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84

    乔夏羽有了助听器,就比较方便了,至少以正常的声音范围里,一米之内她能听得清楚,只要不脱离一米她就能正常交谈。

    “我想回去见小乖,小乖一定想死我了。”乔夏羽坐进车里就开始念叨了。

    权澈沉思了一会儿,“嗯,好吧!回去吧!小乖也想你了。”

    说走就走,两个人回到别墅里收拾了下东西就上了f市的高速公路,这条公路简直成了乔夏羽的恶梦,在回程路上,她还能看见公路上几道被撞弯拦杆,也许就是上次权澈甩开了那些人时候撞的。

    “别瞎想,一切都没事了。”权澈凑到她身边说道。

    “为什么那些人要杀你?他们是什么人?”乔夏羽担心的问。

    “是我公司里其中一位董事,因为怨恨我撤了他的职,对我进行报负。”权澈如实相告,如果再隐瞒着她,她只会更担心,不如让她知道事情的全部。

    “啊。”乔夏羽吃惊非小,就因为权澈撤了那个人的职,那个人就报负他?乔夏羽转了一个念头,会不会是他对那个人做得太绝了呢?要知道她一点都不怀疑他的凶残性。

    “那他那晚报负失败,他还会再来吗?你要小心啊!”乔夏羽急问了起来,想起那一晚的疯狂报负,她唇瓣抖了起来。

    “我怎么可能给他第二次机会?”权澈眼底掠过一抹狠戾,那眼底是势在必得的自信。

    乔夏羽怔了一下,从他这个表情里,她好像知道这件事情已经解决了,可是她的心还是悬着未放,以权澈这种性格,招惹他人是很容易的,今天是一个被撤的董事员,那下一次会不会得罪其它的老板?现在的社会,存在很多疯狂的人,万一触到他们,他们会拿命来报仇。

    “你能不能少得罪一些人。”乔夏羽埋怨道,要知道他可是做了父亲的人,多少要为家人考虑,不能让他们替他担心啊!

    权澈有些好笑,她的胆子也太小了,不过,这怪不得她,她不经事世,看不出这看似和平的社会下面隐藏着多少凶险,她只是求平平淡淡过日子的人,不明白富贵险中求的道理,他应了一声,“嗯,我尽量不得罪人。”

    乔夏羽不由觉得这句话答得好笑,像是两个小孩子的对话似的,她鼓了鼓腮道,“必竟你有小乖要照顾,你不能让家人替你担心。”

    “嗯,我要照顾的人可不止小乖一个。”权澈别有深意的说下去,“我还有妻子,有家室,或许未来我们还有几个孩子。。。”

    “你当我母猪啊!”乔夏羽气恼的瞪向他,脸却羞红了。

    “好好,你喜欢生几个就几个,随你喜欢。”权澈不由促狭她,就喜欢看她被堵得脸红耳赤的小样儿。

    乔夏羽发现自已多说多错,只会让他更有理由来戏弄自已,干脆闭上嘴巴不理他,转头看窗外风景。

    回到权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权澈事先没有通知大家会回去,所以,当他的车驶进权家大院时,把大厅里烤火的乔小乖给惊喜的冲了出来,他的脚已经可以走动了,所以这一走得急了,扑腾一声,整个人脸朝下摔在雪地里,等他抬起头来,整张小脸沾着雪,裂着小嘴,古灵精怪极了。

    “小乖。。。”乔夏羽一声急呼,又气又好笑。

    权老夫人从屋子里追出来,看到这一幕差点吓晕,以为小乖又会伤到脚,权澈快步过来将他整个人从雪地上抱起,将他贴在温暖的胸膛里,用风衣裹住他,小乖抬起沾着雪的小脸嘻嘻笑起来,“爹地,你回来怎么不通知我。”

    “想给你个惊喜啊!”权澈替他清理脸上的雪花,有些气恼的括了括他的鼻子。

    乔小乖的眼睛下一秒就投向了朝他笑眯眯走来的妈咪,“妈咪,妈咪。”

    “臭小乖,脚没好跑出来干什么?”乔夏羽气恼的瞪他。

    “好了,你们站在外面干什么,有什么话进里面来说。”权老夫人有些不悦的看着他们三人,目光着重刻意的扫过乔夏羽,眼底闪烁着埋怨。

    乔夏羽抿着唇垂下眼,心底有些紧张不安,她知道自已在这个家里不受欢迎,也许迎接她的是冷淡的对待,她深呼吸一口气,看着身边的男人,为了他,她觉得自已应该拿出点承担的勇气来。

    走进大厅,身上顿时涌上一股暖热,暖融融的,厚实的玻璃窗将外面的冷空气隔绝得一丝不漏,权老爷和权菲不在家,在沙发上坐下,刘嫂端茶倒水很热情的侍候着这位未来少奶奶,她是从权老夫人他们谈话中听到的,只是老夫人不喜欢乔小姐,她却很喜欢,觉得她随和没有架子,极具亲和力。

    “咳咳。。。刘嫂,老爷的房间去收拾下,这里交给我吧!”身后权老夫人口气严厉的朝刘嫂吩咐,那语气大有责备的意味,谁都听得出来,是责备刘嫂不该这么热情的款待乔夏羽。

    刘嫂有些委屈的起身,乔夏羽心里过意不去,可她没说话的资格,权澈低沉唤了一声,“妈,我们到会客室谈谈。”

    “小乖,你先去做作业好吗?奶奶和你爸妈要谈点事情。”权老夫人朝小乖说道。

    小乖懂事的起身,他知道奶奶他们要谈什么,但他并不担心,因为他知道爹地和妈咪的感情很坚固了,谁也折散不了。

    支走了小乖,权老夫人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权老夫人给人的感觉是,富态,大气,同时散发着一种严厉的女强人角色,这样的老太太一看就不是好说话的人,所以,她只是端坐在那里,目光看着谁,谁都会感到压抑和紧张。

    乔夏羽此时就像是上了审判台,等待着斩首的感觉,她不安的垂下头绞着自已的双手,等待着自已的审判结果。

    “你们的事情,澈儿已经跟我说过了,我想问问你,你真得喜欢我儿子吗?”权老夫人双目炯炯的注视着乔夏羽,那深邃的目光像是要穿透她的肉体看穿她的灵魂深处一般。

    乔夏羽怔了一下,好在权夫人坐得近,这句话她听得清清楚楚,她随即点点头,“嗯。”

    “你喜欢他什么?”权老夫人以咄咄逼人的口吻问道。

    喜欢一个人是一种感觉,那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乔夏羽觉得自已发疯的喜欢着他,爱着他,可是被权夫人这样一问,她一时语塞,脸红得不知道该怎么说。

    旁边权澈见母亲要她回答这种问题,不由出声阻止道,“妈,这种问题有什么好问的?她喜欢我,我自已比谁都清楚。”

    权老夫人瞪了儿子一眼,继续朝乔夏羽道,“看得出来你是一个心性单纯的人,你对儿子了解多少你自已知道吗?”

    乔夏羽愕住,权老夫人问得这些正是她自已所疑惑的,她想了想回答道,“我会慢慢了解他。”

    “我儿子是什么性格的人,我比谁都清楚,你如果嫁给她,那你就要做好心里准备,最好有足够的承受能力,嫁入我们这种家境,首先就要具备强大的心里,外面的诱惑太多,很多事情我们看不通透就会想不开,你如果没有宽大的心怀去包容,到时候有你哭的。”

    “妈,你说这些干什么?”权澈出声阻止道,妈这是不信认自已的儿子吗?

    “我这是在教她,你插什么嘴?”权老夫人严厉的顶了回去。

    乔夏羽的心里也是复杂得不是滋味,但是,仔细想想伯母说得也对,嫁给权澈这样的男人,她是必须具备强大的心里,一入候门深似海,这说得不是玩的,自已能被权澈喜欢那是幸运的,但是,这种幸运能持续多久,谁知道?现在只是恋爱阶段,以后结了婚之后还有那么多年,谁知道?想着,乔夏羽的心竟然失落了起来,还有止不住的担忧。

    权澈看出她这种她这种情绪,伸手握住了她的手,给她安慰,同时朝权老夫人道,“妈,这些事情以后她会渐渐明白的,你现在说这些只会吓到她。”

    权老夫人叹了一声气,“我不是想说,我只是想给她提点提点,我也想通了,你的婚事你自已作主,我这是为了她好。”

    乔夏羽欣喜的抬起头,“伯母,谢谢你。”

    权澈起身走到她身边,伸手感激的搂了她一下,权老夫人有些嗔怪的瞪他一眼,“少来诌媚讨好,我不吃你这套。”

    乔夏羽怔了一下,她从来没有见过他们母子这么亲密的交流,这样一看,倒像是自已和小乖似的,她不由弯眉笑了,权澈朝她道,“去看看小乖吧!”

    乔夏羽听懂他另一层意思,看来他想单独和伯母说话,她点点头起身上了二楼,她一走,权老夫人便又叹了一口气,“就不知道你喜欢她哪一点,苗沁比她强百倍,你怎么就没看上人家?”

    权澈有些懊恼道,“妈,你可以不喜欢她,但是别说这么伤人的话,她可是你的儿媳妇。”

    “好了,我尽量喜欢她吧!你支开她,有什么话要跟我说,赶紧说。”权老夫人没好气道,不过,她能感觉得出来,儿子对乔夏羽是真得动了情,她还能说什么?

    权澈点点头,接着将七天前发生的车祸告诉了她,直听得权夫人一颗心砰砰惊跳,她捂着胸口喘息道,“你说得真的?是她救了你?”

    “嗯,她连自已的性命都不要来救我,这样的女孩难道不值得做你的儿媳妇吗?”权澈替乔夏羽说好话道。

    权老夫人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想不到乔夏羽看似这么柔弱,竟然骨子里却是很勇敢的,看来她是看错她了,她突然想到什么,“三天前陈九被判了五年牢狱,这是你干的吧!”

    权澈不置可否,眯紧的眼底是冷酷杀意,他握紧拳道,“只是坐五年牢太便宜他了。”

    “陈九这个人心狠手辣,他竟然敢这样置你于死地,以后他出来也会犯事,这种人就该呆在那不见天日的牢房,当初被他害的人有多少,他这种人不值得可怜。”权老夫人狠狠的数落道,没想到这几天里儿子竟然发生了这么惊险的事情,要是儿子有个闪失,现在想想,还真是后怕得不得了。

    “以后他是不会有机会出来了。”权澈哼了一声。

    听儿子这么说,权老夫人知道他要怎么做,她没再说什么,转而问道,“她的耳朵真得没救了吗?”

    “现在正在等待他人的捐赠,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权澈眉头深锁,这一点他也很担心。

    “哎,你这么说来,我刚才的话是不是太严重了?”权老夫人有些懊悔道。

    “妈,以后对她好点,她的身世很可怜,她已经没有什么亲人了,我们就是她的亲人。”权澈沉声道,眼神里有恳求之色。

    权老夫人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道,“好吧!我尽量对她好点,你打算什么时候办理婚事?”

    “过完年再说吧!现在让她先住在我们家。”权澈想了想道,这个日子他还没选,不过已经有了打算。

    楼上,乔夏羽正在和小乖谈话,有好几次乔小乖在走动间说话,她都没有应声,这不由引起了乔小乖的注意。

    “妈咪,你为什么总不能回答我的话啊!”乔小乖好奇的问。

    “哦!妈咪在想其它的事情,你刚刚说什么了?”乔夏羽说了一个慌道。

    “妈咪有心事吗?是不是担心奶奶和姑姑不喜欢你?”乔小乖眨着水汪汪的大眼问道。

    “没有。”乔夏羽摇摇头,这一点她也很苦恼。

    “妈咪,别担心,有小乖在呢!小乖会让他们喜欢你的。”乔小乖保证道。

    “是啊!他们很爱小乖,小乖也要爱他们,听他们的话,不许调皮捣蛋知道吗?”乔小乖抚摸着儿子的小脑袋,语重心长的说道。

    “嗯,我会的。”乔小乖点点头,突然想到什么,他从一本书里拿出一张卡给她,“妈咪,这是小乖给你结婚的礼物哦!”

    “银行卡?”乔夏羽惊讶的看着他,这算什么礼物?

    “这里面可是有这个数哦!”乔小乖得意的竖起手指。

    “一万?”乔夏羽眯着眸看着他。

    “再猜。”乔小乖差点笑死了,妈咪会不会对自已的能力太小看了?

    “十万?”

    “再猜。”

    “一百万?”

    “妈咪,对我有点信心,大胆的往上猜。”

    “一千万?”乔夏羽已经开始震惊了,因为这个数字已经是她的极限的,而她绝对不会相信这个数字的。

    “再乘以十。”

    “一亿?”乔夏羽的眼睛都要惊得突出眼眶了。

    乔小乖淡定的点点头,“宾果,猜对了,来奖励给妈咪。”

    “你哪来这么多钱?”乔夏羽万分震惊的看着他,想到自已儿子是电脑天才,他不会是偷了银行的吧!

    “反正不是偷不是抢的,是我自已炒股赚的。”乔小乖得意洋洋的说。

    “真的?”乔夏羽简直不敢置信自已儿子有这么大的能力。

    乔小乖有些生气了,“妈咪,你不相信你儿子我吗?在这段时间我可没有闲着哦!我为了让我妈咪也成为有钱人而努力呢!从现在起,妈咪就是有钱人了,谁也不敢再笑话我妈咪了。”

    乔夏羽感动的眼泪都掉了,她一把抱住儿子,“小乖,你对妈咪太好了。”当然并不是为她赚了这么多钱,而是他有这份心意她就知足了。

    “妈咪,为了你,小乖什么都愿意去做。”乔小乖保证道。

    “妈咪什么都不要你做,只要你健健康康的成长,妈咪就最满意了。”乔夏羽吸了吸鼻子,哽咽道。

    “嗯嗯,小乖一定会健康长大的,长得和爹地一样高大帅气。”

    “还有,千万不能像你老爸那种脾气好吗?要对人礼貌温和,不能太冷淡了。”乔夏羽补充道。

    “妈咪。”乔小乖朝她眨了眨眼。

    “什么妈咪,听到没有,像你老爸那种冷酷性格要不得,会不讨人喜欢的知道吗?”乔夏羽继续教育儿子。

    “妈咪。”

    “干嘛!”乔夏羽见儿子不听自已说话,只一味的叫自已有些不奈烦了。

    “怎么?我很讨人厌吗?”身后冷不丁一句不快的男声飘来。

    乔夏羽激灵灵一个冷颤,这句话而且就是凑在她的耳朵说的,绝对保证她能听得见,她吓得回过神,权澈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这下,她明白小乖刚才叫自已的意思了,她讪讪笑了一下,“没有啊!我说什么了吗?小乖,妈咪说什么了?重新说一遍。”

    “妈咪说爹地温柔体贴,英俊帅气又迷人,很招人喜欢。”乔小乖立即大声说道。

    乔夏羽立即赞道,“儿子说得太对了。”

    权澈满头黑线,这对母女太欠扁了,竟然当着他的面还能睁眼说瞎话,看来以后少不了要教育教育了,但他没有教育他们,而是蹬下身将两个人搂进怀里,这可是他今后最珍爱的两个人,今后他的一切努力目标就是为了他们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