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一叶一如来(国庆节快乐)

    ()“会,一定会!”美女丝毫没有犹豫。

    “你明知道开除了他们上善会就运转不起来,为什么还要这么做?”林般若整了整挂在眼眶上的红木眼镜,仿佛一个深究学士问出心中疑惑。

    “运转不起来?我就解散,这样窝囊失败的上善会根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美女皱了皱眉,素手摩挲着jing致却带些缺点的青花瓷茶杯,唇角上扬,咧开一丝冷笑。

    “你对上善会也太没有归属感了!”林般若俯身靠近悠闲坐着的汉服美女,挑了挑眉,“听你的口气似乎对现在的上善会很是厌恶,既然这么不喜欢,这么恨铁不成钢,为什么不选择离开?良禽择木而栖,以你的才貌绝不像区于平凡之人!”

    听罢,美女的眸光再一次集中在林般若的脸上,探寻了良久,方才垂下眼帘,一丝失望的神se转瞬即逝,“你很像一个人,但我知道你终归不是他,要不是因为他,我才不会终ri无聊的呆在此地。”

    “谁?拜托,我长得有那么大众化吗?”林般若揉了揉眉心,余光瞥见桌上散发着淡淡清香的西湖龙井,无视美女微微皱眉的不悦表情,竟旁若无人的把那杯龙井茶灌进喉咙,似乎渴久了,一咕噜饮干,没有任何品味的工作,也没有任何回味的表情,只是大煞风景的打了个响嗝。

    俗人!大大的俗人!

    美女刚刚对林般若升起的好感立刻消失不见,本来她还想这个男孩说话的口吻很像记忆中的那个天神般的男人,现在看来他根本就是一个笑话,他和那个天神般的男人简直就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没有任何可比xing!!

    美女咬了咬唇,压抑着半带愤怒半含厌恶的心情,用一种很平静很淡然的语气道:“你的确长得很大众化,因为你本来就是一个普通人,而他就不一样,他是一个英雄,他是一个王者,他是一个天神般的男人,你能像他是你的福气。对于我说你像他,这句话,我收回,你和他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所以根本就谈不上像不像的问题。”

    林般若摸了摸鼻,摩挲着手上的红木扳指,不满道:“你也太打击我了!我也这么差吗?”

    美女叹了口气,轻轻放下手里的青花瓷茶杯,饱含歉意道:“你不差,是我激动了,对不起!”

    林般若注意到美女的异样,能让这么冰冷的女人露出如此伤怀的表情,不由奇怪问道:“你口中那个天神般的男人是聂小刀吗?”

    “就凭他?他还没那个资格!”

    美女的娇躯又抖动起来了,林般若心中的疑惑越发深了,看她咬牙切齿的模样好像和小刀有着深仇大恨似的,不过既然有深仇大恨,为什么还要呆在这?伺机报仇?

    “是章流云?”很有可能这个汉服美女是章流云派遣在聂小刀的身边,等时机一到,来到里应外合,从而一举歼灭上善会。

    “章流云?他更加不配!”

    难道是我吗?林般若咂了咂嘴,微微笑道:“小姐,我猜出你心中那个天人是谁了?”

    “谁?呸,什么天人?叫的真别扭。”美女眸光第三次落到林般若的身上。

    “天神般的男人,不是简称天人吗?”林般若顿了顿,咧嘴笑道:“那个天人,是不是林......般......若?!”

    “是谁都不会是他?他就是一个流氓,败类,强-jian犯,杀人犯......”

    美女的娇躯抖动很厉害,比听到“聂小刀”三个字还要激动,还要失控,还要冰冷,林般若当即愣住了,这是闹哪样啊?敢情是自己太把自己当回事了,竟落了个遭人辱骂,自作多情的下场!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天人既然不是自己,又会是谁?能让这么个才貌俱佳的女人为了他甘愿呆在此处,而且此处还是行将就木的上善会总部,那个魅力不浅的天人,目的一定很深远!林般若皱了皱眉,一丝对危险的敏觉悄然从心头泛起,他再一次打量着美女面前那jing致雅观却微有几条裂纹的青花瓷杯,唇角渐渐扯开一个诡异的弧度。

    无论是谁在打上善会的注意,他都会死的很惨!从今天开始,上善会由他林般若带领,从今天开始,整个上善若水,将重新洗牌!

    “好了,你不要再骂了,那个林般若都已经消失三年了,我搞不清楚他和你有多大的仇啊!值得你这么咒骂?”

    林般若打断美女喋喋不休的谩骂,他还是第一次发现这个看起来寡言少语的汉服美女还是这么泼辣的一面。

    “哼!在我上海之前,我就已经听过他的劣迹,简直罄竹难书!”美女扬了扬纤细如柳的烟眉,皱着白挺的琼鼻道。

    “他的事迹有那么闻名吗?你听你那个天人说的!”林般若笑道。

    “他说的都是事实,我刚来时就听说林般若强-jian少女被关进了监狱,要不是章氏集团的章缁衣好心相救,这种人渣到现在还蹲在里面呢!”美女毫不掩饰对林般若的憎恶。

    拜托,强jian少女,明明强jian未遂!章缁衣好心相救,明明有目的好不好!

    林般若没想到自己的名声这么臭名远扬了,看来要改变别人对自己的看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不过当前还是打探美女底细先。

    “看来,那个天人和你的关系不浅啊!他告诉我的事,然后你就为了他呆在你很讨厌的林般若手下的上善会,这中间总感觉很有猫腻哦!”

    “有什么猫腻?你不要瞎说,我和他是清白的,而且我为了他呆在上善会又怎样?这有什么问题吗?”

    “这当然是没什么问题!但前提,你心中的天人,那个他,必须是上善会的人,如果不是,情况就很耐人寻味了!”林般若眯着乌黑的双眸,眼光炯炯有神。

    “他......他当然是!”美女低垂着瑧首,语气中总有些遮遮掩掩。

    “那他叫什么名字?”林般若进一步问道。

    “他叫什么名字?关你屁事?”

    冰冷的美女一旦发起泼,就没人能扛得住。林般若灰溜溜的起身,自己今天来还有更重要的目的,这件事暂且先放一放,于是,摆了摆手,道:“好,我不问了,小姐,我想上楼开会了,你把那个什么证件给我,我知道没有证件是无法进去的。”

    连着因为证件问题被人拒绝了两次,林般若现在学聪明了。

    “给,这是核心成员卡,只有三星级别的人才能拥有,既然你是聂小刀亲自收的小弟,应该是三星没错!”

    汉服美女把一张檀木制成的方块卡片递将林般若的手上,卡片正面是上善会,反面有三颗金黄闪耀的星星外加一个阿拉伯数字“1”。

    林般若看着很满意,目光再仔细的打量了一遍那个青花瓷茶杯,暗暗忖道:“奇怪,总感觉在哪里见过?”

    但想了半天没有滤出半分头绪,林般若最后很无奈的扬长而起。

    汉服美女看到林般若离开后,整个人绵绵软软的垂下了双臂,喃喃道:“这个男孩,似乎不简单啊!”

    刚才因为这个男孩有点像他所以便多嘴了几句,没想到就这几句差点让男孩看出点猫腻来了!这虽然没有严重到破坏他计划的地步,但无形中也稍稍有些影响!这对于追求完美的他或许不能接受!

    而就在这时,颇具古风的手机铃声乍然响起,美女从身上飘逸古典的汉服摸索了半天,方找出一个粉红卡通外套包裹的索尼,木然看到上面标注的名字—宁采臣,下意识的按下了接通键,“哥.......”

    “雨涵,你的任务来了。”

    “终于来了,我在这里工作了三年,终于等来了任务!”宁雨涵的脸se很复杂,复杂中有着解释不清的轻松。为了电话里的哥哥,她在这个表面优雅内地却十分荒唐的地方呆了三年,就因为那个迟迟没有到来的任务!

    “什么任务?”宁雨涵从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就一直这么期待着,她期待着自己能为哥哥,能为家族做点什么,而这个机会,她等了三年,现在终于来了。

    “追求林般若!”很简单的五个字,却字字戳进宁雨涵的心房。

    “他都消失了三年,我怎么追求他?”宁雨涵极力压抑自己说不上失落也谈不上伤心的情绪,就好像一个被抛弃的孩子嗫嚅道。

    “他回来了,昨天就已经回来了。”

    ......

    宁采臣说完,便挂断了电话,只见他慵懒而悠闲的坐在一座豪华庄园内部的某个古se古香的庭院里,面前石桌上摆了张围棋棋盘,对面坐着一个怪人,一个披肩散发,在二十一世纪还穿着古装的怪人。

    “破军兄,你说我把我妹子交给林般若那个家伙靠谱吗?”

    “采臣兄,难道你不相信孔雀?”独孤破军撩开鬓角的长发,露出一张略带些英气的脸庞,嘴角浮笑,打趣道。

    “孔雀,我自然是相信她的,但林般若,我还真不怎么看好?”宁采臣站起身,双手附在背后大有一种站在顶端的枭雄气势。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看好林般若。”独孤破军也站起身,仰望着头上那散发余晖却仍能让人不敢直视的太阳,喃喃道:“在这个世界上,你见过比孔雀还要妖孽般的存在吗?”

    宁采臣摇了摇头,默然不语,在这个世界上,或许只有霸据在龙榜前三的传奇人士方可和她匹敌。不过那些人都已消失了十数年,基本上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不可能再和后起之秀争锋相持,逐鹿江山。

    看到宁采臣那副表情,独孤破军似乎早已了然于胸,两条斜飞上扬的剑眉霍地爬出一丝敬畏和倾慕,“你没见过,但我见过。”

    “谁?”宁采臣转过头盯着独孤破军,英俊的脸庞写满疑惑和惊愕。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一树一菩提,一叶一如来。”独孤破军双手合十,一字一句诚挚念道。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一树一菩提,一叶一如来。”宁采臣情不自禁的重复了一遍,是那个存在传说中仿佛神仙一般的女子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