦绕一丝穿透人心的厌恶和杀气,只不过这杀气却是虚弱无比,虚弱的以至于林般若撇了撇嘴就继续轻易的抓住了那条柔软如鲤鱼的红酥手。

    “你真的有病。”脉搏跳动无力,身体颤抖不止,林般若有意无意的捏了几下,在秦君秋那杀人的目光中,咧嘴笑道:“你的病跟你姨妈有关。”

    “林般若!”秦君秋火焰灼灼的眼神怒视着林般若,姨妈?大姨妈吗?这小子不仅明目张胆的揩油,还无所顾忌的说出这番羞人话,内裤贼就是内裤贼,六年了,还没变!

    新仇旧恨,秦君秋实在找不出还有什么不教训林般若的理由来。

    此刻,就算大姨妈真的来了也阻挡不了秦君秋凌厉生风的出手。

    处女一怒,伏尸百万!

    秦君秋还是当年的秦君秋,火爆的脾气一点没变。

    但林般若还是当年任她蹂躏的林般若吗?

    猝不及防的一掌朝着脸蛋气势汹汹的掴来,林般若微微一笑,速度太慢了,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家族病的缘故,这位在jing校打败无敌手的暴力女王的真正含怒一击,绝不会堕落到这种在自己眼中近乎龟爬的速度。

    这是怎么回事?

    攻去的手掌被林般若轻而易举的扣住了腕脉,秦君秋心头惊怒交加。

    虽说自己此刻有病无力,但这种速度,这种力量对付一个久经于风月场所的纨绔小子应该足以,可为什么这厮会这般的轻松写意的化解自己的攻势,更重要是完全扼住了自己的进攻。六年不见,林般若在她的心底还是那个被自己轻轻一掌掴在地上抹着鼻涕供出所有同犯的窝囊废。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这个道理,老师不会不懂!”似乎看出了秦君秋这个曾经因为一条黑se蕾丝内裤,而狠狠羞辱自己的女人心中潜藏的想法,林般若摸着高挺的鼻梁,一字一句揶揄道。

    “混蛋!”秦君秋被彻底激怒了,另一只空手,以同样的方式,同样的角度,不过力量和速度却赫然提升了好几倍,再次冲林般若凌厉袭来。

    这种在身体极度的痛苦中贸然出手,带来的严重后果让秦君秋没有任何装扮的素颜沁出了豆大的汗珠,口里不时吐出伊吖伊吖般的轻哼。

    能让经受无数痛苦都面不改se的女人露出这幅可怜兮兮的模样,显然这种痛苦绝不是普通病患所引起的。

    “老师,没人告诉你,你的速度很慢吗?”林般若很顺利的将她另外一只手也控制在了手中,其实就算他不抵挡,以她外强中干的出手,顶多脸皮痒几下罢了。

    “林般若,你!”看到两条玲珑玉臂俱都失去了zi you,秦君秋神se不忿,立地从座上站起,绷开健美修长的右腿,呼的一下只捣巨龙卧立之谷。

    秦君秋,你太狠了!

    林般若双手无法回挡,只得张开双腿,等到那条野xing十足的右腿即将踢爆自己睾丸之际,林般若当机不做犹豫的回缩双腿,牢牢夹住那条差点足以让自己太监的可恶“凶手”。

    见下意识的杀招也被林般若轻松搞掂,秦君秋的理智渐渐处于崩溃的边缘。

    作为一个曾经干过jing察职业的老师,面对曾经的内裤贼,面对曾经的坏学生,在无数次亵渎后仍无法夺回半点尊严,这对于任何一个正常的女人都难以接受!

    秦君秋在jing察学校乃是武力变态的存在,任何心怀不轨的男人想要靠近她都得掂量掂量自己的抗打能力,当年若不是因为某个高粱年少无法无天的调戏,她也不会一怒之下就像现在攻击林般若那般踢爆了那小子的鸟蛋,之后便因为那小子家里的施压,已经ri落西山的jing察世家无奈才把她最得意的孙女送到了教育界。

    但真实的原因,是这样的吗?秦君秋摇了摇头,都是这个病......要不是这个病她也不会被这小子肆意欺负。

    秦君秋的眸光中猛然she出犹若虎狼的嗜杀眼神,当年孤身闯入毒枭集团,一杆银枪爆过无数敌人的头颅,一条右腿踢爆无数敌人的鸟蛋......而今龙游浅滩被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屈辱,不甘,愤怒!秦君秋用尽全身所有的力量,高抬左腿找准林般若的脑袋凌空劈去,此时在她的眼里,这位仅仅得罪她算不上被判死亡的学生已经化身成了万恶不赦的坏蛋了。

    “彭!”秦君秋那一击被林般若躲过了,但还是打在了他的左肩上。

    “嗯!”林般若抿着嘴轻哼了一声,这是自己回国以来第一次没有接住对手的攻势,这在真正的生死打斗中是非常致命的。或许这才是秦君秋真正“处女一怒,伏尸百万”的真正力量!

    而此时,秦君秋两手被林般若扣住,右腿被林般若夹住,当那条左腿打在林般若的左肩后,秦君秋整个人已经完全失去平衡了,在加上林般若左肩吃痛,左腿微微弯曲,林般若也无法保持稳定,不知是不是存心,林般若携带着秦君秋齐刷刷倒在了地面。

    但是两人这种暧昧的姿势,却是令人浮想联翩。只见林般若脑袋倒下的地方,正好拱在了秦君秋两条白皙玲珑的大腿间,由于这个暴力女王今天穿着一件比较宽大的灰se裙子,林般若的视野刚好将女人最隐秘的私处一览无遗。

    红se内裤,依旧是那条红se内裤,看到那条包裹一簇萋萋芳草的红se内裤,林般若的记忆倏地回到了六年前那个秋季的下午,那条高高飞扬随风涤荡的红se内裤,那个一怒奔出掌掴自己在地,把右腿放在自己裤裆威胁自己说出同犯的变态处女,林般若便觉得一种说不出的愤怒缠绕心房,chun光无限好,现在轮到我!

    正要伸出手拔下那条好似属于少年时期的红se内裤予以解恨时,耳边忽地传来了一个清冽冰冷的女声。

    “林般若,我恨你。”

    我这是在做什么?

    林般若闻言一震,晃了晃头,从女人的裙摆中站了起来才发现这个平ri高高在上的暴力女王竟然绵软无力的瘫倒在地,香汗淋漓的脸蛋不再出现先前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苍白神se,整张脸隐约有丝正常的晕红了。

    “林般若,我恨你。”

    秦君秋发誓只要自己恢复了力气,一定要把这小子碎尸万段。如果说先前仅仅只是想用暴力的手段教训教训林般若,但现在自从他将男人的脑袋不管是不是处于无意的放进她的裙子里,这个男人的凄惨下场都已注定好了。

    哼,都是因为这个病,要不是因为这个随时发作的遗传病限制了自己的力量,这个实力大变的林般若怎么会是自己的对手。虽然,秦君秋已经认同了林般若孑然大变的实力,但内心仍然没有对他有半分服气。

    “老师,我觉得你应该感激我。”林般若摸了摸鼻,嘴角上扬,咧开一个极为迷人的弧度,“你没发现这一番打闹下来,你的痛患已经消失了吗?”

    秦君秋,神se一顿,下意识的动了动身子,发现气力已经渐渐恢复了,最关键的是刚才附在身体不啻于灵魂撕裂的痛苦确实如林般若所说全都烟消云散了。

    林般若竟然比我还要了我的身体,这显然不是林般若瞎掰瞎猜,要知道在以往,这种痛苦最起码也得持续几个小时以上。听爷爷说姨妈就是在这种病发作的时候承受不住那种蚀骨的痛楚而选择了吞枪自杀。

    这小子,难道知道我的病?

    秦君秋从地面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体的灰尘,整了整衣裙上的褶皱,心里已是思绪万千。

    “我早说过,你有病,而且还是和姨妈有关,就是你本人不信,还出手打人来着。”

    林般若耸了耸肩,挤出一个很委屈的表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