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29

    在愉快的和家人相处一天之后,晚上十点多,乔夏羽与权澈留在权家大院落宿,已经接近夏天高温之季,乔夏羽洗了一个澡,套了一件丝织睡衣,绯色蕾丝的睡裙散发着致命的诱惑,乔夏羽有些懊恼,为什么没在房里准备更保守点的睡衣。

    在步出浴室时,她抬头便撞上一双带着热度的视线,乔夏羽心惊肉跳的,这会儿她疲惫的只想睡了,哪还有时间理会他?乔夏羽当作没看到,走到床上便远远的离开他躺下,同时拿出手机看小说。

    几秒之中,便听到旁边的某人侧身过来了,乔夏羽心底是甜丝丝的,就在这时,一只大掌摸上了她线条优美的背,像是要描绘她的纤纤玉骨般,在那里流恋不去,乔夏羽舒服的低吟了一声,“老公,帮我按摩一下好不好?”

    “嗯。”低沉的男声带着宠溺的味道,紧接着,一只大掌轻轻的捏住了她的肩膀,轻轻的揉着,接着,往下,顺着她的腰一路按至她的小屁股,还不忘掐了她一下,她低叫一声,发出了不满的呜咽声。

    男人的力道很温柔,在他的揉弄下,乔夏羽连小说都不想看了,眯着眸,趴着昏昏欲睡了,而就在她准备进入睡眠时,突然,男人拉高她的睡裙,大掌一把罩住她的柔软,乔夏羽顿时惊醒,同时低喘了一声,抓住了男人的手,面色绯红地宛如喝了酒一般,“老公,不要啦!”

    男人就很深沉地看着他,幽深的眸子,似要吞了她。

    她舔了舔唇之后,没有志气地被他折服,软软地恳求。“我好累,放过我吧!”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那双炽满了火热的眸凑近了她一些,那眼神里燃烧着强烈的欲望,仿佛想用眼神逼迫她就范,而这样的眼神,哪个女人能拒绝得了?

    乔夏羽鼓了鼓腮,还是乖乖的顺从了!

    男人嘴角一勾,重重地揉捏上了她的白玉,惹得她再次娇喘之后,却将她从床上抱了下来,像抱着一个小女孩似的,乔夏羽吃惊的看着他的动作,心想,难道他又有什么新想法?果然,他抱着她下床了,乔夏羽以为是去浴室,然而,却不是。

    她心跳如鼓,对于这样的事,永远没法改掉这种羞涩!可是,男人在进入浴室门的时候,反而略偏转了一个方向,最终将她压在了旁边的墙壁上,那微凉的触感,惹得她激灵了一下,倒抽了一口冷气!

    他拉开她的双腿,让她盘住他的腰,一手不耐地开始扯她的内裤,乔夏羽忙表示不要在这里,她想回床上去,可他却猛地抓住了她的小手,带着,往他的身下探去。

    “我喜欢这样!这样我可以更深的进入你。”

    他咬着她的唇,急促的呼吸,火热的轻喘,满是舒服地哼哼着。

    “不要啦!好丢脸。”

    她顿时面如火烧,为了自己手里碰到的火热的触感,也为了男人那样的话!

    而男人显然是急不可耐,又或许,他一直都是在忍耐。因为,在他眼里的她,刚才在床上的时候就已经秀色可餐,刚才他的欲火已经被她轻易挑起。

    今晚的权澈显得狂野不羁,那半露的黑色衬衫,性感充满了男性气息,让乔夏羽神魂俱夺,她搂着他,以为至少前戏,却不想,她刚刚被抱起,下一秒,他就冲了进来,凶狠地占有了她。她连连倒抽了好几口冷气,在他身下困难地扭动,忍不住地想要逃缩,可他力大如牛,将她钳制地牢牢的。她有些受不住这样的姿势,后面是冰冷的墙壁,而前面是躯体火热的他,冰冷与火热的触感,让她恍惚地陷入了冰火双重天的境地,让她难受地觉得自己都好像要不是自己了!

    “澈……”喃喃地念着他的名字,男人凶狠的占有的动作,都让她有些害怕。尤其,她全身都吊在他的身上,脚根本没法沾地,这种悬空的触感,让她在害怕当中,矛盾地选择了将他缠地更紧,仿佛,没了他的支撑,她就会掉下去,然后掉到地狱的最深处,再也爬不上来了。可是有时候,她又觉得自己飘飘然的,像是在漫步云端,仿佛成了仙一般。只是无论是那一种感觉,都让她觉得飘的厉害,脚踏不到实地。快感如潮,可却又像是在不如死亡,这种混乱的感觉,让她全身绯红,让她大汗淋漓,也让她忍不住低泣,开始胡乱地叫他的名字。

    “权澈……老公……不要了。。。”

    她的手指重重地抓着他的后背,顿时几条触目惊心的爪痕映出来,越发突现了这场野蛮得接近粗鲁的情欢。

    “要不要?”权澈咬牙低喘,发出重重的寻问。

    “……不要了。。。”她呜呜抽泣,

    “不要了?可你夹我这么紧干什么?”权澈低沉的笑了,接着,一阵发了狠的抛动,自牙齿里崩出了“要不要。。。宝贝,要不要。。。”

    “要。。。我要。。。”乔夏羽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想要什么。

    “小羽,我的宝贝。。。”他粗喘着,哑声回她,一声又一声。

    宛如在大海里面飘荡的浮木,一下子看到了绿岸,她那飘飘荡荡的心,突然就沉稳了不少。

    “……权澈……”

    胡乱地喊着他的名字,千言万语,都只包含在了这个名字当中。她想说些什么,想表达什么,都变得无力,只有叫他的名字,一直叫,不断地叫。

    “……乖……我在这儿……我在这儿……”

    奋力冲刺过程中,他一直哑声哄着她,就像是引导浮木归岸的浪潮一般,轻轻地推着她,让她只能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终于,乔夏羽整个人瘫痪在他的身上,连下地都站不稳,被他抱上了床,看着面色泛红,疲惫不堪的女人,权澈才意识到自已的粗鲁,可是,天知道,他都想要凌虐坏了她,这个女人,让他欲摆不能。。。

    第二天一早,乔夏羽睡了个大懒觉,起床之后,都不好意思,最后听说权澈已经去公司了,她才装作自然,中午,她接到了凌希的电话,他还在酒店里,听到他疲惫沙哑的声音,乔夏羽不由担心他的状况,昨天到现在,她都忘了他还在这里了。

    “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嗯。”那头凌希声音很虚弱。

    乔夏羽立即紧张起来,忙道,“你等一下,我马上过去找你。”

    半个小时之后,乔夏羽来到了酒店,打开门,看见凌希俊脸苍白的站在门口,像是一夜未睡的样子。

    “你怎么了?”乔夏羽吃惊的看着他。

    凌希看着她春光满面,粉脸桃红,便知道她和权澈的关系已经解除了,这让他禁不住扯了扯嘴角,有些失落道,“没什么,没睡好。”

    “对不起,昨晚实在太突然了,我都忘了跟你打声招呼。”

    “我明天的飞机回美国,你呢?你和我一起回去吗?”凌希抬头看着她。

    “我。。。我想再呆两天,要不,你先回去吧!”乔夏羽想了想道,她真得好想再玩两天,陪陪家人。

    “嗯,那好吧!”凌希郁郁寡欢道。

    “你怎么不开心吗?”乔夏羽看他这模样,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与昨天那个活泼的他完全两样。

    “没什么,只是有点累了。”凌希在沙发上坐下来,抬头问道,“你和你老公的关系怎么样了?”

    乔夏羽脸上立即露出灿烂的笑容,“说实在,我还要感谢那个给我寄照片的人呢!因为这件事情,我才知道我老公对我那么好,那么包容,体贴,我们的感情更加坚固了。”

    “是吗?这么说他倒是做了件好事。”凌希嘴角流露出一抹苦涩。

    “是啊!我本来很恨那个寄照片给我的人,现在,我也不恨了,只是希望他不要再这样破坏我们夫妻的感情了。”乔夏羽由衷的说。

    凌希扬扬眉,轻轻的说了一声,“你可以放心了。”

    乔夏羽有些惊讶的挑挑眉道,“你说什么?”

    “没什么,咳咳。。。”凌希突然重重的咳了起来。

    “你怎么了?感冒了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乔夏羽下意识伸手摸向了他的额际,这一个动作让凌希崩紧了身体,但很快他就放松了,他像个小孩一样在她的手掌里磨噌着,乔夏羽怔了怔,想要缩手,却被他握住,乔夏羽拧眉道,“凌希,你干什么?”说完,有些用力的抽回了手。

    凌希有些茫然的看着空荡荡的手掌,仿佛感觉到冷意一般,轻轻的拢着双臂往胸口上挽。

    “你很冷吗?”乔夏羽眨了眨眼,现在可是夏季啊!

    凌希没有回答,只是固执的将自已缩成了一团,最后眯了上眼睛道,“我没事,我想一个人静静好吗?”

    乔夏羽更担心了,凌希有时候脆弱的让人担心,可是,看着他这样,她真不忍心扔下他,她轻轻道,“如果你想我留下来,我会留下来的。”

    凌希埋着头道,“不用,你走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