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妖孽冰山总裁

    ()莎士比亚曾经说过:假如用一扇门把一个女人的才情关起来,它会从窗子里钻出来的;关了窗,它会从钥匙孔里钻出来的;塞了钥匙孔,它会跟着一道烟从烟囱里飞出来的。

    此时刚刚大学毕业没有任何工作经验的黎秋然,深怀敬畏的站在自己以前想也不敢想的总裁办公室门口,感受到来自里面女强人的凌众才情和震撼气场,两条仍然衔带一份校园气息的烟眉挑起一个颇含魅力的弧度,心中悄然泛起曾被自己压下一遍又一遍的天开臆想:哎......什么时候,我能达到像总裁那样的女人,无论何时何地都独有一股穿透心弦的才情和无可比拟的气场。

    黎秋然羡慕她,更感激她!

    三个月前,她踩着自己标签上海某三流大学的步伐踏入社会,本没打算能靠攒进手心那如同擦屁股纸一样随处可见的文凭,在世界五百强以内的公司找到一份总裁秘书的高薪休闲活,但当事实真真切切的发生于这个以文凭为尊的世界时,黎秋然忽地发现自己有种捡到了天降馅饼的赶脚。

    而自从迈入这家拥有数十年基业,无论在报刊媒体抑或坊间百姓都极具影响力甚至堪称商界巨头的珠宝公司,黎秋然第一次见到了那位存在心房宛如幸运女神化身的伯乐总裁。一个祸水级别的妖孽!

    年轻,冷艳,强悍!

    这是她当时的第一感觉,也是现在仍然延续不变的反应!!

    年轻是指她的年龄二十出头,若不是举手投足萦绕而出的强势老练和深不可测,看起来分明就是一个刚刚大学毕业未经世事的雏女。

    冷艳是指她的气质犹若冰山,仿佛珠穆朗玛峰上的千年积雪,让人远远凝望,油然生出一丝不寒而栗的悸动感,黎秋然自从担任总裁秘书这门职业后也见过不少美艳冰冷的女xing总裁,但偏偏就没有一个像她那般自然,那般纯粹,那般天生!

    强悍,这是黎秋然最佩服,也是最感激之处。

    一个二十出头就担任总裁的女孩不仅让这家三年前丑闻缠身濒临破产的公司起死为生,而且还雷厉风行解雇了公司半数以上倚老卖老的前辈,并大力启动引用新人等不被业界看好的政策。<洋溢褪去以往的衰败重新拥有和其他珠宝公司相竞争的能力。正是由于她这种力排众议的强悍处事风格,黎秋然才会以一个毫无资历的新人变成游弋于高层人物身边的职业秘书。

    所以,综合判定,她就是一个妖孽,一个让自己仰望和感激的妖孽!

    收回漫无边际的思绪,黎秋然深深的吐出一口浊气,纤细的手指轻轻扣在总裁办公室的大门,叮叮咚咚的清脆声音瞬时响起,“总裁,是我,黎秋然!”

    “进来!”

    冷冽的音se,带着一股穿透人心的力量,饶是听过无数遍仍旧能感受到心脏难以控制的跳动,黎秋然小心翼翼的整了整衣领,然后优雅的推开玻璃门,用一种袅袅轻盈的碎步轻轻的走了进去。

    “总裁,您找我有事吗?”

    黎秋然目光掠过眼前坐在办公桌后的绝美丽人,一种身为女人都不由自主产生的嫉妒迅速蔓延开来。她,实在是太白了,白的令人不敢直视,白的令人感叹上天太不公平,把一切的美好全部毫无保留的赐予她了。

    “把那些东西都处理掉。”

    依然冰冷的声音,林夕妃头也不抬,双手充满灵xing就像是维也纳大厅中的钢琴演奏家,在笔记本电脑的键盘上急切而狂乱的敲动着,仿佛陷入某种奇妙的工作境界,对周围的一切俱都漠不关心。

    果然,她的任何一个动作,对人都充斥一种不可抗拒的魅力!

    黎秋然别过臻首,跟了总裁一段时间,自然知道她口中所要处理的物品是什么。所以起身走到粉se墙身的角落,抱起装有各种各样jing美昂贵的饰品和花团锦簇艳丽四she的玫瑰的大纸箱径自走了出来。

    作为东方最古典最耀眼最冰冷的明珠,作为上海四大美女之首的林夕妃,追求她的人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所以黎秋然每天的任务都少不了处理这些被拒绝无数次的富二代和青年俊杰不厌其烦送来的高价礼物。

    而处理的方式,除了价值昂贵的珠宝钻石需要归还对方以外,其余的统统扔掉,不给面子的扔掉,对于他们绝不能留半点念想。因为他们不配!

    浪莎集团处于上海市最繁华的地段,为了保证人身安全,那里的来往车辆都用一种近乎龟爬的速度缓慢前行。

    可就在这被周边下班白领诟骂无数遍的拥堵地段,眼尖的人忽地发现一辆奥迪a6商务车以一种只有跑车才有的变态速度穿梭在车与车之间的狭窄缝隙。

    看它游刃有余毫无滞涩的驾驶,就仿佛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表演高难度的芭蕾充满着梦幻般的动感,在场目睹此景的路人个个露出瞠目结舌的夸张表情。

    他们难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想要看清那辆奥迪的主人,却发现它如一股狂风早已消失不见。

    “高手,绝对的赛车高手,如果我把这个重磅消息告诉大姐,我想她一定很高兴。”

    不远处的苏慕阳亲眼目睹奥迪主人显露的神奇车技后,嘴角噙出了自信满满的笑意。

    “喂!是那个小兔崽子打扰我?”

    刚刚拨通电话,苏慕阳便听到了大姐那咆哮般的高音,由于振聋发聩,一时忘了如何接口,满脑子都充斥着这种千篇一律的想法:“哎......自己怎就摊上了这么一个奇葩大姐,泼辣彪悍,刁蛮任xing......怪不得这么大年纪都嫁不出去。”

    “臭小子,快点放屁,不然老娘就挂了。”

    依然泼辣,依然彪悍,估计是听久了,苏慕阳很快就调整过来,用一种很涎皮的口吻回道:“大姐,是我,慕阳。”

    “慕阳哦!有什么屁?快点放!哼,不要以为你是我的亲弟弟,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打扰我,本小姐还要继续和周公赛车呢!”

    里头传来的声音并没有因为苏慕阳和她有着血缘关系而表现丝毫的客气。

    “好好好!大姐,希望我放出来的时候,你能保持淡定。”

    似乎早已习惯大姐骂骂咧咧的语气,苏慕阳撇了撇嘴,并没有半点不爽。

    “快点说,磨磨叽叽,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呃,大姐,你怎么一点也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啊!”苏慕阳砸了砸嘴,然后把刚才亲眼目睹的情景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

    “你有没有看清他的车牌号?!”听到苏慕阳半带夸张半带事实的叙述,苏婆罗猛地从绵软的席梦思上跳起,披散着柔顺的三千青丝,毫无淑女风范的冲着手里的爱疯喊道。

    “他开的太快了,我实在没有办法看清楚。”

    苏慕阳知道大姐的兴趣被勾起来了,心情那叫一个爽快,嘿嘿,大姐高兴了,指不定自己泡妞的备用资金也顺便可以跟着水涨船高!

    “整个上海的赛车高手我都挑战了一遍,根本就没有一个是我的对手,臭小子,你骗我之前麻烦打打草稿先。鉴于你的表现让我很失望,这个月的零用钱全都收公。”

    苏婆罗气急败坏的按下挂断键,然后直躺在高档时尚的席梦思上,在上海的繁华地段怎么可能有人开着商务车达到跑车的速度?不,不可能!一定是慕阳骗自己的!

    而这边苏慕阳听见大姐果断的挂断了电话,郁闷的只差撞进身后的“风花雪月”随便找一个小姐发泄发泄,当想到自己没有零用钱,迈进的一只脚又可怜兮兮的挪了出来,“哼,大姐,我一定会找到他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

    一辆疾驰的奥迪行驶到浪沙集团的大门前戛然而止,两条由于急刹摩擦而引起的车胎痕迹端是显得触目惊心!

    站在浪莎集团大门前的两个保安,听到声响不屑的瞟了那辆奥迪一眼,心想:又是一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这种有钱的公子哥,老子见多了,妈的,不掂量掂量自己的能力,还真把自己当刘德华啊!靠,就算是刘德华也未必能追得上林夕妃。这么多天就没见一个把她成功约出去过的‘刘德华’。

    林般若推开车门后,变换相貌的红木眼镜早已被他摘了下来,露出一张俊美绝伦的妖孽脸蛋,虽然浑身上下并没有名贵的服饰点缀,但无形散发的贵族气质还是让来来往往的女职员为之痴迷。

    为了尽快见到姐姐,林般若起步,加速,动作一气呵成,两个保安还没来得及拦住他便发现这厮已经如一阵狂风嗖嗖的刮了进去。

    “这位先生,请问你找哪位?”

    林般若还要越过大堂的前台小姐,却不料被那个大跨步追来的小妞拦住了身形。

    挡在面前的小妞画着都市小白领特有的清妆,虽谈不上出尘脱俗,但也能勉强算是一个百里挑一的美人胚子。如果不是因为思念泛滥成灾,如果不是因为平ri见惯美女,如果不是因为此刻心急如焚......林般若或许,不,肯定会赏脸调侃一番!

    作为一个凌驾于众人之上的妖孽,该绅士的时候要表现的比所有上流社会的花花公子更懂礼仪;该情圣的时候要彰显的比所有贪恋女se的yin贼流氓更加无赖;而该冷漠的时候则要拿捏的比所有站在顶峰的国士枭雄更为狠辣。

    “小姐,好狗不挡路!”

    对于男人而言,漂亮的女人,是一件价值不菲的收藏品,或者也可以说是一个讨喜的宠物狗,所以尽管此时再冷漠,林般若还是好心的称她一声“好狗”,算是给了她面子。

    看来,狠辣终究只能用于雄xing!!

    “呸!你说谁是狗??”

    显然小妞不愿接受林般若的面子,张开涂满唇彩膏的红唇,紧咬着皓白贝齿娇骂道。

    “这里还有别人?小姐你真逗!而且我说的明明是好狗嘛!你为什么选择xing耳聋?被你这一说,搞得我好心好意的赞赏立时变成了不解风情的侮辱。”

    林般若撇了撇嘴,不想再拖延时间,双手像掰玉米似的扒开小妞的纤长玉臂,直接一个跳步就跃出两三丈,小妞就算想追也只能望尘莫及了。

    “保安!有个没有工作牌的坏人闯上去了,你们快点把他追下来,千万别让他伤害咱们浪莎的员工。”看着林般若渐行渐远的背影,情急之下,小妞回头冲着大门口外无所事事的两个保安大声嚷嚷道。

    “是!”两个像极了《鹿鼎记》里胖瘦头陀的青年保安,在听到浪莎最美前台之花的美妙声音后,两个身体仿佛打了鸡血似的疯狂奔上电梯里侧的楼梯层似乎打算跑在前面对林般若进行围追堵截。

    “哥,你听到吗?夏琳琳找我们说话了,她第一次找我们说话了。哈哈哈,咱们趁这次机会一定要好好表现。”

    “弟,哥都听到了,你说的很对,相信只要十分钟之内抓到那小子,夏琳琳肯定会对咱哥俩刮目相看,保不准以身相许也有可能。”

    “哥,你说的我好有动力哦,但我搞不懂咱们追他为什么不走电梯呀!”

    “弟,你真傻!以现在这个奔跑速度,电梯有咱哥俩快吗?”

    “哥,要是那小子直奔三十层的林夕妃而去,咱们也要保持这个速度跑上去?我怎么感觉你有点傻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