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逆鳞

    ()“天啦,总裁怎么出来了?这不是羊入虎口吗?”

    自打知道林般若的目的其实就是总裁后,黎秋然想尽一切办法不让这个重案组通缉的逃犯靠近总裁。对于总裁的魅力,她很清楚一旦这个臭男人见到林夕妃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人神共愤的坏事。所以,她在说话的时候,都是近乎咆哮般的大喊大叫,只要总裁不是聋子,只要总裁不是傻子,就知道外面有危险,而她要做的就是锁上门,然后报jing。

    可事实却截然相反.....黎秋然呆呆望着打开办公室门,傻傻站立不动的总裁林夕妃,只觉得全身血管倒流,血压上升。

    拼了!和他拼了,就算霍去这条贱命也要保住总裁的清白,打定主意后,黎秋然果断抓起走廊过道中的铁扫把,朝着发愣中的林般若,直接当头砸去。她从没打过人,但为了总裁,她愿破例。

    只听啪的一声断裂声响,那把铁扫把豁然断成了两截,黎秋然怔怔的盯着林般若额角上那的伤口,涔涔而落的腥红液体几乎布满了半边两颊,端是显得触目尽心!

    这是自己造成的吗?一丝不忍悄悄从心头泛起,黎秋然闭上双眼,身体发出了微不可查的颤抖。

    然而颤抖的身体还没怎么恢复,黎秋然便感觉喉咙一窒,巨大的力量扼住了那里让她喘不过气来,她睁开双眼:映入眼帘是发狂的林般若,他单手掐住自己咽喉把自己提了起来。

    “快放......放.....开......开我!”剧烈的疼痛袭来,黎秋然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她死死凝视着陷入疯狂中的林般若,那嗜血的眼神仿佛末ri降临的死神带着某种灭世的决心让人不由自主的战栗。黎秋然发誓,她从来没从一个人的眼中读出如此绝望的情绪。

    这里不是婆罗门的竞技庄园,也不是意大利的屠神之地,更不是亚特兰提斯的天罚圣台,这里是上海!

    林般若眸子中的杀气渐渐敛去,松开沾满鲜血的手掌,不再理会瘫倒在地大口呼吸的黎秋然,步履蹒跚的仿佛一个归家的孩童一步一步朝着林夕妃的方向走去。

    “姐,我回来了。”

    林般若走到林夕妃的面前,嘴角绽放一抹温柔的笑容,干净,纯粹,没有任何杂质!

    “啪!”回应林般若的是一计响亮的耳光。

    “姐,你原谅我了。”想起三年前的往事,林般若摸着红肿的脸颊,猛地抱住冷冽不语的林夕妃,奔涌而出的泪水混合着湿哒哒的鲜红液体,整张脸霍然显得诡异之极。

    “啪!”又是一计,林般若仿佛越打越开心似的,用力紧紧箍住林夕妃婀娜绰约的修长娇躯,似乎怕她如翩翩惊鸿随时飞走。

    “姐,用力打!把你三年的怨恨全都打出来!”林般若知道这是姐姐的发泄方式,所以闭上眼任由林夕妃“处置”。

    林夕妃依然冷着脸,她的身体在颤抖,在林般若的拥抱下,她冰冷的心房渐渐在消融,当她用力甩向林般若的脸颊时,第三计耳光突兀变成了一个缱绻脉脉的抚摸。

    “般若,还痛吗?”林夕妃就像温柔的小媳妇轻轻擦拭林般若额角上的鲜血,心疼的神se中带着足以刻骨的恨意,“谁伤害了你,我就会让谁付出比这更惨痛十倍的代价?!”

    三年的时间,当年不谙世事的天真少女已经变成了一个独当一面爱憎分明的女强人了。

    而唯独不变得是她的逆鳞,哪怕是三年前还是三年后,抑或是一辈子,林般若永远都是林夕妃的逆鳞,触犯者,虽远必诛!这句话对林般若同样适用。

    黎秋然不可思议的打量着相拥在一起的林般若和林夕妃,她感觉这一切宛似梦中,当窥见林夕妃投来的目光,那刻骨的恨意,仿佛自己打破了她最珍贵的宝贝似的让黎秋然莫名有种强烈的负罪感和内疚感。

    为什么?为什么总裁不拒绝这个男人的拥抱?难道这个所谓的通缉犯是总裁的男朋友?难道高高在上的总裁只要见到心爱的男人才会卸下冰冷的面具?

    黎秋然脑子乱哄哄的,她闭上眼,深吸一口气,这种极具冲击力的场景简直不啻于亲眼看见捡垃圾的乞丐突然变成了千万富翁。<雨中,和煦,温暖,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缠绕心间,让他不由自主的发出舒服的闷哼。

    “姐,只要能时时刻刻听见你的天籁之音,就算被千刀万剐我也甘之如饴。”林般若温柔牵起林夕妃的素白玉手,凝望着她的剪水双眸,就像是天底下最绅士的情圣说着全世界最甜蜜的情话。

    “般若,明知道你说的很不现实,但我依然傻乎乎的高兴。”林夕妃斜靠在林般若的肩膀,柔弱的姿态,根本就没有一点平ri叱咤商场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强人风采。

    “弟,我来了,我请人来了。”

    瘦头陀去而复返,这次身后跟着一帮打手:都是浪莎集团的小职员大白领。拿着几根不知从哪里淘来的木棍铁棒,整的像没见过世面的黑社会,要组织没组织,风度没风度,要气势没气势,要纪律没纪律......

    “哥,你现在来有毛用。”

    胖头陀已经修好伤,躺在墙角,愤愤不平道。他要不出声,林般若还真差点忘记这号人的存在了。

    “兄弟们,咱们的总裁被这个坏人挟持了,咱们一起上,干死这丫的。”

    瘦头陀刚发出号令,便听到一个犹如钟鼓石磬般的冰冷女声响起,“谁敢上前一步,我就革谁的职?!”

    这样一来,谁还敢动啊!在场停滞不前的男男女女纷纷把疑惑不解的目光投向林般若:话说这厮和总裁到底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总裁会这么保护他?

    “大家听我说,这厮肯定挟持了总裁,一定是他逼迫总裁这么说的。”

    瘦头陀非常享受发号令的感觉,他挥了挥手,继续怂恿道。

    “你,被开除了,明天不要来上班了。”

    林夕妃的威慑是建立在敢作敢为的架势上,从这三年大肆开除刚愎自用的“老人”就可窥知一二。所以,当林夕妃说出开除的话语后,瘦头陀当即傻眼了。

    “从今天以后,他林般若,就是你们的总经理。”

    为了打消众人的怀疑,林夕妃把本应藏在自己羽翼下生活的林般若按了个肥缺已久的虚职推到了人前。

    “总经理?......”不明-真相的人群瞬间炸开了,他们想不通这位从来没有见过面的总经理竟然是一个年纪不到二十的小屁孩。狗血,太狗血了,这人要不是林夕妃的亲戚就出了鬼,他们才不信年纪轻轻的林般若会有什么狗屁才能。而有些本来就对林般若眼熟的“老臣”在听到“林般若”这三个字后,个个露出无奈而郁闷的苦笑:哎,三年不见的小霸王回来了,看来,得保护好自己的女朋友了。

    和林夕妃来到一楼的大堂,前台的那个小妞又挡在面前,“把工作证拿出来,不然就不放你离开。”

    当她看见林般若身边的林夕妃,氤氲的水眸立时爆发出宛如见到偶像那般的灿烂光芒。

    “给!”林夕妃以为她对自己说话,于是顿了顿,便将挂在脖子上的工作证取下来交到她的手上。

    “总裁,你可以离开了,但他不行!”夏琳琳指着林般若,柔软的声音带着一股不容置喙的力量。

    “小姐,不就是个工作证,搞得这么严肃,有必要吗?”现在已经快八点了,林般若还指望着在某个高档奢华的酒店为姐姐办一场烛光晚宴呢!要是在这里把时间耽搁了岂不cao蛋!

    “有必要,任何人都必须持工作证上下班,这是浪莎的纪律,任何人都必须服从。”

    夏琳琳虽然年纪不大,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左右,但对职业的cao守大大超过了所谓的白领及高层工作者。

    “小姑娘,他是浪莎的总经理,这次上班没带工作证,你能不能通融一下?”林夕妃平ri严于律己,这次替林般若求情,总感觉有些别扭。

    “总裁,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毕竟这规矩还是你定的。”夏琳琳说这话明显口不对心,嘴上虽应道,但脸上的不爽却是显而易见。

    “小姑娘,仅此一次,下次决计不会了。”

    林夕妃知道这规矩还是为那些蜂拥来到浪莎千方百计想要追求自己的狂蜂浪蝶制定的。嘴角不由微微上翘,这还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脑子里虽这么想,但却一点也不后悔。

    “有趣的女孩!”林般若成功离开浪莎大门,目光瞅了一眼搓着手指头盯着自己恨恨不语的夏琳琳,嘴角上扬,弯起一个足以迷人的弧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