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 我只是一个屠夫

    ()上海樱花会所。

    “你来了,章缁衣!”一个穿着黑se燕尾服的男人,跪坐在一间装潢豪华处处彰显小ri本特有古典风韵的包厢中,面前木桌摆着一杯蒸气腾腾的碧绿se抹茶,氤氲的清香传来,令人呼吸感到莫名的舒畅。章缁衣情不自禁的吸了吸鼻,作为闻名上海市的女强人,她已经好久没有放松自己了,而这次邀请的自己不是别人,正是三年前被自己强制退婚的林家纨绔,林般若!

    “你真的回来了。”章缁衣以同样的姿势跪坐在男人的对面,今天她穿着高档新款白se丝绸旗袍,紧裹着曼妙凸凹的魔鬼**,黑se真丝透明丝袜衬出丰满浑圆的健美**,丰腴肉感的美臀,隐约可见的黑山般的秀眉下是一双深邃而透着神秘光采的大眼,如雕塑jing品般细致而挺直的鼻梁,带有充份的自信,弧度优美柔嫩的唇型让人看了就想咬上一口,尖而圆润有个xing的下巴,总之这是一张完美无瑕的脸孔:细长的柳眉、明澈的双瞳、秀直的鼻梁、娇润的樱唇和光洁的香腮,那么恰到好处的集合在了同一张妖艳如画的美靥上。还配合着一份让人无法抗拒的女强人气质,酒红se柔顺的披肩长发,越发的衬托出新世纪女xing的婀娜妩媚和du li凌人,真是一位绝se无双的女人。无愧于上海四大美女之一!

    而此时章缁衣在听见男人的声音后皱了皱眉,其实昨天她从妹妹章倩若的口中就知道这个男人回来了。只不过碍于心里一直纠结的憎恶和内疚,一直拒绝相信罢了。

    “我回来了,很意外吗?”林般若端起抹茶,茗了一口,起身走到绝se无双的女人身边,嘴角上扬,咧开一个足以令无数花痴少女疯狂迷恋的邪魅弧度。

    “你不是林般若。”章倩若盯着林般若俊美无匹的脸蛋看了半晌,深邃汪洋的美眸霍地she出一抹jing芒。

    “此话怎讲?”林般若摸了摸鼻,眉宇爬上一丝颇具玩味的神se。

    “你虽和他长得极像,甚至在气质和神态方面也模仿的惟妙惟肖,但有一点你忽略了,那就是他的眼睛!林般若以前看我时,眼中充斥着强烈的占有yu,那种**裸不加粉饰的邪念让我很是厌恶,很是憎恨,不过你的却清澈干净,和林般若的完全不同,所以我才怀疑你根本就不是林般若。而且听你的声音,恐怕你就是电话里让我过来的男人!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利用林般若骗我到这里来?”不愧干久了总裁这门高级职务,章缁衣在识人方面绝对称得上卓越超常!

    英俊男子拍了拍手,汪洋如海的涧水美眸闪现出点点赞赏的光芒,也不知他怎么动作,一张宛若人脸薄如蝉翼的面具凭空出现在英俊男子的手心,再细看他的模样却已变成了一张如梦似幻的女人脸蛋。配上婀娜娇躯外那套象征男人时尚的黑se燕尾服,整个人彰显出不啻于倾国倾城的中xing魅力。

    “我是林般若的朋友和忧千寻。早就听林般若说他的那个前未婚妻聪慧绝顶,目光如炬,今丝,她的大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yu引人一亲丰泽,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她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引诱着男人,牵动着男人的神经。

    “你是林般若的朋友?我怎么感觉你们俩的关系有点不一般哦!”见识了那神奇诡异的面具后,章缁衣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对于美丽的事物,没有女人会不喜欢的。

    “如果深究,那么我也可以算做他的后宫一员!”和忧千寻淡淡一笑,唇畔勾靥出遥遥不可及的飘忽,凤仙蔻丹描摹的红甲微微撩动额角清爽的短发,凤眼微抬,丝丝缕缕淌出无懈可击般的妖娆。

    “后宫一员?”章缁衣眼皮微跳,心想又是一个被林般若用金钱收买的可怜女子,锐利的目光在和忧千寻的身上稍稍停留了会,突然莞尔笑道:“这三年,你一直跟着林般若肆意玩乐!”语气中有股明显的嘲讽。

    和忧千寻不以为意,妩媚轻笑,梨涡浅现,摇了摇头,用一种心疼的语调说道:“这三年,我没有和他在一起,这三年,他一直和死亡同行!”

    “死亡同行?”章缁衣一时讷讷,震惊问道:“这纨绔子弟没出什么事?”

    和忧千寻咧开皓白如雪的贝齿,喃喃道:“你放心,林般若身体各个部件都十分正常,这个江山,除非他自己想死,否则没人敢伤害他。”

    说出这话时,和忧千寻眼中迸she的杀气无所遮掩,章缁衣猛地受到感染身体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

    “你知道这三年这个纨绔子弟去了那些地方吗?”

    “去过印度最广袤的庄园,去过意大利最热闹的斗牛场,去过英国最豪华的皇宫,还去过那消失的大陆亚特兰提斯......”

    仿佛在诉说一件很无关紧要的经历,和忧千寻的脸se淡淡的并没有披上任何一层可供人联想的表情外衣。

    “是吗?我有点不信,我了解林般若,在他的世界里只有女人,他不可能也没那个能力去那些或神圣或传说的地方。”章缁衣皱了皱眉。

    “你真的了解林般若吗?不,你从来都没了解过他,或许一直以来你都瞧不起他。”和忧千寻眉间妩媚不在,换上一副愤愤不平的神se道:“在你的心里,林般若从来都不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在你的心里,他从来都是贪恋女se的纨绔子弟,无论他为你做什么,你都戴着有se眼镜去拒绝,去评判,去憎恶!”

    “这都是他跟你说的?”章缁衣咬着唇寒着脸道。

    和忧千寻摇了摇头,唇角冷笑掺和了点妩媚妖娆的氤氲,“这都是我自己察觉的,难道不是吗?”

    顿了顿,和忧千寻把目光投向花窗外那漫天飞舞的樱花花瓣,嘴唇蠕动:“以后你就会明白,你眼里贪恋女se走马观花的所谓纨绔,他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也是一个为了他的女人甘愿付出一切的傻瓜。”

    “这就是你把我叫来的目的!是为了帮林般若洗白吗?”章缁衣的唇角有意似无意勾起一抹冷笑,“我和他一起长大,他是什么样的人我会不知道?如果他以后真能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我绝不吝啬赞扬之词。但现实是江山易改本xing难移!”

    和忧千寻乌黑细长的桃花眸子挤出一丝盈然笑意,仿若一朵娇艳玫瑰绽放双颊,美目光华巧转,似是拢了半世的烟雨,“尽请期待!在这个群魔乱舞的时代,我和忧千寻的男人,最终一定会站在整座江山的顶端,告诉你曾经的眼光是多么的愚蠢!!”

    根据林般若的指示,本着“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的原则,李尺素开着并不张扬的奥迪来到了上海市南京路的一条充斥古香古se气息的商业街。

    不同于南京路其他街铺的豪华中透着过分的奢侈,这个地方看起来微显冷清。触眼可及的酒茶楼会所,装潢都是采取旧上海的构造,守在门口的迎宾小姐穿着婀娜尽展的旗袍恍惚间让人回到了二三十年代的旧上海,唏嘘里总令人忍不住想探幽一番,但由于这里的人流实在少的可怜,有se心se胆的人自然也就更少了,那些卖弄风sao丰ru肥臀的小姐无形中形成了一道无人问津的风景线。

    林般若早就知道这个古se古香的地方并不适合发展有些停不住脚步的大上海,但还是没想到此处会在短短三年衰落路斯,这无疑是个意外中的意外!

    “你住在这里?”李尺素跟着邋遢男子下了车,走进这条古se古香宁静致远却时时透着某种不言而喻的肃杀商业街里,纤细的柳眉不由拧了拧,心中悄然升起一股浓郁不化的压抑。

    林般若摇了摇头,这一路轻佻慵懒的脸庞不知不觉披上了一层冷厉yin沉的诡谲神se,和周围肃杀凛冽的环境“相得益彰”。

    “那你来这里干什么?”李尺素略感诧异的从林般若的脸上掠过,这厮的表情怎么看都有种基督山伯爵复仇的赶脚。

    “表演!”林般若嘴角上扬,一抹淡淡的笑容中糅合了令人捉摸不透的意味。

    “表演?”李尺素又从上至下把林般若打量了一遍,似有所悟的哦了一声,“你是流浪的艺术家吗?”

    “不,不,不,我只是一个屠夫,一个表演杀猪的屠夫!”林般若捋了捋额前的长发,让自己的双眼能完全看到这熟悉的婆娑世界。

    “我不相信。”李尺素凝视着林般若干净略带一丝文弱气息的脸庞,定格了半晌,摇着头道。

    “那些猪也和你一样想的。”林般若走到一座规模宏大,建造配得上奢华二字的茶楼面前忽地停住了脚步,嘴角斜翘,“当我下手后,它们才幡然醒悟。”

    “你骂谁是猪呢?”李尺素瞪了林般若一眼。

    “如果你非这么理解,我无话可说。”林般若淡淡回答,思绪却飞的很远。

    “你......”似乎被捏住了七寸,李尺素发不出火,或许下意识里自己就已经认同了林般若的看法,或许自己真的蠢的像猪!不然为什么自作好心的把这小子送到这里来,不然为什么还要陪着他一起走进这条不知名的商业街单单是想打探清楚他的狗屁身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