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27

    在她晕乎乎地被男人扯开了文胸,一无所知地暴露了自己的白色柔美之后,男人的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恐怖的吞咽声,健躯下一秒将她压在了床上,急切地甚至都来不及脱衣服,直接就紧跟着上来,将她圈入身下,一下一下的吻她。那一刻的柔情,简直要溺毙她。

    “帮我脱!”

    他暗哑出声,抓过她的手,往他的皮带上放,然后低头,一刻都不停,争分夺秒的亲她的唇、她的脸颊、她的脖子。她被亲的手有些抖,但还是颤颤悠悠地听了他的话,刚才皮带已经解开了,现在她只需要努力地帮他抽走。眼睛看不到,她只能摸索着,然后小手有时候就避无可避地擦过他的小腹,那里正是他情动的源泉,所以好几次,他被她的无心之举弄得低低地闷吼,听得她脸红心跳。

    终于抽开了皮带,她有些如释重负,男人哑声让她继续,她只有忍着心底的呻yin,帮男人脱下裤子,然后,不小心,就碰到了那个地方。热烫烫的硬物,让人心惊肉跳!

    而且刚才已经见识到了他的雄伟,乔夏羽的脸羞得想要钻地洞,想到刚才自已还去嗅,那真是。。。。丢脸死了,可是在那个时候,她才没想这么多呢!

    他的气息猛地粗重了起来,这份变化很剧烈,她敏感地察觉到了。于是,就有些胆怯了,小手偷偷地往回缩,却被男人凶猛而下的大掌一把逮住,强行地将她按压在了那里。

    “呜……”

    她低低地哼,惹得脸上都冒了汗,羞的全身的毛孔都要蜷缩起来了。

    男人微微仰头,嘴里吐着快要将人融化的热气,享受般地眯着眼。灯光赋予他更加魔魅的风采,这一刻,这个男人俊美地有些惊心,乔夏羽觉得自己的这颗心都要被他这纯男性的一面给勾走了。男性情动时散发的味道更是刺激着她的荷尔蒙,让她晕晕乎乎的,有些掌控不了自己了,竟然晕晕乎乎地,倏地,下身一下被填满了,她发出了惊叫声,就这样让他得逞了,觉得好没面子。

    男人发泄出来的时候,那脸上似痛苦又似畅快的表情,有些迷惑住她。兽性的闷吼,长长的粗喘,密集的热汗,凌乱的刘海,如此种种,都把她带入了一个情欲天堂。那里,仿佛呼吸进入的空气,都带着他的气息!

    “小羽,小羽。。。”

    男人似狂喜、似畅快、似安慰、似舒心,说着犹如裹了蜜一般的话。也只有在床上,这个惜字如金又看上去很冷漠的男人才能变得温柔而多情。

    他这该是赞美吧?!

    她羞红着脸,心里涌动的是暖暖的甜!

    这一晚,他极尽温柔,仿佛是要弥补他之前的粗暴似的。她一次又一次被他抛高,在极乐的天堂游走了一圈又一圈,然后眼前一白,再也支撑不住,醉倒在一片香甜地犹如棉花糖的白云里,随云流走,随云飘荡,却不怕会迷失,只因为能感觉到他的气息,一直都伴在左右!

    一切的误会,都仿佛在这样激烈的情欢之下荡然无存。。。

    次日一早,乔夏羽睁开眼的时候,仿佛做梦一般,昨天自已还是绝望的,对未来没有一点信心的人,现在,她却躺在他的怀里,幸福得快要晕过去。

    乔夏羽在他的怀里噌了一下,想要把他弄醒,却不知她的小脸被捧起,一张薄唇倾刻压了下来,从唇,到额头,再到眉,再到下巴,他轻柔的,几乎吻遍了她的一张小脸!

    “讨厌,讨厌。。。没刷牙了啦。。。”乔夏羽气得猛地推开他。

    权澈不恼也不走,只是亲呢的抵着她的额际,依然亲吻着她的脸庞,后来开始在她的耳畔逗留,似乎恋上了那里的柔软。灼热的呼吸,热热地扑在她的耳朵旁,她觉得好痒。本来昨天那一场闹,今天看着他,她就够尴尬够丢人的了,可是她怎么觉得,他好像还是在“勾引”着她一般。昨晚已经被过分粗鲁疼爱过的身子,敏感的厉害,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挑逗。她低低地哼了哼,努力地抿着艳红色的唇瓣,才能忍住那错乱的呼吸和娇喘。

    他蓦然低低地发笑。

    她顶着涨红的脸蛋,抬头看他。残留着情事余韵的黑眸,带着淡淡的水润光泽,略微迷惘地看着他,不解他的笑意。

    “笑什么?!”她忍不住地咕哝了一声,周身窜上淡淡的害臊。

    他伸出大掌轻轻地抚摸她耳畔的秀发。她的头发非常的柔软,而且又极其的黑亮,是非常健康的色泽,深得他的喜爱。他觉得,女人留着长长的黑发,本身看起来就染着一股慑人的妖气,天生就可以吸引住男人的视线。

    他笑而不语,狭长的眸子带着温情的温度,自顾自地在她的耳畔轻吻。吻了有一会儿,突然,温柔的情人变成了狼人,他一把将她推倒,让她侧卧着,使她背对着他,然后大掌揪住了她的短裤,一下子拽了下来,不给她喘息的机会,一鼓作气,炽热的身体压上了她,从后面深深地占有了她。

    他早就想这么做了!

    “啊——”她尖叫,被他强横的冲击给吓到了。这个男人,简直太过分了!

    他大力地粗喘了一声,隐含着凌厉的双眸却惬意地眯了起来,腰间撞击的力道却是更加的不加控制了。

    好爽!

    他闷闷地低哼,“这是对你隐瞒我回国的惩罚,”

    乔夏羽尖叫连连,又是哭,又是求,小嘴在那胡言乱语着。

    “慢一点……慢一点……”

    “不要了……求你……”

    “呜呜……不要……太深了……”

    “别……别……呜呜……太快了……”

    ……

    已经没有了理智,她哭着嚷着,被权澈吻的水泽泛滥的小嘴开开合合,娇呼声一下又一下,搞的权澈热血沸腾,更是发了狠地要她。要的急的时候,真恨不得撕裂她,死在她身上得了!

    到后来,乔夏羽的嗓子都喊哑了,也没见这个男人心软过。只顾着自己,她几次昏过去,又醒来,发现这个像怪物一般的男人还是在她的身上拼命劳作。

    “不行了……我……会死的……求你了,老公。。。放过我。。。放了我。。。”

    心里有了这个想法,乔夏羽哑着嗓子,竟然不自觉地说了出来。那时,她已经迷糊到连左右都不能分了。还在她身上大力运动着,像是任劳任怨的老黄牛的权澈听了,忍不住地破了功,闷哼着笑了起来,当下一泻千里,终于,惩罚完了。

    他并没有离开她,而是将她的发掀开,在她的脖子后面继续做最后的温存,乔夏羽瑟缩了一下,转过头,那双溢着泪水的眼睛幽怨的瞪着他,权澈立即在上面亲了亲,“好了,下次敢在这样对我,我绝对不会这么饶了你。”

    乔夏羽将背往他身上靠,尽量贴着他,低低抽了抽气,“不敢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