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10

    这一个星期,是乔夏羽最开心的日子,每天下了课,都兴匆匆跑回家,与权澈腻歪在一起,只要和他在一起,仿佛全世界都抛在身后了,所以,在依依不舍间送走了权澈,乔夏羽才回归了正常的学校生活,看着他的车子远去,她的心顿时空落落,好像他的离开,连同她的心一起被带走似的。

    乔夏羽抬眼之际,看见对面的房门里,走出了凌希,他脸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一会儿,但随即朝她扬了一抹让她读不懂的笑容。

    乔夏羽回到家里,属于他的气息还留在空气中,空旷的房间冷清得有些渗人,她收拾着他刚刚喝过咖啡的杯子,都觉得很亲切,很不舍。

    “哎,乔夏羽,加油,你一定可以拿下这个毕业证的。”乔夏羽在心底对自已说道。

    就在这时,她看见了凌希的身影朝家里走来,她忙放下咖啡杯走过去开门,凌希耸了耸肩问道,“我可以进来吗?”

    这些天凌希都不理她,乔夏羽以为他今后都不理自已了,没想到他倒是主动上门说话,她微笑道,“进来吧!”

    “你老公走了?”凌希明知故问,他刚刚明明也看见了权澈的车子离开。

    “嗯。”

    “这么说我可以过来吃饭了?”凌希说得理所当然,好像那口气他和乔夏羽是一家人似的。

    乔夏羽想了想,叹了口气,“好吧!”

    同是天涯沦落人,而且又说着同一种国语,在这样陌生的地方,能有个互相照顾,互相取暖的人也不错。

    乔夏羽走进厨房去洗杯子,凌希则在大厅里走来走去,看会儿那个,看会儿这个,最后,他又停在了那张结婚照面前,歪着脑袋看了一会儿,倏地,他的手指做成了枪的形状,对着权澈的照面做了一个开枪的动作。

    做完了,他弯了弯嘴角,转身继续轻松的走到沙发上坐下。

    星期三,乔夏羽在加紧的复习课,而且她的英语也进步了不少,她要求凌希跟她用英语对话,听着凌希那利落的口语,她真是羡慕,心想这家伙看起来也不像是个读书的主,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英语?

    星期五下午,乔夏羽买了一大堆菜回家,还准备了晚餐,准备通宵背课,倏然, 她从来不去拿信箱的她,看到了那里露出了一个角,好像有份信在里面,她惊讶的伸手去取出,果然是一份信,只是奇怪的是没有署名,乔夏羽好奇的朝四周环视一下,心想这是不是哪个小孩子的恶作剧?

    但不是,也没有看见什么孩子,她干脆拿着回家了,放下菜,乔夏羽坐起信坐到了沙发上,顺手就撕开了封,倏地,她摸了一下里面是光滑的,好像是照片类的东西,她朝玻璃桌上倒了下来,倏地,映入眼帘的照片震惊了她,也震碎了她。

    照片上是权澈和一个妩媚女人在说笑的照片,乔夏羽急忙抓起照片,一张一张的看,照片上权澈与这位女人一起走进了一间酒店,还有一张是女人摸着权澈胸膛的亲昵照,那挑逗的姿态,加上她的眼神,还有权澈与她对视的目光,很难让人不去想像,他们进入酒店的目的。

    乔夏羽捂住嘴,眼泪顿时夺眶而出,她盯着这些照片,心仿佛刀割了一般,心好像发出了僻哩叭拉的碎裂声。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是谁寄来的?谁寄来的?”乔夏羽的声音颤抖起来,泪水毫无防备的落下来,滴在照片上,正好遮住了权澈的面容,唯有那绝美的女人那妖艳的的笑。

    乔夏羽整个人瘫坐在沙发上,她不敢相信这些天权澈在身边的时候,原来白天他竟然是和别的女人去酒店?

    她的猜测竟然是对的?他骗了她?

    “为什么。。。为什么?”乔夏羽惊惶失措的看着这些照片,脑袋一片空白,她感到心一阵剧痛,痛砌心扉。

    乔夏羽好半响才恍过神来,她一遍一遍在心底自我安慰道,这一定是恶作剧,一定是别人的恶作剧,可是是谁?是谁这样来挑拔她和权澈的关系?

    乔夏羽惊慌的出了门,目光在街道上张望,想要看到那个恶作剧的主谋,然而,空荡荡,那些人好像都与她无关,反而有些人看到她疯了一般冲出来,而感到惊讶与好奇。

    乔夏羽猛地将自已关紧了房门,眼泪再一次不争气的流下来,就在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她还和权澈通了电话,电话那端他的声音温柔缠绵,就仿佛他在身边一般,不会的,不会的,一定是错觉,一定是。。。

    乔夏羽强烈的自我催眠着,她有些生气的抓起那些照片扔到了垃圾桶,然后,飞快的将垃圾袋卷起,提出了房门,往垃圾桶里一扔,只是做这样一串简单的动作都仿佛要了她所有力气一般,她趴在垃圾桶上猛烈的喘息起来。

    “你怎么了?”身后突然响起一句关心的声音。

    乔夏羽回头,看见凌希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身后了,她忙摇头笑了一下,“没。。没什么,扔垃圾而已。”

    “你怎么满头是汗,你不舒服吗?”凌希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纸巾递给她。

    乔夏羽迟疑了一下接过,擦了一下脸上的汗,却是心不在焉的看着垃圾桶怔怔出神。

    “你怎么了?有心事?”凌希拧眉问道。

    “没。。。没有。”乔夏羽不想让她看出自已的心思,转头强作欢笑了一下,然后朝家的方向走去。

    凌希看着她的身影,眼底闪过一丝心疼,也有些懊悔之色,但随即又有什么坚硬的情绪在里面涌动。

    乔夏羽回到家里,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她的心情就从天堂跌到了地狱,好像所有的幸福都变了味道。

    乔夏羽感到好冷,她环着手臂走到墙壁面前,看着上面的人儿,笑得那样的开心,那样的幸福。

    乔夏羽叹了一口气,终于,她想选择无视,也许,这个女人只是权澈生意上的伙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