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那是君子的事!

    ()“啪啪啪!”正当白流芒认为自己已经“报仇雪恨”的时候,突如其来犹若密密麻麻的掌影把他整张脸完全笼罩,待到掌影消失后,白流芒的脸上已经没有一层完好的肌肤了。

    “我cao尼玛,是谁干的?是谁干的?哎哟......啊......喔......痛死我了!”

    白流芒发现自己不出声还好,一出声那种火辣辣的疼痛简直不啻于睾-丸被人狠狠踢上一脚。所以,为了缓轻痛苦,白流芒憋着脸试图让自己不要发出声来。但那种滑稽可笑的表情配上那副惨不忍睹的猪头脸立刻让所有人都忍俊不禁的乐起来了。

    “林般若,是你干的!哎呦......”白流芒注意到那孙子笑得最开心,心中疑惑顿地豁然开朗。

    “搞笑,你看见我出手了吗?”林般若摸着肚皮,还没从狂笑中缓过劲来。

    “你管老子看没看见,老子就看你不爽,哎呦喔......”白流芒双手轻轻揉着受伤惨重的脸颊,朝身后的几位块头雄伟的保镖使了个眼se,“你们过去给我教训教训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啊......痛死我了!”

    要不是受伤,白流芒绝对会亲自动手,“妈的,竟敢嘲笑自己,老子把你教训一顿后就把你姐姐在你面前强上了。”

    想到那种香艳而刺激的场景,白流芒浑身的血液又燃烧起来,火辣辣的猪头脸顿地爬起一丝得意洋洋的笑意,那模样看起来有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般若,有我在!”看到六个身高均在两米以上的欧美莽汉冲了过来,作为女xing的林夕妃竟然挡在林般若的面前,仿佛母亲保护自己的孩子似的,柳眉上倾泻着浓也不化的无畏和坚决。

    “姐姐,这几个小喽啰,还不值得你动手!”

    林般若,邪邪一笑,一脚踹中当先扑来那人的小腹,随即右腿侧勾以一个横扫千军的动作撂下右手边的两人,顺便甩出左拳打中攻来侧面的大汉,左右肩轻轻抖动打在上面的两人顿地发出杀猪般的狂啸,最后单手掐住欺到身旁保镖的喉咙,透过他充满惊惧的眼神,林般若仿佛掌握世人生命的死神冰冷道:“你们,差太远了!”

    说完,把那可怜的家伙,顺手一甩,丢到了白流芒的头上,两个人轰然倒地。

    整场战斗只用了不到数秒,整场战斗酣畅淋漓仿佛好莱坞最jing彩的打斗戏份,让在场亲眼目睹整个过程的人们发出不可思议的喟叹和不可自制的尖叫。

    这家伙肯定是练武奇才!

    有人这么认为。

    这家伙长得这么帅气,功夫又这么好,只要投身演艺圈,不出意外又是一个李连杰。

    又有人这么认为。

    打得好,像这种人渣就该那样教训。

    被白流芒的保镖欺负过的某某某大声叫道。

    般若,三年的时间,你到底去了哪里?林夕妃眨着眼,想要询问却又不知从哪里开口。

    “林般若,你到底想怎样?”

    看到渐渐走来仿若死神一般的林般若,白流芒推开压在身上的保镖,英俊的脸庞已经没有先前的不可一世了。

    “你刚才辱骂我姐姐骂的那么开心,我怎么也要为她讨点什么!”

    林般若蹲在白流芒的面前,用一种居高临下的视角俯视着横躺在地上的他,薄薄的嘴唇勾起一丝魔鬼式的笑容,眼中迸she出杀人如麻的凌厉之气,让白流芒霎时间感觉末ri降临,寿命将至,修长挺拔的身体没来由的颤抖战栗,仿佛遭人戏弄的玩偶,失去了应有的控制。

    要不是见识了林般若强到变态的本领,白流芒也许还不会如此恐惧,然而现在,他能做的就是保住自己的生命,尽管他知道在这个法治社会,没人真的敢取人xing命,但感受林般若散发出的杀气,白流芒是真的担心这小子失去理智,剑走偏锋!

    “你知道我是谁吗?你要是敢动我,我姐姐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白流芒试图让自己再一次保持贵公子的自尊,此时的他不得不搬出姐姐的身份来震慑眼前很有点末路杀手感觉的林般若,寄希望那小子识时务而放过自己。

    “她放不放过我,ri......后再说。”林般若带着轻佻的声音拉的很长,穿着帆布鞋的脚,高高抬起于白流芒裤裆正上方,“但现在,还是清理清理咱们之间的恩怨先。”

    “我叫白流芒,是白公孙的儿子,我姐姐白兼人,是蒋家的少夫人,你要是敢动我,整个上海都没人能保住你。”

    白刘芒毫不怀疑林般若这一脚会无情的踩下来,憋红着脸把自己的家室一股脑的全都吐露了出来。

    “还有吗?”林般若捏着眉心,一副似有所思的神se,看在白流芒的眼中一阵狂喜,兀自以为这厮被自己吓住了,骄傲的推开林般若的小腿,撑着地板站了起来,凶起斜飞入鬓的剑眉,“臭小子,怕了!你现在最好给爷爷我道个歉,或许我可以饶你一命。”

    “啪......”白流芒的猪头脸再添一道鲜艳的巴掌印,那五根指头的印记仿佛纹在了上面似的任凭他如何揉-搓擦拭就是消失不掉,“林般若,你敢动我?难道你不怕我白家吗?”惊怒的语气正强烈的控诉着林般若的不识时务。

    “别拿无知当你的本钱,我说过‘害怕’这两个字吗?”林般若眯着冰冷的眸子,走近白流芒咧开唇角,一抹戏谑的笑意即刻泛起在上,“再说,一个流氓,一个贱人,我有必要怕吗?”

    “好,很好,林般若,你够胆,我记住你了,咱们回见!!”

    形势比人强,白流芒知道香格里拉并不是自己的地盘,在加上林般若这厮又是一个武力变态的家伙,白流芒知道自己报仇暂时是甭想了,所以现在的他只得尽快离开,等搬来姐姐手下那个强悍狠辣的魔鬼女士,白流芒相信自己有更丰富的手段去把今晚受到的侮辱,折磨,殴打十倍百倍乃至千倍的还给林般若。当然还有那位对自己不屑一顾的冰山女神!

    “白流芒,你的觉悟好像有点低哦!”林般若绕到白流芒的转身方向,伸出修长的手臂挡住他的去路,摸了摸鼻子,冷笑道:“现在的问题不是你放不放过我,而是我放不放过你,你认为得罪了我姐姐会这么容易离开吗?”

    “林般若,你到底想要怎样?”白流芒余光斜斜地扫了一眼已从地上挣扎站起垂丧着脸毫无战斗力的保镖们,倒抽了一口冷气,心道就凭这些废物想要拦住林般若似乎不容易!!

    至于谷横等狐朋狗友和一干小弟此时早就退得远远,他们并非不想帮忙,只是掂量掂量自己的能力后便知道贸然上前也不过是平添无谓的“牺牲”罢了。

    林般若很享受周围吃饭看客投来既敬且畏的目光,淡淡的理了理从深山出来就没有梳理过的长发,乌黑的眸子she出点点厉寒的光芒,波光璀璨的大堂吊灯打在上面莫名透着一股绵绵的杀意就好像是受万人追捧的王者踩着敌人的尸体一步一步走来。

    “跪下!”声音不大,气势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可白流芒却没有半点反抗和半分忤逆,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前跪了下来。

    正当林般若有所动作的时候,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突然挡在了白流芒的面前,娇挺的胸脯随着某种复杂的情绪急促起伏惹出阵阵ru-浪,一身深红se的晚礼服配上一副略显早熟的娇美脸蛋,虽然达不到林夕妃红颜祸水的级别,但也充满着令人难以抗拒的诱惑。

    “章......倩......若!”

    林般若咬着牙齿,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出现在面前的漂亮女孩的名字,yin冷的脸se并没有因为她是个打扮时髦的小美人而缓解半分,反而更加寒冷逼迫,让靠近他的人难以正常的呼吸。

    “林般若,你不能动他。”

    章倩若咬着贝齿,复杂莫名的眸光死死盯着林般若,里面隐隐带着一丝哀求的神se。

    “理由!”林般若看也不看章倩若,这个算得上青梅竹马的同学,别过脸冷冷道。要不是她是章缁衣的妹妹,他们或许算的上不错的朋友。

    “因为他的姐姐白兼人可以帮助你们浪莎集团走出困境。”

    章倩若捏了捏薄如蝉翼的礼裙,试图让自己颤抖的语气平静下来。三年没见了,她很想他。

    “她说的是真的吗?”林般若这话是对林夕妃说的,他回头凝视着没有任何表情变化的姐姐,尽管她掩饰的再好,但林般若还是从她淡然的外表下看到那隐藏极深的异样颤动。

    “般若,不要相信她们章家的人,我们浪莎现在好得很。”想起三年前章家利用无耻的手段陷害父母,林夕妃说话明显带着一股怒气。

    “姐姐,我相信你。”林般若朝林夕妃微微颔首,“无论你说的是真是假,我都相信!”

    “林般若,我没骗你,你们浪莎集团的确资金短缺!而现在白流芒的姐姐白兼人刚好从国外回来打算在上海几家大型集团中选择一家极具发展潜力的公司进行投资,如果你再继续伤害白流芒,恐怕你们浪莎将失去一次大好的翻身机会。”

    章倩若所说的话看似是为帮助躲在身后的白流芒免遭林般若暴力的伤害,但真正的内心只有她本人知道:般若,我是为了你啊!你若是顾全大局就不要伤害白流芒,这种人根本就不值得你动手。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又如何,他,今晚必须留下点什么?”林般若一把推开柔弱如杨柳的女孩,翘起弯弯的嘴角,掐住白流芒带着一丝温热的喉咙,朝地面狠狠一砸,剧烈的惨叫伴随肉压砧板般的声响带起周围之人阵阵尖叫。

    “林般若,我真没想到三年后的你还是这么浅薄,这么粗暴,难怪我姐姐她不要你!”

    章倩若被林般若推了一个趔趄,绷着脸强忍着水雾漫起的美眸冰冷道。

    “刚才他教训我的时候,你不来阻止,而我来教训他的时候,你却跑过来横插一脚,你是想跪舔-他们白家还是把我当成一个傻子?你们白家人怎么可能会为我林家着想?”

    林般若自嘲一笑,顿了顿,神se遽然恢复先前的yin冷,“再说,他辱骂我姐姐就得付出惨重的代价,这个世界谁也不例外,如果因为我和他的事,他的姐姐心存怨恨故意排斥浪莎,那么这样的投资我们浪莎不要也罢,这种头脑不明,任人唯亲的股东终会是个隐患,有了她,我们浪莎会翻身才怪!”

    林般若说完不再理会背后已泪眼婆娑的章倩若,当着谷横,当着白流芒的一干小弟,狠狠的踩在白流芒的手臂上。就是这只拍在桌子上的手,打扰了自己和姐姐的亲热。

    有因即有果!谁人欺我辱我打我,我就十倍百倍报之!和欺负自己的流氓讲道理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无论何时何地,记住,只有武力才是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手段。指望他们道歉,对不起,那是君子的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