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80

    享用过丰盛的晚餐,保姆就离开了,她一走,仿佛所有的安间都属于他们两个人的。

    八点多,两个人在二楼的茶室里坐下,享用着水果点心,乔夏羽似乎爱上了看书,手里的漫画已经看完两部了,而她看得很认真,这样自然就忽略了某人,这让某人真得很不爽,有些后悔给她弄来这么多书了,如果没有书,她的注意力会不会多放在他身上?

    呵呵,竟然吃起了漫画的醋来。

    在九点的时候,权澈就勒令她不能再看了,以她生病为由将她带进了卧室,乔夏羽很想拿本漫画进来,却被无情的夺去,他就像一个霸主般主宰一切,乔夏羽发现他是对自已好了,可是他的那霸道性格一点都没有变。

    暖黄色的灯光洒在宽大的双人床上,乔夏羽望着他,感觉到一股压力和羞赫,已经两天没有洗澡了,由于她腰部有伤,医生建议她至少过了三天之后再洗,所以,乔夏羽浑身有些难受,她想着抹个澡总可以吧!

    “我去浴室里。”乔夏羽开口道,说完拿起睡衣就进去了。

    等她准备关门时,一道大掌推开了,权澈二话不说就迈进来,她想洗澡?她有伤怎么洗?权澈自然认为自已有必要进来帮她。

    “我自已可以洗。”乔夏羽有些气恼道。

    权澈不说话,但是他的行动已经表明他不会离开了,他将浴缸放了水,同时在地上铺了一条干净的厚地毯,示意乔夏羽坐上去,乔夏羽想到他要干什么,羞得想要钻地洞,他该不会是想他来帮她搓澡吧!

    乔夏羽羞赫得脱掉毛衫,露出了纤细的身体,那不盈一握的腰际缠了纱布,身上手臂上多处擦伤,这让乔夏羽觉得自已脱下衣服看起来好难看,这样的自已,任何男人看见了也没有想法吧!

    该死的,她都在想什么呢!难道自已希望他有想法吗?

    乔夏羽坐在柔软的地毯上,权澈用手帕沾了滚烫的水给她擦身子,那力道温柔而又仔细,不放过任何一处,这让乔夏羽整个人趴着浴缸不敢看他。

    乔夏羽觉得自已身子难看,可要是她转头看见某人的眼神时,她就不会这么认为了,权澈黑眸下正在努力的克制着什么,眸光扫过那洁白如玉的肌肤,当手掌贴上去时,那凝脂般的触感让他很想凌虐一番,但他此时却必须压抑着,强行令自已拂去那小腹处的欲源。

    擦完了澡,乔夏羽先出了浴室,身后权澈将热水换成了冷水,将整个人沉进了浴缸里,透明的水底,他那张英俊完美的脸孔散发着邪魅诱惑,就像那西方的迷人吸血鬼。

    洗了一个冷水澡,权澈心底的欲火才算消了一半,来到床上,只见乔夏羽竟然还是拿了一本漫画,窝在一边认真的看着,看到他进来,她下意识的想要藏,却见权澈并没有过来夺走,她才继续看。

    此时,权澈心里想,也许她专注在漫画上是好事,否则,她要是将那双水眸对着自已,那今晚就有他好受的了。

    权澈吹干了发掀被上床,枕着双臂,无聊之际,一双目光不由移向了旁边那看得津津有味的女人,看着那光滑的丝绸睡衣下,那雪白的脖子散发着诱人的香气,有时候,往往得不到的时候才会最想要。

    以前,权澈想要解决生理需要,一个电话就有绝色美女送上门,哪需要这样忍得这么幸苦?这恐怕是唯一一个能他如此难受的女人吧!乔夏羽拢了一下黑发,微微侧过身,满头的黑发散在胸口,丝绸下那起伏的呼吸在黑夜中特别清晰,接着,她仿佛查觉到身边那双野兽眸子,她抬眼过来,望了一眼就躲开了,而正是她这样一个小动作,顿时让某人猛地一把火起,健身翻到她身边,双臂将她整个人圈在怀里,将她手里的漫画夺走扔在床下,乔夏羽含嗔带怨的瞪了他一眼,却在下一秒霸道的唇印在她的粉唇上,微微咬着那小嘴,不失温柔的吸吮着。

    一番前戏之后,他开始深深的探入了,乔夏羽没有拒绝,只是闭上眼,任由他胡来,在她安静的世界里,他所带给她的感官享受很美妙。

    见她这么乖巧,权澈的心里有丝满足,却是越吻越深,没有因为她的笨绌而心灰意冷,反而更加的心痒难耐,竟觉得这一吻,比过之前的任何一次吻都要好,因为她很温柔的接受了他。

    放开她的时候,她的唇色散发着娇艳的红,上面蒙着一层水雾,迷人中散发着清甜,那染了霞红的脸蛋更是美艳之极,所以,在他放开她时,那纤长如扇的睫毛轻轻的颤抖着,都无比迷人,凑近嘴,他轻轻的印了一下,低喃道,“小羽。。。小羽。。。”

    知道她听不见,可他却情不自禁的唤着她,此时的他多情得就像一个书生,哪还有半分冷酷模样?

    乔夏羽眼皮一动,微微张开眼,掉进一双深幽若海的眸子,那英俊的脸庞依然有冷厉的残影,可此时却没了那份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冰冷,但是她知道,这个男人本质上是冷酷的,此刻她发现自已到底有多了解他?想想,只是皮毛吧!

    权澈微眯着眸,将底下这张小脸上的表情尽收眼底,自然看到她神情的微妙变化,在看到她想什么入神时,他不由惩罚性的张嘴咬了她一下。

    乔夏羽低啊了一声,却在下一秒,就被迅速的堵住了,权澈的吻技绝对高超,舌吻更是火辣缠绵,乔夏羽被他挑逗得全身发热,明显的感觉到他的拥抱越来越紧,好似要将她揉进他的身体里似的,吻她的力道也是凶猛起来,恨不得把她的小舌给吞下去,她知道若是不阻止,任凭事态发展下去肯定不好收场。

    她推了推他,权澈顿时理智归位他纵然全身都是火,但眼下自然也不会强迫她,被她一推,再舍不得也只得放开她,气喘息息的看着她,那黑漆漆的眸子底下,暗沉沉的尽是铺天盖地的欲望。

    这看得乔夏羽有些害怕的往他怀里躲,低喃了一声,“困了。”

    权澈有些好笑的看着她,明明刚才身体在激烈的回应自已,这个时候竟然说困?真是个说慌精,他难受的眯了眯眸,纵容自已抚摸了一下她那柔顺的乱发,柔声道,“睡吧!”

    乔夏羽像是听懂了,窝了一个舒服的睡姿闭上眼睛,权澈替她掖好被角,又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小脸蛋儿,一抹淡笑浮现在冷毅的俊脸上,就像一个疼来小孩的家长。

    乔夏羽其实是装睡,很快,她便感觉到一道湿润的吻印在额际上,乔夏羽突然真得感到困意来了,因为太安心了。

    第二天一早,f市国际机场上,一道帅气时尚的身影从贵宾通道出来,身后三名助理提着他的行礼箱,一条黑色围巾下,那张贵气如王子般的面孔吸引了四周所有女人的侧目,纷纷猜测着他的身份。

    他不是别人,正是夏洛野,刚刚从美国参加冬季一期奥斯卡回来,脸上还带着风尘仆仆的气息,冬天的严寒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心情,因为他正急着去寻找一个人,想到这些天没有见面,他有一种迫切想要见她的冲动。

    “你们先回公司,我有事要处理。”夏洛野利落的吩咐了三名助理,他拉开蓝色跑车驾驶座的门,帅气的坐了进去,接着,这辆价值千万的跑车像一阵疾风离开。

    因为有权菲那一组照片在手,所以,这让夏洛野连续几天都不敢去见乔夏羽,面对权菲这样的做法,他即愤怒又无奈,必竟他是伤了她,做为一个男人,他应该承担这个责任。

    路段比较畅通,他先是去了权家医院,后来一打听才发现乔小乖已经出院了,那么乔夏羽应该就在她自已的家,很快,夏洛野朝她家的方向奔去,可当他跑到她家时,发现她家门口插着几天的宣传单,上面的日期已经很久了,而最近也是三天前的,也就是说,这十几天来乔夏羽根本就没有回家过。

    没有回家,那她去哪了?夏洛野拧眉想,难道住进权澈家里了?本来是想要给她一个惊喜的,可现在看来他必须要打电话问问清楚了,想完,他掏出手机就拔了过去。

    空号?夏洛野剑眉一挑,怎么乔夏羽的电话已经成了空号?变成空号的可能就是她的卡已经被毁了。

    怎么回事?夏洛野止不住担心起来,他害怕又像上次一样,只能在电话里听到她凄惨的尖叫,这种绝望的恐惧他已经不想再经历了。

    即然不在家,那乔夏羽极有可能会住进权家,为了方便照顾小乖,想到这一点,夏洛野的眼底映出一丝黯然,他发现自已总是身处在离她很遥远的地方。

    欢喜而来,失望而归,夏洛野开车无聊的四处兜风,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急切的拿出以为是乔夏羽回拔过来,看到上面的名字,他的脸顿时冷沉下来了,是权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