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章 长生门主

    ()万物静止了!仿佛受到某种奇异的力量控制一般,所有本该运行的轨迹毫无征兆的静止了!

    杜天龙那一刀在距离林般若零点零一公分的时候,突然莫名其妙的静止了,任凭他本人如何使力,那柄柳叶刀就是无法前进分毫,靠,遇鬼了?

    杜天龙,目光落到林般若淡然若素的平静脸庞,当瞥见那货乌黑眸子里一闪而逝的氤氲红光的时候,他倏地有种末ri降临的感觉,这家伙不会对自己使了什么魔法了!

    这种感觉泛了几秒后又被杜天龙否决了,不,不可能,杜天龙摇了摇头,这个世界哪有什么妖鬼蛇神,他试图把自己心中越来越盛的恐惧压下去,可是当把目光转移到林般若的身体上时,那货左手大拇指上的红木扳指突地出现在杜天龙的视野之中,与那货眼中的红光相映成辉,相应成诡,让杜天龙发现自己的jing神力仿佛受到了某种不可思议的控制一般,让杜天龙发现自己可能真的遇上鬼了,而这个鬼,很可能就是面前看似废物的眼镜男!

    林般若轻轻扭动左手大拇指上的红木扳指,嘴角浮出一丝yin柔的冷笑,二十年前,神仙姐姐靠着圣门三大至宝纵横天下,而这个所谓土帽又土鳖的红木扳指便是其中之一,这个看着很是普通的木头制品不仅能看穿凡人的想法,寿命,xing格......而且还能控制凡人的jing神力,之如现在这般——林般若利用jing神力控制了杜天龙的行动。

    “该我了!”

    林般若喊出这番话后,一手夺下杜天龙压在自己头顶静止不动的柳叶刀,一手化拳狠狠的击在了杜天龙厚实无比的胸膛。

    “噗!”一口血雾在空中四散开来,杜天龙庞大的身躯足足飞出了四五丈之远,抽搐痉挛的四肢完全无法保持静止。

    “这是还给你的。”林般若一步一步走到杜天龙的身边,仿佛高高在上的暗夜君王俯视着叛乱失败的臣子,口里喃喃道:“三年前,你还是上善若水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兵,你就敢孤身行刺林般若,若不是林般若遇到贵人,恐怕他早就死在了你的手上了,要说你身后没有高人指使,给你一百个胆子你也不敢下手,甚至你也做不到现在这个位置来。”

    “你怎么知道的?林般若告诉你的?不,林般若也不可能知道。”

    杜天龙脸皮一跳,他很清楚的明白自己当时刺杀林般若的时候可是做好一切伪装的,甚至连之后派去的杀手也全都是经受过训练的死士,所以绝不可能会暴露自己的身份。这个秘密除了祖堂后那个高人再没有第三人知道了。除非是她告诉了林般若,不,不可能,她要刺杀林般若又怎么可能会告诉林般若凶手是谁?

    “说,那人是谁?你身后的高人是谁?”

    林般若眼中jing芒微闪,他刚刚利用圣门秘令,左手大拇指上的红木扳指,看穿了杜天龙潜藏心底的想法,所以对于杜家祖堂后的那位高人,林般若很有兴趣。

    “你没资格知道她是谁?她是这天下最强大的王者,你在她的面前就是一个最低贱的蚂蚁!”

    自从见识了祖堂后那神秘女人的恐怖能力,自从得到了她零零散散的指点,杜天龙便从上善若水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卒成长到了现今呼风唤雨的黑道枭雄,可以说杜天龙对她充满了盲目自信,哪怕是刺杀上善若水的创始人林般若,哪怕是甘于屈从于股份稍低的聂小刀,哪怕是故意拖垮上善会,哪怕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退避若水会,杜天龙也一一照做,毫无二心。其实以她的强悍能力,杜天龙知道灭掉整个若水会也完全不费吹灰之力,但他没有质问,因为他知道自己没这个资格,无论她命令自己做什么,自己都得无条件的执行。

    想到她的手段,先前面对林般若露出怯懦表情的杜天龙再度恢复了以往高高在上的神气。

    “蚂蚁虽小,也能伤人,不是吗?”林般若咧着嘴冷笑,通过探寻杜天龙的jing神世界,林般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扬了扬眉,不由停止了继续使用圣门秘令。

    “好!”杜天龙踉跄站起,目光扫了一眼躺在地上兀自呻吟不止似乎受伤颇重的某些四星核心成员,苍白的脸庞浮出一丝不怒自威的神se,“雷锋,你有你的骄傲,我也有我的骄傲,我承认我技不如人,但你想把我踢走,最终得拿出有力的东西!别忘了,现在上善会,我的股份还是最高的,现在的上善会,我仍然掌握着所有的权势。”

    说完,杜天龙拿出一张椅子,得意洋洋的躺在上面,一手抱住微微颤抖的浓艳女郎,一手揉着小腹上的受伤之处。

    虽然感觉林般若很厉害,感觉自己有可能站错了队,但关乎到自己的利益,关乎到自己的前途,关乎到自己的生命,杜天龙身后的所有核心成员不得不把矛头对向林般若,嚷嚷道:“龙哥,说的很对,如果你单单想靠武力来征服我们,那么我们绝对不服,这是现代法治社会,任何或大或小的组织都需要合法的途径进行权势交接,你没有钱,你没有权,对不起,你就算杀了我们,整个上善会也不会投降你一分一毫。”

    这群人在面对若水会的时候步步后退,而在面对若水会之外的人却寸土不让,这说明他们内心对上善若水还有一份潜在的归属感。

    林般若点了点头,他根本就没打算靠着武力去征服他们,因为他们还没那个资格。杀猪,也要看猪的货se,不是吗?作为一个杀猪的屠夫,没用杀猪刀,那么说明这些被自己称为‘猪’的猪就根本没那个权限享受自己酣畅淋漓总共七式的杀猪刀法。

    “雷锋,你走!回去告诉林般若,现在的上善会属于我杜天龙,叫他死了这条心!三年前,他没死,三年后,他可就没那个好命了。”

    有祖堂后的那个女人撑腰,杜天龙说话的底气和傲气也越来越足了。

    林般若眼中jing芒闪过,挑着眉,嘴角咧开一个yin冷的弧度,“如果不是我暂时需要你找到那个女人,现在的你早已成了一具死尸了,千万不要怀疑我这话的真实xing,因为怀疑我的人都死了。”

    杜天龙心里一跳,这个家伙什么意思,威胁自己?**裸的威胁自己?靠,不就是武力变态点吗!算个吊,但看到他眸里she出的腾腾杀气,仿佛平生真的杀了许多人,仿佛平生真的以嗜血为乐,杜天龙不由小心翼翼的咽了一口唾液,强硬的语气慢慢降了下来,“雷锋,咱们都退一步!既然你说和忧千寻回来了,那么麻烦你把和忧千寻和聂小刀的股份拿出来,只要他们俩的股份加起来,你才能取代我成为这个上善会的最终领导。”

    以前叱咤风云的黑道枭雄,现在对一个不超过二十岁的眼镜男客客气气,杜天龙感觉很受屈辱,他已经打定注意,等把这小子赶走以后,就找到祖堂后的那个女人,再求她指点几招,这样一来,自己便可以找到这厮报仇了。

    “和忧千寻?聂小刀?”

    林般若喃喃自语,曾经这两人跟着自己创立了上善若水,一个远走他乡,一个坚守岗位,物是人非啊!

    “没有!那么就请你离开!”

    看到林般若这个痴呆反应,杜天龙以为自己猜对了,那个和源堂堂主和忧千寻根本就没有回来。虽说和忧千寻是林般若的女人,当年因为林般若犯下的错误一怒之下远遁ri本,但也不否认她为了林般若再度回到中国,可是这种情况真的会发生吗?而现在,杜天龙赌的就是这种情况不会发生。以林般若的表情来说,杜天龙感觉自己赌对了。

    “谁说他没有?”

    一个清冷宛如黄莺的好听女声突然传来。所有人下意识回头望去,只见一个身穿粉红汉服仿佛从画里走出的女孩踩着优雅的碎步走了进来。

    ......

    等了半天,不见那厮回来,李尺素郁闷的从座上站起,看了看仍然低头喝着西湖龙井的纳兰王,李尺素的心中悄然生出一丝莫名的亲切感,这种感觉,在从小资助自己和妹妹长大的神秘人那里体会过。

    也不知是不是受了内心的驱使,李尺素顿了顿,然后大胆的走了过去,坐在他的对面,打量着他那张经过整理虽然有些沧桑但还是英武过人的脸庞,樱唇微启:“你叫纳兰王?”

    纳兰王没有回应,甚至连眼皮都懒得动,哚吸了一口茶水,突然喃喃自语:“七公主,应该快来了!”

    “七公主?”李尺素皱了皱眉,现在这个社会还有人叫“公主”?

    “小女娃,你我今晚有缘,想不想和我去见见传说中的长生门主?”

    纳兰王一改先前的淡漠安静,抬头凝视着错愕不已的李尺素,整个人突然变得欢呼雀跃,英俊的脸孔写满了不可抑制的喜悦。

    “长生门主?”李尺素楞了一下,旋即忙不迭的点头应道,她来上海不就是想寻找那位云游四海行踪诡秘被人称为医仙的长生门门主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