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一时之间,所有的人都忍不住的嗤笑起来,“这位叫雷锋搞笑名字的三星小弟,脑子是不是被门夹了?竟然当着龙哥的面偷袭四星三级的王练,如果平时较幸运的话或许受点皮肉之苦能勉强了事。但现在这小子破坏了龙哥的“赌博大业”,其后果显然不是鞭刑之罚这么简单了……”

    想起龙哥那“惨无人道”的折磨,想起不少新人因为得罪龙哥而被折磨至疯的凄惨场景,有些jing神脆弱的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颤!

    “雷锋,很好,你知道我是谁吗?”黑衣巨人身高至少在两米以上,jing神抖擞的穿着意大利最顶级设计师为他jing心打造的罗蒙西装,左手取下已燃烧至一半的雪茄,喷出一口撩缭绕绕的烟雾,黝黑粗狂的中年脸庞因为常年的穷奢yinyu微微闪现一抹病态的苍白,当他用透着不屑轻蔑的冷冽眼神打量着林般若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龙哥要发怒了,见识过他发怒的狰狞场景,他们都不约而同往旁边退了好几步,以至于堆满百元巨钞的水晶圆桌,自北向南仅仅站着两个争锋相对的男人。一个林般若,一个杜天龙。

    而在他们退后几步远离杜天龙发怒范围,好整以暇带着怜悯眼神慵懒的望向林般若时,一个梳着板寸,胸前手臂都刺着各种狰狞刺青,长相算不上白净也算不上黝黑的中年男子自林般若进来后身体一直止不住的颤抖,微微眯起的双眸中闪耀着难以言状的恐惧,一抹对死神的恐惧!

    “我没兴趣知道你是谁?因为你即将不属于这里了。”林般若懒得和他废话,他是上善若水的创始人,他完全有权利决定这些蛀虫的去留,哪怕他们手上掌握着上善会百分之八十的股份。对于一个在三年的时间客串杀手赚取不少佣金的人而言,足以维持失去这些资金的上善会约莫三年的发展需求。

    “混账东西,你在和谁说话?龙哥可是战源堂副堂主,在上善会的地位仅次于聂小刀,你一个区区三星小弟有什么资格开除龙哥??”

    偎依在杜天龙怀里的妖艳女人扭着纤细的水腰款款走到林般若的面前,浓妆艳抹的脸蛋夹带着高高在上的骄傲神se,凝着林般若仿佛看望蠕动在地上的蝼蚁一般,布满美瞳的眼神透着**裸的不屑一顾。

    “上善若水有三禁,第一:任何人不得在封王阁聚众赌博,违反者,踢;第二:任何人不得在封王阁亲近女se,违反者,踢;第三:任何人不得在封王阁欺压新人,违反者,踢。”

    林般若无视面前喷着浓浓香水味摇摆着黑se齐b短裙的妖艳女人,对视着由于身处上位久了而带着一股浓浓王八之气的杜天龙,皱着乌黑细长的剑眉,嘴角的弧度不知不觉上扬的更加迷人了,“三条几乎都被你占满了,你说你还可能留在上善会吗?”

    杜天龙盯了林般若良久,突地爆发张狂而放肆的大笑,“雷锋,你以为现在的上善会还是以前的上善若水吗?现在的上善会是我一个人的了,任何人的去留都是我说了算。”

    “哦?你能聂小刀还厉害?”林般若眯着双眼问道。

    “整个上善会的股份我杜天龙占了百分四十,他聂小刀才百分之二十,你说这个上善会谁说了算?哪怕他挂着战源堂堂主,上善会领导人的虚名又怎样,见到我还不是得裹着尾巴乖乖做人。”

    杜天龙压低着声音向林般若不可一世的渲染道。

    “难道你忘了林般若?他的股份可不少于你哦!他应该有权利让你滚蛋!”林般若整了整架在鼻骨两侧的红木眼镜,嘴角自始至终都挂着戏谑透着半点诡异的笑意。

    “哼,那个败家子,三年前就经把股份转让给和源堂堂主和忧千寻,而和忧千寻本人早已远遁海外不见踪迹,这辈子怕是难以回来了。再说她已经解散了和源堂,这个上善会纵然是林般若回来了也不得不听命于我!”

    杜天龙越说越开心,浑然没想到自己这个上善会的实际老大已经走到了悬崖的边缘。

    “你错了,和忧千寻已经回来了!”林般若突然转过修长身躯,朝虚掩的檀木大门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喃喃道:“当我回来的第一天,我就感知到了她的存在,她就呆在上海的某神秘之处,正静静的观望着我们……”

    “臭小子,你还真把我当傻子了,和忧千寻因为什么事情离开我们都心知肚明。如果林般若不回来,和忧千寻是绝不会出现的,而林般若那个败家子三年前被章家驱出上海,给他三七二十八个胆这小子都不敢回来。”杜天龙自信满满的回道。

    “是吗?你这么肯定林般若不敢回来?如果林般若回来了,你还认得他吗?”林般若摸了摸鼻,饶有兴趣的盯着他道。

    “他就算化成了灰我也认得,更何况他永远都回不来了。”杜天龙似乎想到什么,黝黑的眼珠莫名有股yin谋得逞的味道。

    林般若捏了捏眉心,懒散平凡的清秀脸蛋闪过淡淡而逝的杀气,戏笑道:“你昨晚是不是野炮打多了?新闻略微有点滞后啊!林般若昨晚就已经回来了,你不信?完全可以找香格里拉总经理求证。”

    “呵呵,回来了又怎样?他能拿我怎么办?”突兀听到林般若的名字,杜天龙愕然吓了一跳,但想到自己现在超然的地位,不可一世的脸庞有了点释然的神se,“臭小子,我明白了,是不是林般若派你来的?开除我也是他的意思?”

    “算你的脑子还不笨。”林般若道。

    “我说你怎么敢在我的地盘得瑟,敢情有林般若撑腰。再说,林般若没有股份,他就算回到上善会,还不是给我跪舔的命。”说实话杜天龙还不是很相信林般若回来了,但看到这小子有恃无恐的样子,似乎真是林般若这厮充当他的后台!

    林般若撇了撇嘴,冷冷道:“我不是说过吗?和忧千寻也回来了,她的股份加上聂小刀的股份似乎已经超过百分之五十,足以让你卷铺盖滚蛋了。”

    “你看看,谁会相信你?”杜天龙心里也很忐忑,如果林般若回来了,那么和忧千寻真可能也在附近,如果确是那种情况,其他人必然会站到林般若的阵营,这对自己极为不利。于是咬了咬牙,眼中闪过一丝穿透人心的杀气。不能让他再动摇其他人摇摆的心思了,当务之急是拿下雷锋然后拉拢其他人对付这小子幕后的林般若和和忧千寻。

    林般若,三年前,让你逃过了一劫,这一次我是绝不会再放过你了,想到祖堂后的神秘高人,杜天龙的信心又坚定了几分。

    林般若扫了一眼周围惊讶甫定的阵容,想必“林般若”这个带着某种力量的名字震慑了他们,不由扬起脑袋正声道:“相信我雷锋的就站在我的身边来,只要你们愿意跟着我的老大林般若,他会原谅你们一切的过错,他会再给你们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是男人,就该封王十八州!如果你们还有青chun的热血,如果你们还有不甘平凡的心灵,如果你们还渴望建功立业上善若水,就丢下你们手中的骰子,放下你们过往的一切堕落,回归心的旅程,恢复当初加入上善若水的雄心壮志,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一个人想要达到上善若水的最高境界,不是与世无争,而是争到最好而不想争。所以拿出你们的刀,拿出你们的剑,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什么若水会,什么青龙帮……只要我们不屑一顾,只要我们团结一致,只有我们倾尽全力,他们都不过是我们脚下的一块平淡无奇的垫脚石。美女会有,金钱会有,醉卧美人膝,醒掌杀人权,那令人心驰神往的生活也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但如果你们继续跟着这位目无规章,骄奢yin逸,榨压新人的副堂主助纣为虐,我雷锋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六道轮回?”

    林般若顿了顿,发现自己有张有弛带着一股磁力的演讲似乎起到了效果,有些人已经站到了自己的身边,林般若注意到了这些人的年纪大都在18到25之间,眉宇间透着年轻气盛朝气蓬勃的神se,对于这类人,林般若愿意给他们一次改正的机会。无论任何时候年轻人永远都是充满激情的第一劳动力。

    “雷锋,口才很好的吗?”看到这群上善会所谓的核心成员,就连其中某些占着股份有着话语权的股东们也出现在林般若的背后,杜天龙咬牙切齿,怒声喊道:“现在的上善会是我杜天龙的,谁要是跟着他,就是和我杜天龙作对,和我作对的下场,你们应该很清楚的!”

    这一嗓子嗷下来,林般若背后的人群几乎走了干净,唯独只有三个人还坚守着“岗位”,林般若注意到这三个人分别是从进门就打量自己剑客青年,cao着电脑卷在墙角的黑客青年,以及被自己一脚踩破卵蛋的小柳巷混混头子李虎。

    看到其他所有人奔涌到杜天龙的身后,林般若耸了耸肩,这很正常。没有谁会愿意相信一个人夸夸其谈的口才,在现实中,杜天龙拥有最高的股份,杜天龙拥有最多的小弟,杜天龙拥有最大的势力,哪怕林般若和和忧千寻联合起来,只能在股份上压制杜天龙,而在势力方面,在人脉方面,他们根本无法强压已独成一势的杜天龙一头。

    至于开除则更加是不切实际的,因为对于他们而言现在的上善会如果少去任何一方资金的支持,都无法支持上善会成员和若水会抗衡。无论在经济还是黑场!可他们不知道其实林般若并不缺钱。

    这个世界没有所谓的忠心,只有你的能力是否能够带给他们好处?!

    “可以给我一个理由吗?”林般若把深邃锐利目光落到了没有跟随大流而离开身后三人,好整以暇的问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