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白兼人

    ()把白流芒送到白家的别墅门口后,章倩若没有选择进去拜会,因为她不想见到那个城府极深的女人,那个能把自己一切看透的女人,那个能让自己产生畏惧之心的女人。白流芒的姐姐,白兼人,一个掌握着白蒋两家大权的女强人!

    所以,她在别墅外面的霓虹灯下颇为歉意的站了几分钟便钻进深蓝的宾利,驱动豪华的轿车离开后,手掌鬼使神差的按响了姐姐章缁衣的电话,“姐,这么晚了,睡了吗?”

    “倩若,你又不知道我最近在忙什么?我怎么可能睡得着?”

    电话里头传来一个足以堪称天籁的女人声音,娇滴滴的让人有种征服的yu望。

    “还在为白兼人的投资头疼吗?我想以咱们两家的关系,这门投资她没有理由不选择我们!”

    章倩若出言安慰道,夜晚的冷风让她有些发凉,在加上车来车往发出的尖笛和卷起灰尘,章缁衣关上了车窗,空间完全封闭后顿时可以听见电话那头微微有些疲倦的声音,令人没来由的滋生一丝心疼和怜惜。

    “那个女人jing明的很,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哦!”章倩若淡淡低应一声,似乎想到什么,她舔了舔有些干涩的红唇,用一种平静而淡然的语调说道:“姐姐,你知道我今晚见到谁了吗?”

    “谁呀?”电话里的语气漫不经心,没有丝毫的兴趣。

    “林般若!”

    “林般若!”

    嘟嘟嘟......

    章倩若还要再详细告述,章缁衣重复了一句便挂断了电话,“不会!都三年了,姐姐还是这么反应过激,难道林般若在她的眼里果真不值一提吗?”

    窗外倒退的世界伴随如chao水般的记忆一起消逝风中,章倩若整了整打扮的有些过于成熟的红se晚礼裙,低声叹了口气,然后踩下油门,本是缓慢行驶的宾利突兀的甩开了身后好几个车位。

    而这边,谷横和白流芒的一干小弟,神se忐忑的站在一个女人的面前,紧张兮兮的脸庞也不知是别墅里的空调过于燥热还是女人淡定的有些yin冷的面孔过于恐怖,哪怕是淌出了豆大的汗珠,他们也不敢擦拭,只是静静的不发一气,等待着女人的询问。

    可是好半晌过去了,女人只是舒服的躺在斯帝罗兰沙发上,手里搂着一个看起来明显雌xing的博美犬,一身香奈儿黑se睡裙遮住最令人遐想的火辣部位,看不出年纪的脸蛋虽不及林夕妃那般祸国殃民,但无形迸发的成熟气质和妖娆出来的万种风情却是怎么也遮掩不了。总之她带给男人的yu望是**裸的征服和不加吝惜的蹂躏,简直就是上天派到人间来的绝品尤物,世界最顶级的xing感女神,哪怕是被人称为上海四大美女之一有着模特般魔鬼身材的宋梵神也隐隐输她一分女人的魅力。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美绝人寰的女人,却让这等以享受女se为理想的纨绔子弟们不敢直视,或许是她久经上位惯了,又或许是她拥有掌人生死的权力,那些人低垂着脑袋,感受到一股强烈逼人的肃杀和难以呼吸的气场,压抑的他们忘记了她仅仅只是一个女人,压抑的他们甚至在一个柔媚的女人面前失去了男人应有的尊严。似乎只要她不允许,他们绝不会提前告辞!

    偌大豪华的别墅,除了已晕厥的白流芒带些微微痛苦呻吟的呼吸显得清晰可闻之外,周围再没有其他什么比较大分贝的发声体了,在这种安静的过分恐惧的环境渲染下,欧式风格装饰的室内室外以及简洁对称的古典式位置布局相凸显的浪漫而不失庄严的豪华别墅显得有些另类。

    这种沉闷压抑的气氛好在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女人在斯帝罗兰上慵懒的滚了半个身子,两条修长白皙的**堆砌在一起,整个惹火曼妙的魔鬼身躯侧卧着,那个角度正好面对着仍然低垂不语的谷横他们,深邃汪洋不见底的乌黑眸子悄然蕴she出夺人魂魄般的妖艳光芒,“说说,什么个情况?”

    谷横,微微抬头,不经意掠过女人修长白皙的玲珑**,那种娇腻滑-润,毫无瑕疵的肉se让他心神自然一荡,强压着心里泛起的遐思,嗫嚅道:“是......是林般若干的。”

    “林般若,林般若是谁?”白兼人,单手撑着秀发披散的臻首,嘴角勾起一个娇媚无边的诡异笑容,“难道,他不知道我是白流芒的姐姐吗?”

    “林般若是林夕妃的弟弟,三年前辈章缁衣甩掉的未婚夫,今晚白少的确告诉了他的身份但还是遭到了林般若的毒打。”

    谷横耸拉着脑袋用一种很愤愤不平的语气道,余光瞟了一眼白兼人珠光玉滑的美腿,他知道看第二眼的后果,所以移开视线不敢再看了。

    “哦?是浪莎集团总裁的弟弟!到底是怎样的情况?你具体说说......”

    白兼人的兴趣一下就来了,幽深的黑瞳闪烁出意外而凌厉的光芒:这上海竟然还有人不给自己面子,林般若,我记住你的名字了,希望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不要叫我失望!

    打了个的士回到熟悉的小区,泰和公园。

    这里属于上海最早开发的区域,小区里的绿化做的很好,茵茵柏树整齐有致的站立在仅容两三车位通过的大道两旁,任凭温柔缱绻的凉风拨弄几许柔情,悄然洒下几片高兴的落叶,垂落在身后开凿的人工池中微微荡漾几分涟漪,融于夜晚高空投下那轮明月一股古se古香的幽静油然而生。

    林般若徜徉在鹅暖石铺就的羊肠小道,抬头打量着一栋栋被雨水冲刷已不复往ri威严的高楼大厦,在这个处处彰显豪华新尚的东方大都市,这里总有种和大城市格格不入的古朴和宁静。

    不过,林般若很喜欢这里,因为这里是他的家。当林般若找到熟悉的地址,坐上电梯,到达家门口的时候,整个人却忽地顿住了身形,莫名叹了口气,喃喃自语:“爸妈不在,这个家只剩自己和姐姐了!”

    三年前,章家利用自己的案件陷害爸妈让他们被纪检组以贪污贿赂为由带到了bei jing接受调查,但只要了解爸妈习xing的人都会明白那是不可能的事!试问住在这种地方,试问在这种环境熏陶的人,怎么可能做出那种贪污犯罪的事?可凡事都得讲证据,因为他们握有‘证据’,所以爸妈不得不以失败的方式来到老爷子的地盘。尽管知道在bei jing,有老爷子,爸妈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林般若仍然有种发自内心的内疚,如果不是自己,爸妈的仕途绝不止于此;如果不是自己,家族公司也不会衰落于此;如果不是自己,那个钢琴少女也不会失去了本有的幸福......林般若深深吸了口气,事情既然过去了,就得展望未来,就得想好怎么去改变,这三年的时间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

    按响门铃,还没等上多久,姐姐林夕妃就急匆匆的打开了门,只见她穿着家庭主妇才有的围裙,似是在厨房工作久了,两条古典纤细的柳眉微微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黑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