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78

    乔夏羽难于承受这个事实,她心底的恐惧如排山倒海般将她掩没,她无法听见自已撕心裂肺的声音,她只能用其它的方法来发泄自已的痛,折磨自已,靠疼痛来舒解心底的恐惧。

    这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毁灭性的。

    当她整个人偎进温暖的胸膛时,她再也压抑不住了,放声的痛哭出来,哭得那么无助与悲伤,让听着的人都心碎心酸,他抬眸看见病床旁边的纸和笔,他快速拿过来写下一句话,“别哭,你还有我,我会用尽全力替你治好的,我一定会让你幸福。”写完,他急切的递到乔夏羽面前。

    可乔夏羽已经哭得眼睛都视物不清了,她睁大着眼睛,一串串泪水滴在纸上,那纸很快模糊了,上面的字迹化开,乔夏羽哭得更凶了,她很想看清他写什么,可就是没办法,想到自已这一辈子不能听见他说话,不能听见小乖的笑声,她就说不出的伤心。

    权澈抽纸过来替她擦干眼泪,做了让她平静下来的手势,乔夏羽抽泣着,由于哭得太久,一时之间停不下来了,她呜咽了好一会儿,才让压低了声音,看着这双温柔的眸子,她最后只是时不时的颤抖一下,这时,权澈重新写下刚才那句话递给她,乔夏羽泪水又来了,想到与他的沟通要通过如此生硬的字迹来表达,她又酸楚不已,此时的她情绪脆弱得就像一根弦,稍微一碰就会断。

    “我还有救吗?”乔夏羽颤抖的握住笔写下这句话。

    “有,希望很大。”权澈回答他。

    “真的?”乔夏羽眼底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真的,不骗你。”权澈语气笃定道,目光也透露着肯定的光芒。

    乔夏羽那慌乱的心总算松懈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她相信他说的每句话,他说能就一定能,那是一种没有道理的信任。

    乔夏羽的脸上泪痕还挂着,权澈凑近她,万分轻柔的用手替她抹去眼角的泪珠,乔夏羽任他动作,吸了吸鼻子眼泪又来了,权澈轻轻一叹,轻轻的将她的小脑袋瓜子往怀里按去,一时忘了她听不见,他启口哄道,“乖,别哭,别哭。。。”

    他轻轻的顺着她的头发,像是哄小孩一般低喃,此时此刻,他更应该带给她的是身体之间传递的安全感,是谁说的,体温会让人觉得温暖,怀抱让人安心,此时,他只想尽他的所能,倾尽他的温情,抹去她的绝望,点燃她对人生的希望。

    乔夏羽到底是经过了手术的,前面又是大出血,现在又被这样一个天大的消息打击了一番,身体始终是熬不住的,在他的抚摸之下,竟不知不觉的睡过去了,眼角虽然挂着泪水,但小小的身体已经安静下来了,小脸被泪水洗刷过,白净得像张纸,没有一丝血色,权澈看着,眼底黯然。

    她的过去他没有参于,他已经无比的懊悔,但她的未来,就是他的未来,他绝对不会放手,这才是他需要努力的。

    这个女孩,以后就是她的了,他会对她负责,他发誓,一定要她好好的,让她幸福。

    现在这个消息,权澈还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儿子,他坚信儿子是紧强的,可这必竟是一个给他带来痛苦的事情,如此一想,权澈决定和乔夏羽在g市安居下来,至少把她身上的伤养好,同时请耳科方面的专家过来,给她做最好的冶疗。

    如此一想,权澈便安心了,他轻轻的在乔夏羽的额际印下一吻。

    等乔夏羽醒来时,却是新的一天的下午两点,窗外的暖阳照进来,折射在她的被褥上,暖暖的入人心,乔夏羽的世界格外的安静,好像任何吵闹都挤不进来,而她凭命的想要去听取一些声音,却发现再怎么努力,依然是虚无。

    就在这时,她看到门外走进来一名护士,那护士朝她微笑示意,然后拿起纸写了一句话,“乔小姐,该吃药了。”

    乔夏羽点点头,在她的帮助下,把几种药吞下了肚子,她想了想,在纸上写下道,“权澈呢?”

    “他出去了,让我告诉你,他一会儿就会回来。”护士笑着回答,看着这位漂亮的女孩,心底真是羡慕,现在,整个医院里的护士都传开了,在特级病房里有一个很帅很帅的男人,而且他很爱一个女孩,这两天,他为这个女孩所做的一切都让人感动。

    乔夏羽再次点点头,心想,权澈出去了,他去干什么了?他会把这件事情告诉小乖吗?想到儿子,乔夏羽的心疼得抽搐起来,小乖会有多么的伤心?真是无法想像,也不敢去想。

    护士离开之后,乔夏羽的世界一片安静,她倚坐在床上发呆,想了很多的事情,为什么权澈会被人这样报负?是不是他招惹了什么厉害的人?难道权澈的生活总是这么危险吗?

    乔夏羽想着又心酸起来,还以为他高高在上,有钱有势,就一定生活的很快乐,很幸福,原来他竟然生活在这样的危险之中。

    想了很多,乔夏羽此时好像除了思考就没别的事情做了,突然发现,世界清静了也有好处,那就是思考变得更清晰了,但这也只能是自我安慰了。

    权澈走进病房时,是傍晚了,他推门进来,有些担忧的看着乔夏羽,乔夏羽则平静的看着他,通过眼神的交触,读取到双方安定下来的心。

    权澈拿起笔写下,“我找了一处房子,接你过去居住。”

    “为什么要找房子?”乔夏羽惊讶的看着他。

    “我打算在这里居住一个月养好你的伤势,到时候再回去面对小乖。”

    乔夏羽怔了怔,想着权澈的意思是,如果能治好的话,那小乖就不用担心自已了,想着,她笑着点点头,“嗯了一声。”同时,脸微微发热,这样一来,不是要和他在这里生活一个月?

    权澈看出她的情绪,嘴角一弯,写道,“不愿意和我住在一起?”

    乔夏羽抿着唇,望进他那双深沉迷人的眸,犹豫了三秒,终于点了点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