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 打脸

    ()“喵!......”一瘸一拐的波斯猫,爬回白流芒面前的水晶桌上,发出阵阵委屈而不甘的呻吟。

    “小白,是他打伤了你吗?”白流芒心痛的抚摸着波斯猫腿上的红肿,眉稍上悄然爬起一抹yin冷的神se。

    “你不会是想动林般若!”章倩若紧张兮兮问道,她余光斜了一眼白流芒身后的几个欧美莽汉,这要是动起手来,以林般若的身手未必能应付的住。她虽然觉得林般若厉害,不过也仅限于三年前的记忆,那时候的他顶多能以一抵三,但对付白流芒手下经过专业训练的六个保镖,胜算几乎为零。

    “那小子虽说是林夕妃的弟弟,但看起来那么亲密,这让我很吃醋,我未来的老婆怎么能被她的弟弟占便宜,所以我觉得我作为未来的姐夫很有必要教导教导他做弟弟的基本原则。”

    说完,白流芒站起身,整了整西装衣领让自己保持一副翩翩佳公子的风度,然后捻起桌上啃着饭菜的波斯猫,率领一干小弟向林般若和林夕妃的地方大摇大摆的走去。

    “白流芒,你快回来,你不要去招惹林般若,你会后悔的。”章倩若不想林般若吃亏,所以故意挤兑白流芒,打算让他放弃。

    “我长这么大还不知道‘后悔’二字怎么写呢?!”白流芒冷笑一声,他被章倩若激怒了,男人的尊严告诉他,今天一定要在章倩若的面前把她推崇之极的男人狠狠教训一顿。

    “白流芒,你......”章倩若还想要再劝阻,白流芒等人已经走远了,不由咬了咬牙也跟着走了过去。

    ......

    香格里拉总经理办公室。

    “老板,有个叫林般若在这里吃饭。”侍应生试探xing的问道。

    “什么?林般若?你确定是林般若?”老板板着脸很严肃的问道。

    “他说我只要把‘林般若’三个字告诉你,你不仅会分毫不收而且还会亲自过去叫他一声‘好大哥’。”侍应生说完,仔细注意老板的脸se,只要他出现一丝愤怒,自己就赢了。

    但显然结果让他失望了,老板不仅没有愤怒,反而表现很欣喜很激动的神se,“你,快,快带我过去。”

    “老板,林般若是谁呀?值得你亲自过去?”

    “他是我的老大。”

    一句简单的回答立时让侍应生从天堂掉进了地狱,看样子,林般若说的没错,他的身份一定很不简单。自己输了,输得一败涂地,如果待会林般若追究起来,自己极有可能被炒鱿鱼啊!现在侍应生悔恨的肠子都青了,但世上没有后悔药,侍应生觉得自己怎会那么有眼无珠,如此一个金主就让自己华丽丽的无视了。自己真他娘的该死啊!

    ......

    “美丽的女士,我可以和你坐在一起共享晚餐吗?”

    白流芒来到林夕妃和林般若的面前,俯下身凝视着林夕妃宛若冰山女神的完美娇颜,用一种极富磁力的声音道。

    “滚!!”

    简单而饱含冰冷的语气,透着一股不容抗拒的威严,久居上位的林夕妃已经把女强人的风采彰显到了极致。

    “迷人的小姐,只要能和你吃顿饭,就算让我真的用身子滚出去,我也在所不辞。”

    白流芒仍不死心,继续保持着贵公子的翩翩风度和儒雅礼仪,甜言蜜语道。开玩笑,若不是因为这个极品尤物,他才懒得这么死皮烂脸的纠缠,换做平ri,两样东西就可以搞掂:相貌,金钱。但现在自己的相貌明显对林夕妃的杀伤不大,而金钱这方面林夕妃指不定比自己还有富有呢!

    “滚!!”

    更冰冷,更凌厉,更大声,林夕妃看也不看白流芒,她的目光,她的深情,全都系在林般若的身上,看在白流芒的眼中只觉浑身燃起了腾腾的怒火:妈的,老子活了二十多年还没玩过这么冰冷的女人,靠,今晚,老子吃定你了。

    被宋梵神拒绝一次后又被林夕妃拒绝了,对于自诩情圣的白流芒而言无疑是巨大的打击,为了挽回在小弟面前的威严,白流芒一屁股坐在林夕妃的对面,直接无视林般若的存在,目光带着轻佻和猥亵,“林夕妃,你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样冷漠冰人,一样高不可攀,但也一样令人充满着强烈的征服yu。”

    听见白流芒口无遮拦的调戏,林夕妃正要发作,余光瞥见林般若投来的眼se,顿地收回手上将要泼去的茶水,朝林般若眨了眨眼似乎在说:般若,你为什么不让我教训教训这个臭流氓?

    林般若摇了摇头,好像和姐姐心意相通似的,脑袋歪在林夕妃素白的香肩,嘴巴轻拭着她嫩玉娇滑的耳垂,呢喃道:“对付流氓有流氓的招数,姐姐你对他动手未免掉了自己的档次,这种人还是交给弟弟我!”

    “般若,哪有你这么说话的呀!姐姐对他动手是掉档次,难道你对他动手就不掉档次吗?”

    林夕妃也歪着臻首和林般若紧紧依偎在一起,这种亲昵的动作已经大大超出了属于姐弟间的感情范畴了。

    白流芒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快被气爆了:妈的,无视老子倒也罢了,竟然还在老子的面前秀恩爱,靠,更可恨的这小子还是林夕妃的弟弟,不经意间瞅到那小子投来的轻蔑眼神,白流芒脸上的五官由于愤怒扭曲的仿佛恶鬼附身似的让身后的小弟们不由自主的发出阵阵的战栗:看来,白少是真怒了,林般若你准备自求多福!

    而这边林般若对于白流芒的愤怒根本没放在心上,脑袋继续埋在林夕妃胜雪晶莹的玉颈间,继续悄声道:“姐姐,因为我也是流氓,所以对付他们我才很有经验!”

    林夕妃碎了林般若一口,柔软的樱唇喷出灼热的香气,小手“狠辣的”捏了捏林般若的腰肉,用一种极细的管弦音调嗫嚅道:“臭小子,哪有人说自己的流氓的?呸......这要是让其他女人听见还怎么会喜欢上你?!”

    “姐姐,般若这一生只要你喜欢就足够了。”林般若收起嬉皮笑脸,收起慵懒散漫饱含深情道。整个人像是在神圣的教堂,在庄严肃穆的神父面前向心爱的女人发出心里最美好的誓言。

    “混蛋,一回来就让姐姐哭吗?”看到弟弟眼中那腾闪而出的迷恋,那扑面而来的情丝,那亘古不变的决心......林夕妃泪眼婆娑,只觉得心中泛出起的甜蜜让她完全失去对泪腺的控制和对情绪的掌握,仿佛这时的她完全不是平ri那位高高在上自制力强到变态的女总裁,仿佛这时的她不再是一个飞翔在九天之上让众生触摸不及的仙子了。

    现在的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只是一个三年仅仅流了两次泪水的女人。而这两次全发生在今晚。

    “啪!”一声猛烈愤怒的震响乍然而起,林夕妃心中酝酿的情绪还未表达就被某某某拍桌子的声音打断了,冷冽的目光迅速扫向源头,只见讨厌的男人,右手正压在桌上,周围的茶杯已然滚倒在地,滚烫的茶水伴随着淡淡的香气沿着桌角流淌在他的西服裤头不经意间已润湿了大片,可男人仿佛毫无察觉似的,充斥熊熊烈火的黑眸怒视着斜躺在沙发座上的林般若,那杀人般的目光让周围路过的人看到浑身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你们这对姐弟还真他妈的恶心,众目睽睽之下竟然做这种耳鬓厮磨的乱-伦勾当,尤其是你林夕妃,以前听说你高贵冷艳,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一个有着恋弟癖的贱货!”

    白流芒越说越爽,口沫四溅,浑然忘却了身为贵公子应有的风度,身后的小弟看到老大舌灿莲花,大声叫好。

    “你......你说什么?”

    林夕妃绷着脸,如雪洁白的肌肤散发出夺人魂魄的冰冷,双肩止不住的颤抖说明这个冰山丽人此时是多么的愤慨。

    “你什么你,我说的不对吗?你林夕妃就是一个贱货,不,应该是个sao货,任何男人不要,偏偏对自己的弟弟下手,不是sao货是什么?”

    比起用贵公子的气质和风度却征服美女,白流芒发现用下流的脏话去刺激她们更能获得强烈的快感。

    “啪!”

    一个响亮而清脆的巴掌声,白流芒还没发现是谁干的,剧烈的疼痛席卷在左脸带起一层触目惊心的红肿。

    “哎呦......妈的,是谁打我?谷横是你吗?”白流芒发现身边就谷横离自己最近,所以毫不犹豫的怀疑是这小子干的,怒火丛生的他迅速一巴掌甩在谷横的脸上。

    “白少,我什么都没干?你为什么打我呀?”谷横摸着又红又肿的脸很委屈道。

    “你没干我就不能打你吗......啪!”

    又是一声,白流芒仍然没有看见是谁干的,相比刚才更惨烈十倍的疼痛刮在右脸所掀起的肿胀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个彻头彻尾的猪头。

    “嘶......一定是你们中的某个人干的!”

    由于剧痛,羞怒交加的白流芒倒吸一口冷气,确定不是谷横干的后,他很笃定是离自己最近的小弟们中某个人干的,毕竟林般若和自己隔了一个水晶桌,在加上那厮自始至终都躺在沙发座上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所以绝不是那小子干的。

    “老大,我们冤枉啊!”

    小弟们还在叫冤时,白流芒已经冲过去向他们每人狠狠甩了一巴掌,用他的话来说这叫“宁可杀错一千也不放过一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