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首席性感女神

    ()他妈的,碰到高手了,偏胖抢-劫犯心中忖骂。不过事关威严,为了解决眼前屡屡触犯自己的障碍,哪怕对方再强,他也得冒险再度出手,而这一次,迅疾如电,不留余力,chao涌挥出,拳风所至,刮过宋婉瓷的俏脸,微感疼痛。

    “去死!”

    “大哥,动作有点慢哦!”

    人畜无害的微笑,眼睛男的另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以同样的方式扣住了他的手腕。如此以来,偏胖抢-劫犯的两只手臂全被眼睛男控制住了。

    “放......放开我。”

    偏胖抢-劫犯,不可一世的神气,迅如波涛退却,他的口气开始软化了,他知道自己遇到了真正的练家子。

    “可你刚才用枪指过我,神仙姐姐说谁用哪只手持枪指我,就废了谁的哪只手?!”眼睛男的嘴角绽放一个魔鬼式的笑容,收尽偏胖抢-劫犯的眼底,倏然有种末ri来临的感觉。

    咔嚓!一声骨裂,伴随杀猪般的嚎叫,那位偏胖抢-劫犯的魁梧身躯,被眼睛男一脚踹出了整整五米之远,随即屁股结实着地,躺在刚刚被他枪杀的那位英雄身旁,捂着粉碎xing骨折症状的手腕,已是痛的哭爹喊娘,生不yu死。

    而已控制司机的偏瘦抢-劫犯,听到动静,倏地回头打算一探究竟,当他瞟见自己的同伴被一个眼睛男像掐死一只蚂蚁般的干趴了,错愕之余,不由惊惧的把手枪对准了他。

    “哎!我本善良,奈何世间罪恶太多!”

    眼睛男,故作悲哀的叹了口气,食中二指突地夹起一颗子弹,嗖然发力,顺势甩出,电光火石之间,那颗子弹头只若绷紧箭矢,不偏不倚,巧而适宜的打中了偏瘦抢-劫犯即将叩响扳机的手指。

    接下来,随着一声尖锐惨叫,那把鲜血浸染的手枪,还未开封,便啪的一声,掉落在地,眼尖的乘客,趁此良机,将那把落地手枪顺势夺起,对准两位受伤惨烈的抢-劫犯,大声喝道:“我已经报jing了,你们俩都别动!”

    之后,自然便是属于众人对眼睛男的欢呼时刻了......

    “小伙子,你太厉害了。”一个大妈叫道。

    “一般一般,再厉害的男人,也是女人生的,不是吗?”眼睛男不卑不吭的回答。

    “小伙子,你一定学了武术的!”另一个大妈好奇问道。

    “算是!偷心拳,龙抓手,欢喜佛功......”眼睛男如数家珍,娓娓道来。

    “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我想把我的女儿许配给你,你简直就是新世纪的中国超人。”蹩脚的中文,一个小ri本大妈嚷嚷道。

    “对不起,我抵-制ri货。”眼睛男满脸严肃。

    宋婉瓷嬗口微张,浓也化不开的讶se,渗透脸颊,她不曾料到身旁的眼镜男,不仅是位变魔术的练家子,而且还是一个略带痞气的话唠虫。

    木然看着他和旁边乘客胡侃七八的热烈劲,宋婉瓷有种掐死那小子的冲动,“刚才,他肯定是故意不理自己,想yu擒故纵,没们!这类臭男人,本小姐见多了!哼!!”

    “你好,我叫林般若,小姐贵姓?”

    甫一瞥见身旁那位国se天香的混血女郎,林般若se魂授予,大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只见映入眼帘的她,大约十七八岁,脸蛋娇媚圆润,既具有东方女子专属的古典韵味,又饱含西方女人特有的火辣xing感,中西结合的她,更是拥有着一对深蓝晶莹的氤氲水眸,滴溜溜的仿若苍穹星辰,但凡看见,少有人能保持安之若素!

    宋婉瓷,缄默不语,其实是懒得搭理,说实话,她还是第一次碰上这么奇葩的男人,这种近乎踩屎的概率,指不定比彩票中奖还低呢?!

    你说先前瞅着杂志对自己视而不见倒也罢了,可到了后来,劫匪上车自己那么担心他,那厮依然一副不理人的欠拍贱样,而现在突然变得主动殷勤,好像他和你说话是一种恩赐似的,试问,这不是奇葩是什么??

    所以,对于耍yu擒故纵把戏的奇葩,宋婉瓷一向都选择鄙视对待,置之不理。

    “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

    碰了壁,林般若摸了摸鼻梁,表示不以为意,右手微微扭动左手大拇指上的红木扳指,随着淡淡的红光攒动,乌黑的眼珠闪过一丝慑人魂魄的jing芒。

    这厮说的煞有介事,莫非真能知道自己的姓氏?!

    宋婉瓷的兴趣顿地被林般若勾起来了,不过她却没发现林般若的异样,若让她窥见林般若眼中那一闪而逝的红芒,铁定把这厮当做妖孽对待。

    “你姓宋,芳名宋婉瓷,年方十八,上海复旦大学大一新生,十天之前,有一个痴情男生为你跳楼,十天之后,你将有血光之灾!这或许就是佛经中的一报还一报!”

    掌圣门密令,晓姓名,探年龄,明事为,知祸福......林般若深深吐出一口浊气,以现在的功力,每天只能使出三次。

    “你......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宋婉瓷呆若木鸡,下意识的问道。他前部分虽说的不差分毫,但后部分的啥子血光之灾,宋婉瓷倒是觉得有些扯淡。

    “天机不可泄露!”

    林般若神秘兮兮的住口不语,他要是告诉宋婉瓷自己还知道她内心的想法,指不定这美女会被吓成啥鬼样?!

    “不说就算了!你以为我会求着你吗?哼!!”

    宋婉瓷气咻咻的娇斥回应,不过刚说出口,倏然感觉这种忸怩姿态,像极了和男朋友闹别扭的小怨女,不由暗暗碎了自己一口,“宋婉瓷啊!宋婉瓷,你堕落了!你怎么还搭理这个奇葩?你可是骄傲的孔雀,所有的男人都应该围着你打转。”

    稳定心绪后,宋婉瓷忽地发现眼镜男能知道这么多,其实不需费力,因为但凡是想要追求自己的男生,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

    哼!差点把他当成深藏不露的神棍了。这厮,指不定就是自己的追求者,故意玩弄些yu擒故纵的把戏,把人整的神秘兮兮,不过是想引起自己的注意罢了。

    就连那啥子血光之灾也是胡编乱造的,保不准你向他求化解之法,那厮一定会说,“只要你当我的女朋友,则高枕无忧矣!”

    幼稚,可笑,没门!!

    宋婉瓷的红唇勾起一个得意洋洋的弧度,嘻嘻,姐姐的担心,完全多余嘛,自己现在分明已经具备了识破不轨男人的火眼金睛了。

    ......

    上海车站的外围过道,眼尖的人会看见一辆红se的法拉利ff,静静的停在那里,懂车的人都知道法拉利属于富豪阶层奢侈的象征,而红se的法拉利,则置人一种狂野有力,热情澎湃,火辣悸动的征服感,能够拥有一辆红se法拉利,不啻于征服一位游弋于上层社会,被宅男标榜的xing感女神。

    但这还都不是关键,最致命的是红se法拉利的驾驶座上坐着一个魅惑众生的极品尤物。

    在当今社会,xing感的女人,最以撩拔男人蠢蠢yu动的心神,她们衣衫暴露,浓妆艳抹,扭着丰ru翘臀,卖弄风sao,为将自己的胴-体诱惑彰显的淋漓尽致,无所不用其极。

    如果她长的漂亮,也许有宅男会赋以“xing感女神”的美称,便如豪华车展里那些近乎袒胸露ru的车模,成为宅男意yin的对象,然而她们顶多算的上天生丽质,但距离真正的极品尤物,还有一小段距离。

    饶是如此,达到天生丽质的美女,也只有那么一小撮,所谓的极品尤物,自然便是这小撮人中的还要漂亮xing感的凤毛麟角。

    而现在,这个传说中堪称凤毛麟角的极品尤物,打开了驾驶座车门。

    只见,一条黑se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莹莹**伸了出来,徐徐落在空旷的地面,优雅之中透着浓浓的诱惑力,实时吸引了路过男女的眼球。

    下一刻,一个成熟xing感的美女,看上去隐有二十七八,戴着红se边框墨镜,举止高贵地走出汽车,身着一袭牡丹花红叶露臂旗袍,袅袅轻盈,纤美摇曳,将她xing感妖娆的魔鬼胴-体蓦然衬托的肌骨圆润,前凸后翘,曲线毕露,简直增之一分则太胖,减之一分则太瘦。

    原本就是国se天姿的极品尤物,高挺的模特身材,完美的黄金曲线,在这薄粉淡妆的点缀下,莫名平增了几分不染凡尘的谪仙气质,直美得让人不敢逼视。

    以至于,说她是天使和魔鬼的结合体,也毫不为过。

    本是行人寥寥落落的过道,此时因为她的出现,刹那间热闹喧哗了不少,一些宅男甚至拿出照相机,似乎想把这个魅惑众生的极品尤物拍将下来。在他们的心中,这才是中国真正的首席xing感女神,那些所谓的ru神,波神,柳岩,张馨予之流和她相比简直弱爆了。

    宋梵神,很清楚自己的魅力对于男人的杀伤力是多么的强大,所以今天出行,她特意戴着宽大墨镜用以遮盖大半的面孔,倘若叫人认出来了,不引起疯狂才怪呢!!

    宋梵神对于自己的相貌非常自信,不然也不会被中国最权威的某某杂志评为了上海市四大美女之一。在加上她本人干电视台当家主持的工作,频繁的曝光度,让她很明白自己摘下墨镜所引起的后果,虽不至于有某某天王巨星来沪的壮观场面,但也能叫当地的交通系统立时瘫痪。

    没办法,这可能就是作为一个名人,一个名美人的品牌效应。

    说实话,若不是为了迎接妹妹,她这个作姐姐的,根本就懒得出门,因为她很不习惯男人se眯眯的眼神,抛开相貌不谈,单单xing感火辣的魔鬼娇躯就足以令男人们神魂颠倒,yu罢不能,所以平时,她都是化着浓妆,戴着墨镜,做好一切伪装工作后,才敢堂堂正正的出门。

    宋梵神美目流转,顾盼生辉,当看见熟悉的倩影出现在车站正门,红润的樱唇霎时绽放一抹温暖的笑容,迎着欢呼雀跃的妹妹,她柳腰款摆,走动之间,晶莹剔透的丰润美腿在阳光的照she下显得熠熠生辉,微风拂来,只及膝盖的旗袍裙摆微微上撩,时尚丝袜的蕾丝花边顿时若隐若现,端是充满无尽诱惑。

    配上肉se水晶高跟凉鞋,修长的身材既突显的鹤立鸡群,又烘托的雍容华贵,感xing撩人,浑身上下洋溢着上层社会贵族女神应有的丰韵和风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