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91

    权氏集团,一场会议正在激烈的进行中,而在会议主席台上,权力、金钱、智慧,三个参数交叉点处,那便是为首的狂魅男人。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紧接着谢敏一身干练的职业装迈进来,她拿起手里的电话递给他,“权总,有人找你。”

    权澈怔了一下,透过谢敏眼神里的疑惑,他想到找自已的应该不是公司的事情,他接过,低声道,“喂。”

    “请问你是权澈吗?”那头是一个口气有些张狂的男声。

    “我是,你是哪位?”

    “我这里是龟田村的公安局,你的妻子在这里出了事,你赶紧过来一趟。”

    权澈色一变,沉沉喝道,“你说什么?”

    就在这时,电话那端传来一道低泣的声音,“澈,来接我。”说完,那头的乔夏羽已经哽咽的泣不成声了。

    “小羽。”一声惊唤,他的俊脸,急剧地扭曲了一下,黑沉的眸子,顷刻间,卷起了狂风暴雨,他紧咬牙关问道,“小羽,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头依然是那道有些不奈烦的男声,“发生什么事情?你的女朋友差点被人强奸了,还不快点过来。”

    “什么?”权澈的声音控制不住打颤,眼底涌上毁天灭地的狂潮,手掌顿时紧握成拳,他咬牙问道,“什么位置?”那头说了一串地址,权澈下一秒疾步出会议室,直奔地下停车场,霸道的陆虎如脱缰野马般在街道上疾驰。权澈双眼圆睁,发疯一样猛打方向盘,忽左忽右的车轮发出一阵阵尖啸。前面明明是红灯,可他没有看见似的冲了过去。

    权澈的大脑里如同翻腾的岩浆,快要失去理智,刚才电话里乔夏羽的哭声就像一把利剑刺在胸膛,她怎么了?她出什么事情了?为什么她会去离市区有两个小时外面的小镇?那个电话里的男人说得是真的吗?她真得被。。。

    权澈几乎快要疯了,他狠不得立即到达目的地问个清楚明白,崩紧得神经快要爆炸了。

    而同样焦急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权菲,刚才她还鄙视着这群乡下人,此时,她却急急拉住见到的每个人,发疯一般问道,“请问你有没有见到一个这么高,穿蓝色羽绒服的女孩子?”

    “没有。”村民有些茫然的摇头。

    权菲快要抓狂了,她整个人被不安和恐惧笼罩着,她无法想像乔夏羽会出什么事情,如果她出了事,她知道哥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的。

    权菲抓起电话又想打,却在这时,电话的电量发出了警报,权菲慌乱道,“别停,别停。。。”在她按了一个号码时,突然,她的电话屏幕一片黑,她猛按开关键,电话重启之后又停了,这次是澈底的关机了。

    “啊。。。”权菲发神经一样抓着自已的头发尖叫起来,耳膜嗡嗡地响,脸色越发地白了。

    村民们当然不知道权菲所说的女孩了,因为乔夏羽是被隔壁的一个镇的警察带走的,此时,她整个人瑟瑟的坐在警局的位置上,身上披着一件宽大的军服,坐在她面前的刘俊时不时的看她几眼,心底纳闷,这女孩长得很漂亮,为什么会和那两个混蛋在一起?而且从她身上的气质来看,不像是小姐一流的,倒像是有钱人家的女孩。

    “小姐,我再问你一遍,你是怎么被他们带到那里的?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刘俊的不厌其烦的问道。

    乔夏羽面色呆滞,茫然的看着他的嘴在动,摇了摇头。

    “那就是说他们是绑架了你?”刘俊自行猜测着。

    乔夏羽像个吓坏的小孩,唇瓣抖动着,时不时溢出一行泪水来,就是不说话。

    “好了,你别哭了,我已经联系了你的男朋友,他正在来的路上,到时候你们立个案,我们会帮你讨回公道的。”刘俊安慰道。

    “怎么还没有问出来?”他的搭挡上前寻问道。

    “可能是被吓坏了,到现在什么都不说。”刘俊有些头痛的揪了揪乱乱的发。

    时间转眼过去了一个小时多,突然,警局门外传来了一阵骚动,紧接着有人在阻拦着什么人,“喂,你不能进去,你找谁啊!”

    “让开!”冰冷而威严的低喝,仿若雷鸣,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如此地气势强劲了。警局所有人都被这道声音给震住,他们惊得抬头,只见一抹高大的身影大步走了进来,冰冷的黑眸,燃烧着黑色的火焰,紧盯着办公室所有人,那极具魄力的视线,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直视。

    警局办公室里一下子就安静了,所有人都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呐呐的看着闯进来的男人,看着这个男人,只凭一个眼神就震慑全场,这种寂静诡异的持续了几秒。

    接着,所有人好奇的是,这个男人出现在的这里的原因,直到他的目光环视了一眼办公室之后,落在了靠窗位置上的那个女孩,那眼神里的冷酷瞬间变成了万般柔情,他快速迈到她身边,柔声低唤,“小羽。

    乔夏羽屈辱的咬着唇靠在他的怀里,两行热烫的眼泪,无声的从她的眼眶中流了下来。

    权澈蹬下身与她平视,眼神里是迫切的疑问,“你怎么在这里?”

    乔夏羽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但是看到他的出现,她慌恐无措的心顿时就平静了下来,想到这场遭意的背后之人是权菲,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出口,她刚才想了很多,如果她说是权菲带她来的,那么权澈肯定很快就会查出真相,她不敢想像后果,要是他知道这次的事情是权菲按排的,那后果是很严重的。

    权澈见她抿着唇不说话,浓眉顿拧,他的大掌温柔的侧过她的脑袋,看见她耳朵里助听器已经不见了,他快速从旁边拿过一支笔写道,“你的助听器呢?”

    “丢了。”乔夏羽迟疑了一下回答道。

    权澈目光扫过桌后的刘俊,“到底我妻子发生了什么事情?”

    妻子?刘俊惊愕了一下,立即将今天的所见一字不漏的说了出来,权澈眼底的怒火炽盛,“我要杀了他们。”

    “这位先生,这是警局,我们可以通过法律途径定他们的罪,但是杀人可是要偿命的。”刘俊挑了挑眉道。

    权澈冷酷的勾起了嘴角,“你说得对,死对他们来说太便宜了,生不如死才是他们的下场。”说完,他伸出大掌抱起乔夏羽就出门,娇小的女孩窝在他宽大的怀里,显得更加娇弱。

    办公室的男男女女们看着这一幕,男的心里惊叹这个男人的气场,也好奇他的身份,而女人则暗暗的偷瞟上那个男人的面孔,生出无限的羡慕,天哪!这个女孩太有福气了。

    “哎,先生,我们还没有录完口供呢!”身后刘俊追问道。

    “我会让我的律师跟你谈。”走到门口的权澈冷冷的丢下一句话。

    “律师?”刘俊掀了掀眉,还真是一时没反应过来,这种小地方可从来不信这一套。

    但很快,他就见识了一个律师的威力,而且,他更见识了这个男人说得那句话,生不如死,那两个被关在这里的混混在不将之后,将有一个惨痛的下场。

    把乔夏羽带上车,权澈关起玻璃窗,将她身上的衣服拿开,顿时她身上的伤痕映入他眼底,那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顿时狂燥起来,该死的,他恨不得现在就去杀了那两个混蛋。

    权澈从车上拿了笔和本子写道,“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乔夏羽看着他的眼睛目光闪烁了一下,“不要追究了好吗?这件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权澈眸光沉了沉,看着她这种态度,他更认定这其中一定有着她不想说的隐情,而他怎么会轻易让这件事情抹去?他不查个水落石出他绝不摆休。

    他有些生气的写道,“你是想让我查还是你自已说?”

    乔夏羽瑟了瑟,紧抿着唇看着他,眼底闪烁着挣扎的情绪。

    见她这样,权澈越感到窝火,她都已经受到这样的伤害了,她还要坦护谁?他拧眉写道,“你和谁来的?”

    这行字配上他此时的情绪,她抬起头,红的像是兔子一般的眼睛,带着一丝害怕,眼底的泪水又在打转了。

    权澈无奈的看着她这样可怜的眼神,她是真得不打算开口吗?想完,他大掌捏起了她的下巴,冷厉的眸子死死地捕捉着她那沾着泪的眸子,不让她闪躲,用口型说道,“快告诉我。”说完,他挥手写道,“我的容忍是有限度的。”

    她的唇瓣再次抖,眼睛里窜上了可怜的泪花,权澈即使看到了,心却没有软一下,他必须弄清楚这件事情,是谁这么残忍的把她害成这样子,刚才听那警察的描述,很显然她的助听器是被人故意取下的,不然,谁会去摘她的助听器?医生说过,即使在不小心摔倒的情况下,助听器也不可能脱离,除非是人为故意的。

    “你认为我查不出来吗?”权澈咬了咬牙,做出了让步,今天看见她这般惨状,他不想逼得她太紧,如果不是为了想知道原因,此时,他怎么会对她做出这样严厉的事情?

    权澈替她系好安全带,黑色的陆虎立即闪电般疾走,离开了这座小镇。

    在回市区的公路上,权菲感到一颗心都在颤抖,她知道此时她必须要做出一个决定,把乔夏羽失踪的事情告诉哥,否则,他们的兄妹情就到此为止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