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85

    乔夏羽真得在权家住下来了,晚上,权老爷和权菲回来了,谈到结婚的事情,他脸上是一片赞许,唯有权菲沉着脸不出声,她看到母亲对乔夏羽的看法已经改观,认为哥与她结婚是那板上钉钉的事情,没得再改变了,但她偏不想让乔夏羽这么舒坦,只要她闷着脸,乔夏羽就不会轻松的。

    “小菲,都从来没有见你和小羽说说话,你们两个年纪相当,会很快成为好朋友的。”

    “爸,你说聊天啊!可以啊!请问美国哪条街的衣服最好看,最好吃的地方又是哪里啊!你喜欢喝红酒吗?哪一种红酒?什么牌子的?你喜欢什么牌子的包包,衣服呢?”权菲一口气问了几个问题,那语气尖酸又刻薄,完全是戏倪之色。

    权老爷的脸顿时沉了下来,怒喝一声,“小菲,住嘴。”

    权澈的脸也闪烁着不快,乔夏羽则没有听得太清楚,因为权菲说得太快太绕了,她睁着大眼睛很无辜也很无助,乔小乖气得一双冷眸直瞪向姑姑,权老夫人也满眼责备。

    权菲见自已说话不讨好,撇了撇嘴角,有些委屈道,“所以说嘛,那要同等层次的人才能聊到一起啊!”

    “小羽和我结婚之后,我会送她去美国念一所大学。”权澈突然出声道。

    吓?旁边的乔夏羽吓得睁大了眼,什么?他要送她去念大学?老天,他不是说真的吧!她已经放下课本都六七年了,哪还学得进去?

    “耶!妈咪念大学喽!”乔小乖一脸庆贺,同时撇向权菲,嘲讽道,“姑姑,再过几天,妈咪就能达到你那个层次了。”

    “这样也好,至少提升能力和见识,以后在公司里可以帮帮你。”权老夫人赞同,她是认定了乔夏羽这个儿媳妇,她觉得她人已经不错,至于能力嘛!是可以再学习的。

    “可是。。。可是我英文不行。”乔夏羽摇摇手,紧张得都咽了咽口水,出国,以前对她来说是很遥远的事情,现在就要嫁给权澈了,还是同样遥远啊!

    “没事,再过几天我会请一个特教专门教你英语,等明天夏天,我会给你申请一所大学,你只要过去就行了。”

    乔夏羽心底说不出有一丝恐惧,但看见大家的眼光都露出期待,她点点头,“嗯,我会努力的。”

    今夜,乔夏羽在权家住下来,住在权澈的房间,那意味着他们的关密已经亲密无间,早早的乔小乖就不闹他们了,两老也回归房间休息,权菲则烦燥的躺在床上,想着自已的心思,她拿着手机甜蜜的给夏洛野发了一条短信,正在等待着他回复呢!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盖一闪,她快速拿过来看,果然是夏洛野回复过来的,“怎么睡不着?”

    权菲快要开心的跳起来了,心砰砰直跳,天哪!就只是看着这几个字,她就感觉幸福得要死了,想着夏洛野正在某处认真的回她短信时,想想都不可思议。

    “想你睡不着。”权菲立即弯起嘴角回道。

    “你哥他们回来了吗?”很快端回复了过来。

    “你怎么知道?”权菲惊讶的皱了下眉,难道乔夏羽跟他联系了?想到这里,权菲的心又气恼起来,都快要跟哥结婚的女人了,竟然还和别的男人勾勾缠缠的。

    “我猜的,他们真得回来了吗?”那头夏洛野确问过来。

    “嗯,回来了,就睡在我家呢!”权菲故意气气他,特别强调她家,那意味着他应该知道她和谁睡了。

    那头很久很久才回复了一条,“哦!你不是说想请我吃饭吗?请我去你家吃顿饭吧!”

    “真的?你会来吗?”权菲惊喜的问道。

    “会,什么时候方便什么时候来。”

    “明天中午可以吗?”

    “好。”

    接下来便没有短信来往了,权菲快乐的躺在被子里反反复复的看着他回得这几条短信,看着看着,她发觉不对劲啊!怎么看起来夏洛野来她家的目的不是找她呢?好像更多的是找乔夏羽吧!他短信里一半的内容都是在探寻她的事情,该死的,权菲气得咬牙,她已经有了哥了,难道还要把夏洛野霸占吗?想到这里,权菲又更讨厌她了。

    而在走廊尽头的另一间单独主卧里,此时,那里正上演着夜晚下的诱惑,乔夏羽媚态丛生地拄着白玉般的胳膊,坐着冲床上的某人笑。她的神情有些恍惚了,好像就看着他都会醉一般,眸子跟着权澈转,那里面,满满地装着一个他。

    “来——”他过去拉她。

    她娇娇地“嗯”了一声,无声地媚笑。眉梢那么一翘、一勾的样子,简直是太妖精了。权澈看的,眼睛都有些发直。

    这个发如墨、眼如星、脸若玉、唇似血的小妖精!

    拦腰,他直接将她横抱了起来。

    她分外的娇软、乖顺,经过这么一变化,不吵不闹的,只是美目半眯着,深深地引诱着人采撷的性感红唇,微微地张着,随着她的呼吸,轻轻地颤抖,上面水光润泽,浮现淡淡的光芒,宛如刚在水里洗过的一般,让人冲动地直接想吞了吃了!

    他瞧着,心里就很热!

    将她放躺到床上,低头便吻住她,身下的女人分外的配合,有时候会迷乱地回吻他,时而还会发出让人更加发热的娇喘声。

    大概她真是醉了吧!因为他而醉。

    权澈并不知道她对自已沉迷到如此,但是,此刻的她真得变得很惹火。

    就在他放开她的时候,她竟然嘤咛了一声,不依地又追了过来,抱着他头在那里亲。他立刻就笑了,迷人的眼睛一闪一闪地,随便着,由着她亲他。感觉到她柔软的舌头不得章法地在他的嘴里乱窜,他的心尖就痒痒的,舒服的厉害。她显然没有接吻技巧,刚开始乱钻,现在开始像甜冰激凌一样地舔着他的舌头,时而又像是小狗一样地啃他一下,让他心里头直发酥。

    这个小女人,是想干什么?

    “小羽。”他低唤,伸手抓住她胡乱撕扯的小手,乔夏羽媚眼迷离的睁开,脸红得像虾米,她知道自已刚才刻意的对他行了挑逗之事,因为她很想让自已变得很迷人,很吸引他,可能今天伯母的话刺激了她吧!外面的诱惑那么多,他又这么优秀,她感到了危机感,她要让自已变得放浪一些,此时,被他抓住她的动作停了,迷迷糊糊地仰着脸看着他。

    权澈不由又看得好笑了,“来——”

    他引导着她,抓着她的小手,教他怎么把他的衣服给弄下去。她的喉咙里发出轻轻的咕噜声,很小,听着像是小动物一般,可是很轻快,感觉的出来她似乎有一点点的兴奋。大概是因为她觉得摸到了章法,然后立刻就咯咯笑,更是娇媚地一把扑在了他的身上,抱着他,又来亲他、啃他。

    像只小狗似的,他一下子笑不可支了,他暗哑的眸,拉着他的小手,搭在睡衣的衣带,她轻轻地说了一声“好”,很乖很乖的样子,然后垂着头,一下一下地磨蹭着,和他的衣带作战。他则伸手,一下一下地摸她,摸她纤细的脖子,摸她圆润的肩头,摸她犹如浑然天成的白玉一般的美背。

    她大概被摸地有些情动,轻轻地扭了扭,嘴里发出了轻轻地哼声。他就改而去摸她的脑底瓜,一下又一下的顺着她的秀发。这是最容易安抚人心的动作,就像是母亲总喜欢在孩子哭闹的时候,这么对孩子做一般。她很快就不扭了,他就低下头来吻她。同时大掌探到她的面前,轻轻地罩住了那一方高耸的白嫩。

    她“唔?”了一声,动作就停住了,重新仰起头,冲着他眨巴着眼。修长的睫毛在大眼睛一起一伏的,配合着氤氲的眼,那模样可真可爱,也真诱人。他低下头来,没去亲她的嘴,而是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继续!”这个时候,他的嗓音已经非常的暗哑了,沉沉地,仿佛强烈地克制着什么。又让人感觉到,似乎火热的岩浆真被黑色的浓壳给包裹着,就等着爆发一般,他满意的等待着被她强。。。j。

    她舔了舔唇,润泽了一下有些干燥的唇,直起身子,又来吻他。

    他明显感觉到,那鼓鼓的白嫩,在他的大掌里猛地滑动了一下,差点逃开。他手上的经脉突地跳了一下,大掌紧随而上,立刻就又将那高耸给纳入了掌心里!

    他爱死了这肤若凝脂的触感!

    她的身子,没有一处不是他喜欢的,但是这一处,是最得他喜爱的地方之一!

    她重新扒在了他的身上,像一只八爪鱼一般,将自己凹凸有致的身躯,紧紧地贴在了他的身上,只差手脚并用地死死缠住他了。她吻着他,饥渴地犹如在沙漠之中行走的旅人,狠命地在他的嘴里左突右围地,交换着体液,更多的时候,吮着他的嘴,就不放手,像个奶娃子似的。

    他一掌拖起了她手感极佳的小屁股,以免她突然的下滑。只是前胸不可避免地感受到了她压过来的两团,随着她无意识的亲吻、扭摆,软绵绵地挤压着,这让他觉得燥热,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于是,他就自己解开了衬衫纽扣,扣住了她的脑勺,将她那甜美的小嘴拔离了自己,哑声道。

    “小羽,亲我!”

    大掌微微往下一压,他就将她的小嘴给扣到了胸口。

    她特别地乖,感觉醉的就像是一个懵懵懂懂的孩子,完全听凭大人一个指令,然后她一个动作。她伸出小舌头,像个孩子一般地舔了一下下面那小麦色的肌肤,然后抬起妩媚的眼睛,有些无邪地看着他,看上去,又像是一个寻求大人认同的孩子。

    他就笑了一下。“乖,很好,继续——”

    她就微微露齿笑了一下,笑得像一朵花儿一样,低下头,又很努力地开垦起了下面的黄土地。

    他微微眯起了眼,畅快地倾吐了一声,平日里总显得凌厉地也不敢让人多瞄的眼角,竟然流露出了那么一丝男性的风情来,竟然也可以称得上妩媚!

    他在情动,欲求正浓,而她弄得他极其的舒服。

    等到胸前那敏感的一点猛地被她给含住的时候,他忍不住地大掌用力,一下子扣住了她的后脑勺,鼻子里发出了一声灼热的哼声。

    她一下子就停了,抬头作势要看他。

    他立刻哑声催促。“继续!”

    显得有些急!乔夏羽感觉脑子越发的眩晕,身体燥热,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尽量把他侍候的舒服,把外面的女人能做的全都做出来,尽可能的取悦他,让他满足,

    她低下头,垂着漂亮的小脸,嘟着粉嫩的小嘴,宛如婴儿吸奶一般地含着那一处不放。

    白色的床铺下,他就像一个恶魔一般,眸底闪烁着莫测的光芒,绷紧了刚毅的下巴,全身的肌肉有些发紧,血液里,朴茨朴茨,有东西在汹涌急跳,那是叫嚣着要将她压倒进入,将她通身啃遍、拆穿入腹的。

    乔夏羽立即换一边,吸地有些狠,微微啮咬的感觉,带起来的刺痛,不觉得疼痛的难受,反而只会让他觉得下面好像是快要爆掉了。

    他急喘了两声,飞快地用手拉着她的小手,搭在了下面,乔夏羽立即想要逃,却被一只手掌霸道的按住,让她的手只能停留在上面滑动,权澈连着倒抽了好几口气,小腹处的腹肌一下子绷得紧紧的,微微地鼓了起来。眼里黑色的欲火,一下子高涨了起来,就像是这黑色的瞳孔快要锁不住那黑色的火幕一般,那黑色的火焰,感觉都快要从眼里窜出来。

    他大力将她翻下身子,有些急不可耐,像个恶鬼一样压在她身上,将那快要爆掉的坚挺在爆炸之前送进她的身子,让她知道挑逗出来的火有多烫人,乔夏羽满意的弯起嘴角,觉得今晚的自已不像是自已,像是一个放浪的。。。d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