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 往事昔昔

    ()大上海的夜晚,从来都不缺美女!

    当林般若牵着林夕妃的玉手走进装饰豪华近乎奢侈的香格里拉时,所有夹带男人牲口的眼神中闪烁着最**的炙热,在他们的眼里,这个美女比平ri床上玩过娇软蚀骨的美女明星更加极品,但凡能得到她的垂青,哪怕散财千万也不会皱半点眉头。

    要不是因为林般若,节俭惯了的林夕妃说什么也不会来到这个有着“纸醉金迷”之称并被权贵笼罩的五星级饭店。

    可能这就是亲情的力量!

    林夕妃厌恶的扫了一眼周围带着火辣目光的男人,最后拉着林般若在一个偏僻安静的位子坐了下来。

    而在大堂的正中,有个承载数十青年的水晶圆桌正爆发着雷云般的欢呼,他们嘴里不时吐出关于生-殖器的谩骂或者某某ri又征服某某明星的庸俗桥段,反正都大行显摆之事。周围有些不爽他们自认为有权有势的富二代想要“管教”他们,却不料一个个被几头突然出现的欧美莽汉差点揉成肉泥,其景惨不忍睹啊!

    于是,大家得出了一个结论:这群煞星不能惹,尤其是带着那几个欧美大汉充保镖的公子哥!

    “白少,我知道那个美女是谁?”

    当林夕妃走进来的时候,谷横注意到白流芒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她的身上,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白流芒对她有意思。所以抱着跪舔的姿态,同样身为富二代的谷横向这个圈子的中心白流芒献媚道。

    “哦?你知道她是谁?”

    白流芒的兴趣顿地被勾起来了,他眯着眼,点燃一根雪茄,慵懒的躺在黄金粉饰的靠椅吞云吐雾,佩戴柏西亚公司限量版玛瑙钻戒的右手正温柔的抚摸着桌上发出舒服呻吟的波斯猫,英俊成熟的脸庞刹时闪耀出激动而亢奋的神se,似乎感染到了主人的情绪,霸道扒在桌上空占一个位子的波斯猫猛然一跃而下,跟着林般若和林夕妃的背影悄然追了过去。

    “白少,这女人是浪莎集团的董事长兼总裁,叫林夕妃,听说被中国最权威的某某杂志评为上海四大美女之一,你看她的模子绝对不比宋梵神那个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娘们差!”

    谷横涎着脸娓娓道来,作为中茂集团的接班人,谷横很清楚首座上男人的家族权势,如果能和他拉上关系,对本公司的贡献绝对不亚于完成了一笔价值上亿的合同,或许有人很不理解,但只要知道他的姐姐是谁?一切都豁然开朗!!

    “我刚回国就听闻上海有四大美女,浪莎的林夕妃,章家的章缁衣,电视台的宋梵神,复旦的韩千染。章缁衣目前我是不能动,宋梵神那娘们已经拒绝我了,我总至于没品到用强!韩千染据说是个不婚主义者,我也懒得打这个老处女的注意,而现在似乎只剩下林夕妃了......”

    白流芒左手掐断雪茄,金丝边眼镜下的双眸闪烁着炽热难耐的光芒,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一个没有女seyu望的男人是称不上英雄的。白流芒很明白一个英雄想要彰显自己的本领,一个绝品美女是必不可少的。正如姐姐所言:要看男人成不成功决定于他找到了怎样的女人,同样一个女人伟不伟大则决定于她依附了怎样的男人。

    这个世界大体就是这样,男人的终极目标是女人,女人的终极目标是男人。

    所以,若是能把林夕妃搞上手,这一生绝对不算白活,和她比起来,以前在床上放浪形骸的所谓玉女明星简直就是渣一般的存在。

    在所有人都绞尽脑汁为白流芒出谋划策打算如何在最短时间谋夺女人心时,坐在白流芒身边被当做女朋友仿若幽灵般的女人倏然开口了:“你们知道林夕妃身边的男人是谁吗?”

    在这个热闹非凡的夜晚,她都很少开口,但她每一次开口都带着浓浓的嘲讽,好像不屑与这群骄奢yin-逸的公子哥们为伍似的。尽管有人很不爽她的语气,但是碍于这女人深藏不露的身份以及和白少明显不浅的关系,他们也都只能暗暗咬牙表达愤怒,实际上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章倩若,你认识那个男的?”白流芒直呼女人大名,一边咂着嘴,一边好整以暇的凝着章倩若,眉目翘动间似乎很期待她的回答。

    “管那男的是谁?他再厉害也不过是白少您手上的一只蚂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要不是章倩若提醒,谷横还真差点忘记那号男人的存在,不过想到白少那吊炸天的身份,那小子再厉害能牛-逼的过白少吗?所以谷横再一次借着打击别人来无耻的吹捧白少了。

    “是啊!白少,以你的相貌家室绝对能爆的那小子连渣都不剩,只要你站在林夕妃面前,就是傻子也会选择跟你走的。”谷横的一计马屁立刻得到了在场所有人的认同。

    “一群无知的男人!”厌恶的语气,充满怜悯的口吻,谷横强压着心中渐起的怒火,涎着笑道:“貌似章小姐认识他呀!”

    岂止是认识,那个男人三年前还是自己的准姐夫呢!

    章倩若优雅自然的撩起遮住娥眉的碎发,宛如水晶般澄澈的双眸猛然放she出不知名的亮烁光芒,“林般若,记住,他的名字叫林般若。”

    “林般若,我想起来了,他不就是那个被章缁衣甩掉的纨绔吗?”

    谷横被章倩若略带神秘的话语立刻整的哈哈大笑,他还以为那男人会有多大的身份,没想到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纨绔败类。当年那小子强jian女人未遂紧接被章缁衣悔婚的新闻料可是早就传遍了整个大上海,他想不知道都难。说实话,要不是他的所作所为,盛极一时的浪莎也不会沦落到现在资金短缺的地步,做纨绔做到这种地步也算是失败!

    面对众人的讥笑,章倩若气急不已,皱着鼻咬着贝齿继续道:“哼!这就是你们无知的地方,眼中永远都是别人的缺点,却总是看不见别人的成功。”

    蓦然想起三年前和林般若同班时光,章倩若眸中亮烁的光芒隐去化作丝丝绵绵的柔情,余光不经意掠过林般若,整个人仿佛chun光焕发似的,散发着少女特有的妩媚。

    “成功?他有什么成功?对,他的成功是拖垮了浪莎,让出了章缁衣。”谷横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似乎只要越贬低林般若,他才会越高兴。

    “不许你们嘲笑林般若,你们都知道个屁!谁说我大姐甩掉了他,我大姐其实是在考验他,懂吗?是考......验!”章倩若霍地站起,犹若爆发的小雌狮吞吐着杀人的气势。

    “好了,你们不要在说了,你们要是惹怒了章缁衣的妹妹,后果自负!”冷眼盯着章倩若洞悉一切后,白流芒出来打了一个圆场,出来的时候姐姐就告诫自己:想在上海生存下去,就不能惹恼章家。

    “什么?章缁衣的妹妹?”

    人群瞬间就安静了下来,章缁衣掌握着上海三分之一的经济命脉,谁要是和她妹妹过不去,且不说背后的家族能不能挺过制裁,就是她暗地的势力能不能让他们拥有一架完整的身体还是个问题?!

    怪不得白流芒会对她如此尊敬,谷横的脸霎时变成霜打的茄子,本以为这娘们顶多算是白少的女朋友,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层牛-逼哄哄的背景,要早知这样,他说什么也不会和章倩若回嘴了。

    ......

    “般若,三年前,你为什么不辞而别?你知道爸妈现今变成什么样了?你又知不知道这三年我是怎么孤身挺过来的?”刚刚坐定,也不知林夕妃想到什么,眉宇间突兀浮起了一抹难以掩饰的缱绻忧伤。

    三年前,林般若强-jian少女未遂并害得那个长得国se天香的小姑娘跳楼成了植物人,这种伤天害理的罪行在柳家人看来本应得到坐牢的判罚,但由于林家在上海的巨大影响,林般若最终没事仅仅是判给了柳家人些许钱财。

    本来这事以后无疾而终,生活会慢慢恢复正常,可偏偏在这个时候,重案组的那个女人横插一脚,不仅把自己扣在了jing局,而且还查出了老爸老妈‘贪污’的证据。这一下身为zheng fu高官的父母全都被纪检委带到了bei jing,整个林家也快速的土崩瓦解,以前依附林家的小家族也纷纷倒戈,投靠了暗地和林家争斗不休的章家。

    在这样的情况下,章缁衣还会嫁给这个没有任何价值的纨绔子弟了吗?所以最后的结果便是可怜兮兮的林般若被章缁衣从jing局里捞了出来,傻不啦叽的他还天真的认为章缁衣对自己旧情犹在,本已做好感动的表情,但对她接下来的话语立刻从天堂摔进了地狱。

    “林般若,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配做我章缁衣的老公吗?就你现在这副窝囊样还不如一条狗,至少它还能替主人守守门,你呢,你能做什么,你做的就是强jian女人败光家产,说实话,我们章家能够壮大势力有今天的成就还得感激你,如果不是你林般若,你的父母也不会被我们抓住把柄,欺压在我章家的林家也不会一败涂地。”

    “这么说,以前你对我都是虚情假意?”

    “你现在才明白,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笨!我今天之所以救你出来,是想让你这个纨绔子弟好好瞧瞧我们章家是怎么一步一步吞并你林家的。”

    “我知道了,这一切都是你们章家的yin谋。”

    “是有怎样,不是又怎样,你有能力回天吗?”

    “我现在不能,但我三年后一定能。”

    “好,那我就等你三年,希望到时别让我失望!”

    记忆依旧在泛滥,但林般若已然回过神来,俊美的面孔除了眉角稍的yin霾整张脸再没有任何表情。

    往事昔昔,回忆久了,心房也渐渐麻木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