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 三星核心成员

    ()林般若来到玉堂chun第三层封王阁,在古se古香建造如同古代客栈那种楼梯框架的尽头,几个打扮流里流气穿着非主流典型服装的小青年,叼着烟慵懒的斜靠在门口和周围古典淡雅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这种零点零零的战斗力,也难怪上善会不堪一击,沦落如斯!!

    林般若撇了撇嘴,攥着三星核心成员卡走到他们面前,唇角上扬,“几位兄弟,挺自在啊!”

    “你谁呀?这里是你该来的地方吗?滚犊子!”

    不太标准带着浓浓上海口音的普通话,非主流中一个身材比较魁梧的小青年站出来,点着林般若的鼻子骂道。

    “我最讨厌别人指我的鼻子,看你的年纪应该成年了!”

    林般若走上一步,两人之间仅隔着不到半尺的距离,林般若清晰的能窥见那厮由于经常抽烟而污垢遍布的满口黄牙。

    “老子是成年人,关你屁事?小屁孩,在老子的地盘敢跟老子犟嘴,皮痒该挠挠了!”魁梧青年朝着林般若喷出一口得意洋洋的烟雾:他妈的,最近要么不是被若水会的那群狗崽子欺负,要么不是被无能的领导批评,晦气极了!再不在这小子身上发泄发泄,老子拳头都该发绣了啊!

    “哥们,这应该是我的台词!”林般若懒得等魁梧青年先出手,直接麻利的一拳打中他的小腹,咔嚓一声清脆的骨裂伴随一口狂吐的鲜血,林般若仿佛幽暗的死神走到在半空飞了一个漂亮抛物线而摔落在地的魁梧青年的面前,嘴角挂着邪魅的笑意,“你是成年人就应该为自己的无礼付出责任!”

    “臭小子,你是谁?竟敢偷袭我们的峰哥,你知道我们峰哥的后台是谁吗?”另一个比较瘦高的非主流青年和其他几个人谨慎小心的盯着似乎来者不善的林般若。刚才看了一眼这厮犀利强劲的一拳,他们自问这种近乎变态的速度和力量无论怎样都让他们望尘莫及,所以在见识林般若的变态武技后,他们都怂了,不得不抬出后台,借以压制林般若。

    “是谁呀?我倒想听听是那个人有这么群不求上进的废物?!”林般若随意的抱起双臂,好整以暇的问道。

    “臭小子,你听好了,他不是别人,正是咱们上善会战源堂五星副堂主杜天龙。”瘦高青年满脸得意的凝视着林般若,心想小子你再厉害蹦的过咱们的老大杜天龙吗?只要你露出害怕的表情老子立刻把你的屎打出来,哼,谅你也不敢还手!

    “杜天龙,不认识。”林般若摊出手中的三星核心成员卡,摸了摸鼻,道:“不过听你说他是什么五星副堂主,似乎比我多两个星!”

    “三星?”瘦高青年看到那张三颗闪耀星星的卡片后,由于抽烟纵yu而蜡黄的脸蛋先是怔了怔随即化成肆无忌惮的得意狂笑,“狗ri的,一个小小的三星竟然敢欺负我们的峰哥,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三星很低?”林般若三年没有回来,并不知道上善会开始引用星级制,皱了皱眉表示不解。

    “他妈的,连我们这群守门的都是三星,你说三星低不低?而且咱们峰哥还是三星九级,你只不过是个三星一级,你打了他,这是以下犯上,该受酷刑!”瘦高青年打量了一眼躺在地板上气不接下气惨叫连连的魁梧青年峰哥,凝望着林般若不无嘲讽的说道。

    “哦!”林般若淡淡低应一声,没有道歉也没有内疚。

    “狗ri的,你只是一个小小的三星,比我们的级别都低,打了我们峰哥就这么算了吗?”瘦高青年的气势顿地来了,冲其他人使了一个眼se,一群人瞬时把林般若团团围住了。

    “难道你们不怕我的拳头?”林般若朝虚空比了一个动作,薄厚均匀的嘴角牵起一个典型魔鬼式笑容。

    “你......你敢动我们?我们可都在三星五级以上,你必须服从我们,让......让我们揍一顿,我们就饶了你。”瘦高青年想起林般若的变态武技,不由向后退了一步,但仍然装出一副气势凌然的姿态威胁道。

    “上善会就是因为你们这种仗着地位欺善怕恶的人太多了才会这么快垮掉。”林般若气势凛然大变,慵懒的眸se换成了一副杀人般的眼神,看在他们那些人的眼中仿佛见到了草原上最凶狠的狼群,纷纷神se大变,身体止不住的颤抖,非主流的汗毛齐刷刷的竖起。

    “你要干什么?你敢动我们就是以下犯上......啊......哎......厮.......痛!”

    几秒后,三星一级的林般若仿佛高高在上的王者,凝望着躺在地板三星五级以上和魁梧青年峰哥一样惨状杯具的青年小伙们,揉了揉眉心,戏谑道:“你们太不禁打了,看来,上善会真的该蜕变了,要是任由你们这群零点零零的战斗力留在上善会的核心阶层,咱们实在没有什么资格和若水会死拼了!”

    说罢,林般若推开封王阁的大门,正准备进去时突地听到了背后瘦高青年的呐喊,“你最好不要进去?”

    “为什么?”林般若微微挑眉。

    “现在的上善会已经完全被四星及四星以上的核心成员控制了,咱们进去也是没有人权的命,为了少吃点苦,你最好还是退回来和我们一起舒舒服服的守门,朝九晚五,混吃等死!”瘦高男子正想出言讥讽,但似乎想到了林般若的变态武力,说出的话瞬地就变成了好意的提醒。

    林般若转过头,扫了一眼整齐排列在地的非主流青年小伙们,咧开雪白的牙齿,“我最喜欢打破成规,我也最喜欢打破禁忌,你们不是三星五级以上吗?还不是照样被我揍,所以那些想要欺负我的四星以上的大佬们,也不过是为强者打破禁忌,打破成规而准备的垫脚石而已。”

    语毕,林般若的双手放在檀木麝香染制而成高度几达两米的大门,微微使力,便听“吱呀”一声清响,一丝夹带着璀璨的金se光芒沿着门隙投she而出,打在愕然惊呆的瘦高青年眼窝凹陷的脸庞,“他......他真像一个妖孽!”

    当林般若进来后,立刻被里面雕墙峻宇的装饰怔住了:房间四角立着汉白玉的柱子,四周的墙壁全是白se石砖雕砌而成,黄金雕成的兰花在白石之间妖艳的绽放,青se的纱帘的挡住了外面能透视进来的一切视线。

    这里的“粉饰”绝对是上海最现代化的装潢,和一楼二楼古se古香的木头构造不同,三楼的封王阁采用欧式别墅的风格,高贵华丽的檀木地板,,足以令任何徜徉其内的男女瞠目结舌,流连忘返!

    镂空的雕花窗桕上安装的欧式壁灯she出斑斑点点金se耀眼的光线打在林般若戴着红木土帽眼镜的脸庞,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林般若的心情并没有常人进入豪华殿堂的舒展和松弛,相反还有一股自内而外说不上来的愤怒。

    这就是现在的上善会,穷尽奢华粉饰着曾经不可一世的地位!

    但这些还不是最关键的......

    林般若的目光落到大厅中那张宽大的琉璃透明水晶圆桌,平时用作各方大佬交流会议,现在却拥挤坐着几十个穿着名牌服饰满脸堆砌着各种复杂笑容所谓上善会的领导层,面前俱都骄傲的摆着层层叠叠高低不一的百元大钞总价估摸达到千万以上。

    其中钱财最多的还是当属坐在圆桌正北方的黑衣巨人,他的面前摆着颇具小山规模的百元钞票,宽大的胸膛搂着一个打扮妖艳的成熟女人,随着每一次的吆喝,黑衣巨人瞪着铜铃般的眼睛盯着揭开外盖后的三颗筛子,当看到上面很理想的数字后,黑衣巨人张狂的大笑起来,双手哗啦啦的把赢过来的赌金收进怀里,粗大的手掌狠狠的揉捏了一把妖艳女人的高挺酥胸,黝黑的粗狂脸蛋写满不可一世的神情和骄奢yin逸的放荡。

    他们在赌博,竟然无视自己三年前明令禁止的规则,在上善若水神圣庄严的总部赌博!!

    林般若笑了,笑的很淡,淡的几乎让人难以看出他的表情,这就是自己亲手缔造出来的上善会?当所谓的四星以下的小弟们都在和若水会奋死抵抗的时候,这些所谓的高层核心成员却呆在这个舒适安逸的地方声se犬马,赌博人生。他们拿着上善会旗下商业铺的股份,他们拿着小弟们用生命换来的功劳,维持着高高在上的身份,继续着ri复一ri的奢华生活,他们每呆在这里一天,怀抱才能的有志之士便少一天出头,已是强弩之末的上善会也多一天被吞并的危险。

    林般若脑海里倏然想到了一个词:毁灭。

    上帝yu让人重生,必先将其毁灭!

    循着喋喋不休因为输赢而谩骂无节cao的脏话源头,林般若迈步走了过去,余光朝四周微微扫了一眼竟发现有两个男子并没有参与到那场违反会规的赌博中来,其中一个看起来二十五六岁的男子和自己一样戴着土鳖的眼镜,抱着一台笔记本电脑,蜷缩在角落,双手急切而富有章法的在键盘上富有频率的砸着。另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坐在一张普普通通的檀木椅上,手里摩挲着一把锋利且长的剑刃,锐利的目光从自己进来初始就一直没有离开自己的身体。

    这两个怪人?!

    林般若眯着眼,嘴角扯开一个诡异的弧度,来到所谓的“赌桌”前,润了润嗓子,用一种很温和的语气道:“请问,这里的负责人是谁?”

    “哪来的混小子?大爷在玩呢?”靠近林般若的一个白净青年,正陷于赌博的亢奋中冷不丁被他打断了,心情很不爽不由伸手想甩林般若一巴掌,哪只还没得手便听到一声清脆的肉响伴随一阵难以言状的剧痛,白净青年捂着发肿的脸蛋怒视着林般若,“狗东西,你敢打我?”

    “我打的就是你。”林般若又是一巴掌,直接把白净青年扇飞出去,落到水晶圆桌上的钱堆刹时惊扰了所有赌叫起劲的众人。

    “你是谁?叫什么名字?在哪里工作?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

    被一个突如其来的陌生人扰了兴致,黑衣巨人放开怀里扭动着丰ru肥臀的妖艳女人,霍地站起,一双铜铃般的牛马眼睛打量着林般若,里面闪烁出蕴含杀气的冷冽光芒。

    “我叫雷锋。”林般若嘴角上扬,把口袋里的那张三星一级核心成员卡扔到他的面前,“不用我再做自我介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