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93

    除夕的十二点,街头依然人山人海,整座城市进入了不夜城的状态,沸腾着,欢呼着,这更成了传情递爱的最佳时机,情侣们相拥在寒风中,共系一条围巾,迎头看着中央大厦上那灿烂的烟火,无比浪漫。

    乔夏羽没想到权澈选择得看烟花的地点竟然是少人的半山腰,而且车子越往里开,除了海拔在升高,基本上四周已经不见人影了,她不由有些心发虚,“喂,不要再往上走了。”

    权澈没有理会,黑色的越野车的马达在轰轰响,轻快的爬着这座小山坡,等他们到达山顶时,这里已经完全没人了,这个时间,人们都往热闹的地方聚,哪里还会往山上走?

    “好恐怖。”乔夏羽有些埋怨道,好端端的一个浪漫之夜,竟然变成了恐怖之夜,他还真会选地方。

    而就在这时,倏然,一串硕大的烟花从山脚下的公园里发射而出,那五彩缤纷的烂漫烟花,仿佛近在眼前,把乔夏羽给惊艳了,天哪!好近,近得仿佛他们就身处烟花之中。

    乔夏羽风刚的埋怨已经没有了,她迫不及待的推开车门下来,就在这,接连不断的烟火争先恐后的射向夜空,璀璨的光芒笼罩着整座城市的上空,宛如满天的星子。。。

    “好美,好美啊。。。”乔夏羽拍着手掌大叫,转身看见权澈倚着车窗,说不出的俊雅迷人,她偎过去,躲在他的怀里挡风,他掀开风衣将她包裹住,只露出一张兴奋的小脸蛋。

    此时,夜空里不断炸开的烟花,仿佛下了一场场缤纷的金雨,震憾着人们有视觉,让人沉醉其中,忘乎所以。

    就在这时,安静的山头上传来了电话声,是权澈的手机,他从口袋里掏出来看了一眼,剑眉微蹙了一下伸手接起,“喂。”

    “新年快乐。”那头是苗沁甜美透着温柔的声音。

    “新年快乐。”权澈微笑回送祝贺。

    “有没有打扰到你?”

    “没有。”

    “在看烟花吗?”显然那头的苗沁听到他头上的震响,好奇的寻问。

    “嗯。”

    “和谁啊!”那头苗沁笑问道。

    “乔夏羽。”权澈挑眉很自然的回答道。

    “哦!那你们看吧!我先挂了。”那头失落的声音落下,挂了电话。

    乔夏羽就躲在他怀里,迎头问道,“哪位美女给你送祝福了?”

    “苗沁。”权澈也不避忌。

    “她是一个很漂亮,很优秀的女孩。”乔夏羽真心赞道,但语气里还有些酸味在酝酿着。

    权澈有些气恼的点了点她的小鼻子,“怎么?吃醋了?”

    “哪有,我是实话实说。”乔夏羽抿着唇角道。

    权澈低低的笑道,“还说不是。”说完,紧紧的圈住她,低沉道,“你记住,从现在起,这世界上我想要的女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你。”

    “真的?世界的诱惑那么多,你能抵挡得住?”乔夏羽怀疑的迎头,眼底里闪烁着某种迫切的光芒。

    “我向来以我强大的自制力为傲,相信我。”权澈极为自信的回答,丝毫不带犹豫的。

    乔夏羽嘴角的笑意宛如那烟花般迷人,嫩白色的脸在黑色中闪闪烁烁,信任,不在有任何怀疑。

    权澈看得一呆,垂下头轻轻的含住了她的粉唇,吮吸,搅动,乔夏羽激烈的回应他,搂着他的脖子送上自已的香吻,也许是四下无人,她的胆子不由大了起来,她眯着本就勾人的眸子,微微用力,拽了拽权澈的领带,然后素手摸上了他的胸膛。

    权澈紧跟着眯眼,眸子暗了暗,松开了她,悠然自得的欣赏着她大胆的诱惑。

    乔夏羽带着撩人的笑,扬着鲜红欲滴的唇瓣儿,微微用力,将他推向了车盖上。然后,压在了他的身上。这个姿势大胆而妖冶,风儿将她的黑发吹起,她宛如那月下的狐狸精,勾魂夺魄,让人的呼吸为之错乱。

    很魅、很妖、很撩人!

    乔夏羽缓缓地凑了过去,犹如一只慵懒的猫儿一般揪着权澈的领带,凑过的红唇,在男人的唇瓣上重重地碾了碾,素手带着某种挑衅地摸上了他的胸。虽然隔着两件衣服的胸,基本上不妨碍他感觉到她小手的热情。他的喉结动了动,明显的是咽了一下口水的样子。

    她无声地咧唇笑,黑眸妖异而璀璨,更加魅惑。散乱的黑发披散而下,沿着她白生生的脸,垂落到他的脸上、脖子上、肩膀上,软软的,却不扎人。发间的缕缕暗香,反而幽幽地往他的鼻子里钻,流入他的心底,仿佛要将他抓紧一般。

    在这样迷人的夜月下,灿烂的烟花为背景,她看上去,越发魅惑地像个暗夜妖精,

    “你打算怎么对付我?!嗯?”权澈突然来了浓厚的兴趣,这个时候,他愿意做她的裙下臣,让她上下求索。

    她轻哼着,扬着娇艳欲滴的唇,一口咬住了他的脖子,逮住一块肌肤,双唇抿紧,重重地抿了一口。

    他哼了一声,肌肉瞬间绷紧。

    她能感觉到,小手贴着的胸口,他崩紧的胸膛抵着她的掌心。

    她松开唇,和他面对面,似笑非笑,眉角放肆地略略扬起,挑衅地看着他。他半躺车前盖上,而她紧贴在他的身上,小手勾着他的下颌,这一刻,她就像个主宰生杀的女王!

    他看着眼前这个小妖精,目光顺过那蓝色的围脖,滑过那仿佛豆腐一般娇嫩的玉颈,在幽幽地注视着那若隐若现的诱人之中。

    嘴唇一扯,他蓦然邪魅一笑。伸手,倏然一勾一带一压,将局面掌握在自已手中。

    这次换了乔夏羽被他压在车盖上,她惊得低促地喘息,小脸蛋儿立刻就红了,然后本能地往后推了推。

    “不肯吗?”权澈气恼的伸出一掌,一把掐住她的细腰,将她往自己身上带了一下。

    “你应该要为自己刚才的行为付出些代价的吧!”

    他慵懒地轻哼着,大掌迅速地探入她的衣领之下,掐住了一方可以醉死人的柔软。穿着紧身的外套,纵然有些紧,但他的手一抓,就轻易地俘获了重点。

    她“嗯”了一声,气息有点乱,面色越发地绯红,此时头上一抹烟火迅速闯上夜空,炸开,那光芒照亮了天与地,也映出了这张白生生的小脸刹那间绽放出的绝色风情!

    他笑,无声,带着一丝魅惑,微微眯着的俊目,紧紧地盯着她。那一双黑色的眼睛,迷人而又深邃,她被他看得呼吸略有些急促。可,血液里的不屈份子,让她没有在这个男人的攻势下宣告落败。

    “不要了。”她嘟起了嘴,黑色的眸子晶亮亮的,里面燃烧着坚毅的光芒,堪比暗夜中的星辰!

    这个时候说不要,她这是真得拒绝,还是在对他使用欲拒还迎的招数?女人啊!近则不驯,远则怨。

    他的手,恣意的揉捏着她的浑圆。她的腰肢开始发软,这一系列的生理变化,不受她控制,她又羞又恼,猛地凑过去,狠狠地印了男人的嘴巴一下。晶亮的眸子燃烧着火焰,美丽地有些炫目。

    他一眯眼,猛地大掌一用力,将她那纤细柔软到不可思议的小腰猛地往自己的小腹撞,然后上半身往前一凑,狠狠地逮住了那似乎也燃烧着火焰的小嘴,重重地亲上。

    她像是小猫儿一般地低呤了一声,软在了他的怀里,眯着眼,乖顺地承受着他的亲吻。而他的大掌隔着衣物搓揉着她的柔软,男人的眼神开始变得危险。凶狠地将她吻得气喘吁吁,狠狠的惩罚着那张娇艳的红唇,被他蹂躏的越发娇艳欲滴,她气喘吁吁,狭长的眸子半眯着,其上修长而卷曲的睫毛犹如蝴蝶的翅膀,在那小幅度的轻颤着,每一次颤动,都在那一双眸子中掠过迷人的光彩!

    而就在下一秒,她整个人被拉着走向了车后座,乔夏羽意识到他要干什么,一张小脸透着热气,羞恼道,“不要。。。”

    可是,男人一旦撑控了全局,就绝对不会半途而废,他将她娇小的身子带了进去,以男上女下的姿态将她压在身下,宽大的汽车后座刚好容纳着他们的身躯。

    “澈。。。这里会有人。”乔夏羽羞恼的提醒他,这里随时会有人来,他怎么可以这样?

    然而,他压住她,快速用唇堵着她的嘴,凶狠的吻,再用自己的体重强行的压迫着她,大掌如入无人之境地探入她的密地,在那里撩拔着,试图用行动堵住她那蝶蝶不休的小嘴。

    乔夏羽大惊,那略微有些粗糙的指腹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摩挲的感觉,让她全身又热又麻又慌。她挣扎地越发厉害了,理智在提醒着她,这里可是野外,真要是做了什么,被人给发现了。。。

    天哪!

    她也可以不用活了!

    她猛地睁大了眼,伸手,慌慌张张地拽住了权澈那执意在她的某处上作乱的大掌,死死抓住。双腿跟着往上抬,作势要踢开他。只是女下男上的姿势摆在那里,她的一番推举,反倒是让男人壮实的腰部越发地沉入她的身体之间。

    “呜呜……呜呜……”权澈……权澈……

    她喊着,声音全然走调。因为太过急切了,小脸都涨红了。黑漆漆的眼睛里,微微地冒上了泪花,是一副更加我见犹怜的模样!

    他伸手,恶狠狠地在她敏g部位摸了一把,放开她的同时,她长长吟叫了一声,娇躯瑟瑟地缩了缩,轻轻地颤抖。

    在这样狭窄的车厢里,任何的感官都透着一种强烈的刺激感,乔夏羽在害怕与惊恐之中,又无法控制被他挑起的欲源,所以,在这样一种环境下,那真是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然而,看着她慌乱得不行,他却低笑,恶质中带着自得。作乱的大掌,依旧暧昧地抚摸着她的敏g带。

    她轻喘,受不住了。

    “等……等一下……”

    此时,她动也不能动,只能由这个可恶的男人压着她,她又能躲到哪里去?!

    “等一下,这里……不行……不行的……”

    她试图对他晓之以理!

    他却看上去有些畅快了。

    “舒服吧?!”

    她缓冲了一秒,才反应过来。当下心中羞恼,小手痒痒的厉害,想也不想,本能地一小巴掌拍了出去,重重地打在了他的胳膊上。

    “你快放开我!”她低嚷,又开始推他。

    他恍若未闻,低下头,咬她的耳朵,力道有点大。

    “放心吧!跟着我,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说着,食指重重地动了一下。她敏g地绷紧了身体,想要阻止他作乱的大掌。娇喘,微微冒了汗的脸,娇嫩红润的犹如刚蒸出来的寿桃。

    “别……别说这混账话!万一被人发现了,我不活了。。。”

    她抖着声音道。这个人,说话也太过没遮没拦了。

    权澈毫不在意,反而恶意地用自己下半身的重型武器,狠狠地撞了她一下,警告味十足地暗示道,“谁敢看我就杀了谁。”

    她再度脸红,犹如火烧!这个死男人,好了,她可以肯定,这个男人今晚就是发烧了,说的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而就在这时,她感到自已的下身一扯,顿时凉风灌进来,她正想喊冷,男人在瞬间,强横地冲入了她的体内。那巨大的仿佛楔子一般的撞击,带动着她的身体都向上抛了一下。入体那火辣辣的痛感,让她狠狠地拧了拧眉,小脸蛋儿顷刻间憋得通红,可恶。。。

    显然,在这种情景下,权澈很兴奋,他盯着她有些扭曲的小脸,重重地摆了摆腰,抵入,冲撞、侵犯,力道很重!

    她控制不住呤叫了一声,叫出声之后,立刻觉得不对,急忙咬牙忍住了。

    而就在这时,权澈则一下子坐了起来,同时也将她从他身下给捞了起来,就着下面还连接着的姿势,几乎是将她横空抱了起来,以座的姿势继续强势撞击,她的尖叫都卡在喉咙里,最后她找到了发泄的地方,咬住他的衣服,紧紧的不放。。。

    黑夜中,外面烟火盛放了整个天空,而在孤山顶上,黑色的越野车后座,却是热火朝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