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榆树高中

    ()榆树高中,在上海算不上最牛掰的高中,但一定是最豪华的高中!

    在这里你永远不用担心经常xing的挂科而会被学校勒令强退,也永远不怕因为旷课早退打架等恶劣xing问题而会被学校通报批评,更不担心各种少儿不宜的诸多早恋问题而会被学校严加管制。但是在享受这一切基本权力的前提下,是你家必须有钱!

    不过话又说回来,能进这个贵族高中读书的学生,那个家里会没有点小钱,那个家里会没有点千万家产和洋车别墅。如果说没有的话,那么只能证明孩子的家长舍得血本,在榆树高中光报名费都已远远超过一般大学学费底线,再加上其他资料费,生活费,考试费等乱七八糟的诸多费用加起来一年怎么都得上十万!如果高考失败,那这些费用可就真的血本无归了。

    似乎看起来这贵族高中没有什么可取之处,但它的升学率却是整个上海最高的,没有之一。原因无外乎有钱呗!

    因为有钱,它可以收罗中国最顶级的老师。

    因为有钱,它可以聘请中国最高端的教授。

    因为有钱,它可以打造中国最良好的教育。

    林般若站在这座号称能把纨绔打造成成功人士的贵族学校门口,余光斜了一眼周围琳琅满目的豪华轿车,如果不是正大门金属横梁上书的龙凤凤舞四个大字——榆树高中。无心的人会把这里当做一场只有上层人士才可观光的车展也指不定!

    微微挑了挑眉,林般若正要跟随不少现在才赶到学校的老师们的脚步走入这座神圣的学习殿堂,哪知还没踏进半步,便被一个穿着保安制服,一个二十多岁的男青年拦住了身形,“你是哪个学校的?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

    这话问的也太没水平了!敢情全校几千人你都见过?林般若撇了撇嘴,倒没有选择质疑而是很认真的回道:“本人刚转来榆树高中读书,今天是第一天上课!”

    “既然是这样,你把学生证拿出来就可以进去了。”男青年一副气势凛然的表情,似乎在贵族学校呆久了,无形中也沾染了一点“贵族”的气息。

    “你难道不懂我的意思吗?本人刚转来怎么可能有学生证?”林般若耸着肩,摊着手,很无奈道。

    “对不起,我只看学生证,没有学生证,任何学生都不得入内。”

    单论这一点,林般若正准备将这小子和浪莎集团大堂里的那个小妞联系在一起,两位堪称证件至上的铁律工作者。哪知下一刻,一个打扮洋里洋气的男生搂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学生妹走到他们的面前,听到男青年谄媚的言语,这厮在林般若心中的正直印象瞬间破灭。

    “洋哥,艳姐,你们俩来这么早啊!快进来!我看见你们的班主任已经离开了。”

    cao,都快放学了还早?看到那小子在所谓的洋哥和艳姐面前低垂着头颅,浑然没有在自己面前趾高气扬的态度,林般若不由感到阵阵恶寒。

    “好极了!你这个哨兵表现的不错嘛!没辜负老子平ri对你的打赏。哼,你知道的,老子就怕那个老处女,现在那个老处女不在,老子就可以和小艳为所yu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意朦胧的小艳一口,把“干”字咬得极重。

    “洋哥果然霸气,看来,小弟这一生都只有给你老系鞋带的命啊!”男青年伸出右手,做了个欢迎领导人莅临本校的趋奉相迎的动作。

    “切,你配给老子系鞋带吗?自作多情!”洋哥显然不领他的情,怀抱嘤嘤咛咛的小艳大大咧咧而又吊儿郎当的走进校内。

    “你-妈的,等老子混出头了,一定把你这个狗ri的教训一顿。啧啧,这狗ri怀里的小艳长得真他妈的标致,要是能尝上几口,损失三年的寿命也值得哦!”木然盯着张洋飞扬跋扈越来越远的背影,男青年龇牙咧嘴,暗暗骂道。

    “喂,保安!他俩怎么没出示学生证就进去了?”林般若朝他们离开的方向眨了眨眼,嘴角含着一丝冷笑。

    “他俩我都认识,肯定是这个学校的,出示学生证,完全没那个必要!”男青年不屑的瞪了林般若一眼,心想你小子要是像洋哥那么有钱有势,老子早他妈的放你进去了。

    “认识??”林般若嘴角的冷笑噙的更深了,“我怕你只认识有钱人!刚才一口一声‘洋哥’喊得挺亲热的吗?只可惜你想当他的狗,而人家并不承你的情,想想都觉得讽刺!”

    “臭小子,你什么意思?皮痒吗?”男青年大感恼火,这小子竟然敢当面取笑他,真他妈活得不耐烦了。在这里当了三年的保安,男青年虽然有时莽撞,但头脑还是比较清醒。刚才他可是亲眼目睹林般若不像那些有钱有势的富家子弟坐着宝马或者开着奥迪进出学校而是坐着再最平常不过的公交来到这里。三年的阅历让他很清楚的明白眼前的小子不过就是一个普普通通顺便长得有点小帅的学生。

    正是如此,男青年才不畏惧林般若,正是如此,男青年才会故意刁难林般若,对他而言,如林般若这类普通学生就是他把受那些富二代打压羞辱的怨气发泄的垃圾桶。所以判断出了林般若的身份后,男青年才会自信的觉得以自己在这里混的丁点人脉和星点关系教训他一顿完全是妥妥的,刚刚的......

    “你想对我动手?这就是你作为一个保安应有的基本素质吗?这就是你作为一个保安保护未来社会主人翁的态度吗??”林般若摸了摸鼻梁,嘴角的笑容倏然透出些许魔鬼的气息。

    “臭小子,说教说到老子的头上来了。他妈的,看拳!”男青年不管三七二十八,直接出招,肉大的拳头卷起层层劲风,目标直指林般若挺直的鼻梁。

    “谁欺我一尺,我就还他一丈!......”

    林般若这话说出后,男青年便发现自己已经像死尸一般的躺在了地面,他根本就没看清这小子是怎么出手的,他前一刻还沉浸在这小子被揍得鼻青脸肿在自己面前大呼求饶的亢奋画面,下一刻就发现自己匪夷所思被人折下身体有万千痛苦却怎么也叫喊不出来。

    真是奇怪!难道中邪了?当他发现自己这个“邪”的施加者来自林般若时,整个脸由于气愤顿地变成了猪肝se,涨得通红,眼中也迸she着难以掩盖的恐惧。

    能让一个人愤怒和恐惧交加,一定就是魔鬼级别的妖孽!

    “喂,你怎么杀人了?”又一个保安挡在了林般若的面前,而这个保安看起来五六十岁,当他看到躺在地面仿佛死狗一动不动的陈硕,以为这小子被林般若谋害了,脸se即惊且怒。

    “我没杀他!以他那点渣渣战斗力,还不值得我动手,你把送到医院,明天就可以恢复正常了。”林般若捕捉到了老保安眼中一闪而逝的隐约兴奋,立即便知此人平时对男青年也颇有怨词。

    “但你毕竟打了陈硕,陈硕的舅舅可是咱榆树高中的教导主任,要是让他知道了这件事,你在这能不能呆下去还是个问题?!”老保安上上下下打量了林般若一眼,算是好意的提醒道。

    “谢谢你的提醒,这个好像应该是他担心的问题,与我无关!”林般若潇洒转身,这次没有任何阻拦的踏进了榆树高中的美丽校园。

    “这孩子,应该有后台的!”

    老保安深深的凝了林般若的背影一眼,从他说话的口气和举止来看,当了十几年保安的年国华感觉这个男孩绝不简单,心中甚至深深隐隐觉得自他来这里的那一刻起这个波澜平静的校园将要掀起一场浩劫似的,很恐怖很模糊又很真实!

    时隔三年,林般若第一次走进校园,内心深处潜藏的纯真,悄然被唤了出来,哪怕伪装的多么成功,自己终归只有十八岁!

    看着来来往往嘻嘻笑笑写满童真的学生,看着篮球场厮杀拼搏为胜利团结一致的学生,看着坐在飘满兰花的树下安静看书的学生,看着抱着层层叠叠的课本从豪华庄严教学楼进进出出的学生......林般若承认这一刻他是真的想加入进去。而现在可怜兮兮的他马上就有这么个算得上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问了几位热情的学生,林般若总算在这座建造颇有点旧上海味道结构复杂的教学楼找到了校长办公室的位置。

    “哭,哭什么哭?谁叫你的儿子惹了不该惹的煞星?现在他的父亲,我们榆树高中的第二大股东已经勒令我今天必须开除萧晨,哪怕他平ri的成绩总位居前列,我又有什么办法?”

    在装饰有点庄严有点豪华又有点书香气息的办公室,有几个人坐在一个从国外进口的真皮沙发上,各自脸se均是写满着浓浓的哀伤,其中一个成熟美妇更是悲伤的簌簌泪落。而说话的正是榆树高中的校长董青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