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04

    乔夏羽沐浴在四周的目光里,alvin给她带来的光彩绝对不是她想要的,而且也是她意想不到的,此时,她成了全校女孩的公敌,大家都猜测着她,议论着她,仿佛她成了这次晚会的热门人物。

    alvin完全不在意所有人的目光,他那双蓝色的眸子只关注在她身上,凝视着她脸上的所有表情变化,这让他觉得很有趣,特别是她这双黑呼呼的眼瞳,充满了神秘,又带着紫罗兰的方香,像个迷人的天使。

    乔夏羽怎么会想到自已给alvin带来的震憾呢?这一舞她跳得心有余悸,小心翼翼,在舞曲一结束,她就忙松开了alvin,alvin似乎并不想就这样结束与她的邂逅,充满展现西方男孩的主动热情,而且毫不掩饰他对她的喜爱。

    他端了两杯鸡尾酒过来,递了一杯给坐在椅子上休息的乔夏羽,“给你。”

    “谢谢。”乔夏羽微笑接过。

    “你叫什么名字?来自什么地方?”

    “我叫梅菲,来自中国。”

    “中国,我很喜欢中国。”alvin爽朗的笑道,露出那一排整齐的牙齿,很阳光,笑完,他拧眉想了想,以鳖脚的中文说道,“你好,欢迎你。”

    乔夏羽见他说自已的语言,立即惊喜地问道,“你会说中文?”

    “会一点简单的,不多,我爷爷很喜欢你们中国的陶瓷,我跟着他学了一些,我对中国文化很有兴趣,而中国的语言太难了,但很好听,今后你可以做我的老师吗?”alvin目露期待道。

    乔夏羽认真的点点头,“你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

    “那真是太好了。”alvin开心的笑起来,笑容迷人之极。

    而就在这时,安娜和林美美挤到了他们身边,安娜一双褐色的眼睛盯着alvin不放,眼神里的爱慕十分明显,林美美则是将乔夏羽拉到一边,用中文寻问道,“你怎么会和他在一起?”

    “我昨天不是说有人救了我吗?就是他啊!”乔夏羽惊喜道。

    林美美不得不佩服乔夏羽的运气,老公这么帅就算了,随便邂逅一个男人,都能帅得掉渣,她怎么就没有这种运气呢?林美美当然是站在权澈这边的,他用资金资助她来留学,她肯定要维护他的,她立即道,“你要和他保持距离,别让权先生误会了。”

    乔夏羽忙笑道,“你想哪去了?我对他纯粹只是欣赏和感激,没有别的想法。”

    她怎么会背叛权澈呢?那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很晚了,我们该回去了。”林美美用英语朝安娜提议道。

    安娜正和alvin聊着天,她的英文很溜,又幽默,转眼就跟alvin聊得很欢了,只是alvin更多的兴趣却是表现在了解乔夏羽身上,这让安娜有些无奈。

    “她结婚了。”安娜突然说道。

    alvin震惊的看着乔夏羽,“你真的结婚了?”

    乔夏羽立即点头道,“是啊!今年结得婚。”

    alvin蓝色的瞳仁瞠大了,显得很不可思议,因为他感觉她很年轻,怎么会结婚呢?

    安娜掀了掀金色卷发,风情万种的说道,“你觉得我怎么样?”

    alvin 笑了笑,“你很漂亮。”

    安娜立即开心的笑起来,转头朝乔夏羽挤了一个眼色,“我朋友很爱她老公的,她是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她老公的事情,所以,如果你需要人陪的话。。。不防考虑考虑我,我绝对会让你满意的。”

    林美美与乔夏羽哭笑不得,alvin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佯装突然想起什么事情,“对不起,我要过去那边一下,你们慢聊。”说完,在起身之际,朝乔夏羽道,“很高兴认识你。”

    乔夏羽弯眉笑了一下,“我也是。”

    看着alvin的背影,安娜转头用中文道,“小羽,你可不能做对不起权先生的事情哦!”

    “你们都想哪去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乔夏羽很坚决的说。

    三个人见舞会快要结束了,纷纷朝门外走去,明天就是个休息天,安娜还有约会,林美美也要熬夜看书,所以,他们把乔夏羽送到进别墅的门口,便打道各忙各的去了。

    在异地,虽然不愁吃穿,不愁钱,但是,当孤身一人走在路灯下,寂寞感便涌上来,乔夏羽拿出手机便拔向了乔小乖的电话,那头,小乖十分开心的声音传来,“妈咪。”

    “小乖,想我了吗?”

    “嗯,想。”

    “你现在在哪里呢!”

    “我在爹地家哦!我现在搬来和爹地住了。”

    “你可不许调皮捣蛋打扰你爹地知道吗?”

    “妈咪,我知道啦!小乖很乖,而且期中考试全校第一。”那头乔小乖炫耀道。

    “哇塞,我儿子这么棒啊!妈咪要向你学习了。”乔夏羽开心极了,她真得觉得上天对她太好了,赐给她这样一个优秀的儿子,现在,还有这么帅气的老公,她真得觉得人生知足了。

    “妈咪,等放了署假的时候,爹地说带我去看你,我好期待去美国哦!我现在也在学英文呢!”

    “妈咪也好期待和你们团聚。”乔夏羽尤衷的说,她相信小乖的英文能力绝对很好,因为从小他对语言就有一种超越常人的天赋。

    乔夏羽还不想回家,就在一个路边休闲椅上坐下,一直跟小乖讲了半个多小时的电话才挂,此时,月上中天,天色已经很晚了,乔夏羽呼了一口气,心底直呼道,乔夏羽,加油,不要让老公和儿子失望。

    想完,乔夏羽起身起步回家,准备去看书,刚刚走到家中的草坪前,乔夏羽下意识的瞟了一眼对面的门,原本就只是随意一眼,门没开,倒是被草地上那黑呼呼的影子给吓了一跳,路灯下,那好像是一个人。。。

    乔夏羽吓得心脏一窒,她快步的穿过马路走过去,终于,她确定是那是一个人,可能是晕了,乔夏羽第一个想法就是打120,可想到这里不是中国,该怎么打这通电话?一时之际,她只能快步上前查看,这一看她更吓住了,这个人竟然就是凌希。

    “喂,凌希,你醒醒啊!”乔夏羽忙蹬下身去唤他,他好端端的怎么会躺在草地上呢?

    凌希没有反应,双目紧闭,俊脸苍白,乔夏羽查了一下他的呼吸,还有气,只是很虚弱,突然,发现一瓶白色的药洒在他身边,她捡起来一看,心想,这是他的药吗?他没有来得及吃?想完,她立即捡了几粒捏开他的嘴放进去,同时快步跑向家里,拿了一瓶水来灌给他吃,吃了药,这时,正好有位保安路过,乔夏羽让他帮忙打电话同时,将凌希扶回了乔夏羽家里先休息。

    五分钟后救护车到了,医生要求乔夏羽一起去医院,在这样人命关天的时候,乔夏羽没有犹豫的坐上了救护车,看着躺在救护床上的凌希,过于白皙的皮肤,瘦弱,就好像没有照射到阳光的花儿,让人怜惜。

    到了医院,凌希被推进了急救室,乔夏羽一时被扔在了走廊上,焦虑的等待了半个小时,医生推门出来,有些严厉的朝她问道,“你是他的家属吗?”

    乔夏羽摇摇头,“我不是。”

    “那他的家属没到吗?”医生有些生气的问。

    “我不知道,我是他的邻居。”乔夏羽茫然道,听着医生这种语气,她好奇的问道,“他怎么了?”

    只听医生顿时飘出一大堆的抱怨,极大部分乔夏羽没听懂,她费力的想要理解,可无奈那些医学词不在她的理解范围之内,不过,看着医生那表情,结合那语气,乔夏羽认定凌希的病情很严重,这让她顿时急了,她只能向林美美求助,十五分钟后,林美美赶到了,经过她与医生的对话,终于乔夏羽弄清楚了原因。

    “你说什么?他有哮喘症?”乔夏羽不敢置信的瞠大了眼。

    “到底他家人都干什么去了?他今晚要不是遇到你,他肯定没救了。”林美美生气道。

    “天哪,这么严重吗?”乔夏羽吓了一跳。

    “医生是这么说的,他还说,如果他们是美国公民,医院将要对他的家人进行起诉。”

    “他是新加坡人。”

    这时,一位护士叫她们,“病人想要见你们。”

    乔夏羽与林美美忙跟着她进去,一进门,就看见凌希倚坐在床上,精神状态不是很好,看上去很虚弱,他的眉宇透着淡漠的气息,就算见到乔夏羽他们进来,他也没有多大的反应。

    “你没事吧!”乔夏羽担心的问道。

    却见凌希抬头望向乔夏羽,口气绝决道,“马上替我办出院手续。”

    “呃?”乔夏羽怔住,他要出院?他才刚醒来不到几分钟呢!

    “我不想呆在这里。”凌希拧着眉宇,目光扫着这些病房的一切,显得很厌恶。

    “可是你。。。”

    “是你把我弄进这里来的,就要把我弄出去。”凌希冷冷道。

    “喂,她可是救了你,你有没有良心啊!”林美美替乔夏羽抱不平道。

    “我没让她救我。”凌希丝毫不领情,反而更加气恼的说道,“我一刻也不想呆在这里,带我离开这里。”

    乔夏羽与林美美对视一眼,乔夏羽只得朝美美道,“美美,你去问问医生,他能不能出院。”

    林美美点点头去了,乔夏羽看着凌希,“你通知你家人了吗?”

    “没必要。”凌希淡淡掀眉道。

    “没必要?你有哮喘症,医生说这种病随时会发作,你必须要有家人在身边照顾你。”乔夏羽劝说道。

    却听凌希冷笑一声,“他们才懒得管我。”

    乔夏羽震住,他的父母不管他?她不由同情的叹了一口气,“他们是你的父母,怎么会不管你呢?你们是不是有误会?”

    凌希突然严厉的瞪了她一眼,语气不悦道,“我的家事不用你管。”

    乔夏羽讪讪的看着他,同时也有些气恼,撇撇嘴角道,“你这人怎么这样,难怪你没有朋友,以你这种态度,谁会喜欢你?”

    “是啊!人们都不喜欢我,我也不需要他们喜欢。”凌希冷嘲热讽道。

    乔夏羽无语了,和这个人说话太累了,她干脆闭嘴不语,这时,林美美推门进来,说道,“医生说至少要观察到明天早上,不让出院。”

    乔夏羽不由朝床上的凌希道,“听见没有,明天早上才能出院。”

    凌希撇开脸,顿时很不高兴,闷闷道,“都怪你多事。”

    乔夏羽真得得哭笑不得,她有些赌气道,“好好好,下次我绝对不多事了,上次你救了我,现在我救了你,我们之间两不相欠了,你自已看着办吧!美美,我们走。”

    乔夏羽的确很生气,现在都快十二点了,她忙了大半夜,得到的竟然是这样的回报,还真是倒楣,两个人在门口拦了一辆的士回去了。

    这一晚上,乔夏羽折腾了许久才睡觉,也是心里气不过,可能心里有事,睡眠又浅,早上七点就醒了,醒了她背了一个小时单词,身在国外,发现语言不通那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当面临紧急境况只能当聋子的感觉真是很慌,所以,她一定要把英文练好,否则,吃苦头的就是自已。

    坐在窗户前背着背着,看到对面的紧闭的房门,乔夏羽突然又心不在焉起来,虽然昨晚凌希对她的态度很恶劣,可基于他是病人,乔夏羽倒没放在心上,这会儿她倒是担心他一个人在医院怎么过,他没有亲人在身边,而且父母又无视他,想想他真是可怜。

    这般想着,乔夏羽有了一个念头,不管怎么说,他曾经在她困难的时候帮助过她,她不能这么狠心就不管他了,她走到厨房开始熬粥,熬粥可是她的强项,小时候小乖就喜欢喝她煮得各种粥。

    九点的时候,她提着粥来到了医院,找到凌希所在的病房,她先是掂起脚尖透过玻璃看了一眼,只见他正坐在病房里的椅子上,那孤单的身影让乔夏羽的心一窒,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些难受,这样的他,让她想起了几年前的自已,失去双亲后,那种绝望无助的感觉,唯一想做的就是屏蔽外界的干扰,过着自闭的生活,从凌希的身上,她看到了曾经的自已,那种滋味她最清楚了。

    深呼吸一口气,她敲了敲门,也不指望凌希会应声,她只是让他知道她要进去了,推开门,迎头就看见那双灰褐色的眼眸直直的盯着她。

    乔夏羽扬了扬手中的粥,“我给你熬粥。”

    凌希漠视的转过头,继续看着窗外那盆迎风摇摆的盆栽,仿佛不受外界的干扰。

    乔夏羽叹了一口气,搬了个椅子坐到他身边,也不顾他讶然的目光,她望着窗外的风景挑了挑眉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是生命只有一次,你不能不对自已负责,这样你的家人会很伤心的。”

    凌希不以为然的听着她的低诉,抿了抿嘴角,露出一个鄙弃的笑脸。

    乔夏羽不由腾地站起身,生气的吼道,“这世界上比你不幸的人多了去了,比起我,至少你父母健在,我真得很鄙视你这种自以为是,自暴自弃,不知珍惜的人,如果我的父母还在世的话。。。”说到这里,乔夏羽眼眶红了,泪水在转动,她深呼了一口气继续道,“我一定会好好爱他们,可我已经没有机会了。”说完,她仰起头,不想让眼泪落下,转身提起包快迈了出去。

    身后凌希那张原本漠然的眼,眼底透露了震惊,急切的追着她的背影,但是,乔夏羽已经甩门离开了。

    凌希垂下头,看着放在旁边的那个保温盒,他犹豫了一下,伸手拿过来,揭开盖一股可口的香气飘出来,突然,嘴角扬了起来。

    乔夏羽跑出门并没有离开,而是快步的去了洗手间,在那里洗了一个脸,等情绪稳定之后才出来,想到刚才突然的发飚,她有些怨念,她本不想说这些的,但是,她实在看不过去凌希那小子的态度,那要死不活,好像全世界欠了他钱的样子,真是欠扁,他已经很幸福了,上次她虽然看到他父母在吵架,但从他们的眼神里知道,他们都是很爱他的,可他呢?把自已封闭在自已的世界里,不管不顾他人的情绪,真是可恶。

    好了,算她这次同情心泛滥,以后他休想吃到她的粥,一个连感激都不会的人,她也不想拿热脸蛋去贴他的冷屁股,何苦找不快呢?

    而就在这时,她的手机信息响了,她拿起来一看,是一条安娜发过来的,乔夏羽惊讶的看着屏幕,点开了这条信息,瞬间入眼的画面让她瞠目结舌,只见手机屏幕上的照片是昨晚舞会上她和alvin跳舞的画面,从这个角度上看去,他们很亲密的样子。

    天杀的,哪个这么无聊拍这样的照片?乔夏羽忙拔通了安娜的电话,那头似乎正等着她打过来,“喂。”

    “安娜,这照片哪来的?”乔夏羽追问过去。

    “是我从学校报纸头条上拍的,小羽,你昨晚和alvin跳舞的事情上头版了,难道你还不知道吗?今天你就是全校最热门的话题。”安娜怕她听不明白,特别用中文说的。

    乔夏羽脑袋一晕,慌乱道,“什么?”天哪!这是什么状况?

    “你可以自已去学校里看看。”安娜说道。

    乔夏羽头大的挂了电话,埋着头就往学校方向冲去,她迫切的想要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今天是星期天,但是,学校里的报纸已经出来了,只见贴在学校报墙上的那硕大照片,正是安娜发给她的那一张,乔夏羽掂着脚读那上面的内容,她只读懂了个大概,好像在宣传她是个幸运儿,被alvin看上,天哪!这是八杆子打不着的事情啊!

    乔夏羽欲哭无泪,而就在这时,旁边经过的几个女孩看到她,立即凑到一起窃窃私语起来,时不是爆出几串笑声,这让乔夏羽异常的恼火,而就在这时,身后有道声音响起,“对不起,好像我让你陷入了绯闻之中。”

    听以这道迷人的声线,乔夏羽转头,便看见alvin一张灿烂的帅脸近在眼前,她吓得忙后退了几步,一张小脸全是慌乱,像是要和他拉开距离,她又后退了几步,才出声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刚刚从朋友那里听说的。”alvin很无辜的耸耸肩。

    乔夏羽茫然的看着他,显得很无措。

    “是不是让你受到困扰了?”alvin担忧的上前,看着她那双晶亮的黑眸黯然失神,一脸闷闷乐的样子,这让他感到心疼。

    乔夏羽眨眨眼,心想,这件事情千万不能让权澈知道,否则,他该要气坏了,她心存绞幸的想着,权澈在国内肯定不知道这件事情,也许这报纸上的事情明天就消沉下去了,想着,她摇摇头,“没事。”

    就在这时,几个年轻的女孩呼拥着过来,乔夏羽如惊弓之鸟般朝alvin道,“我有事先走了。”说完,埋着头快步离开。

    身后alvin那深邃的眸子望着她的背影,有些失落之色,他抬头看着报纸上的照片,掀了掀眉,照片上他的脸是侧着的,而她露了大半张脸,这是一张极为干净剔透的脸,天生丽质的美态使得她看上去清雅脱俗。

    纯净如百全,散发着淡淡的芬芳,而最让他着迷的是她身上那淡雅和矜持的气质,这样的女孩让alvin悄然心动。

    乔夏羽逃也似的离开了学校朝家里的方向走去,她心烦意乱,没想到才来这里几天就弄出这样的绯闻,要是被权澈知道呢?天,乔夏羽不敢想像后果,她只能期望这件事情快点过去。

    刚刚到家门口,就看见对面的街道上停了三辆黑色轿车,她抬了抬头,正好看见凌希的家里有人影走动,她怔了一下,松了口气,看来是他的家人来了。

    就在这时,乔夏羽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来一看,看到屏幕上跳舞的两个字,她的顿时被口气呛了一下,天哪!权澈,他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难道他已经知道了?

    乔夏羽惊慌看着手机几秒,才小心的按下接听健,“喂,老公。”

    “那照片是怎么回事?”那头权澈冷怒的声音责问而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