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我本风流

    ()时间,浪漫的巴黎之夜。地点,埃菲尔铁塔最顶层的夏伊莲舞厅。

    当浪漫唯美的华尔兹舞曲徐徐响起时,整个欢声浪-语,觥筹交错的偌大空间瞬地陷入一望无垠的黑暗,伴随靓丽夺目的旋转球灯用一种缓慢均匀的速度打量疯狂涌入舞池的男女后,刚刚熄灭的数十灯管渐自染上了一层奢靡而妖艳的红se。

    红se中隐约跳动的莫名倩影宛若魅惑众生的xing感女神,一点一点的吞噬在场中人的视觉神经,在这个追求美女的奢靡之夜,所有的富人名流,所有的政界军官,再也按捺不住心里被勾起的漪念,他们纷纷撕碎外表的伪装,坚决果断的加入到这场高空之上的交流舞会,他们知道这些标榜浪漫的所谓仪式都不过是和心仪舞伴即将彻夜狂欢的必备课。

    而于这个浪漫的时间,浪漫的地点,浪漫的机遇......却有两个淡定的身形并不为那“必备课”表现分毫动作,他们俩静坐在靠近瞭望台的水晶玻璃桌前,双双始终未发一言。

    这是一对奇怪的男人?女人?不,准确来说,他们是一对男女,一对谈不上任何关系的扯淡男女!

    其中男人戴着一副宽大且土帽的红木眼镜,清秀略显平凡的脸孔看起来似乎不超过二十岁,配上全身融于漆黑的古姿时尚西装,总给人一种另类的感觉。随着他以温柔掂量完美艺术品的动作轻轻摇曳手中的葡萄酒杯时,丝丝幽暗的光线从里面放she而出,投影到大拇指上的红木扳指,突兀散发出氤氲的红光,看起来端是诡异之极!

    “迷人的东方男人,我能请你跳支舞吗?”终于,还是女人率先开口,打破了两人之间近乎死一般的寂静和沉闷。

    林般若,缓缓抬头,深邃如海般不见底的眸子悄然she出亮烁的光芒,只见映入眼帘的是一位拥有西方脸孔的绝se佳人:清幽潋滟,如梦如幻,冰肌玉骨,肤若凝脂。

    酒红se的波浪卷发帷幔而下,披散在完美无瑕的两颊,隐约中可窥见斯嘉丽约翰逊独有的火辣xing感;两条纤细蜿蜒的眉梢如杨风摆柳,大有一种属于奥黛丽赫本的古典风情,深蓝凝聚的碧波眸子融合了泰勒斯威芙特最引人瞩目的电眼无形中妖出了无限诱惑。再配上jing巧如勾的烈焰红唇,秀挺绝伦的白玉瑶鼻......简直,上帝把所有的偏爱都给了她这张脸,都给了她这个人。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林般若,微眯着乌黑双眸,好整以暇的目光继续逡巡而下,沿着她迷人的娇躯一丝一丝游弋:她身着一件来自百泽丽钻的昂贵晚礼服,酒红的主se,紧体的蕾领,无袖的设计,颀长的裙边互契互合将她娇挺饱满的酥胸,以及不啻于顶级模特的魔鬼曲线彰显的淋漓jing致。

    就算说她是巴黎第一美女也毫不为过!

    林般若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仿佛世界最顶级的钢琴家,缓慢而富有节奏的点在面前透明如琉璃一般的水晶桌,清秀的脸庞并没有因为这个绝se欧美女郎的相邀而露出动容的神se。

    “迷人的东方男人,难道我不美吗?难道我引不起你丝毫的兴趣吗?”标准的中文,优美的音se,伊莎贝拉再一次用富含深情的眼神问道。

    今晚已拒绝九百九十九次闲杂人等的伊莎贝拉第一次尝到了吃闭门羹的滋味,对于一直高高在上受人顶礼膜拜的她而言,绝对不能接受这种失败,也不愿接受,因为任何女人都可以失败,只有她不能!

    “我只对两类女人不感兴趣。”林般若也开口了,他歪着脑袋,整了整脸颊上的眼镜边框,以一种正对面的视角全新的打量着身边的伊莎贝拉。

    “哦?哪两类女人?小女子愿洗耳恭听。”伊莎贝拉的兴趣顿地被勾起来了,嘴角噙着讶异的笑意,用一种中国罕有的儒雅礼仪回应道。

    “第一类是很危险的女人。”林般若说到这里停住了,唇角溢出诡异的笑意,看在伊莎贝拉的眼中蓦然有种寒风起瑟的冰冷。

    “说......说的是我吗?”伊莎贝拉,轻轻的拍了拍胸前那骄傲慑人圣器,强装镇定的语气中带着调笑的口吻。

    “no......no......你还远不够格!”林般若收回定格在伊莎贝拉迷人娇躯上的目光,端起手中已摇晃许久的红酒,装成一个优雅的绅士慢慢饮完。

    “我不够格?”伊莎贝拉强压着一股不爽冷笑道。

    “不然呢?”林般若反问道。

    “好,ok!那第二类又是怎么样的女人?”伊莎贝拉不想再和他扯淡下去,继续问道,不过红唇噏动的时候眉目间隐隐约约透出三分愤怒七分不甘。

    “第二类,哦,我想想,嗯,就是......像阁下一样太主动的女人。”林般若躬起身,戏谑的靠近伊莎贝拉的蓝眸,拉长着声音一字一句道。

    “你,你太过分了!”活了二十多年,伊莎贝拉第一次被男人揶揄的体无完肤,她是骄傲的女人,她怎么能允许讨厌的男人肆意的凌辱自己本应高高在上的灵魂?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么林般若在伊莎贝拉的眼神攻击下绝对早就千疮百孔了。

    但碍于今晚的任务要求,伊莎贝拉收敛眼中渐起的杀意,继续回道:“据我所知,只要是男人都不会拒绝我的请求,除非......你不是男人!”

    林般若挑了挑眉,咧开雪白的牙齿,“虽然知道你用的是激将法,但我还是勉为其难的答应你无礼的要求。哎,和一个不感兴趣的女人跳舞,虽然痛苦,但相比你对我的诽谤,我更愿意接受前者。”

    伊莎贝拉微微起身,伸出葱白一般的翠玉素手,眯着氤氲的蓝眸,冷笑道:“这是不就是你们中国话里的所谓‘得了便宜还卖乖’?!”

    林般若握着女人递将过来的柔荑,牵着她一步一步走进舞池,另一只手摸着鼻梁有点尴尬道:“这应该叫‘君子cheng ren之美’!”

    “你们中国人都是这么诡辩,我说不过你。”伊莎贝拉别过臻首,试图不让自己和讨厌的男人靠得太近,双手虽放在林般若的笔挺腰部,但怎么看都有种勉强的赶脚。

    “不是中国人诡辩,是你理屈词穷。”林般若隔着绸缎丝帛一般滑腻的晚礼服搂住她盈盈不堪一握的蜂腰的双手遽然发力,将她那黄金曲线般的娇躯紧紧挤压在自己的宽阔胸膛,唇角霍地挤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不要靠我太近!”雄xing的荷尔蒙气息近距离袭来,伊莎贝拉修长白皙的脖颈微微有些泛红,作为fbi有史以来最聪慧最漂亮最能干的女人,她还是第一次和男人这么亲近,今晚若不是因为上级下达的任务,她才不会破例。

    “女人,你从来都没有跳过舞!”林般若就像一个痞子侦探,双手一边在她婀娜绰约的娇躯肆意游走,一边用他独特的嗓音慢慢撕碎她伪装在外的面具。

    “是,又怎么样?”伊莎贝拉,伸出右手突地抓住林般若的贼手,厌恶的眼神毫无遮掩的放she出yin谋得逞的神se和蕴藏已久的杀气。

    “哦?装不住了!”林般若邪邪一笑,漫不经心的甩开伊莎贝拉的右手,然后扔掉从她身上摸来的战利品,两把jing致别巧的hkp7型手枪!

    “两把hkp7算什么?这些家伙,我身上多得是。”

    伊莎贝拉眼皮一跳,显然被林般若神偷般的手法怔住了,但这种神se没多久就被一种突如其来的自信掩盖了。

    只见她右手往后虚抓,包裹在魔鬼胴-体上的红se晚礼服顿时四分五裂,恰窥此景的林般若目光骤然一亮:我的天啦,真尼玛的xing感啊!饶是已见识过苍老师,波多野老师等老师无数表演的他仍生出一种血脉膨胀的炙热感。

    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紧身红se镂空衬衣遮住胸上的那抹芳华,露出平坦如玉的jing美肚脐。一条短的不能再短的贴身红se蕾丝短裤盖住双腿间**圣地,露出玲珑剔透的修长**。配上晶莹xing感的时尚黑丝,细长火红的高跟凉鞋,这种倾国倾城,魅惑众生的丰姿妖娆到了极致。

    但这些都不最致命的!林般若的目光瞥向她耳垂上的高空对讲机,胸部上的微型跟踪仪,手臂上的锋利军用刀,腰部上的m500转型手枪,大腿上的数据分析器......杀人的利器,高科技,简直应有尽有!

    蛇蝎心肠,这才是女人最致命的真正武器。看来,她就是要捕捉自己的所谓“猎人”,而且以自己的敏锐观察,也绝对有同伙!

    林般若yin冷一笑,果然,舞池中**起舞的疯狂男女在伊莎贝拉的眼神示意下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个个掏出随身携带的猎鹰手枪齐刷刷的对准了自己。

    这个早已准备的局,布的挺大的嘛!

    林般若的右手抚在大拇指上的红木扳指,突感真气一滞,一种莫名的剧痛倏地席卷全身,林般若睁目圆睁,死死凝望着面前兀自yin冷诡笑的伊莎贝拉,“你......你对我做了什么?我为什么会感觉全身使不上力??”

    “六道,你难道没有听说过‘神之右手’吗?”

    伊莎贝拉沾沾自喜伸出芊芊玉指点在林般若的胸口,林般若立时如柔弱的纸片受力而到。

    “神之右手?你就是fbi的天才追踪家,杀手噩梦,罪犯克星......名叫伊莎贝拉的米国第一美女?!”

    被她称为“六道”的林般若露出惊恐的神情,全身止不住颤抖,仿佛这个名字充满了无限的魔力一般让人不由自主的俯身在地,顶礼膜拜。

    “哼,算你小子有见识!什么米国,呸!来人,把他的双手铐住,顺便通知一下fbi主脑,就说最顶级的s任务已被我轻而易举的完成了。他也不咋地嘛!”

    伊莎贝拉,命令在场的手下给林般若上了全世界最严实的jing钢手铐,然后蹲在他的面前,以一种高高在上的角度,俯视着算是裙下之臣的林般若,用一种认识好久的语气道:“六道,你三年前杀死了婆罗门公主的未婚夫,二年前干掉了意大利的黑手党魁,一年前解决了亚特兰提斯的地下国王......现在你的人头已经涨到了近亿美金,只要我们fbi把你交给主神宗判所,这些赏金便是我们的了。”

    “果然不愧为全世界最牛-逼的天才追踪家,不仅把我的行踪掌控的一清二楚,而且还把我以往的丰功伟绩也如数家珍,嗤嗤,不认识咱们的人还以为你暗恋我呢!”

    林般若嘴角微翘,伪装惊恐的眼神中悄然she出一抹轻佻邪魅的光芒。

    “死到临头,还这么油嘴滑舌!”伊莎贝拉余光不屑的斜了林般若一眼。哼,半个小时后,全世界都会知道排名第一的恐怖杀手六道被自己这个号称“神之右手”的天才追踪家抓住了。

    “对了,我想知道你在我身上做了什么手脚?我为什么会使不上力?”

    林般若歪着脑袋,慵懒的磨着手上的拷链,似乎很期待伊莎贝拉的回答。

    “这就得多亏了我的右手呗!”伊莎贝拉撩起鬓角被风拂乱的碎发,优雅动人的神情自散而出,她俯身靠在林般若的耳洞,红唇勾起一个夸张的弧度,“所有人只有碰到我的右手,重则丧命轻则......轻则和你一样......四肢瘫痪!!”

    说完,女人掩着烈焰一般的嬗口肆无忌惮的娇笑了起来,随着她抖耸的动作,急剧起伏的ru-浪浪出了万种风情。在场但凡有人看见,无不se魂授予,目眩神迷,似乎只要实力允许,定然会把她就地正-法。毋庸置疑,男人都好se!

    “原来是这样啊!”林般若轻轻叹了一口气,他既没有表现出上当悔恨的神se,也没露出生命将逝的恐惧唯独一抹早料如此的微笑那么醒目,那么招摇,那么诡异。

    “你们中国人不是还有句话叫什么‘早知今ri,何必当初’吗?记住,美女都是有刺的,以后跳舞可千万不要再接受美女的邀请,否则下一刻你还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活着站起来?!”

    伊莎贝拉,懒得再理阶下之囚林般若,起身坐在一旁,温柔而妩媚的剔着涂满jing油的粉红指甲,开始静静的等待着fbi主脑的赶来。

    “我们中国博大jing深,你似乎还没听过一个叫‘将计就计’的成语!”

    林般若,张口莫名吐出一根十厘米长的银针,撑起腰部朝下林然发she,正中在肚脐上的气海穴,未及片刻,苍白脸se瞬时变得红润,兀自失去力气的身体也倏然间充满了无可匹敌的强大力量,这种力量,纵然是猛虎野狼前来也能一拳毙之。

    “你......你不要再做困兽之斗了。”伊莎贝拉窥见林般若的反应,以为这厮在全力挣脱jing钢炼成的手铐,但瞅到他脸上的异样,一丝不祥的预感顿地而生。

    “借你吉言!”林般若,眉角微皱,双手朝左右两边用力虚拉,所谓的jing钢手铐刹时化成了星星点点的废料碎片。

    困兽出来了!伊莎贝拉倏地呆若木鸡,身体僵硬,当看到他眼中瀑she而出的强烈杀意时,隐约中她看见了堆积如山的尸骨残骸顶部站了一个血腥的屠杀者,而这个血腥的屠杀者正是眼前的林般若,伊莎贝拉下意识的踉跄后退,强压心中渐起的恐惧,冲同样怔怔顿住的手下喝道:“还都愣着干什么?fire!”

    与此同时,林般若也动了,鬼魅的身影,迅疾的速度,在于哒哒嘀嘀的枪雨中肆意游走,直到一声声惨叫传来,那些开枪的家伙都被林般若以一种既狠切快的手法扭断了握枪的手腕,时间仅仅过了半分钟,数十个所谓的fbijing英全都无还手之力的躺在地上发出凄惨的呻吟。

    “你......你......你不要过来。”

    毕竟只是一个追踪家,只是一个指挥者,伊莎贝拉并没有高超的武艺,也没有强悍的身手。当她发现自己小瞧了他,当她发现自己赖以自豪的“神之右手”对他失去束缚时,伊莎贝拉方才发现自己此刻就像一个柔弱悲剧的羊羔任人宰割。

    “我本风流,奈何世道为娼!”

    林般若轻易躲过伊莎贝拉为求自保而袭来的密密麻麻的弹影,身形如雷电一般毫无征兆的欺到她的面前,顺势夺下她手中的枪支,双手肆意的环住她的腰部,随后含住她的樱唇,来了个强劲有力的法式湿吻!

    良久过后,直到伊莎贝拉的嘴唇红肿,林般若方才不情不愿的松开,修长干净的手指动了动大拇指上的红木扳指,一种淡淡妖艳的红光蕴she而出,嘴角邪邪翘起,“这是我对你的惩罚,伊莎贝拉,我知道此刻你在想什么?你在想,臭男人,你夺了我的初吻,毁了我的清白,我伊莎贝拉要把你碎尸万段,我伊莎贝拉就算是踏破天涯海角也要把你送进联邦监狱!我说的对吗?看你的反应,啧啧啧,我肯定说对了!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你是神之右手的话,那么我就是真正的神!你懂吗?!”

    打击敌人,并不仅仅在于**,内心同样致命!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你还是人吗?不,你,你简直就是一个魔鬼!”

    从现在开始,伊莎贝拉开始认真仔细的审视眼前的男人,她瞬地发现自己以前的自傲是多么的无知。

    能利用三年的时间就登上杀手榜第一的宝座,岂是那么容易被人抓住的,伊莎贝拉为自己的轻率付出了严重的后果,如果说初吻被夺都不算严重的话,她都不知道自己还有聊以珍贵的宝贝了。

    轰轰轰!这时窗外地传来了阵阵螺旋桨搅动气流的噪音,林般若神情一滞,朝瞭望台外的方向下意识撇去,只见近十架海神反潜直升机已经沿着埃菲尔铁塔的顶层落了上来。

    我靠!连军方也出动了?该离开了!

    林般若伸手在伊莎贝拉的骄傲胸脯像掠夺战利品似的狠狠掐了一把,然后撬开瞭望台上无机玻璃,义无反顾的从两百米高空跳下。

    “就这样死了?!”伊莎贝拉飞奔了过去,哪知不看还好,一看着实吓了一跳,只见那厮在高空跳下的过程中,不知从那捞来一根细长结实的钢丝,套在了铁塔横叠交错的脊梁上,然后双腿如荡秋千那般滑行至左边的铁塔大腿,随即迅速窜入了埃菲尔铁塔的第二层。

    “通知所有成员守住铁塔的出口,严力排查每一个出入的家伙。还有,不要在网上发布任何缉拿六道的消息,因为我要亲手抓......住......他!”

    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失败后还畏惧失败,伊莎贝拉不是这样的人,所以她选择继续战斗。哪怕敌人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心灵杀手,嗜血魔鬼,她本人都会一如既往的追踪下去,她不仅要找出六道的弱点,还要一血今夜之耻!

    埃菲尔铁塔,今晚是注定的不会平静,当人们知道排名世界第一杀手的六道出现在此处的时候,心情出现了两极变化。

    如果是平生没做什么亏心事而被别人标榜好人的自然是不会畏惧六道,甚至还有那么一丝仰慕,因为对他们而言,六道是上帝的刑罚之手,专杀坏人。

    但如果是干尽伤天害理而被人赋以恶名的所谓坏人则大都神情惊恐,他们担心某一刻六道或许会出现在背后,只需一刀就冷不丁的让自己见了上帝。

    所以在埃菲尔铁塔的出口,只要看到有人淡定无常,那么他们肯定就是名义上的好人,至少心肠不坏,不过要是看到有人面se惨白,毋庸置疑他们肯定就是所谓的坏人,至少心肠歹毒,这类人很值得大家用唾沫淹死他们。

    因为六道,原来好人和坏人也可以分的这么清楚!

    此时此刻,伊莎贝拉和fbi主脑等人都已出现在埃菲尔铁塔的大门出口,他们身后站了一排排来自法**方抽调过来的特种部队,而且每个士兵配备的武器都是当今最先进的电磁炮。

    便是这豪华的阵容,对付的却是单兵作战的杀手,所以,从今晚开始,无论六道本人会不会被捉住,他的这个名字都将如冉冉上升的旭ri彻底传遍全球。

    ......

    整个偌大的埃菲尔广场经过驱散,人群都走个干净,现在六道已经真正的如困兽一般困在了铁塔中,因为从上而下的排查,只要他从正门出来,绝对能一击秒杀。今晚,他是插翅难逃了!他终究是人,不是神!!

    伊莎贝拉,亲自把守在埃菲尔铁塔的大门,出来一个检查一个。

    “你叫什么名字?东方男人,把你的证件拿出来。”

    排查了半夜,终于等到了一个行迹可疑的东方男人,伊莎贝拉双眉微蹙,神情一凛,接过他的证件,用迷人的中文腔调一字一顿念道:“林般若!”随后一边端详证件上的照片,一边对比面前的活人,一丝疑惑自眼角萦绕而出,伊莎贝拉发现面前没戴那劳什子土鳖眼镜的东方男人俊美绝伦,而且无论是气质抑或是相貌,都和六道有着天壤之别。

    为了再一次确定他的真实身份,伊莎贝拉特意将数据分析器接在他的额头上,传来的数据显示他的力量弱小,他的速度弱小,他的体能弱小,他的脑力变态......他各方面的机能除了大脑几乎全都弱小。也就是说他除了有一张俊美的皮囊和一个超乎常人的大脑外,根本就是一个没有任何武力值的普通人。所以,他根本就不会是以喋血为生的恐怖杀手!

    “美女,我可以走了吗?都站了这么长时间,好累啊!”

    林般若伸出洁白的手帕,就像一个有洁癖的绅士温柔而细心的擦拭额角缘于劳累而沁出的汗珠。

    “滚!老娘最讨厌有洁癖的男人,一点爷们气质都没有。”

    伊莎贝拉确定他的身份不是六道后,也不再客气,用中国话狠狠的送了他一顿怒骂。

    “美女,你弄错了,我的爷们气质要在床上才能显示,还有,你穿着迷彩军装,真的好-xing感!”

    林般若接回伊莎贝拉甩过来的证件,用眼神肆无忌惮的把她jian了一遍,然后大大咧咧的扬长而去。

    离开云中牧女,离开塞拉河畔,林般若漫不经心的捏了捏藏在领口中的神秘红木眼镜,忽地拦了一辆空taxi,嘴角咧出yin谋得逞的诡谲笑容,标准的法语腔瞬间响起:“司机,巴黎机场!”

    三年了,是时候该回去了!

    三年了,是时候该回到山上见一见神仙姐姐了!

    三年了,是时候该回到恩怨的起点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